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恐血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着叶璇儿盯着自己的方向,她应该是在看自己的右肩,陈飞也低下头去看。

    陈飞看到自己的右肩不知道什么时候,伤口裂开流了大量的血,混合这叶璇儿的眼泪,已经打湿了半边衣襟。

    这种情况,在刚才陈飞肩膀疼痛的时候,就已经意料到了,陈飞看叶璇儿嘴唇突然苍白,似乎很抗拒一样,不停的发抖,陈飞觉得无比奇怪,这不应该是叶璇儿应该有的反应啊。

    她看着陈飞衣服,不由自主的缩到一起,还不停的干呕着,陈飞不知道怎么了,就问叶璇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叶璇儿嘴里开始念叨:“血…血…”陈飞不明白,血怎么了,叶璇儿怎么突然看见自己的血就成这样了。

    还没等陈飞来的及多做反应,叶璇儿随着一阵抽搐就晕过去了,陈飞吓得什么都顾不上了,也不管自己撕裂的伤口有多疼,抱起叶璇儿就往楼下跑。

    陈飞焦急的按着电梯,可是电梯里人太多,一个个看着一个小伙子满身是血的抱着一个姑娘,胆子小的已经尖叫起来。

    陈飞跑到楼下的时候,才发现,暗色已经暗了。外面开始淅沥淅沥的下起细雨。

    陈飞因为抱着叶璇儿,肩膀需要用力,他倒是可以对于自己这种痛感置之不理,可是肩膀上的伤口被越扯越大,就连陈飞自己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陈飞好不容易打到车,头已经一阵晕眩,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

    司机一看陈飞这个样子,不太敢让陈飞坐,陈飞直接从兜里摸出所有的钱扔给司机说:“师傅,快,市立医院。”

    师傅也是见钱眼开的主,但是他也很奇怪,这姑娘身上一点伤没有,反而小伙子一身血,怎么反倒是小伙子送姑娘上医院呢。

    反正敢去医院的,肯定就不是什么杀人越货的事儿,师傅想着,也不敢多耽搁,一脚油门就往医院奔。

    等到了医院,陈飞的衣服都快能拧出血了,其实陈飞还有一种办法可以止血,就是用自己的左手护住伤口,可是一旦这样,自己会不会变成之前那种无意识的杀人狂,这个谁也说不准。

    陈飞实在是没有力气能在把叶璇儿从车里抱出来了,就想办法让她趴在自己背上往里跑,司机师傅看陈飞的样子,也下来帮忙,这一幕在医院门口发生,倒是没太多人注意。

    刚到了急诊室,还没等陈飞跟医生说明叶璇儿的情况,陈飞自己就已经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陈飞醒来的时候,天亮着,外面天气看似不错,自己还是在那个病房里,还是带着个氧气罩子,身边还是坐着一脸忧容的母亲,阳台上还是一盆白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陈飞睁开眼,拿掉氧气罩,他觉得这一切太熟悉了,他焦急的问陈妈:“妈,叶璇儿呢?”陈妈一愣,说:“什么叶璇儿?”

    陈飞心里一阵莫名的恐惧,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梦?这个梦怎么可能这么真实?

    陈飞急于求证,接着问:“就是我送来的那个女孩儿。”陈妈更奇怪了,一脸问号的说:“我不知道你送来什么女孩儿啊。”

    陈飞心里一惊,大叫:“不可能,这不可能。”陈飞的喊叫让陈妈也不知所措。陈妈害怕儿子是不是精神出什么问题了,接着说:“我昨天下午来医院的时候,就听医生说你在急救室,说你出血过多,你的伤口怎么又裂开的?”

    陈飞听到这,恍然大悟的叹了口气跟陈妈说:“妈你吓死我了!”原来,陈妈来的时候,陈飞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被拉走了,所以陈妈对于叶璇儿的事情,才毫不知情。

    陈飞试着起床,发现衣服已经被换过了,但是陈妈坚决不让陈飞下地,陈飞虽然心里着急,但是也拧不过妈妈,毕竟妈妈也是为了他好。

    陈飞正盘算着怎么把他妈支出去自己去打探情况呢,医生就进来查房了,陈飞赶紧抓住医生的袖子,生怕医生长了翅膀会飞似的,问:“医生,我昨天送来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叫叶璇儿的那个,她怎么样了?”

    医生,没说话,让陈飞脱了衣服检查了一下陈飞的伤口,不禁啧啧称奇,喃喃的跟一起查房的小护士说:“这个伤口的愈合速度简直是正常人的三到四倍啊,怎么可能呢。”

    陈飞打断医生,说:“医生,你别念叨了,你告诉她怎么样了,我让你慢慢研究行不。”

    医生听完也是一愣,说:“那个小姑娘?她没事儿,临床表现为恐血症,加上三天没有进食饮水,身体过于虚弱所以导致昏厥,现在还没有醒。我们已经给她输了营养针。”

    陈飞这才放心,哦了一声把头窝回柔软的枕头里。

    他没想到这次的事件会让叶璇儿的心里造成这么大的障碍,竟然得了恐血症,可是有恐血症的人怎么再当警察啊,陈飞不禁为叶璇儿惋惜。

    要说陈飞身上要是有什么特别励志的精神的话,那就是不抛弃不放弃。陈飞觉得这件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仔细想想萨垛事件中,如果不是叶璇儿来救她,说不定这会儿自己已经进了骨灰盒了,还有上次萨垛非要拉自己进他家也是,都是叶璇儿意外的救援才让自己能见到现在的太阳,他怎么能这么坐视不理呢。

    但是要想让她征服恐血症还是得慢慢来,这个急不得,就算以后不走警察这条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叶璇儿就这么沉沦颓废下去。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帮助叶璇儿,让她重新找回自信,陈飞想着,翻身坐起来,给陈妈吓了一跳,陈飞说:“妈我出去一下,最多一个小时就回来。”

    说完也不顾陈妈什么反应就跑出去,打了个车就往叶璇儿家赶。

    直到陈飞上楼,远处停着的黑色桑塔纳里出了口气,打通了一个电话:“喂老大,陈飞上楼了,昨天的拍到了,你放心吧,昨天的可是大料。”

    那人挂了电话阴仄仄的一笑,接着盯着陈飞上去的楼道口。

    过了一会儿,陈飞从楼上淋下来一个大袋子,又打了个车折回去了,桑塔纳副驾驶的人对开车的说:“能不能往前一点,这样根本拍不到什么。”

    开车的冷哼了一声,说:“昨天就已经被这小子看出来了,还好你拍到了有价值的东西,不然你我都没脸跟老大交差。”

    副驾驶的人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能在后面慢悠悠的看着陈飞坐的出租车变成一个点,消失在眼前。

    陈飞到了医院,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在病床上,里面都是叶璇儿撕碎的照片,陈飞不但拿了照片,还有胶带,临走前他还简单的帮叶璇儿收拾了一下屋子,但是好多东西他都不知道摆在哪里,所以都放在书柜上了。

    陈飞做完这些,就开始静下心来好好看照片,还好叶璇儿没有把照片撕的太碎,但是因为照片多而且主题比较杂,所以想全部拼起来,确实还是一个比较浩大的工程。

    陈飞慢慢的拼着这些照片,感觉颈椎病都要犯了,头晕眼花的弄了半天,才拼了三分之一。

    陈妈坐在边儿上一阵心疼,但是她也不明白,所以不敢多干涉儿子。

    陈飞的妈妈是个典型的传统观念的农村妇女,三纲五常,所以很多事情老公不在了,还是以儿子为主。

    陈飞最后费劲巴拉的把三分之二拼出来之后,心里也感慨,叶璇儿咋这么自恋呢,平时看她出了工作别的都漠不关心似的,其实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小女人。

    陈飞随手拿起一块碎片,捏在手里看,突然,他心头一震,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陈妈看见儿子的表情不对,也跟上来凑热闹。

    陈飞一把把照片混在照片堆儿里,陈妈很是疑惑,问陈飞:“有啥不能让妈看的?”陈飞勉强笑笑说:“没事儿,眼花了,以为我小学同学呢。”

    其实陈飞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小学同学,而是陈飞已经失踪的近两年的父亲陈永康。陈飞明显感觉自己心跳的更快了,可是这种事儿说出来,妈妈明显会担心,所以他打算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先看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按理来说,陈飞不可能有这种失误,毕竟养了自己十八年,要是连爹都能认错,那这个儿子还真是白当了。

    陈飞跟陈妈说:“妈我困了,休息会儿,你也回去休息吧,睡醒了给我做点排骨,馋了。”

    陈飞知道要是只跟妈说让她回去休息,当妈的肯定说自己不累,但是儿子要吃东西,那当妈的可就得去办了,陈妈满口答应着,给儿子盖好被子,就准备出去买食材。

    临出门,陈飞还嘱咐了一句:“妈,我想多睡会儿,你晚点儿再来。”

    陈妈点点头出门了,陈飞在病床上躺了一会儿,估摸着妈妈走的远了,才坐起来,怀着忐忑的心从一堆照片里扒拉出那块碎片,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