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丧亲之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叶璇儿家满地狼藉,散落在地上的,几乎都是纸张书本什么的,陈飞弯下腰随便捡起一个相框,仔细的看着,看样子应该是叶璇儿大学时候的奖状。

    上面还写着:颁给,第二次训练中,成绩优异的叶璇儿同学,以资鼓励。

    叶璇儿平时应该很宝贝这些东西,不然也不可能会把这个裱起来,可是现在,镜框上的玻璃夹层已经碎了。

    陈飞顺着往里走,地上还扔着不少这些类似于奖状的东西,陈飞叹了口气,帮她把这些东西都捡起来。

    捡了一路,陈飞的怀里已经承不下了,最后在卧室的床边,看见了坐在地上的的叶璇儿。

    叶璇儿现在的样子,陈飞看了都一阵心疼,她穿的,还是那天带血的衣服,她就那样颓然的坐着,眸子也失去了往日的灵动和光彩。看起来空洞的可怕。

    整个人脸上还挂着血污和泥土,手边是一些被撕碎的纸屑,和数不清的啤酒瓶子,头发凌乱的耷拉在眼前。

    叶璇儿不知道是没在意还是根本不在乎有人进来,就连陈飞已经站在她身边了,她也看都没看一眼,只是麻木不仁的坐着,然后拿起手边没有喝完的酒,机械的往嘴里送着。

    陈飞看了鼻子一酸,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看到昔日活力四射的叶璇儿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任谁看了心里都不会好受。

    陈飞蹲下身子在叶璇儿旁边,捡起几张地上的碎片,陈飞看到,那是一些照片,看样子应该是叶璇儿在刑警队的时候跟同事的合照。

    其中一个碎片中,有叶璇儿那时候的脸,陈飞能看出来,那会儿她笑的多开心,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陈飞特别难过,看着叶璇的样子自己也无能为力,可多少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看着一瓶酒又被叶璇儿喝的差不多了,陈飞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瓶子,也不管自己的伤口好没好,直接咣当咣当就灌下去了。

    陈飞喝完,直接把瓶子往墙上一甩,瓶子随着撞击发出爆裂的声响。

    直到这时候,叶璇儿才目光呆滞的转过头,看着陈飞,陈飞看着眼中毫无光彩的叶璇儿,心疼的伸手去摸她的脸。

    陈飞不是没看出来,这才短短三天,叶璇儿的脸已经消瘦的露出了颧骨,再这样下去,叶璇儿恐怕真的要废了。

    当陈飞温暖的手触碰到叶璇儿的脸上,叶璇儿什么都没说,反而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里面夹杂了态多的痛苦和无助,她对陈飞说:“你回去吧,我想静静。”

    陈飞知道叶璇儿平时有多好强,可是即便是这个时候,她都一定要强撑么?她就这么想笑么?这样的叶璇儿让陈飞感到愤怒。

    陈飞叹了口气,耐心的说:“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好起来,都过去了。”

    叶璇儿微微起身,拿了瓶啤酒,用牙直接咬开,张嘴就灌了两口,然后笑着说:“我知道啊,所以,你现在能走了么?”

    叶璇儿的第二次逐客令让陈飞心里更加难受,那种无奈的怒火让陈飞恨不得狠狠打叶璇儿一巴掌,至少把她打醒,让她看看这个世界,告诉她,刑警队需要她,人民也需要她。

    陈飞没有走,只是默默的坐在叶璇儿身边,叶璇儿看陈飞没有走的意思,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酒。

    陈飞坐在叶璇儿旁边,心里想了一百种我安慰她的话语,却一句都说不出口,叶璇儿现在的感觉,冷暖自知,他并没有感同身受过那种看着亲人在眼前死去的苦楚,所以说什么都是徒劳。

    陈飞就这么和叶璇儿并排坐着,感受着她的那股浓稠的悲伤,叶璇儿喝酒很快,当她开了第三瓶的时候,陈飞终于忍不住了。

    他突然起身,一把夺走叶璇儿手里的瓶子,冲着叶璇儿喊:“你特么有完没完啊!你当你多大啊,十岁吗?就算刑队没了,你也得接着活啊,你难过!他的家人就不难过吗,刑队要是还在的话,看到你这个样子,估计早都对你失望了吧。他的家人还等着你去关照,你在这颓废的没完了?”

    陈飞的话像是连珠炮似的打在叶璇儿身上,叶璇儿终于忍不住的嚎啕大哭着,眼睛随着泪水变得越来越红火,陈飞看着她的样子自己也更加难受,他蹲下身子抱着叶璇儿安慰她:“乖,没事了,都过去了。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他知道这都是些老掉牙的客套话,说出来跟没说一样,但是此时,他也只能说这些了。

    叶璇儿伏在他肩上,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咸涩的泪水全部渗透到陈飞受着伤的右肩,陈飞疼的直咬牙,却动都没动,这个故作坚强的女人需要一个肩膀,就算这个肩膀受伤,也不能离开。

    叶璇儿哭的累了,伏在陈飞的肩膀上抽泣着,喃喃的说着:“你知道么,我刚进刑警队的时候,所有人都嘲笑我矮,说我什么都做不了,还有人私下里说我办不了大案子,可是,可是只有刑队,他一直安慰我鼓励我,我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陈飞轻轻拍着她的背,没有打断她,叶璇儿,缓了口气接着说:“我从小没有爸爸,我觉得刑队就像我爸爸一样,照顾我,安慰我,不管有什么困难,他都能帮我解决……”

    “我记得有一次因为我的情报原因,所有人都扑了空,所有人都指责我的时候,我特别委屈,只有刑队站在我这边,我记得,他抱了抱我,还揉了揉我的脑袋,说,小姑娘,别心急慢慢来,本来也不是你的错。”

    叶璇儿回忆着以前的事儿,抽泣的更加严重了,陈飞觉得肩膀越来越疼,他一直咬着牙忍着,等叶璇儿说完。

    他感觉整个右肩已经湿透了,不知道是自己伤口裂开流出来的血,还是叶璇儿的眼泪。叶璇儿的话语和声音,带着浓烈的悲伤,这种难过的回忆似乎唤起了陈飞心底的那股悲凉,两者交相辉映着,让陈飞也陈在叶璇儿的故事里无法自拔。

    “他总是那么和蔼,他会照顾我,问我吃没吃饭,我做错了会像爸爸一样的说教我,等气消了,还会跟我道歉。有他在我就特别自信,特别踏实。”

    “可是,可是你知道么,这样的一个人,就在我眼前死了,他死了……”

    说到这,叶璇儿已经泣不成声,陈飞就安静的拍着她的后背,叶璇儿好像要把自己的伤疤全部揭开来看看一样,接着哭着说:“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爸爸一样的人,在我眼前,被人割断了喉咙,然后他的血,喷到我脸上,可是我看到,直到最后,他的唇还再动,那时候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我知道,他在跟我说,“别放弃,照顾好自己……”

    叶璇儿说到这,哭声更大了,几乎是喊出来的。陈飞的眼泪也顺着眼角流下来,这种丧亲之痛才是痛中之痛。

    没有人能接受亲眼看着自己最亲的人死在自己眼前,那种东西,恐怕在心里,一辈子都是阴影。

    陈飞拍着叶璇儿的后背说:“刑队让你别放弃,你怎么不听话呢。”

    叶璇儿哭的说不出来话,陈飞在她耳边喃喃的说:“我爸爸在我高考毕业的那一年,拿走了我所有上大学的学费,我和我妈连生活都没有了,有时候,我看着那些男生女生走在校园里幸福的样子,很羡慕也很嫉妒。我知道,我的一生就这样完了,后半辈子,就算是废了,我的理想我的报复,都没有了。”

    “可是后来经历的许多事儿让我明白,如果你想出人头地,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但你至少得先学会,活下去。”

    陈飞感受到叶璇儿似乎也在听自己说话,转移了叶璇儿的注意力,陈飞也觉得这未尝不是个好办法,就开始接着说。

    “我刚到泉城市的时候,就是个刚进城的农民工,长得丑,个子矮,后来遭了不少冷眼才在泉城酒吧里站住脚,没人瞧得起我,所有人都欺负我,拿我当软柿子捏,谁心情不好,都能拿我撒火。”

    叶璇儿似乎为之动容了一些,头紧紧的靠在陈飞的肩上,还回手也拍了拍陈飞的后背。

    陈飞叹了口气勉强笑笑说:“如果没有你们这些人,我们这种人可怎么办呢。”叶璇儿一听,也笑了笑,听声音,很明显没有之前的那么让人难受了。

    陈飞接着说:“璇儿,你要听刑队的话,别放弃,好好照顾自己,只有这样,才算对得起他啊。”

    叶璇儿安静了一会儿,没有答应,没有说话,陈飞故作轻松的说:“好啦,我们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吧,我帮你找胶带,把这些照片拼起来。”

    叶璇儿随便捡起一张,正好看到刑队的笑脸,泪腺又像失控了一样,泪水顺着眼睛往下淌着。

    陈飞看这情况,这整不好叶璇儿又要泪崩,赶紧转移注意力吧。

    他把叶璇儿从自己的肩膀上推起来,没想到叶璇儿看着他,身体突然开始颤抖,眼神中是那种像见了鬼一样的恐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