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等待救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因为陈飞在被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反绑着,所以根本没有办法抬头去看进来人的脸,但是从进门的人的鞋来看,肯定不是萨垛的,陈飞判断了一下,虽然这双鞋是运动鞋,但这个尺码肯定不是男人的,陈飞放开嗓子就喊:“叶璇儿?”

    来人也是听见陈飞的声音,但是扫了一圈儿也没看见陈飞人,最后竟然在沙发旁边发现了被人五花大绑的跟猪一样的陈飞,叶璇儿没有多问,知道肯定是出了问题,赶紧蹲下身子帮陈飞解开束缚,叶璇发现,这个系结的方法,光凭手是不可能解开的,就找了个瓶子,砸碎之后,用比较锋利的碎片去切割绳子。

    陈飞此时已经被这种诡异的姿势搞得快断气了,再者他也很担心沈嘉琪的安危,就催促叶璇手底下快一点。

    叶璇被他催的很烦,不是她不想快,这绳子是一种非常专业的登山运动绳,哪有那么简单就解开,但是趁着解绳的功夫,叶璇儿大概了解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为之一惊,自己终究是来晚了。

    叶璇儿废了很大劲儿才把绳子割断,陈飞手得以恢复自由之后,来不及活动,就顺手捡了个碎片跟叶璇儿一起割脚下的绳子。

    陈飞看差不多终于要断了,腿上发力使劲一蹬,终于恢复了自由,叶璇儿也没闲着,赶紧给队里打电话请求支援。

    陈飞稍微活动了下筋骨,拉着叶璇儿就往外跑,说:“快点,不然沈大小姐就完蛋了!”

    陈飞知道,沈嘉琪现在面对的,就是前有狼后有虎,但愿萨垛发现她身上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别急着动手。

    叶璇儿不傻,她绣眉微蹙,对陈飞说:“你现在试着联系歹徒,告诉他东西在我们手里,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我们等支援到了再想办法。”陈飞来不及夸叶璇儿机智,就说:“东西在厕所的脏衣服筐里,你找一下,我这就打电话。”

    陈飞着急火燎的打通了沈嘉琪的电话。

    沈嘉琪被推搡在萨垛眼前,萨垛知道这小妞手里肯定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暴怒了,但是这么个美人儿,就算自己没兴趣,也可以扔给别人收买人心。

    这时候,旁边的董绍杰和王霄都醒过来了,王霄毕竟比董绍杰有心机的多,醒过来没有立刻睁开眼睛,他虽然很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旁边的死人,他选择了装死,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董绍杰就不一样了,他睁开眼睛,看见萨垛手里拿着枪,坐在尸体上,满面杀气的看着沈嘉琪,挣扎着就想往外面跑,奈何手被捆着,刚一站起来,就被旁边萨垛的手下照着膝盖弯就是一棒子,董绍杰痛的嘶吼一声,咣当跪在地上又差点又晕过去。

    萨垛没放弃,血丝已经爬上他冰冷的双眸,他淡淡开口,枪口已经顶上董绍杰的肩膀:“我再问你一遍,东西给我。”

    董绍杰此时已经被吓得失去了理智,惊慌失措的哭着,鼻涕眼泪都顺着脸流进嘴里,他几乎是哭喊着说:“爷爷,大爷,我求你放了我吧,我真没有你要的东西,我手里只有这个女人,你喜欢都给你。”

    萨垛皱着眉,又抬头看了看沈嘉琪。此时沈嘉琪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因为她听见这个跪在萨垛旁边带着头套的人,声音及其耳熟。

    董绍杰此时想着,只要面前这个爷爷不杀了自己,别说他想睡沈嘉琪,就是睡了自己,他都能配合着让他爽了。

    萨垛伸出手,一把摘掉董绍杰的头套,在这个时候,暴露不暴露的对董绍杰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活着出去,让他做什么都行。

    萨垛的手下看着董绍杰的样子,都一脸嫌弃,男儿膝下有黄金,骨气是一个男人的架子,就算死也不能这副样子。

    沈嘉琪愤怒的看着董绍杰,她万万没想到,把自己拖向这个深渊的,竟然是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萨垛伸出脚,淡淡的说:“给我舔干净。”董绍杰看着萨垛鞋上沾了多少恶心的东西不说,还有血,这些东西让董绍杰一阵恶心,但是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他慢慢弯下腰伸出舌头,像狗一样舔舐着萨垛的鞋面,那味道,可能只有董绍杰一个人能体会了。

    所有人看着他哭着舔萨垛的鞋面,惹得萨垛一伙儿一阵哄笑。

    这时候,沈嘉琪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萨垛警觉的站起身,抬起一脚就把董绍杰踹了个人仰马翻。

    手下从沈嘉琪兜里拿出手机递给萨垛,萨垛当然不会随便去接,毕竟这样很容易暴露身份和位置,随即,两条短信就过来了,第一条是文字,上面写着:你的东西在我手里,别动我的人,我马上到。第二条是一张图片,正是陈飞从下水管道里捞出来的黑袋子。

    沈嘉琪想说话,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萨垛一把撕下封着沈嘉琪嘴巴的胶布,说:“这个陈飞是你什么人?”沈嘉琪一听,怎么把陈飞给卷进来了,她明白,此时说三分留七分,不然死的更快。

    沈嘉琪没有回答萨垛的话,而是反问他:“他说什么了?”萨垛冷笑一声,用枪管拍打着沈嘉琪精致的脸说:“他让我别动她的人,但是怎么可能,你们都得死。”

    萨垛给陈飞回了一条:十分钟,不来你只能看到尸体。

    听到这话的时候,沈嘉琪一阵温暖,在看看董绍杰躺在地上,哭的都快断气的样子,恨不得自己自己也上去补一脚。

    萨垛说完,对手下的几个人说:“准备开战…”之后,又坐回了尸体上。

    他的命令是毋庸置疑的,现在所有的人心力都是向着萨垛的,对于萨垛屁股下面的两具尸体,他们只能说,自己没有实力就不要去招惹比实力高的人,这样的人,在越南,就是死有余辜。

    所有人都进入战备状态,本来萨垛他们这次来中,只是跟一个买主交易,对于这个买主的背后势力并不清楚,但万万没想到,买主派去交易的人竟然出尔发尔,私自压低交易价格,萨垛在这片大地上,一直尽量保持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的状态,就在萨垛因为这人的举动非常愤怒的准备跟买主打电话的时候,这个不识好歹的马仔竟然意外的攻击了萨垛。

    萨垛当然不是吃素的,凭他的身手别说一个马仔,就是十个马仔,只要没有枪,他都能轻松干掉,所以,萨垛毫不费力的杀了他,并且把尸体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扔在在一个浅湖里。

    既然杀了人,那就只能被判做交易失败,萨垛很快便终止了交易,但是他毕竟杀了人,很快就得到中方警察的怀疑,所以才躲到了陈飞所在的小区,萨垛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论怎么样,货也不能丢,所以他才选择把东西藏在陈飞家的下水管道里。

    这样一来,警方就算再怎么搜查,也怀疑不到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人身上。

    陈飞跟叶璇儿拿着东西,开着陈飞的小吉利就往郊区废弃工厂赶,本来叶璇儿的意思是等支援到了,在把歹徒一举歼灭,可是现在看来,已经不现实了,她只能自己先去拖延时间,再等待警方的救援。

    但是从叶璇儿毕业进入刑警队以来,从来没执行过这种高危任务,难免有些紧张,手心里冷汗直冒。

    陈飞紧紧皱着眉头,看叶璇儿脸色有点不好,在坐下捏了捏她冰凉的手,算是安慰,陈飞咽了口唾沫,现在也该是请怪物出动的时候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陈飞举起左手,悄悄的贴上了自己的右眼。紧接着,陈飞的身体就开始发冷,然后那股熟悉的悲伤和冰冷就攀上了自己的心脏。

    陈飞是这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而且这次,好像比之前的那次更加冰冷,就好像每用一次,那种冰冷的感觉就会多融进自己的骨血里一些。

    叶璇儿看陈飞突然脸色苍白,额头上也渗出冷汗,心里也惊了一下,她当然不可能知道陈飞为什么会这样,陈飞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叶璇儿开着车慢慢接近北边郊区的时候,已经顾不上别的了。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陈飞耳边响起:“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不过,这是第三次了哟,呵呵。”陈飞用意识跟白骨怪物对话,说:“别废话,我要怎么做?”

    “不用怎么做,现在你的速度,力量,在我的帮助下,已经很厉害了,毕竟你自己现在这么弱,我也没有办法更多的帮助你,至于能不能救她,还要靠你自己。”陈飞听到白骨怪物这句话,心里更多的疑问还没有问出口,那股悲伤的感觉就退去了,陈飞深深呼吸了一口,顿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儿等着他去爆发。

    至少陈飞现在心里有底儿了,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皱着眉说:“你带刀了么?”

    叶璇儿摇摇头,谁平时没事儿干带把刀啊,但是作为刑警,枪,她还是带了的。车缓缓驶入北边郊区,陈飞和叶璇儿停了车就往废弃工厂跑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