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龌龊的计划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心想,不知道谁这么缺德把垃圾袋直接扔到厕所里了?在一想也不可能啊,这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缺心眼的人,陈飞试着用两个指头夹住带着往上扯,但是怎么都扯不动,就好像被东西勾住一样。

    在加上陈飞的胳膊很结实,多少还是有点肌肉的,所以管口卡在大胳膊上,怎么都下不去了,陈飞把胳膊拿出来,闻着自己胳膊上的气味自己都觉得恶心。

    陈飞从厨房找了两根筷子,试探性的伸下去夹住,结果很明显,无论陈飞怎么用力,黑袋子纹丝不动的堵在管道的拐弯处,这时候陈飞才觉得这个黑袋子好像不是卡在这里的,更像是被人特地塞进去并且用东西勾住的。

    陈飞突然觉得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他起身在家里翻了半天,才发现一个类似于炉钩子一样的东西,陈飞试探的把东西探下去,能勾到袋子,而那个袋子似乎质量出奇的好,陈飞往上勾了两下力气用的都不小,袋子完全没有破的意思。

    陈飞知道这个袋子绝对有问题,好奇心加上必须,陈飞先把手伸进去,指头在袋子周围探索,摸了一会儿,果然发现一个小钩子一样的东西紧紧的把袋子勾在管壁上,陈飞大概确定了一下小钩子的位置,然后把长钩探下去,试探了两下,很快就勾住了那个小钩子,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连同小钩子跟袋子一起被陈飞提出管道。

    陈飞把钩子放在一边,仔细的观察着袋子,这袋子似乎不像是市场上能买到的普通袋子,陈飞小心翼翼的拨拉两下袋子,没什么动静,心说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啊。

    带着抑制不住的好奇,陈飞打开袋子,竟然露出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分很多小包装着,有的像面粉,有的像冰糖,陈飞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谁能把冰糖扔厕所里?

    陈飞白忙活一场,费劲把水管装上,把那些冰糖面粉一样的东西随手往脏衣服篓子一扔,洗了个澡,就打算上床歇息。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受了沈嘉琪影响,他也老觉得自己掏完下水道的胳膊上有一股味道,经久不散的,闹得自己一阵恶心。

    陈飞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斗转星移,陈飞睡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陈飞盘算着自己也没有工作,但是怎么都得让自己生活下去吧,怎么说都得自己找个工作先。

    接下来的一个多礼拜,陈飞主要的行程就是上街,找工作,晚上没事儿了,去江边散散步,吐槽一下小情侣,顺便诅咒一下人家秀恩爱死得快。

    但是他倒是很少会去找胖子,最近一段时间,袁宁已经开始实习了,她老是跟胖子在一起,而那晚之后,陈飞对袁宁有点异样的感觉,那晚的感觉太真实,陈飞只能用梦境来掩饰,虽然袁宁表现的若无其事,但自己心里多少有点那啥。

    工作的事儿陈飞虽然急,但是有些事情你越是急,越是没有进展。就好比董绍杰跟王霄。

    董绍杰自从在徐老三那受了委屈,头上到现在还包着纱布,心里的怨恨自然也没有平息,从那天之后,董绍杰就跟王霄撺掇计划着怎么把沈嘉琪骗出来然后直接来硬的,先睡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沈嘉琪认自己这个老公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王霄这样的花间大少什么样的姑娘没玩过,什么样的姑娘没睡过?只要有钱,各种长相的姑娘还不是哗哗往上贴?就算有个别清高的,自己霸王硬上弓之后,扔钱也能砸死她。

    但就是沈嘉琪这种有钱有势,长得又格外女神的冷傲美女,自己还真没试过,被董绍杰这么一撺掇,王霄也动了心,这样的女神第一次能给自己,任谁心里都痒痒。

    两人计划着,先找个废旧工厂,把沈嘉琪上了,然后再雇人假扮匪徒,自己和董绍杰再出场相救。那岂不是既睡了姑娘又当了英雄,虽然这么做有些狠毒,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无毒不丈夫,剩下的事儿,任她报警还是怎么,拿点钱找两个垫背的去坐牢不就完了。

    王霄和董绍杰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到位了,为了实施这个计划,董绍杰这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去骚扰过沈嘉琪,就是意图让沈嘉琪对自己放松警惕。

    两个找了私人侦探,跟踪了沈嘉琪好几天,发现,沈嘉琪刚开始为了防止董绍杰骚扰,身边都有人跟着,最后的几天,都是沈嘉琪独自出行,这就给这两个心怀不轨的二少一个绝佳的作案机会。

    周一下午三点,王霄董绍杰根据可靠消息,沈嘉琪在这个时间会去开一个例会,而在这个阶段,公司所有人都会处于一个上班的状态,沈嘉琪开会的地方相对来说会比较远,所以沈嘉琪一定会开车去。

    那这个时间里,地下停车场很明显不会有人,当然,除了自己两个人和沈嘉琪之外。

    王霄特地搞了个又破又旧的车,二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衣服,看起来相当破旧。

    王霄把车停在离沈嘉琪车位旁边,静静的等着,王霄倒不是个为了睡个姑娘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的人,主要是一天泡妞喝酒实在太闲,正好碰到了这么一个刺激的事儿,心里也想玩儿玩儿而已。

    董绍杰在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并没有跟董凯说,他知道,如果老爹知道自己现在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法得到沈嘉琪,他一定会来打断自己的腿。

    其实他心里并不服,他觉得自己家的实力已经相当牛逼了,而且就算跟沈家有经济合作,那老爹和沈之杭也应该是平起平坐才是,凭什么要低人家一等。所以这个气他要一并算在沈嘉琪头上,如果不是她这么故作清高看不上自己,那自己老爹也不会这么看不上自己这个亲儿子。

    等得到沈嘉琪,那自己就能继老爸的位置,然后慢慢拿回沈家的股权,之后玩腻了沈嘉琪再把她一脚蹬了。想到这,董绍杰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了沈嘉琪和沈之杭跪在地上求自己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暗笑。

    正想着,突然听王霄说了一句:“她来了。”

    董绍杰回过神,冲王霄指着的地方看去,只见沈嘉琪穿着一身包臀的正装,白皙的皮肤在停车场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白皙,这样的美人儿,任谁见了都会心动不已。

    二人带上某宝上买的头套,王霄开着车假装要出去的样子,在沈嘉琪旁边停下,此时的沈嘉琪完全没有在意和防备,董绍杰把事先从医生朋友手里搞到的乙醚倒在准备好的白布上,蓄势待发。

    乙醚是一种致人昏迷的精神化学物质,无色无味,就是传说中的**药,董绍杰看准了沈嘉琪开车门的一瞬间,从车里窜出来一下用手臂勾住沈嘉琪的脖子,沈嘉琪一惊,第一反应想去挣扎,奈何这人比自己高出一头,自己实在无力反抗,就在沈嘉琪打算叫人的时候,一块白布就捂上自己的口鼻。

    沈嘉琪因为被勒着脖子,呼吸相当急促,没防住身后的歹徒会来这么一手,那块布似乎并不是想要捂死自己,沈嘉琪大口的呼吸着,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突然感到脑子一麻,整个人头就像天旋地转一般,等沈嘉琪意识到这块布上有东西的时候,已经晚了。

    认她再如何挣扎也没用了,沈嘉琪觉得自己浑身突然软了下来,神志也慢慢丧失了。

    董绍杰一看得手,冲王霄点点头,两人合力把沈嘉琪扔进后座上,开着车就往直前找好的废弃工厂狂奔。

    王霄跟董绍杰想把头套摘下来,又怕沈嘉琪醒来看见,商量了一下,干脆等到了地方,爽完了再说。

    陈飞在家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今天莫名的心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电话铃响,陈飞一看是叶璇儿,接上问:“叶警官,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上次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叶璇儿一听,合着这小子把自己说话当耳边风了?今天有正事儿在身,没时间跟陈飞墨迹这些就说:“陈飞,你上次说你那个邻居的事儿怎么了?”其实叶璇儿在后来仔细想过,他很介意这个水管的问题,因为水管如果漏水,他只要把自己的阀门拧上,之后再找物业就可以,为什么非要漏着等陈飞回来呢?

    上次陈飞一说,形容完这个人的样子,叶璇儿更是怀疑了,加上上次陈飞小区的失踪案,让叶璇儿敏感的警察嗅觉一下就觉察到了,陈飞这个邻居。

    他把事情跟刑队反应之后,刑队也觉得这个人有很大的嫌疑,并且让叶璇儿着手展开对这个人的调查。

    叶璇儿摸清了陈飞这个邻居的资料,有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包括租房,消费,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记录,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泉城市一样,这让叶璇儿更加怀疑这个人的身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