第111章 水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徐老三似乎知道来人是谁,抬起头看了一眼两个人,骇人的气场吓得两人没再说话,两人扫了一眼场中,其中一个还是忍不住小声问:“三哥,陈飞人呢?”另一个很明显比较清楚徐老三的脾气秉性,赶紧扯了扯说话人的衣角,眼神示意他不要多说。

    徐老三也很惊讶,自己现在完全没有耐心陪这两个小崽子说长道短,他现在心情很不好,为什么不好,主要是因为陈飞这个人,但是,让自己心情不好的根源还是这两个不懂事儿的崽子。

    那个说话的人很明显并不懂徐老三这个人的狠辣和六亲不认,没顾及拉他衣服的人站起来,冲着徐老三说:“三哥,你收了钱,人呢?”

    拉他的的人也一惊,心说不好,赶紧站起来拉着那人就要走,谁知道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跟徐老三讨说法。

    徐老三踱步到说话的人面前,换了表情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然后给身边马仔一个眼色,旁边人上来没等说话的人反应过来,反手一个大耳光,抽的格外响亮,五个指头印在阴暗的包厢里都能看清楚。

    被打的刚要反驳,“啪~”的一声,又是一耳光,这次跟第一个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来的这俩不是别人,就是两个大少爷王霄和董绍杰。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冲撞徐老三的,正是刚来泉城没多少天的董绍杰。

    董绍杰捂着脸,火辣辣的疼,一抹嘴角,已经渗出了血,自己在家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心里一冲动,脑子一热,从地上捡起一个瓶子就打算往那个打他的马仔头上砸,没想到手刚举起来,马仔的动作更快,直接从旁边抄起一个空瓶先一步就砸到董绍杰的头上。

    董绍杰被这一下砸的眼冒金星,只觉得额头一热,一股血就顺着脸上流下来。董绍杰彻底愣住了,他自己都没想到,两句话竟然就能引人下死手,干脆闭上嘴不吭声了,王霄一看,这事儿肯定得黄,但是谁也不知道徐老三这边突然出了什么叉子,就跟徐老三说:“三哥,你这不方便我们就先走了,这事儿不成就算,那钱就当给兄弟们买点酒喝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楞在原地的董绍杰赶紧出了包厢,门刚关上的时候,就听一声巨响从门上碎裂开,不知道门上的窗户又被什么人打碎了。

    董绍杰骂骂咧咧的往外面走,王霄丢了一句:“你要不想早死就别特么多说话。”董绍杰不服但也只能闭上嘴。

    上了车,董绍杰龇牙咧嘴的擦着头上的伤口,喘着大气问王霄:“你找的这特么什么人?老子二十万就这么打水漂不说,还特么平白无故的挨顿打?”

    王霄冷笑一声说:“徐老三没亲自动手,你应该庆幸了,本来以为陈飞到了徐老三手里,肯定没什么好果子,谁知道这会儿出了什么叉子。”

    王霄本来也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兄弟跟徐老三搭上线的,徐老三开口就要二十万,本来想着请道上的人稳妥些,至少就是花钱买个清净,后面的事情自己就不用管了,谁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王霄想着就给那个小兄弟打电话,过了很久,小兄弟才接起来,王霄问刚才什么情况,那人说他也不清楚,就知道徐老三接了个电话,然后整个人都不对了,但是他也不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的,现在谁都不敢接近徐老三。

    王霄说了声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这事儿吹了,那他和董绍杰只能玩硬的了。

    徐老三发泄完,坐在沙发上,心里无比郁闷,眸子中闪过一丝阴鸷,刚才王储给自己打电话,说让把人放了,可是这些人在自己手里他怎么会知道,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叫陈飞的小子认识王储,而且关系不一般。

    徐老三早就策划着把王储的位置抓在自己手里,他坐这个位置久了,也该让给别人坐坐了,所以,徐老三最不服的就是王储对自己呼来喝去的命令自己,而且听王储的意思是上面大哥的意思,大哥已经隐退,怎么可能再站出来为一个小毛孩子说话。

    徐老三是彻底的把这股火点在了王储和陈飞头上,他唇角勾起,冷冷一笑,这个陈飞自己先不着急收拾,等把王储的位置坐稳了,再跟这个小子慢慢玩。

    陈飞心情大好,一桩棘手的事儿就这么简单的烟消云散了,任谁都会开心,陈飞突然想起老爷子说的一句话,好人背后有神灵,看来一点都不假。

    陈飞回家上楼,看着楼梯上滴下来的血,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最可怕的是就算那是一袋子狗肉,那么大一包,他得杀多少狗啊。

    陈飞顺着楼梯上的血迹一直走到刘二桥家门口,想起他那个匪夷所思的眼神和惊慌的神色,陈飞怎么都觉得不简单,陈飞站在刘二桥家门口,正愣着神儿呢,突然间,刘二桥家的门开了,陈飞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他站在刘二桥家门口想事儿的时候,一双幽幽的眼睛正通过门口的猫眼盯着他。

    陈飞被刘二桥突然开门吓得惊心动魄,就差甩开嗓子学着小姑娘看恐怖片尖叫一声了,陈飞喘着大气,腿有点软,看着刘二桥说:“那个,哥,今天,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刘二桥又露出他那个阴森森的笑容,冲着陈飞一笑,说:“没事儿,家里还有狗肉,要不要来吃点?”陈飞赶紧摇摇头,说:“不了大哥,不了。”

    刘二桥没管陈飞说不,直接就打算拉陈飞进屋子,枯槁的手紧紧钳着陈飞,拽的陈飞生疼,陈飞吓得只能挣扎挣脱,眼看陈飞就要被刘二桥拉进房门,陈飞电话突然响了,陈飞像看到了希望似的把电话接起来,是叶璇儿打的。

    刘二桥一看,也就没再强拉,跟陈飞点点头,就把门锁上了。

    陈飞这才得以脱身,接着电话惊魂未定的跑上楼然后把自己家大门上所有的防盗锁都锁上了。挂了电话,陈飞完全不记得刚才叶璇儿刚才都说了什么。

    陈飞喝了口水,却依然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心说:这个刘二桥到底是干嘛的,也太特么吓人了,以后还是躲着他走比较好。

    想着,陈飞突然觉得一阵尿感,去洗手间上完厕所,冲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东西把厕所堵住了,陈飞一阵心烦,最讨厌的就是通下水这种恶心事儿了,以前自己家下水是不利索,怎么刘二桥修完之后更不利索了呢。

    陈飞从客厅沙发底下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能拆管子的扳手,想着去哪借,陈飞突然就想起了刘二桥,心说:“我的乖乖,不会这么巧,这一会儿没见就又必须见面了?

    陈飞想了想刘二桥的样子,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倒是宁愿下楼去自己买,也不想再看见这个人,陈飞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下到九楼的时候,还特地加快速度,一溜烟儿小跑。

    买了扳手,正准备出商店时候,陈飞一转身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身后站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刘二桥。

    陈飞心说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但是因为人多,他也并没有之前害怕了,刘二桥扫了一眼陈飞手里拿着扳手,阴阴的问:“你买这个干什么?”陈飞不敢直视刘二桥的眼睛,随口编了个谎说自己家电视机坏了,准备修修,说完还偷偷瞄了一眼刘二桥的表情。

    陈飞在刘二桥脸上捕捉到的,是一种紧张的神色,陈飞不明白这神色到底是什么意思,随即这种神色在听到陈飞说是去修电视机的时候又放松下来。

    陈飞完全不明白刘二桥的表情变化代表了什么意思,就好像这个人的思维跟正常人不在一个维度。

    陈飞硬是挤出一丝笑容,拿着扳手跟逃跑是的从刘二桥眼前消失。陈飞出了商店门,没敢直接回家,跑到楼下还转过头看看,确定刘二桥没有跟上来才敢上楼。

    上楼陈飞锁好门才松了口气,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见刘二桥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感呢。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陈飞对这个人,又是好奇又是害怕。

    陈飞冷静了一会儿才走到卫生间,看到管子被堵的往下滴水,这得赶紧修,要水再渗到楼下,那刘二桥岂不是又得上来了?

    陈飞想着赶紧蹲下身子关了水闸开始卸管子,陈飞心里也很纳闷,这跟管子少说也得自己一个小腿粗,到底是什么东西,说堵就能堵上呢?

    陈飞怀疑着拆开一节管子,借着手机的光往里照了照才发现,好像有东西堵在管子的拐弯处,因为手机的光线太暗,陈飞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看到黑色的一大坨。

    陈飞咦了一声,撸起袖子就伸手去掏,废了好半天劲儿,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姿势,才摸到那团东西,根据手感,陈飞的猜测是,这一大坨是个塑料袋,而且里面很可能有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