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数学赌博前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被刺眼的聚光灯照的猛地闭上眼睛,等稍微适应了再睁开的时候,他发现全场的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无比诡异的姿势。

    如果陈飞此时屁股上再贴个人,那就是一副活色春香图了,陈飞特别尴尬,毕竟这种当着慢满满一厅的观众丢人的事儿他还真没遇上过。

    陈飞尴尬的笑笑,乖乖坐好,看着前面。陈飞想,如果自己刚才的意外被在场人看到,那何婉君会不会也看到自己了呢,那说不定她会先来找自己打招呼,也省的自己去找了。

    陈飞想到这,不禁有点担心,何婉君只见过自己两次,万一把自己忘了怎么办?

    台上首先上来的那个陈飞在大门口遇到的老教授,他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开场,剩下的,就是陈飞听不懂的专业术语,陈飞看着老教授直打哈欠的同时,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临更加丢人的事。

    陈飞听老教授讲了十多分钟,什么数学的起源,伟大的数学家,然后才开始讲规则。

    老教授顿了顿说:“今天我们参赛的选手,都是从各个学校选拔上来的,他们中,有老师,也有学生,等一下他们会就出题做出演算。”

    陈飞抱着胳膊,静静的看着场中,这就跟你在现场看那种竞技类节目一样,还是挺让人热血沸腾的。

    老教授接着说:“下面亮灯的一排,都是与教育无关的,隐藏在社会中的数学天才,今天,他们将帮助选手达到顶峰。”

    陈飞听到这就懵了,仔细的回味了一下老教授说的话,啥意思?亮灯的一排,不就是自己这一排么?什么叫数学天才?陈飞着急了,毕竟别说数学天才了,自己做个立体几何都困难。

    陈飞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一排,根本没有几个人坐着,进大门的时候那个绑着古驰腰带的男子好像坐在这一排,也许他知道什么,陈飞猫着腰窜到男子旁边,嘿嘿一笑。

    “哥们儿,这是啥意思啊?”陈飞小声问。男子本来是很认真的看着场中的,被陈飞这么一问,吓了一跳,说:“什么啥意思?你不知道?没这两把刷子你也敢坐这儿?”

    陈飞哪能临阵丢这个人,再说了,什么不都得问清楚才好做决定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男子看陈飞没有离开的意思,也不想他在这坐着打扰自己,就说:“这个演算赛的规则特别奇特,往年不是这样的,你进来的时候,你看见你座位上的手牌了么?”

    陈飞听他这么一说,想起刚才坐着的时候,座椅上确实放着一块跟洗澡堂钥匙牌一样的手牌。

    陈飞点点头说:“那是干啥用的啊?”胖子叹了口气摇摇头跟陈飞说:“咱们这一排有十个座位,灯灭之前可以自主选择,这一排就是给挑战者坐的,比如说你这个手牌是三号,那你跟等会儿上台的那个三号就是一组的。”

    陈飞哦了一声点点头,算是明白了,那就算自己啥都不会,不是还有别人呢吗,那就行,自己完全不用担心啊。

    男子看到陈飞放心下来,冷哼一声,接着说:“关键这才是个麻烦,这个演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陈飞听完,刚放下的心猛地一揪,又问男子:“什么意思?什么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男子说:“比如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解一道题,那么就是每人十分钟,谁先开始,你们自己定,十分钟之后,不管他写到哪里,你都要上去接着写,这样两个人的思路会非常开阔,如果你是大神级别的,提前解完,还会有额外加分。”

    陈飞大概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接着问:“那一损俱损什么意思?”男子叹了口气:“如果说你们之间有教师的话,你们之中任何人成功,那他会得到升职,如果是学生,他就会有被保送的资格,如果你们之中任何人失败,他就不能再在现任学校教书了。”

    陈飞心里一惊,心说哪有这样的道理,一道题做不出来就要开除?简直是变相为难人。

    陈飞砸了砸嘴又问:“怎么会有这样的比赛?再说了,合着倒霉的都是老师?”

    男子摇摇头说:“这个比赛是一些数学家和各大名校自发组织的,愿不愿意参加也是你自己说了算,这就相当于凭本事的数学赌博,如果拔得头筹,别说升职加薪,光是奖金就够你环游整个中华的。”

    陈飞点点头,合着就是一场有意思的数学家赌博,然后又问:“那老师除外,我们参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男子笑笑,眼睛突然放出精光说:“我们?我们就可以放弃现在的工作进入数学界啊!以后专心研究数学,看着这些完美的演算,多好。但是失败了,你永远都别想踏入任何关于数学界的大门。”

    陈飞听完一阵恶寒,这都是什么啊,完全就是疯子,这种赌注对于爱数学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拿命在堵。

    陈飞扫了周围一圈,又带着疑惑的问男子:“你看,咱么这一排没坐满,是什么意思啊?”男子想了想说:“这个位置我们是随机坐的,看上面人的运气吧。”

    陈飞不明白的摇摇头,男子没好气的瞪了陈飞一眼:“十个人,对应十个号牌,你不知道你的搭档是谁,他也不知道他的,如果他们对应的是空座,那他们自己就赢得了全部演算时间,你能明白么?”

    陈飞恍然大悟,也就是说,有搭档的每人五分钟,没搭档的一个人十分钟?他点点头,准备溜回去的时候,屁股下的座椅突然提升了。陈飞一愣,自己回不去了?

    反正对陈飞来说,坐哪都一样,反正他不可能会,陈飞看了看自己扶手上挂着的手牌,六号,刚才是三号,反正对他来说都是数,跟谁都一样。

    只见陈飞旁边的男子一脸严肃的看着场中,害的陈飞也跟着紧张起来,紧紧捏住了拳头,忍不住又问:“如果不会写,什么后果?”

    男子惊讶的看了陈飞一眼:“你不会写为什么要坐这里?你这是害别人啊!”

    陈飞一听男子急眼了,赶紧说:“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而已。看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男子点点头说:“不是没有过,之前有个男的滥竽充数来着,跟一个女博士分到一组,结果因为他的原因,女博士失去了一半儿演算时间,最后丢了工作,人生失意,干脆跳楼了。”

    陈飞听得心惊胆寒,冷汗直冒,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要不还是这会儿他还是先自我了断吧。

    陈飞哭丧着脸看着场中,心里默默念叨:“不管谁跟我分到一起,你可千万别自杀啊,我对不起你,我下辈子当牛做马的报答你,千万挺住啊。”

    这时候场中突然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陈飞心里猛地一紧。要开始了!

    老教授首先走到台前,看了一眼巨大的投影屏幕,说:“由于我们中的一位学生,因为精神不济,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不能来参赛,所以,他对应的作为号码则视为弃权,剩下的九位进行接下来的比赛。”

    老教授顿了顿,看了一眼手里的卡片说:“三号座位,轮空,弃权。”

    陈飞心里一喜,卧槽,真特么天助我也,老子就是三号啊!陈飞站起来说,三号在这三号在这!

    老教授眯着眼睛看看陈飞,疑惑的说:“这位选手,你做的是六号位。”陈飞一看,啥意思,换到哪算哪?就说:“我之前坐的就是三号啊。”

    老教授摇摇头,说:“以你现在手里的号牌为准。坐下吧。”陈飞哭丧着脸,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打死自己,好好的干嘛要换座位。

    既然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没有用,后排看客看陈飞的表现都窃窃私语起来,陈飞离得近听得一清二楚。

    大概意思是,敢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都是至少来这里看了四五场比赛的,一年一次,也就是说,坐在这的,都至少来观察了四五年,摸清了大概的题路才敢挑战的。

    又很疑问,陈飞一个新来的竟然这么自信的坐在这,怎么又感觉好像不想参赛似的。

    陈飞听到这更后悔更紧张了,这可咋办啊,自己这是害人害己,为啥所有事儿都要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儿呢。

    算了,自己都发誓了,以后当牛做马的伺候人家,实在不行了,上去胡写总可以把,自己高中数学虽然说没到牛逼的地步,但基础还是可以的。

    陈飞深深换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等待最终的“制裁”。下面选手出场,陈飞紧紧的盯着场中,想大概看看自己对应的选手是哪一位。

    随着选手陆续站在台上,陈飞心里一惊,他看到了何婉君,陈飞眯着眼睛仔细看何婉君的号牌,六号!陈飞生怕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真的是六号。

    陈飞彻底崩溃了,心里骂了一万遍曹尼玛,这回彻底玩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