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牺牲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叶璇儿被这些液体突如其来的泼在脸上,由于眼睛无法睁开,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突然之间小腹被重击的疼痛让叶璇儿忍不住跪在地上。

    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本能的伸出手去擦,当她终于能看清的时候,整个绷着的神经仿佛被什么剪断了一样,眼前的,是刑队睁着眼,倒下的尸体。

    刑队的喉咙已经被锋利的军刺切开,按照切口的方向来看,应该就是叶璇儿想要抢夺萨垛枪的时候,被萨垛的马仔袭击,而刑队本能性的想保护叶璇儿,结果被切了喉咙。

    而在叶璇儿脸上的温热的液体,也是那时候从刑队喉咙里喷溅出来的鲜血。

    当叶璇儿看着这些的时候,她突然僵硬了,她尊敬的老师就这样在她面前被人切断了脖子。

    就这样保护她而死去,而他的血,犹如浓墨一样,飞溅了她一脸,这些血滚烫而炙热,仿佛要深深渗透叶璇儿的皮肤,然后直烫上她的心。

    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教她办案了,也没有人在叶璇儿完全没有思路的时候用笔头敲敲她的脑袋让她集中注意力了。

    对叶璇儿而言,刑队更像是自己的父亲,时而慈爱,时而严厉。叶璇儿突然控制不住的哭喊着,死死抱着刑队的尸体不放,脸上猩红的血迹被泪水冲出两道鸿沟。

    叶璇儿觉得全身每一处都在疼,可是她已经分辨不出,到底哪里疼了,她只知道,有人在攻击她,可现在,就算有人杀了她,她也无所谓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保护刑队,不要让这些恶劣的歹徒再伤害他的身体。

    叶璇儿突然的神经崩溃让整个局面更加混乱不堪,沈嘉琪紧紧的盯着陈飞。

    陈飞仿佛不认识沈嘉琪一样,就好像身体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操控他,告诉他,让自己杀了她,杀掉眼前的人。陈飞在一番搏斗之后,意识突然薄弱,才被这种诡异的意识侵占了身体。

    面对眼前的沈嘉琪,他潜意识里是记得,但是他根本想不起来这个女人是谁,潜意识告诉自己,他不能杀她。

    沈嘉琪看着陈飞的样子,狰狞的脸上显出一丝纠结的神色,沈嘉琪知道,也许陈飞是被什么迷了心窍,暂时不认识她了。

    她没有躲,脑子里浮现出陈飞往日的样子,傻气的,质朴的,贱兮兮逗她笑的,她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她发现,自己拥有财力,人力,可是每每出什么事情,帮她化解危机的,一定是陈飞。

    沈嘉琪转过头看着已经哭到面无表情还趴在老警察背上的叶璇儿,萨垛和马仔蹲在叶璇儿身边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叶璇儿的背上还有密麻的鞋印。

    她看到这心里一阵酸楚,有些人就是在你生命中的礼物,他们不知不觉,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你的生命里。

    带给你温暖,力量,和支持。他们就像太阳一样,照耀着你,给你光和一天的好心情,当有一天,天空突然暗淡,你才会后悔没有好好珍惜那些曾经的温暖。

    沈嘉琪突然觉得,也许,陈飞于她而言,不是伟大的太阳,但他就像太阳下的一盏孤灯,在光辉下暗淡无光,不起眼,不被注意。可在自己黑暗的时候又给自己勇气照亮前行的路。

    沈嘉琪想抱抱陈飞,也许她现在就是这么想的,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陈飞,把脸靠在陈飞的肩膀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无论陈飞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会伤害自己。

    就在陈飞正在和潜意识搏斗的时候,突然一阵温热从肩膀处传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一股清泉,浇灭陈飞心中邪恶的火焰。

    在那股邪力慢慢退去的时候,陈飞才好像恢复了记忆,他闭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见沈嘉琪伏在自己的肩头,这让他心中暗爽,大小姐这是投怀送抱?

    可是下一秒,陈飞就意识到,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沈嘉琪感受到了陈飞的心跳,从几乎不跳动到慢慢开始起伏有力。

    她抬起头去看陈飞,发现陈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璇儿那边,沈嘉琪再看陈飞的眼睛,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净澈。

    沈嘉琪放开陈飞,陈飞拧着眉头冲她说:“离开这里,快。”她从没见过陈飞这认真和无畏的样子,心中也为之震撼。

    沈嘉琪点点头,刚才的警察在叫救援,应该马上就到了,萨垛眼看陈飞往这边跑,也无心寻找货品,一把把叶璇儿从尸体身上扯起来,反手就勒着叶璇儿的脖子。

    他是真的不想跟陈飞这小子做任何搏斗,因为并没有任何意义,这小子就跟磕了药一样,自己跟他动手,就是变相消耗体力。

    现在的局势已经清楚明了,最后的时间,如果再找不出想要的东西脱身,那自己就算玩儿完了。

    陈飞看到叶璇儿双眼放空着,目光涣散的盯着前面,整个脸上都是血,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所以更不可能指望她提起精神来反击。

    陈飞挪着步子,一步步的逼近萨垛,萨垛从身后摸出枪,枪口对着陈飞,大有你再走一步就是找死的意思。

    陈飞本来也没想着自己跟一个拿着枪的人肉搏,况且自己还要想办法救人。陈飞挪到大梁身边,找准机会,迅速蹲下身子捡起大梁手中的勃朗宁,一上膛就对准萨垛。

    其实在这种紧张的时候,陈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会用枪的,但是他自己知道他就是会,谁管他那么多为什么。

    陈飞鼻间发出一声冷哼,语气骤然变得冰冷,对萨垛说:“放开她。”

    萨垛觉得陈飞说的根本就是废话,放她是不可能了,有这个半死不活的天然屏障在手里,不管多少个人,他都能抵挡一阵儿。

    这时候,警报突然响起,特警队已经出动了,但是就现场情况来看,大多都是已经丧失战斗力的,除了萨垛和陈飞,当然还有那个小弟。

    擒贼先擒王,可是就算是特警,在敌人完全隐蔽在人质后面也无能为力,陈飞不敢放松,枪口依然对着萨垛的方向,生怕稍有闪失,叶璇儿就有可能挂掉。

    萨垛喃喃的说:“反正今天我是出不去了,那,你们这些华夏人,就都来给我陪葬吧。”

    说着萨垛手一翻,直接掐住叶璇儿的喉管,只要陈飞再往前一步,他就会掐断叶璇儿的喉咙。

    萨垛另一只手竟然从兜里掏出一只拉环儿手雷,陈飞大惊失色,没想到萨垛竟然要同归于尽。

    萨垛并没有给陈飞惊讶太久的机会,而是直接就开始用牙咬住拉环,其他特警就算再急,也只能用最后的时间来瞄准,但是因为时间太仓促,希望很是渺茫,况且这个萨垛以一个极安全的姿势站在角落,突围是根本不可能的,也给救援增添了难度。

    陈飞抬起左右,盖在自己右眼上,喃喃念叨了一句:“拜托了……”

    就在陈飞话音刚落的时候,一股奇异的力量就从陈飞的心口迅速攀上了陈飞拿着枪的手,陈飞知道这股力量现在是要操控他的手做一些事情,所以他并没有挣扎。

    陈飞感受到那股力量带着他把手提到了一个高度,然后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扣动了扳机。

    陈飞心里一惊,枪口火光一闪,叶璇儿的眸子突然紧缩一下,绝望的闭上了眼,只听耳边极快的风声呼啸过去,喉咙上的手就松开了。

    子弹从萨垛的左眼眼眶上贯穿了整个头颅,他在最后几秒里,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飞,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场的特警也都没看清楚,陈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额角度开枪,而且枪法及其精准,按照萨垛隐藏在人质身后暴露在陈飞前面的极少部分来说,陈飞这一枪足以把他推向枪王之王的位置。

    小弟一看萨垛已经被人干掉,立马没了士气,特警冲进来,结束了所有战斗。

    陈飞浑身是血的站在叶璇儿旁边,叶璇儿脱力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只有流出的眼泪还能证明她还活着。

    陈飞很心疼她,他从没见过叶璇儿这么好强的人竟然会有放弃的时候,刚才,是对生命的放弃,现在的样子,仿佛是对人生的放弃。

    陈飞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可是此时的叶璇儿早已没了往常的生机,有如行尸走肉一样,任陈飞怎么拉扯,就是一动不动。

    最后只有医护人员把叶璇儿抬在担架上带走了。董绍杰他们也被送到医院,但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制裁。

    出去的时候,天已经蒙黑了,远处万家灯火阑珊,照耀着泉城,把它装扮的五彩缤纷,渺小的人们,在这片热土上奔忙,他们笑着,闹着,欢乐的,难过的。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不大角落里,却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和让人心酸的生离死别。

    陈飞也受了不轻的伤,坐到救护车上的时候,全身神经一松,所有的疼痛瞬间袭来,让陈飞无能忍受,大叫一声疼的晕了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