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跟踪和演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看影子,拿着纸伞的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少年看见姑娘的时候,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把书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然后冲进雨中,跑到对面姑娘的伞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书递给姑娘。

    姑娘应该也是很开心的样子,拿着书像捧着珍宝一样捧在怀里。

    陈飞就站在一个角度看着他们,他只知道,这里是他无数次梦到的场景,但是现在而言,这一幕场景,看似应该很温馨,可是为什么自己又有种莫名的酸楚呢?

    陈飞看着两人在伞下衬着这平湖春色的小雨,直到他们慢慢消失在路的尽头。

    陈飞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被子没盖好,还是怎么,只觉得格外的冷。

    他环视着病房,一片冰冷毫无感情的白色,窗外的天阴沉的可怕,云压的十分低,这样的天气,人的心情多少会受到影响的吧。

    陈飞从床上坐起来,右肩的伤似乎比起昨天又好了许多,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感觉没有那种撕扯的痛感了。

    陈飞想站起来走走,走到窗边,就看见云低的好像要从天上掉下来一样,隐隐中,似乎还听到云层中的闷雷声。

    陈飞叹了口气,看看表,上午十点,现在赶到鹿悠悠的学校应该还来得及。

    他在桌上给妈妈留了字条,背着包,从医院的柜子里拿了把伞就准备出门。

    很幸运,陈飞出门就堵到一辆空车,陈飞说了地址,司机竟然都没跟陈飞确认一下,直接往陈飞的目的地开,不知道是之前的事情让陈飞的神经太过紧张还是什么。

    陈飞觉得这个车好像就是故意在医院门口等自己的一样,陈飞坐在车里,感觉心里十分不安。

    他时不时的回过头去看,果然看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紧紧的跟着自己的车,陈飞转头跟师傅说:“师傅,麻烦快点,甩掉后面那辆老黑。”

    师傅一脸懵逼问:“啥是老黑?”陈飞一拍大腿,妈的自己家乡管黑色桑塔纳都叫老黑来着,自己明白师傅不一定明白啊。

    陈飞又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师傅,甩掉后面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师傅点点头,一脚油门就轰上去了,后面那辆桑塔纳完全没有减慢的意思,也一脚油门跟了上来。

    因为天的原因,陈飞的心情本来已经很沉闷了,这会儿旧伤还没好,又有人给自己找茬?

    最近自己是怎么了,到底是犯了哪方的太岁,干什么什么不顺溜,陈飞想到这,心情就更烦躁了,他扯着嗓子跟师傅喊:“师傅,停车!”

    师傅在不超速的情况下,车开的正爽呢,陈飞突然的大喊让师傅也不痛快。师傅把车停在路边说:“你这个小伙子,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车还坐不坐了?”

    陈飞皱着眉头跟师傅说:“您开车看后视镜么?您没看见那桑塔纳还跟着我呢?”

    陈飞懒得跟师傅磨叽,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扔后座上,狠狠瞪了师傅一眼就下车了。

    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就停在出租车一百米的地方,看见陈飞下车,还往前开了几米。

    此时此刻,陈飞已经可以确定,这辆车就是在跟着自己,而且意图相当明显。陈飞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现在他很怕遇到危险,毕竟现在自己身体的伤势没有恢复,一旦到动手的环节,那自己指定不是别人的对手,所以,现在走人流多的地方最安全。

    陈飞下定决定,就直接找了一条最宽阔的马路,人多车多。他往前走,时不时的朝后看看,走了一段时间,陈飞再往后看,感觉没有什么陌生的面孔了,看样子是甩掉了。

    陈飞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还跟着自己呢?难道是萨垛的余党?这些人难道不知道毒品这玩意是要被警察拿走的么?陈飞叹了口气摇摇头,现在还有正事儿要办,千万不能耽搁。

    想着,陈飞加快了脚步往何婉君学校走,这种贵族学校还是很好找的,陈飞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掌,心说自己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

    陈飞走到门口,刚准备进去就被人拦下来了,俩穿的跟特警似的保安看见陈飞就一脸嫌弃的问:“你干什么的?”特警看陈飞的样子就不像好人,而且这种跟贵族扯上边的人,本来就有看不起人的毛病。

    陈飞嘿嘿一笑,说:“小哥,我找个人。”小哥瞪了一眼陈飞说:“找人也不能让你进去。”陈飞一愣,也没反驳,他不懂这是什么规矩,只能在外面站着想办法。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也被拦下来,陈飞一看这男的,长得挺富态,没想到却被人拦下了,顿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跟保安说:“我是来参加数学演算的。”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番男子,眼睛定在男人勒着大肚子的古驰腰带上,然后点点头,说:“进去吧。”

    保安的这个动作被陈飞看在眼里,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狗眼看人低。”然后仰着脖子说:“我也是来参加数学演算的。”保安瞪了一眼陈飞,没理会他。

    陈飞一看没人理他,径直跟着男人就往里走,保安一看,心说不让你进怎么还耍上无赖了呢!

    保安上前一把就按住陈飞的肩膀,陈飞一看,吓了一跳,还好按住的不是自己受伤的肩膀,不然这力道,自己小命就没了。

    陈飞转过身,问保安:“怎么?他参见演算就能进,我就不能进?要进大家都进,你要不让我进,那大家都别进。”

    陈飞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耍无赖的功力了,干脆撒泼一样,扯着男子的衣服,不让他接着走,男子看起来膀大腰圆,但满是赘肉也没什么用,被陈飞这么一抓,又担心自己衣服被扯坏,只能耍耍嘴皮子,对着陈飞骂骂咧咧的让陈飞松开。

    就这么一场小闹剧,已经引来了不少人观看,这时候有个老教授正好要进门,看有人堵在门口,就简单的问了下情况。

    老教授在全市的数学界都算得上德高望重的人物,保安尊敬的跟教授说明了情况,当然,他可不会说自己是因为陈飞看起来长得猥琐穿的又寒酸才不让他进的。

    老教授看着陈飞呵呵一笑说:“小伙子,你是来参加演算的?”陈飞点点头,反正这个慌已经撒了,只能用着头皮去圆了。

    老教授点点头说,那正好,我们就一起进去吧,这个演算会就是我主持的。说完,老教授一笑,陈飞当场就石化了,自己最近这个点儿真的不是一般的背啊。

    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反正先进去再说。这时候保安冲陈飞冷笑一声说:“如果到时候发现你不是的话,我就把你送到你该去的地方。”陈飞没明白,保安往对面指了指,陈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他指着的地方,赫然是一个警察局的分局。

    陈飞挺生气的,没想到这货现在还在变着法儿的骂人。陈飞当然不会表现的明显,反而在进学校的时候,狠狠撞了一下保安的肩膀,然后挑衅的做了个比枪的手势。

    陈飞跟在老教授后面,这个学校挺大的,当时去教室完全是鹿悠悠这个小崽子带的路,现在让他自己找,他完全不知道怎么走,但这个老教授看起来还挺慈祥的,陈飞就说:“那个,您知道何婉君老师吗?”

    老教授一笑说:“怎么,你认识何老师?她当年也是我的学生,今天也要去参加演算,到时候你们肯定会在赛场碰面。”

    陈飞一听,既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他终于不用满校园的去找这个婉约大美女了,害怕的是,难道自己真的要去参见这个什么演算?

    想到这,陈飞知道,自己要见何婉君是一定的,至于这个什么破演算,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听天由命,他们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陈飞跟着老教授到达演算厅的时候,下面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陈飞往下面一扫,简直是人头摞人头,根本看不清谁是谁,陈飞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想着这样找人也方便。

    陈飞本来想坐在最高处,可是这样他只能看见人的后脑勺,灵机一动,陈飞干脆就找了个最靠前排的位置。转过头就往后看,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何婉君再哪里,陈飞心想这个老头该不是逗自己玩呢?

    正想着,座位上的灯啪的就灭了,紧接着演算厅中间的灯亮起来。陈飞感觉周围的人都带着一种及其兴奋的情绪看着场中,那种对知识的渴求,可不是他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能明白的。

    陈飞现在满心想到的,就是找何婉君,找到她,然后通过她,找到叶璇儿!

    陈飞不安的扭动着身体,眯着眼睛,在黑暗里一层一层的寻找着何婉君的身影,但是无奈真的太黑,陈飞只能看见除了自己这一排以外的后三排。

    就在陈飞反在椅子上,奋力撅着屁股想多往后看几排的时候,陈飞那一排的顶灯,毫无预兆的骤然亮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