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赌石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不可思议的看着金牙,没想到李爷爷家的东西这么值钱。

    金牙叹了口气,接着跟陈飞说:“我这前半生都是在追寻这个子母帘子帘的下落,可是久久不得,估计也是天命,所以最后也就不找了。”

    陈飞挺不明白,既然花了这么长时间去找,怎么听到自己说自己知道这个东西的下落他反倒没那么高兴了呢。

    金牙知道陈飞在疑惑什么,就说:“我一直做翡翠,琉璃,玉器的行当,这么多年了,也见过不少人拿着子帘来找过我,可是,都是仿品。”

    陈飞点点头,心想:我说他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呢,合着是假的见多了。

    陈飞想想说:“其实一个琉璃而已,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金牙抬头看着天,淡淡的说:“这套子母琉璃帘是典型的古法琉璃,从色泽上你也看出来了,而且琉璃这东西都是做器皿,摆件居多,这种做成帘子的,可不多见了。”

    陈飞点点头,反正自己也不懂,正打算往前走,金牙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就说:“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跟我回你老家看看,也不乏是真的的可能性。到时候价钱随便你开。”

    陈飞笑笑,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金牙为了这东西做了半辈子的珠宝商人,都没见到真物件儿,自己山沟沟里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行了,这个东西,下次有空了我在跟你说,咱们先逛逛市场。”

    陈飞跟在金牙旁边,被他带着往市场里走。

    这里大多数都是些穿着破旧的小摊贩,身上土又多,摆的基本都是些看似与平常无异的石头,陈飞对这个行当完全不了解,只能问金牙。

    “金老板,这些石头是啥玩意啊,这玩意有人买么?”

    金牙呵呵一笑,眼睛扫都没扫这些蹲在地上用破布垫着石头的小摊贩就说:“这都是些小贩,来骗骗钱,这些也就是给新手练练手还行,水色都不行,但也不乏里面有极品的。”

    陈飞也是疑惑,接着问:“你说这东西他们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金满堂一走进这条街,整个眼神都放着鹰隼一般锐利的光芒。小声跟陈飞说:“他们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小商小贩,能在这里的,都是有些身家的。也有矿主,也有老矿工,看着像毛料的石头,直接偷着捡回来的。”

    陈飞哦了一声,接着跟陈飞走着,金满堂笑笑,说,你有没有兴趣先来一块?

    陈飞赶紧摇头,说:“这玩意太贵了,我可玩不起”

    金满堂没说什么,就说:“那我先带你长长见识去?”

    陈飞没说什么只是跟着他走,现在相比起玉石,他对金满堂,金镶玉这对父女的来历比较感兴趣。

    金满堂带着陈飞七拐八弯的走到一个店铺门口,门是关着的,金满堂有节奏的敲敲门,才听见里面一个奇怪的声音说了声:“进来”

    金满堂对陈飞点点头,就推开门带着陈飞进去。

    进到里面,陈飞才看清楚,这个屋子的构造,几乎没什么装修,就是个毛坯店面,店里有三个大的台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石头。

    陈飞张着嘴惊讶的问:“这些,都是那个什么毛料?”

    金满堂点点头,这时候,走出来一个干巴黑瘦的老头,头发的白跟皮肤的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没想到金满堂用一种极为尊敬的语气跟老头打了个招呼说:“齐师父,我来看看毛料,有开天窗的毛料吗?”

    那个齐师父干笑了两声说:“金小子,最近胆子小了?怎么都不玩毛料,玩上半赌了?”

    金满堂尴尬的笑笑:“前阵子不是刚赌了个败絮么,现在手头也不宽裕。”

    陈飞跟着金满堂在台子上扫着,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随便拿起来一块仔细观察着。

    陈飞只能看见一层黄色的石头上隐隐泛出些绿色,陈飞不明白就问一边的金满堂:“金老板,这个属于什么?”

    金满堂也来了兴趣,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赌石用的灯和放大镜就看起来,这是个开窗的半明半赌。

    陈飞在一边看着金满堂严肃而又认真的脸上,突然绽开了一丝喜悦,就问:“金老板,这个……”

    金满堂随之一笑说:“老弟,这说不定是个宝贝,你有没有兴趣?”

    陈飞心说:我就是随手拿起来看看,你咋啥都当宝贝呢,想忽悠我?

    陈飞赶紧摇摇头说:“我就是不懂,瞎问问。”金满堂一看陈飞没这个意思,拿着石头就转身跟齐师父说:“既然老弟没兴趣,这个货我入手了。”

    齐师父笑笑,说:“金老板好眼力,不愧是这条街上赌王。”

    金满堂谦虚的笑笑说:“齐师父过奖了,哪来的赌王之说,这不才刚赌了败絮,提不成,这货怎么算?”

    “二十万。”齐师父一口价,头都没台,金满堂点点头,说:“行,您注意收账,我这就回去开石了。”

    陈飞从进来到出去始终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问金满堂:“金老板不再看看了?”

    金满堂说:“乱花渐欲迷人眼,有好料就赶紧收,我可没有那挑来挑去的毛病。等回去,切开你就知道,这二十万是买了块好玉还是灰沙头。”

    陈飞没说话,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完全插不上嘴,什么灰沙头,什么败絮,他是一个词儿都没懂。

    但是中国人有一个延续至今的优良传统,就是不耻下问。

    陈飞看着金满堂说:“金老板,败絮和灰沙头是啥意思?”

    金满堂从那家店里出来以后,整个人情绪就很高昂的样子,说不定这回他买的还真就是个好东西。

    “败絮的意思,就是次品,和灰沙头的意思一样,在我们赌石界有这么一句话,叫,一刀宝玉一刀败絮。而灰沙头就是完全是个废品了。”

    听着金满堂说的,陈飞心里也特别兴奋,心说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能摸到宝玉?

    回到金满堂的铺子,陈飞就等着金满堂切石,可是金满堂完全没有切的意思,陈飞不明白,这不是吊人胃口么。

    陈飞好奇的问:“金老板,不是说切石么?怎么?”

    金满堂说,今天天色不早了,这个时间,也不是我们老行当切玉的吉时。

    陈飞哪能想到整个破石头还这么多讲究的,有点不满意的说,那我就先回去了,等你切的时候我在来啊。

    金满堂看到陈飞有点不打高兴,但是自己却挺开心的,就说:“老弟,你也算是初来乍到,我请你吃个饭,你先别走,饭桌上你有啥不明白的再问我,这里面的门道多着呢。”

    陈飞被这个金满堂吊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但是如果小美女去,他还是愿意去做个陪衬的,就说:“要是咱俩我就不去了。”

    金满堂看看陈飞,知道他什么意思,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见着美女有点那啥也不是不行,就说:“去去去,肯定去。”

    陈飞的脸色这才好了些许,这么久没看见那个小妮子还真想知道她干嘛呢。

    陈飞也没管坐那研究自己刚赌回来的石头的金满堂,直接掀开帘子就去后堂了。

    陈飞看着玉儿坐在桌前认真的样子,就想起了自己经常梦到的那个穿着民国学生服的女孩,怎么都觉得她俩挺像的。

    金镶玉看见陈飞,俏皮的笑了笑,说:“回来了,我什么收获?”

    陈飞有些诅丧的说:“除了累,没啥收获,倒是你爸,堵了块石头回来,说是什么开窗的半明半赌,我也不知道是啥。”

    金镶玉笑笑,头也没抬的忙着手里的活儿说:“你要是真想入这个行当,那你就多跟我爸学学,这里面的门道,他懂得多着呢。”

    陈飞看着小美女,心情瞬间提高了好几个点,就说:“要说学这个,要不还是你教教我,比如手把手的教……”

    陈飞本来就是想开开玩笑,不管逗她开心也好,生气也罢,总比这么死气沉沉的坐在这里抠石头的强。

    没想到金镶玉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面带微笑的接着摆弄她手里的物件,陈飞自讨没趣,只能换个话题,又问:“玉儿,你怎么会弄这些东西的啊?”

    金镶玉认真地看着手上的玉石,吹了吹,跟陈飞说:“我爷爷就是个老玉雕工,这些手艺都是他教我的。”

    “那是不是你爸也会这东西?”陈飞饶有兴趣的问。

    “我爸可不会,玉有灵性,也有养人一说,人佩戴玉器久了,皮肤白皙,面如凝脂。这种活儿适合女孩子来做,我爸性子急躁,做不来这东西。”

    陈飞哦了一声,仔细观察着金镶玉,啧啧,这小皮肤真是水灵,看着就像是个江南大户人家的小姐。

    “那你看我行不?我跟你学?”陈飞打趣的问金镶玉。

    这时候,金镶玉才抬起头看了陈飞一眼说:“就你啊?你还是跟着我爸学我看比较靠谱。”

    陈飞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跟你爸比较靠普,你这小丫头片子看不起谁呢?老子可是除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