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梦境碎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想到这,金满堂带着笑容,也再没提起,也许对他来说,这个子母帘是他前半生的追求和梦想,但是人活到这个地步,这玩意也就当个夙愿。

    也就是,能碰到了就全力以赴,碰不到了他也不会倾家荡产的再去找。

    饭桌上,金镶玉的话简直少时又少,一直都在听陈飞和金满堂讲赌石吹牛逼瞎扯淡,一句嘴都没有插过。

    渐渐的,一瓶酒也下去了,陈飞很少喝这种外国酒,顿时有点上头。

    陈飞也有点坐不住了,整个人已经飘飘然,就说:“老金啊,我大侄女咋不爱说话呢,挺水灵一小姑娘。”

    金满堂尴尬的笑笑说:“其实也没有,她就是不太爱说话,性格孤僻,我也很担心,也没什么同龄的朋友,要不,你以后多跟她说说话?”

    金满堂说完,对着金镶玉做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表情,金镶玉立刻就明白了似的点点头。

    当然,这个表情陈飞是没有看见的。

    酒足饭饱之后,陈飞就说要回家,金满堂看他一步三晃悠,就说:“老弟,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陈飞摆了摆手说:“免了老金,明儿我来看你切石头啊。”

    金满堂看着陈飞那样,忧心忡忡的目送了一段儿,才转过身往铺子走。

    平时他们都是住在铺子里的,铺子是隔成两半的,前半段是前堂和后堂,后半段就是住的地方了。

    此时,金镶玉脸上的微笑突然僵硬了几秒,然后骤然转冷,连声音也低沉了不少,问金满堂:“你觉得那个男人的话可信么?”

    金满堂笑呵呵的说:“玉儿啊,你呢就好好当你的雕刻师,不该你操心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心里有数就是了。”

    金镶玉听完,敛眸一笑,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陈飞借着醉意在大街上,晃晃悠悠的哼着《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一边乐呵呵的往回走。

    走着走着陈飞突然觉得不对劲,这种敏锐的直觉让陈飞心里一惊。

    陈飞被这种感觉惊的酒醒了一半儿,他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这个时间,已经没有市场了,本来就不宽的街上冷冷清清。

    可是陈飞也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错,自己的身后,有人!

    陈飞走着走着,就加快了脚步,仿佛后面的人也加快了脚步,自己慢下来,身后的人也慢了下来。

    陈飞一下就想到小时候奶奶说的,自己一个人走夜路千万别回头,奶奶说,人的肩上有三盏灯,头顶一盏,两肩各一盏,一旦回头,把肩膀上的灯给吹灭了,就要麻烦了。

    想着,陈飞越走越快,关键是他不敢回头,所以也不知道跟着自己的是人是鬼,最后干脆小跑起来。

    终于,陈飞跑回自己住的地方,哐当把门关上,连呼哧带喘的坐在床上。还不停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

    陈飞没想到,自己这才来几天啊,什么破事儿都能找上自己,反而好事儿是一件没有。

    就因为这,他突然觉得,这儿的日子可比在泉城的日子难过多了,最起码在泉城还有一段平淡期呢,现在倒好,天天白天被人刺激,晚上被鬼刺激。

    想着,陈飞就躺在床上。

    很多时候,他觉得脑子十分混乱,很多场景和事情就像一锅浆糊一样被缠绕交杂在一起,根本没个头。

    他想把这些事情捋清楚,可是酒劲儿上来,没有给陈飞多想的机会,就睡过去了。

    睡着睡着,陈飞觉得周身一阵冰凉,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就置身一片花园了。

    陈飞吓得一哆嗦,心说:不会吧?我特么睡一觉还穿越了?

    陈飞心里十分害怕,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偌大的院子里草长莺飞,但是这种渗人的晚上,连鸟叫陈飞都觉得莫名的诡异。

    陈飞想跑,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跑,陈飞知道,现在暂时没有危险,能做的,就是先看看周围的环境。

    他本来是想喊人,可是要是真的喊了,招来的是不是人都难说,更别说是好人还是坏人了。

    看了眼前一圈儿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眼熟,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想不起来这是哪里了。

    当陈飞转过身的时候,身形猛地一震,陈飞眼前不远处,就是一扇两米多高的大铁门。

    陈飞终于想起来,这个铁门,不就是古宅后花园的大铁门吗?自己怎么来这里了?自己不是在泰缅么。

    想着陈飞就转过身往亭子走,别问他为什么,就连陈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往那个方向走,就好像身体里有个感觉得在驱使他一定要去做一样。

    陈飞走着走着,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还是那个小亭子,站着一对儿正在热情拥吻的恋人,这对儿恋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梦到的那个少年,而那个女人就是上次看不清楚的模糊的影子。

    这时候陈飞才放下心,原来又是梦,但是现在置身梦境,他也只能干看着人家卿卿我我了。

    果然,少年吻了一会儿就开始不老实,先开始,女孩儿好像一直不同意,不知道是因为地方不好,还是因为是第一次。

    后来就半推半就了,再后来,就该被河蟹了。

    说实话,陈飞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眼睁睁的看着人家野战,心里无比感慨,心说:妈的,梦里的主角都不是我。

    但是陈飞想到这觉得挺有意思,这个花园真尼玛就是个野合绝佳场所啊,不过,自己看到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突然,陈飞眼前一白,让陈飞猛地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

    陈飞想着昨晚的春色梦境,觉得跟之前的梦都是有联系的,就好像是隔一段时间,自己就要看这么一场电视剧似的。

    陈飞只是觉得,这些梦境好像都要把自己推向一个结局,它们就像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最后终能凑成一部完整的电影。

    想着,陈飞坐起来想看看时间,结果就看到手机上有不少未接来电。

    陈飞一看,都是金满堂打来的。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是跟金满堂约好了,去看他切石的。

    赶紧穿上衣服就往金满堂的铺子里走。

    等到了的时候,金满堂已经准备好了工具,看样子就等陈飞来了。

    陈飞说:“那啥,什么时候开始啊。”

    金满堂呵呵一笑说:“不急,等一下。”

    说完,他自己就走到后堂去了,陈飞也是好奇,就跟上去看着。

    只见金满堂到后堂,一座像前点了两只蜡烛三根香,跪在地上,念叨了些陈飞听不懂的话,估计是泰国经文啥的。

    然后磕了三个头,才站起来。

    陈飞看着那个像,竟然是象头人身,有点不明白,但是既然被人跪拜,他也不敢亵渎,就问金满堂:“金老板,那是什么佛像?”

    金老板呵呵一笑:“这是象神,我拜他就像在华夏拜关公一样,都是财神,图个好彩头。”

    等一切准备就绪,金满堂就准备好开始切石了,金满堂深深呼了口气才开始下刀,连陈飞都紧张的直咽唾沫。

    看着刀一寸一寸的往中间切,陈飞的拳头也紧紧的攥着,他紧张是因为这决定了他以后会不会入行,如果之前自己的感觉得是错的,那也许他根本就不适合做赌行。

    切开之后,金满堂取下眼镜,欣喜若狂的把东西举到陈飞前面说:“赚了赚了,你看看这玉,水色好的不得了,但是唯一有点瑕疵的地方就是周边有点裂痕,没想到老弟你的眼色这么尖。”

    金满堂兴奋的拍着陈飞的膀子,给陈飞拍的一机灵,没懂什么意思,就问:“金老板,你啥意思,有裂痕是赚了还是赔了?”

    金满堂呵呵一笑:“如果没有这点裂痕,我二十万入手的石头,能翻十倍,但是现在只能四十万出手。”

    陈飞惊讶的张大了嘴,心说:卧槽,就这么一块儿破石头竟然能一下就翻一倍,这一行的钱这么好赚?

    陈飞赶忙问金满堂:“金老板,你要这么赚下去,不就赚大发了,干嘛还在这里守着这个铺子?”

    金满堂苦笑两声说:“认识你之前,我手上有三千万,赌了一块两千万的砖头料,没想到被人忽悠,看走了眼,切开是个毛料,结果是个灰沙头。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就是这么个理儿。”

    陈飞听完直咂舌,说是神仙难段寸玉,但是也没人见过神仙啊,怪物倒是有人见过,而且自己的身体里,就住着一个。

    陈飞觉得自从这个白骨在自己身体里以来,自己的这种感觉就变得相当敏锐了,不像之前那么迟钝,说不定,这也是个办法。

    陈飞兴头上来,就问金满堂:“金老板,你说,我要是想入这一行,要做啥准备么?”

    金满堂一笑,说:“有钱就行,没钱就学技术,学眼睛,钱再多不如看的准,不然,以后你就在我这铺子里先当个伙计,看看学着看。”

    本来陈飞还担心这个老金是不是忽悠自己不懂呢,没想到他还好心让自己先学,这让陈飞也觉得靠谱了不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