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子母琉璃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想是这么想,要是真让他动真格的在那戴着个破眼镜坐一天,那还不非得要了自己的老命。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对玉石都是极为珍惜的,一个好的玉雕师也不可能坐那抽着烟翘着腿给人家雕玉吧。

    所以陈飞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其实陈飞还是很在意这些的。

    如果明天金牙要是真开出块宝贝,那自己完全可以试试了,随手一拿就是宝玉,这是天大的奇闻,但是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

    刚才自己也就是感觉特别好,看着顺眼而已。

    陈飞突然想起上次跟罗佳曼三座竞拍的时候,她让自己帮她看地产,自己也是有的看了舒服,有的看了不舒服。

    结果舒服的都被人拍了高价,说不定罗佳曼当时看上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天赋呢。

    想到这陈飞心里美滋滋的,而且也有种说不出的热血和冲动。

    这时候金镶玉站起来,走到陈飞旁边,看着陈飞做美梦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出去了。

    陈飞一脸懵逼,她拍拍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看不起自己?

    陈飞冷哼一声,心说:回头我就让你跪在我旁边给老子揉着腿叫大神。

    陈飞走在后面,掀开帘子,这时候,金满堂也收拾好了店面,三个人就一块出去吃饭,找了个华夏人开的小馆子,金满堂要了一瓶酒。

    这样的气氛让陈飞觉得,自己压根就没离开过华夏,要是让自己蹲在一群只会叽里呱啦说话的泰缅人手里赚钱,那才是痛苦。

    金满堂给陈飞倒上酒,然后又给金镶玉倒了一杯,最后才给自己倒上,说:“希望,明天能开出个水色足的。”

    陈飞直咂舌,要说这个金牙是不是在国外呆的时间太长脑子坏了?

    陈飞伸手把金镶玉抬起的杯子一压,说:“金老板,大侄女成年了么,你就给人家倒酒。”

    这话一说,俩人都一愣,紧接着金牙哈哈一笑,说:“小女看着像未成年?”

    陈飞点点头,说:“不是像,就是,好么,咋看最多就十六七岁。”陈飞自以为看人很准,转过头得意的看着金镶玉。

    金镶玉那张精致而温婉的脸跟受过专业训练似的,好像永远都不会生气,只是微笑。

    这让陈飞觉得多少有点不舒服。

    金满堂接着笑,然后说:“我这闺女今年二十二岁整了。”

    陈飞刚往嘴里送了口菜,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卡在喉咙里,咳嗽了一阵,陈飞才带着震惊抬起头。

    陈飞绝对不是为了讨好金镶玉才这么作秀的说她年龄小,是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就是个十六七岁小女孩的模样。

    而且据陈飞观察,她应该是从不化妆,那会儿他在金镶玉刻玉的时候在她旁边仔细观察过。

    真真的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这一点就连他心目中的女神,沈嘉琪都不如她,陈飞想到这儿,赶紧跟求佛似的在心里念叨,说:“沈大小姐我可不是故意拿你跟别人比的,你还是我心里的女神。”

    陈飞拉起金镶玉柔嫩的小手,在手里揉着,说:“大侄女,你这皮肤咋保养的,教教我呗。”

    金镶玉微笑着从陈飞手里抽出手,说;“天生的,没办法。”

    没想到金满堂呵呵一笑,喝干杯中酒,说:“我这女儿从小跟着她爷爷学着雕玉,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十里八街有名的玉雕师了,她摸过的美玉比你摸过的石头都多,这玉养人,时间长了,可不就好了?”

    陈飞听金满堂说完,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他们珠宝行当,但是也听原先李爷爷说过些关于玉的事儿。

    古时候,形容男人长得特别精致好看,都用一个词叫:温润如玉。可是这玉,刚入手的时候都是冰冰冷冷的,哪来的温润之说呢?

    陈飞想,反正这会儿也是晚上吃饭的点儿,本来就是来喝酒打屁吹牛逼的,能多学点啥,多摸摸这个大侄女的小手也是好的。

    想着就问金满堂,说:“咱这个玉,有啥讲究啊,比方说温度啥的?”

    金满堂笑笑,没想到这小子研究的都是玉上的歪门邪道,说不定以后在这方面也是个奇才。

    金满堂又给仨人满上酒,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跟陈飞说:“这个玉啊,从毛料再到开出来,值多少钱都是有数的。”

    “你也知道,现在市面上已经有那种可以将玉雕的特别精致的机器,这样的货,虽然是真的,但是拿到手里,却是冷的,而且机器雕出来的,绝无瑕疵。”

    陈飞点点头说:“也就是说,只有玉雕师手里出来的玉,才是有温度的对么?”

    金满堂一笑,也许他也很久没有给新人讲过这些了,之前也有有钱的没钱的,找他陪着看玉,但都是完全奔着钱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爱好,这怎么可能学的到赌石的本事,也就陈飞还好问点儿了。

    “玉雕师在雕刻的时候,会养玉,时间长了,玉的温度就跟玉雕师的体温相差无几了,当然,也不乏有千年冷玉,这种玉石,久暖不温,就算是在最炎热的夏天,放在太阳底下晒一天,照样是冰的。”

    陈飞听完,惊讶的张大嘴说:“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玉?”

    金满堂点点头说:“古代战国有位君王,为了自己尸体不腐,曾经做玉衣穿在身上,他穿的这个玉甬,就是这种冷玉,但是传说归传说,我到现在也没遇见过这种东西。”

    陈飞是真心惊讶,而且也是真心佩服这个金满堂,啥都知道点,不愧是在这个行当干的久了。

    陈飞觉得,那自己以后完全可以在这里跟着他干这个啊。反正有个旧人带着,有他做自己坚强的后盾,那自己肯定不会看走眼的。

    陈飞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完全没说,只是举起杯子,跟金满堂一碰,说:“金老板,小弟佩服佩服。”

    金满堂看着陈飞的嘴脸,也是得意的很,酒喝得差不多了,金满堂也没闲着,就问陈飞:“你说的那个李大爷什么来头?”

    陈飞心中冷笑,商人就是商人,表面上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大上,最后还不是心心念念着这个?

    想归想,但是陈飞觉得以后还要靠着他,就没打算把李爷爷的事儿有所保留。

    陈飞吃了两口菜说:“这都是我很小的时候,听李爷爷讲的,现在是不是真的,也无法考究了。”

    陈飞眯起眼睛,就回忆起来。

    “李爷爷的爷爷是个老财主,那时候不是搞这个五四运动还是什么来着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当时他们家给打压的不行,地也给收了,钱也给收了,听李爷爷说,他小的时候,那宅子,赶上半个公园大了,什么古董瓷器是应有尽有。”

    金牙听着陈飞叙述十分着急,这说了半天也没说到正题上,可是他又怕让陈飞直接说关于子母帘的事儿他又顺不下来,只能忍着好奇等陈飞慢慢陈述。

    陈飞倒是不紧不慢,接着说:“当时打砸抢,关牛棚,老爷子什么都扛过来了,最后收四旧的时候,手里就是抱着这个破帘子不撒手,活活让人给打死了,说来也怪,李爷爷的爷爷就是个守财奴,就跟个葛朗台似的,死了手都没松开。”

    “家里人一看,没办法,老爷子临死还抱着这个东西,这玩意肯定是好东西。那些人一看真把人给打死了,而且死不瞑目,谁都怕了,头都没回的走了,后来这东西就传到李爷爷手里了,不过估计不会是真的。”

    本来金满堂听着这个事情背景,怎么听怎么喜悦,怎么听怎么靠谱,死了都不撒手的,肯定是真货。

    可是一听陈飞最后的一句,就跟被人泼了冷水似的,焦急的问:“怎么说?”

    陈飞喝了口酒摇摇头说:“当时我们村儿穷,不是要集资盖大棚么,李爷爷的儿女也都没帮衬过,拿不出钱,实在没办法,他就想卖这个帘子,可是在市场上转了三天,都没人收。”

    金满堂听到这话,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些,心中冷笑一声,这些半吊子懂什么,这玩意儿,一个不小心就会看走眼,极难辨认,要不自己把这个宝贝挂在店里当门帘儿使不是招贼么。

    金满堂极为聪明,他知道这个子母琉璃帘极少有人能真的识货,才把东西放在店里当门帘使用,进来的明眼人,能看出来时天价宝贝的,他就会去跟人谈合作,一起赌石。

    要是个半吊子的,根本就不会正眼看一眼,更何况去偷,所以他倒是不担心。

    金满堂,想到这,赶紧给陈飞把酒满上,说:“老弟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去你那个李爷爷家看看。”

    陈飞喝完酒,眼睛一立,说:“要去你自己去,我在那仇家多着呢。”

    金满堂一听,也是没想到,这么个小子,仇家再多,也就是小孩子打打杀杀的把戏,还能掀起什么大风浪不成?

    转而一想,金满堂突然觉得,也许现在确实有点为时过早了,这玩意它也长不出腿来,放他一放又能如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