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正式入驻大小姐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其实陈飞也不是不爱干净的人,主要是自己身上有伤,也没办法洗啊。

    到了沈嘉琪家的大门口,陈飞已经觉得这就跟自己家一样了,连保安看到他都没有啥警惕性了,直接扫了一眼,去一边儿巡逻了。

    刘秘书带着在前面走,但始终跟着陈飞保持着一段距离,毕竟万一一会儿真有什么事儿,不至于祸及自己。

    陈飞的伤口倒是愈合的特别快,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能让他以后在胖子他们面前吹一阵儿的子弹孔疤痕了,陈飞活动活动肩膀,好像已经完全不疼了。

    陈飞走到门口,冲着神沈家管家呵呵一乐,挠挠头说:“大爷,我们又见面了。”在这又上,陈飞还着重加了语气。

    沈大管家看着陈飞,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忧愁,抬起手看看表,现在是下午两点钟,按照往常的路数,再过差不多三到四个小时,这个小子又会被扔出来的。

    沈管家非常英伦且绅士的冲着陈飞笑了笑,冲着沈嘉琪别墅前的草坪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这边请。”

    陈飞一看这大爷挺客气的,摆摆手,就说:“大爷咱都这么熟了,你老跟我这么客气啥,咱们都是一家人。”

    沈管家一听,愣了一下,心说这小子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谁跟你一家人了。

    陈飞站到草坪中间,但是站到这了他才反应过来,为啥要让自己站在草坪中间呢?这个沈大小姐什么意思?自己旧伤刚好就让自己帮她翻草坪?

    正想着呢,沈嘉琪家的电子门打开了,首先出来的还是那两个穿着消毒服的人,之前的阵仗里也有,陈飞心里一凉,这恐怕又要带自己洗澡?

    紧接着,沈嘉琪就站在两人后面,捏着鼻子看陈飞,淡淡的问:“你伤好了么?”陈飞有点生气,心说干嘛啊这是,自己是有多难闻,还捏着鼻子。

    陈飞也想语气不好来着,但是对着大小姐,他就是没脾气,龇牙咧嘴说:“好了,怎么了?”沈嘉琪抬起手,向后勾了勾手指,一个穿着白大褂,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的私人医生就从沈嘉琪后面出来。

    陈飞认出来他就是上次自己在沈嘉琪家养伤的时候,给自己救治的私人医生,医生似乎也认出了陈飞,冲着陈飞笑了笑。

    医生手里拎着一个很专业的箱子,放在草地上,跟陈飞说:“把衣服脱了。”陈飞心想,这怎么刚上来就要脱衣服呢?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打开箱子,拿了两个陈飞未见过的仪器说:“别紧张,就是帮你检查一下身体而已。”

    陈飞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医生,然后抬起胳膊,医生带着口罩在沈嘉琪身上扫描着,陈飞也挺紧张的,过了一会,医生把仪器放回箱子,走过去跟沈嘉琪说:“大小姐,伤口都没问题了。”

    沈嘉琪点点头,身边的两个穿消毒服装的人随着大小姐一声令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个高压莲蓬头似的东西,陈飞从来没见过这东西,紧张的看着沈嘉琪,畏畏缩缩的的说:“大,大小姐,你要干什么,别乱来啊。”

    沈嘉琪冷傲的看着陈飞,说:“给你消毒,站好了。”沈嘉琪话音刚落,两个穿着消毒服的人冲着陈飞同时打开了那个类似莲蓬头的东西,瞬间一种带着一股浓烈的医院的味道的气体全喷在陈飞身上。

    陈飞被喷的一阵懵逼,在那股气体里,连叫带喊的,就连旁边的刘秘书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沈嘉琪看着陈飞在白雾似的气体里上蹿下跳,唇角也露出一个微笑,对穿着消毒服的人说:“可以了。”

    两人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陈飞整个人还陷在里面不能自拔,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心说:沈嘉琪你特么的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陈飞盯着沈嘉琪,陈飞觉得他是在用一种极其凶狠的眼神瞪着沈嘉琪来着,但是在沈嘉琪眼里,陈飞这个眼神就跟一个深闺怨妇没什么区别。

    沈嘉琪没理他,转身进屋,留下陈飞一个人,浑身不知道沾着什么液体,在风中颤抖。老管家叹了口气对陈飞说:“你进来吧。”

    说完,陈飞就拎着箱子往里走,陈飞不知道喷在身上的东西是不是有薄荷的成分,就算在夏日的烈焰下,陈飞还是觉得身体凉飕飕的,现在不是涨志气的时候,先能进屋要紧。

    没想到陈飞拎着箱子的脚还没有踏进沈嘉琪家,沈嘉琪的洁癖病又犯了,她嫌恶的盯着陈飞的箱子,然后指了指,示意陈飞把箱子扔出去。

    陈飞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沈嘉琪这是什么意思,让自己把箱子扔了?陈飞笑笑,说:“大小姐,我这箱子里没拿炸弹,你别紧张。”

    说着就往沈嘉琪家走,这回是抬起的脚刚踏进沈家一步,俩保安不由分说的直接左右夹着陈飞又给他扔回到草坪上了。

    陈飞既纳闷又生气,这个沈大小姐是什么意思,亲自让人来接自己,然后又不让进门,这是唱的哪一出。

    倒是旁边的沈管家有点看不下去了,跟陈飞说:“大小姐的意思是,你不要把行李拿进去,大小姐有洁癖,你这些从医院拿回来的衣服上面不知道有多少细菌,如果没有重要的东西,就把箱子交给我吧,我会派人把衣物清洗好之后还给你的。”

    陈飞点点头,把箱子放在门口,这次还算顺利,畅通无阻的就进了沈嘉琪家。沈嘉琪走到陈飞身边,轻轻叹了口气,身姿妙曼的坐在沙发上。

    可能是压到了长裙,沈嘉琪整理的时候,让陈飞的口水一瞬间有点控制不住,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顺着一条白皙的长腿上,从下往上慢慢抚上来。最后手指勾住裙摆,不经意间整理一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陈飞看的眼睛都直了,沈嘉琪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反应过来,完全沉浸在沈嘉琪的大白腿里无法自拔,边欣赏还边感慨,心说:女神就是女神,真特么的好看。

    直到沈嘉琪又叫了两声,陈飞终于有了反应,眼睛依依不舍的从沈嘉琪的腿上拔出来,又放在沈嘉琪惊若天人的脸上。

    陈飞觉得,自己能坐在这个柔软无比的沙发上,在看着这么一张美若天仙的女人的脸,简直是一种享受,这就叫,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沈嘉琪实在无心理会陈飞恶心的表情,虽然陈飞比自己第一次见的时候,确实要好看些许,要是之前是王宝强,现在也就能达到个李荣浩的级别。

    沈嘉琪干咳了两声,让陈飞把注意力转回来,严肃的说:“我们被跟踪了。”没想到陈飞顺手从茶几上拿过一个蛇果就开始啃,完全没有沈嘉琪意料中应该惊慌的样子,就连疑惑都没有。

    沈嘉琪很是不解,嚼了两口苹果,才说:“我知道啊,怎么了?”陈飞的漫不经心彻底让沈嘉琪无话可说了,她皱皱眉问:“你怎么知道?”

    陈飞边嚼苹果边说:“我在医院的时候,出去办事儿,就看到有个黑色桑塔纳跟着我,我以为是萨垛的余党,开始还挺害怕的,后来他们也没怎么的,我也没在乎。”

    陈飞说话间,苹果汁水混着唾沫打在空气里,沈嘉琪的眉头因为这个皱的更紧了,但事到如今,沈嘉琪已经不能再在陈飞这些粗鄙的陋习上下功夫了。

    她需要做的,就是把控好陈飞,让他们在拿到证据之前先发制人,搞垮董家的新凯集团。

    但是董凯是何等奸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提亲不成当然要另想出路,从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次次的出事之后,董凯本来对董绍杰已经完全不报希望了,但是当他知道事件的原委的时候,本来已经放弃了董沈两家的亲事。

    毕竟仁义不成买卖在,生意是要做的,钱也是要赚的。可是偏偏沈嘉琪这个小毛丫头竟然想着先发制人,着手想办法撤除董家与沈家的合作。

    这让董凯这个奸诈的老狐狸心情非常复杂,可是自己的公司无论是打价格战还是市场优势,都干不过沈氏集团的百年老品牌,就连新型材料都没有办法与沈家相抗衡。

    董凯突然觉得,自己的儿子虽然蠢了一点,但是思想是对的,那既然明争不行就暗斗,阳谋不行就玩阴谋,反正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到时候,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就在董绍杰再家养伤的这几天,有一个微信号加他,董绍杰很好奇,这个微信一般没有人知道,加的都是自己的亲戚,没想到竟然有人通过这个微信号加到了他。

    他通过之后,看到,这个人的网名叫“最终的神”董绍杰嘴角一扯,嘲讽了两句,这特么大非主流名字,真够低端的,上去就发了一个:你谁啊?

    那边半天没有回复,董绍杰嗤笑了一声,刚准备删掉的时候,这个最终的人给他发了几张图片,董绍杰看到以后,做出了个很是怪异的表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