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真实身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这次叶璇儿干脆也不跟陈飞废话了,直接跟陈飞说:“你在家等着,别出门,我去拿个文件然后去找你。”

    陈飞嗯了一声,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等叶璇儿。

    叶璇儿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想找陈飞闲聊,照目前情况来看,和这个刘二桥接触最多的,就是陈飞了,而且刘二桥既然住在陈飞楼下,他不可能没有正常的起居,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出去吃饭,这么看来,周边的所有商铺都可以调查线索。

    陈飞本来以为看会儿电视就能缓解烦躁,没想到是越看越烦躁,陈飞关了电视,在屋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机械声,陈飞焦急的等着叶璇儿,他不知道叶璇儿来干什么,但是他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陈飞在家里踱步,烟一根一根的抽着,眼看时针转了小班圈儿,烟灰缸里的烟头都快被陈飞堆满了。

    陈飞心里不安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关于下水道里的黑袋子,那天之后他怎么想都觉得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突然几声急促的门响让陈飞回过神,陈飞赶紧去开门,当大门拉开的瞬间,陈飞的心陡然一沉,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他完了。

    来的人并不是叶璇儿,而是刘二桥,刘二桥趁着陈飞楞在原地,并且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迅速的关上了陈飞的大门,陈飞心中明白,他这么做,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也许是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怀疑,急着杀人灭口。

    也许是别的愿意,或许……“或许是因为水管里的东西?”陈飞恍然大悟,现在想来,水管里的黑袋子,一定是上次刘二桥来修水管的时候,偷偷藏在自己的水管里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当然,现在陈飞才反应过来确实为时过晚。陈飞观察着刘二桥,神经紧绷到一定状态,他发现,刘二桥其实并不是驼背,陈飞觉察到了自己将面临的危险,所以最好是先发制人。

    陈飞被刘二桥咄咄逼人的气势一路逼到客厅的角落,他现在只能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冷静。

    陈飞当然不是盲目的后退,上次准备跟徐老三拼命的菜刀,还在沙发的一个角落,陈飞慢慢的退着,刘二桥却什么都不做,只是逼着他后退。

    陈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等叶璇儿来,并且在她来之前保证自己活着。所以,他明白,现在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菜刀,毕竟手里有个家伙,心里会踏实许多,这样存活率也高啊。

    陈飞急中生智,看着刘二桥,表现出一脸疑惑的样子说:“大哥,你这气势汹汹的要干啥?”说着,陈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手就往后摸去。

    陈飞看见刘二桥眼中豁然闪过一道犀利的寒光,左手迅雷一般的速度直接捏住了陈飞的喉咙,陈飞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刘二桥突如其来的攻势差点掐的窒息。

    慌乱中,陈飞早忘了去摸刀,两手死死的掰着刘二桥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但是这个刘二桥此时力气大的惊人,完全不像是那个平时瘦的能被风吹倒的模样,而且反应速度快的让人咂舌。

    陈飞的脸已经由红变白,此刻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根本掰不开刘二桥如同钢钳一样精瘦的手指,紧急中,陈飞想到白骨指环,就在他的左手刚要附上自己的眼的时候,刘二桥以更快的速度从腰间抽出一把制式手枪。

    “别动。”刘二桥阴森森的声音在陈飞的耳畔响起,一个黑色的枪口直接顶上陈飞的右眼,陈飞本能的松了手,把手举在半空。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意识不到疼痛了,只有无限的恐惧和绝望,尤其是当刘二桥的枪口恰好对着自己唯一能和白骨指环建立联系的眼,陈飞觉得做的,就是听话再听话,只有这样,他才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等到叶璇儿来。

    可是此时此刻,他突然并不想让叶璇儿来了,一个如此凶悍和迅速的男人,而且还有枪,叶璇儿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她来了,也不过就是给自己陪葬罢了。

    刘二桥看陈飞已经快被自己掐断气了,才松开左手,人在脑部缺氧的时候,瞬间的回氧会导致短暂的昏厥,陈飞在这一瞬间,大脑失去了意识,根本无力挣扎。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等陈飞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已经被刘二桥绑住了,陈飞很后悔,如果刚才不是本能的听他的话,而是直接反击先和白骨怪物建立联系,那现在被绑在沙发上的就应该是刘二桥而不是自己了……

    刘二桥绑住陈飞之后,并没有对陈飞做什么,而是从兜里掏出扳手走向卫生间,此时陈飞更加确定了,刘二桥此时来找的,就是那个黑袋子。可能是他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怀疑,知道自己已经不再信任他,所以肯定不会让他再进来“修水管”,所以现在急于动手。

    现在的关键是,刘二桥会不会拿了东西以后杀人灭口?当陈飞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的时候,又在一次绝望了,如果说上次自己没有把那个袋子取出来,也许,还有可能活着出去,但是现在,估计完全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陈飞心想:就算死老子也特么得死的明白啊。想着刘二桥怒气冲冲的走向陈飞,没等陈飞有什么反应,刘二桥手枪一反,一枪托就砸在陈飞的脸上,这一下,够陈飞受的,疼的他大叫一声,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刘二桥看着陈飞的表情也很惊讶,如果平时,按照这个力道,那这个人的脸恐怕已经废了,但是陈飞似乎只是感受到了疼痛,并没有过于激烈的反应。

    但是此时,并不该刘二桥惊讶这个的时候,他又把枪口对准陈飞,阴沉的声音更加冰冷,说:“说,东西在哪?”

    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了,但是陈飞不可能告诉他那包东西所在的地方,毕竟,告诉他的时间越早,自己就死的越早。对于现在这种时刻来说,尽可能的拖延,既是本能,也是方法。

    陈飞不停的摩擦这手腕上的绳子,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他也不能放弃。

    陈飞也学着他的样子冷冷一笑,当你越是软弱,别人就越是猖狂,这是陈飞在泉城一年多,亲身感受的道理之一。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告诉你拿东西在哪。”此时的陈飞能感受到,似乎是刚才的时间仓促,刘二桥的绳结并没有自己想象的牢靠,但是想要脱身,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所以,拖住他,自己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刘二桥听着陈飞的问题,脸上突然产生一丝怜悯,似乎在怜悯陈飞这个即将死到自己枪口之下的人,让陈飞看了胆寒。

    刘二桥手里的枪没有丝毫松懈的对着陈飞的眼,嗓音略带沙哑的说:“你问吧,就当是给你点帮我藏毒的报答。”

    陈飞心里一惊,那东西竟然是毒品?陈飞想想那些东西的样子,恨不得拍死自己,不就是传说中的海洛因和冰毒吗!早一点知道自己早就报警了,何必弄到今天送命的地步。

    陈飞知道,自己现在再怎么后悔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他并没有放弃手里的小动作,他做的很轻,而且再加上用谈话吸引刘二桥本来的注意力,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陈飞手下的小动作。

    “你到底是谁?你不叫刘二桥?”陈飞盯着刘二桥的眼睛问。其实他心里非常害怕,但是当他盯着刘二桥的眼睛,他就不会再去看别的地方,包括自己的手。

    “我当然不叫刘二桥,我叫萨垛。越南阿瓦组织的队长。”陈飞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叫阿瓦的组织,但是他知道越南有很多这种类似的组织,一般都是毒枭的雇佣兵,在中越边界做各种走私毒品的行当,而这个队长,就是所谓一个小队的领头人物。

    陈飞已经知道了萨垛的真实身份,如果不快点脱身,自己想活命就变成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只能感觉到手上的绳子越来越松,可是因为只能小动作,而且心里紧张,越是着急手越抽不出来。

    陈飞心里喊着,只要一只手,再有三分钟,就三分钟。手上也加快了速度。

    此时,萨垛锐利的目光一下看穿了陈飞挣扎的动作,也不管自己藏得东西在哪里,就准备扣动扳机。

    就在陈飞完全放弃准备见上帝的时候,陈飞的手机突然响了,陈飞很害怕这时候是叶璇儿打来的,那可真就是瓮中捉鳖,自己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萨垛也一愣,从桌上拿起陈飞的手机,陈飞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视频文件。陈飞看到当萨垛点开文件的时候,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