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僵持不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这个郊区有许多废弃的厂房,这里曾经是一个生产园区,后来要重新规划改建,所以大多数厂子都搬迁了,陈飞他们并不知道歹徒说的厂子具体位置在哪里,只知道是在最北边。

    陈飞生怕慢了一点沈嘉琪会出事儿,所以跑的速度非常之快,叶璇儿非常纳闷,自己一个堂堂警校毕业的人,竟然完全跟不上陈飞的速度,而且就上次他们一起追小偷的情况来看,陈飞的体力应该完全跟不上才是。

    跑到最北边,陈飞才看见一辆破旧的银灰色车,这附近一般不会有人来,那应该就是萨垛他们在的地方了。

    可是真的到了眼前,陈飞就怂了,自己手无寸铁,不会真的要进去跟人家拼命吧。叶璇儿紧随其后,跑到陈飞身边,已经开始喘着大气了。

    陈飞看着叶璇儿说:“我们,就这么进去?”叶璇儿喘着气跟陈飞说:“不是我们,是你,我在这边给你掩护,你进去跟他们周旋,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陈飞彻底懵逼了,完全不明白,要是让他跟叶璇儿一起进去,他也得先怂一会儿,要说让他自己进去,那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身体素质是一回事儿,但是自己没这个胆子是另一回事儿。

    叶璇儿瞪着陈飞,说:“你不敢了?算了,也没指望你,我进去吧。”陈飞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激他,什么叫不敢?进去就进去,反正自己有怪物帮忙,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挂掉。

    陈飞一把压住叶璇儿的肩膀,冲着她说:“叶警官,奴家的身家性命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叫你的同志们快点啊。”叶璇儿轻笑了一下,也算是为了给陈飞放松,别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陈飞突然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有些事儿已经到了不得不硬着头皮干的时候了,陈飞甩着膀子故作轻松的就走了进去。

    沈嘉琪看见陈飞从大门进来,手里什么都没拿,其实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萨垛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而这个“东西”又为什么会在陈飞手里。

    这时候,萨垛的一个手下对萨垛说:“萨垛,有人进来了。”萨垛点点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现在他们手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两个人有枪,一个是之前说话的大梁,还有一个就是刚被自己崩碎喉咙的这个人,萨垛从尸体的腰间摸出一把勃朗宁1935,唇边一笑,这种好东西,这货不知道从哪弄来的。

    萨垛把枪扔给他觉得战斗力最高的手下,说:“准备,拿到东西就干掉他。”陈飞拐了两个弯在走到萨垛所在的地方,他故作无畏的站在萨垛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当陈飞看见坐在萨垛身下的是两具尸体的时候,整个人为之一振,毕竟当你站在这样的人面前,没有人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一样从容。

    萨垛似乎是注意到了陈飞的表情变化,站起身子,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陈飞,陈飞则是打量着在场所有人。

    让陈飞不可置信的是,为什么董绍杰会在现在,董绍杰的旁边还扔着一个浸满血的头套,就算再蠢的人都能猜出来,一开始劫持了沈嘉琪并且发了视频给自己的人,就是他,董绍杰旁边还躺着一个带着头套的人,陈飞看不见他的脸,但是陈飞可以肯定,这个人跟董绍杰是一伙儿的。

    陈飞心里很震惊,没想到董绍杰追求沈嘉琪不成,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这一幕看的陈飞怒从心起,不知道为什么,他隐藏在心底的怒气随之跟他自己的怒火产生了共鸣,就像上次在救鹿悠悠的时候一样,只是现在这股怒火可以顺着自己来,而不是完全操控自己的情绪。

    董绍杰一看陈飞来了,立刻开始提高嗓音,情绪失控的哭喊着跟陈飞说:“飞哥,飞哥!救救我,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我不能死,我爸就我这一个儿子,他还指着我给他传宗接代呢。”

    陈飞本来挺同情他,结果这小子都特么这样了,还不忘了传宗接代,陈飞心里一烦,眼神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

    萨垛扫了一眼陈飞的身上,好像并没有能藏东西的地方,才问:“东西,拿出来。”陈飞眼睛也扫了一下周边,加上萨垛在内,陌生的脸一共有六张,他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的。而且其中三个人手里都有枪,剩下的,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根实木短棍,还有两个拿着利刃。

    陈飞在心里感慨,好犀利的组合…陈飞故作镇定的笑笑,说:“东西我肯定是带了,但是我如果现在把东西交给你,你直接杀人灭口呢?”

    萨垛被陈飞的话弄得异常烦躁,手往上枪背上一抹,只听咔吧一声,然后萨垛的胳膊就带着一枪指向了沈嘉琪的太阳穴,这个动作一气呵成,叶璇儿在工厂外看的一阵紧张。

    陈飞的心里更是紧张,没想到萨垛先发制人,用沈嘉琪威胁自己,陈飞的脑子在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下飞速的转着,现在最好是能让沈嘉琪先离开萨垛的控制范围内。

    陈飞看见沈嘉琪已经微微发抖,泪水在眼里打转儿,但是却一声都没有发出来,陈飞知道,她此时如果哭了,一定会扰乱自己的心情,现在就是打心理战的时刻。

    就算是沈嘉琪已经尽力不发出动静,陈飞看着她的样子依然心疼,一股怒火犹然腾起,像是一阵熊熊的业火直烧心脏。

    陈飞剑眉一紧,抬起手就一把扯过萨垛旁边的马仔,手指迅速扣上小弟的脉门,往后一拧,马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手一松,手里的军刺就被陈飞夺下,并且被钳做人质。

    萨垛也没想到陈飞的伸手竟然如此干净利落,竟让他这个专业的杀手也没能完全看清他的动作。

    陈飞一手扣着萨垛小弟的手,一手反拿着军刺抵在小弟喉咙上,冷冷的说:“放了她……”

    萨垛完全没有拿开枪的意思,而是突然用手臂勒着沈嘉琪的脖子,将黑色的枪口直接对上陈飞。

    陈飞的眼睛盯着萨垛拿着枪的拇指,生怕他什么时候就扣动扳机,两人就这样僵持不下,叶璇儿在外面看的十分紧张,此时她再也无法就这样看下去了,现在紧张的额时刻,稍有疏忽,子弹都有可能打爆陈飞的头。

    叶璇儿迅速潜入工厂,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陈飞和萨垛身上,并没有人注意门口的叶璇儿,对于叶璇儿来说,现在接近是最好的时机。

    陈飞和萨垛还僵持着,这对陈飞来说,无疑是有利的,毕竟他的首要任务是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只要没有威胁到沈嘉琪,那就没必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萨垛并没有陈飞想象的愚蠢,他突然就意识到陈飞是在拖延时间,周身杀气腾起,又说了一声:“把东西给我。”陈飞盯着他,手里的军刺又往小弟的喉咙上靠了靠说:“你先把她放了。”

    萨垛看着陈飞,突然笑了,而且是非常狂傲的笑出声,陈飞被他笑的浑身毛骨悚然,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任谁,都不会和笑这个字牵扯吧。“你威胁我?”

    突然,萨垛身上的杀气腾起,直对着马仔的胸口,只见枪口金光一闪,陈飞完全没想到这个萨垛竟然如此狠辣,竟然想把自己和马仔一起解决掉,还好有白骨的力量,不然现在躺下的,就不只是马仔一个了,陈飞慌忙之下只能躲避,不过就算陈飞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比的上子弹的速度,陈飞只觉得右肩膀一阵剧痛,拿着军刺的手一松,咣当一声,军刺就掉在了地上。

    马仔也完全没想到萨垛竟然对谁都如此狠毒冷血,不甘愿的倒了下去,他最后一眼看到的,也是萨垛阴冷的目光。

    陈飞用手捂着右肩,他能感受到血液在从自己的指缝中喷涌出来,红色的血液快速的渗透了陈飞的衣服,就在这一瞬间,陈飞突然觉得,捂着肩膀的左手猛地一震,中指上的红光又微微亮起,然后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贪婪的,吸食着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血液。

    陈飞能感觉到,这种感觉仿佛给自己赋予了新的生命一般,可是另一种感觉让陈飞想逃离这种感觉,两种感觉在陈飞的意识里相互交错,让陈飞的头猛地一阵剧痛。

    陈飞突然承受不了这种痛苦的折磨,跪倒在地上,难受的他不停的喘着大气,仿佛只要不是这样呼吸,再下一秒他就会因为窒息而死去。

    陈飞此时觉得,自己的左手就像一个贪婪的怪物,想要把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吸干,然后再抢夺自己的身体,陈飞费力的站起来,叶璇儿躲在柱子后面,看的一阵心惊,她不知道陈飞怎么了,这种感觉让她也紧张的不能自持,现在,她只能等待时机,先救下萨垛手里的人质,再另做打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