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美女上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不但觉得这个金老板靠谱,而且对陈飞来说,能跟这个肤白貌美的金镶玉在一个地方工作,边学习边撩妹,简直快哉。

    陈飞当下就答应了,金满堂说:“不用天天规定你点儿来,早上一般没什么生意,十点以后来就行。”

    陈飞觉得那今天待在这也没什么意思了,就准备回去睡会儿,顺便打探一下沈嘉琪那边什么情况。

    别自己这边已经开始发展了,她那边又让自己回去,那还够麻烦的。

    回住所之后,陈飞就给沈嘉琪打电话,但是感觉沈嘉琪似乎很忙的样子,没有接电话。

    躺在床上,百无聊赖中,陈飞想起自己之前买的书。

    坐好之后,陈飞就吧白骨召唤出来了,白骨挺不乐意的,说:“你又怎么了?”

    陈飞笑嘻嘻的在脑子里跟白骨对话说:“嘿嘿,现在可是需要你的时候了,我现在在泰缅,这边人说话我听不懂,所以,还得请你帮帮忙。”

    白骨的声音很明显顿了一下,说:“听不懂关我什么事儿,这个不在我的修炼范围内。”

    陈飞也顿了顿,说:“上次的事情就是因为听不懂人家说话,人家也听不懂我说话,差点被那个傻大个揍了,你说你要是不帮我,那以后这种事儿肯定更多,你说哪个更麻烦?”

    白骨听完,觉得陈飞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翻开书,开始吧。”

    陈飞听完,特别听话的把书翻开,他敢说,任何一个人坐在床上看一本自己完全看不懂的天书,就算是坐那翻页也会完全受不了。

    陈飞还没翻完半本儿,整个人就困得不行不行的,也不知道白骨到底记住了多少,倒头就开始睡。

    就在陈飞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觉得身子一沉,怎么翻身都翻不了。

    这样的感觉让陈飞心里一惊,立马一种异样的恐惧就侵占了陈飞的思维。

    陈飞的潜意识里清醒了不少,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鬼压床!

    陈飞小时候听神婆子说过,鬼压床是鬼让你动不了,然后通过限制你的行为对你做某种事情,比如让你看到什么影像,或者吸食你的精血。

    陈飞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鬼压住了,可是自己既没有看见什么恐怖的画面,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吸食精血的事儿发生。

    过了一会儿,陈飞突然发觉不对啊,自己不能动没说不能睁开眼睛啊。

    陈飞通过一番痛苦的心理挣扎之后,终于还是决定把眼睛睁开,谁知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不是一具正滴着尸油的恶心玩意呢。

    陈飞猛然睁开眼,就发现,老天爷给的惊喜是无处不在的,跟陈飞想象的恰恰相反。

    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身材特别好的妹子,陈飞定了定神儿,心说,不会是个艳鬼吧?

    灯太黑,根本看不清楚,陈飞悄悄的问:“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来找我干嘛?”

    没想到那个鬼也是小声对陈飞说了几句话,但是很显然语气不大好,陈飞笑了一声,心说,外国鬼语言不通,怎么办?

    陈飞心想,鬼不都是没有实体的么,为什么她坐在自己身上的感受让自己觉得那么踏实呢。

    为了验证真伪,陈飞大手一伸,啪的一下就拍在女鬼屁股上了。

    女鬼也是一惊,陈飞细细体会,嗯,热热的,软软的,手感很丰满……卧槽!这特么不是个鬼,是个人!

    陈飞下意识的就要喊出声,结果嘴刚张开,一个硬物带着一道白光就给自己做了个深喉。

    陈飞张着嘴,举着双手,一把森白的枪直接插进陈飞的嘴里,直顶上陈飞的喉咙。

    “东西在哪里?”女人说着,陈飞突然一喜,自己竟然可以听懂她说什么了?

    顿时陈飞觉得自己的脑中有个语言库一样,发现简单的对话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陈飞摇摇头,突然觉得枪口又深入了几分,搞得陈飞一阵干呕。

    陈飞脑子里混乱万分,屋子里面没开灯,虽然他看不清这个莫名其妙坐在自己的裆部上,用枪跟自己玩深喉的女人是谁,但是他认得这把枪。

    这个女人那天就是坐在自己大腿上挑逗自己的,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喜欢往人家某个部分坐。

    陈飞指了指自己嘴里的枪,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摇摇头。

    女郎突然发现,自己这么用枪塞着他的喉咙他是说不出来话的,只能把枪拔出来,但是上面沾满了陈飞的口水,女郎嫌弃的在陈飞的衣服上抹了两把。

    指尖一挑一转,枪身转了一圈又顶上陈飞的额头。

    还没等陈飞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就听女郎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带着暖烘的气体说:“没想到,你嘴上的功夫很好。”

    这话说的陈飞一股邪火幽然窜上自己的小腹,还没等陈飞对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有什么反应,女郎的声音又立马降了好几个温度说:“东西在哪?”

    陈飞在紧张的时候本来脑子就转不过来,谁知道她说的什么东西。

    但是估计他再多说一句废话,自己的脑浆子就可以从墙上扣下来了。

    陈飞看着她一身皮质的杀手装,看着别有一番情趣。又在脑子里思索了一阵,终于想起来,她是不是在找,酒店里她塞给自己的石头。

    陈飞给自己默默的鼓掌,还好自己上次没有扔掉。

    陈飞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自己的行李,说,就在那。

    女郎敏捷的从陈飞身上翻下来,陈飞目测了一下,这大长腿都快到自己腰了。

    女郎完全没有放松对陈飞的警惕,从陈飞身上下来的时候,枪口依旧顶着陈飞的脑袋,翻了一下,发现东西确实在,松了一口气,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陈飞。

    陈飞被她看的心里毛毛的,心说:东西也找到了,她还想干什么?

    女郎突然收回枪看着陈飞说:“这个东西,我把它放在你这里,过一阵子我会来取,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不只是我,别人也会让你死的很惨。

    陈飞听完,吓得一抖,说:“那你还是拿走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放我这不好。”

    女郎冷眸微张,对陈飞说:“你敢不听我的,我就杀了你妈妈。”

    这句话彻底触动了陈飞虚弱的底线,他自己可以什么都不在意,唯独别人提到母亲的时候,却是他最大的软肋。

    陈飞没来得及说话,女郎反手用枪托就砸在了陈飞的后脖子上。

    陈飞脖颈一凉,整个人就朝后倒了下去……

    第二天陈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地板上的,整个人后脑难受的厉害。

    关于昨晚那个女郎,就连陈飞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因为头疼所以做了那么一个梦,还是因为做了那样一个梦所以头疼。

    因为怎么想怎么都不像是真的,简直离奇的可怕。

    起来揉着脖子,突然想起来那个梦中的女郎说的什么东西,陈飞赶紧蹲下身子,却找到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梦中女郎要自己保管的,就是这块看起来不起眼的石头?太诡异了。

    陈飞把石头装在包里,准备拿去给金满堂看看,这是个什么宝贝。

    想着,陈飞出了门,心情格外复杂,他总觉得昨晚的事情就是一个梦,不然自己睡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有个女人坐在自己身上?

    而且自己也不会睡得死到有人窍门押锁的自己听不见?

    最有可能的是因为自己这两天太累,所以紧张了?

    陈飞想着,就揉着脖子往金满堂店里走去。

    到了金满堂的铺子,陈飞发现金满堂不在铺子里,他刚准备找金镶玉问问,突然就有个人进来,看样子是金满堂的老客了。

    进门而就问:“玉玲珑在不在?”“玉玲珑?什么玩意儿?”陈飞刚想说你找错人了,这儿没有叫玉玲珑的。金镶玉就从里面出来了。

    陈飞很是惊讶,她不是叫金镶玉么,怎么又叫玉玲珑了?这小丫头到底有几个名儿?

    陈飞站在一边看着俩人的对话。熟客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颗切开的料子,递到金镶玉面前,说:“玉师父,你看,刚赌的,水色怎么样?我想雕个小玉观音,送给我未婚妻当彩礼。”

    玉玲珑幽然一笑,说:“你还真是舍得,这么贵重的东西当彩礼,女方家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说完,金镶玉跟人谈好价钱,开了收据,那人转身就出门了。

    陈飞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就为了这个姑娘的名字,他也要求个实在。

    他直接追出门,拉住那个男的,说:“哎,老板,你怎么管那姑娘叫玉玲珑啊?”

    这个赌客也是个健谈的人,笑着就说:“小伙子,新来的吧,但凡是这条赌石街上的常客,谁不知道玉玲珑?”

    陈飞觉得自己找到了乐趣,兴致盎然的说:“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这么出名?”

    赌客应该是今天走了大运,心情好,悠悠一笑,从兜里掏出包烟递给陈飞说,“你要真想听,我还得跟你说道说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