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玉玲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最喜欢听故事了,现在有人上赶着给自己讲故事,那还不得赶紧听听?

    陈飞和赌客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往一个高台上一坐,赌客就开始给陈飞讲玉玲珑的来历。

    “小兄弟,你可能是刚入行当,如果你不是赌客,但是看你能在金老板的店里,应该是他看得上你才留你在那。”

    陈飞点点头,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赌客笑了笑接着说。

    “这条老街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在我太爷爷那个年代的时候,这条街有个金眼童子,也是个少年,这小孩儿有个极为特殊的能力,就是会抓宝玉,真的是一看一个准儿,抓过的毛料没有一个开出来是灰沙头的。”

    陈飞听完自己心里一惊,这个话跟自己说,自己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他是在说民国版本的自己。

    赌客见陈飞面带惊异之色,就问他:“你怎么了?”

    陈飞摇摇头,皱着眉问:“哦,不是说,神仙难断寸玉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赌客也随着摇摇头,接着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传说他是有法器的人,他能借助法器的力量帮助自己断玉石的好坏根本。”

    陈飞越听越觉得毛楞,这特么不就是说的自己么,自己的这种特殊的感觉,难道就是白骨指环的力量?

    难道自己无意中得到的,就是这枚白骨指环?

    陈飞催促赌客说:“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赌客接着说:“后来这个金眼童子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断玉,一个雕玉。这个雕玉的师傅就是现在玉玲珑的爷爷,当时玉玲珑的爷爷叫夏青山,深的金眼童子的真传。

    “后来,金眼童子去了沪都,隐退世间,夏青山的师兄,没儿没女,夏青山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惜儿子崇洋媚外,一直漂泊海外,本以为金眼童子的绝活就要断了的时候,夏青山的儿子夏南寒却带着妻子女儿从国外回来了。”

    “可是好景不长,夏南寒得了绝症,丢下女儿和妻子就撒手人寰了,后来他妻子改嫁,就留下了自己五岁的女儿,这个女孩就是玉玲珑。”

    陈飞点点头说:“那……金老板又是她什么人?”

    赌客又点上一根烟说:“后来夏青山就亲自教小女孩雕玉,小女孩的天赋也是极好,学的速度非常快,之前也说了,夏青山的师兄也没有儿女,两人就一起教这个小女孩断玉,雕玉的本事,教了足有七年。”

    “后来这个女孩不管是眼力还是还是雕玉的本事,都是一绝,后来,好景总有过去的时候,夏青山和师兄被双双杀死在一个鉴宝大会的途中,小女孩才十二岁,就被当时从华夏来的最大的赌客收养了。”

    陈飞拧着眉毛点点头,说:“这个人就是金满堂?”赌客点点头,说:“是啊,索性这个金满堂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主,带着小女孩在这条街上很快就闯出了身份地位,那时候,整条街都知道这个女孩。”

    “还有句老话,叫,金眼断玉兮,巧手玲珑。所以,久而久之,别人就都叫她玉玲珑了,至于她真的名字叫什么,谁都不在乎了。”

    陈飞感慨着点点头,说:“原来我大侄女这么厉害,我都不知道啊。”

    赌客讲完,接着说:“现在沪都有个很牛逼的拍卖行,里面就有金眼童子生前雕的最后一块玉牌,现在已经拍到了天价。”

    就在赌客讲完这句话的同时,陈飞蓦然觉得头嗡的一下,整个头就跟炸了一样疼了一下,然后眼前开始一片昏花,没等赌客反应过来,陈飞直接就哀叫一声跪在地上,捂着头没站起来。

    赌客也吓了一跳,心说怎么说的好好这货就这样了,羊癫疯发作了?

    吓得赌客赶紧上去扶陈飞。

    此时此刻的陈飞只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腾起了一股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的戾气,这种气在身体里突然爆炸,翻搅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让陈飞痛不欲生。

    陈飞难受只想吐,喉头一苦,一股黑血就从口鼻里喷出来,吓得赌客腿都软了。

    赌客赶紧把陈飞弄起来,把他拖回金满堂的铺子里。

    金镶玉看见陈飞被人这么弄回来,身上都是黑血,也吓了一跳,赌客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聊着天就成这样了。”

    金镶玉点点头,赶紧给陈飞倒了杯水,陈飞难受的根本懒得去管眼前的东西。

    赌客一看这样,说了几句,就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陈飞坐在椅子上,就觉得头都要炸了,又吐了几口黑血,金镶玉站在陈飞身边皱着眉头看着陈飞也不知道无从下手。

    陈飞只觉得那股戾气横冲直撞的再身体里,就好像要冲破自己的驱壳,爆发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终于觉得这股戾气慢慢消散了不少,陈飞皱着眉,面色痛苦的抬起头,喝水漱口之后,又干咳了几声。

    金镶玉看陈飞终于好了些,才问他:“你怎么了?”

    陈飞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只是摇摇头,金镶玉也没再问什么,上去就扶他起来,说:“你先去我爸床上躺会儿,好点了再说。”

    陈飞勉强的笑笑,点点头,在她的搀扶下去了后面。

    躺在床上,陈飞自己也在想,自己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到底是怎么了?该不会是得癌症了吧?

    想到这,陈飞自己也很心急。决定还是找个机会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金镶玉把陈飞安顿好,就坐在后堂的玉雕桌上,绣眉微蹙,陈飞怎么会突然成这样,完全是自己没预料到的。

    过了一会儿,金满堂从门口进来,金镶玉用一种极为冰冷的语气说:“他身体突然出现了意外…”

    金满堂眉头也皱了皱说:“他人呢?去把我前两年去华夏收的人参拿出来给他炖上,这小子的身体瘦巴巴的,是得好好补补了。”

    陈飞躺在床上,实在是那种难受的感觉还没有完全退去,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人轻轻推醒。

    醒来的时候,陈飞觉得除了头疼以外,那种难受的感觉已经消失了,陈飞眯着眼看着。

    金镶玉坐在自己床边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着陈飞。

    陈飞坐起来,戏谑的看着金镶玉说:“呦,我大侄女这么贴心呢,还亲自给我熬药?”

    金镶玉笑着说:“我可没这么多时间,我爸熬得,我只是怕他累着,所以端过来给你。”

    陈飞一脸黑线,心说这个小姑娘可真是个笑面虎,光笑着怼自己了。

    想归想,在这个地方能有人照顾,陈飞还是心满意足的,端过手里的东西喝起来,喝了两口,陈飞就觉得对自己的身体起到了很大的效果,美女端来的东西果然是补气养血,不同反响。

    陈飞得到身体和心里上的满足,拍拍大腿就站起来,眯着眼睛看了金镶玉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儿要问她。

    金镶玉被陈飞猥琐的眼神看的直毛,护住胸口就说:“你要干嘛?”

    陈飞嘿嘿一笑说:“玉玲珑?传说你对鉴定方面也很厉害,给我帮个忙呗?我这有个石头,你给我看看是啥玩意,值钱不。”

    金镶玉一听也来了兴趣,点点头说:“行啊,帮你可以,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陈飞一听,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自言自语似的说:“女人就是麻烦,啥都要条件,说吧,啥条件?”

    金镶玉笑着说:“先欠着就行,东西呢?拿来我看看。”

    陈飞赶忙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那个怪异的石头递给他说:“就是这个,这玩意挺奇怪的,跟石头似的,但是摸上去手感又不是特别像石头。”

    金镶玉接过来,也是眉头一皱,就坐在桌前拿着强光灯和放大镜,仔细研究起来。

    陈飞不敢说话,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她,过了一会儿,金镶玉摇摇头说:“完全看不出来,这个石皮下面,好像不是翡翠啊,要不然,给你开个窗口看看?”

    陈飞一听,吓一跳,心说:这玩意又不是我的,万一你给我开个窗口人家回头找上来,不得给我灭了。

    陈飞一想昨晚被人拿着枪怼到喉咙里的时候,浑身就一阵恶寒。

    赶紧上前一把拿回来装回包里,说:“不了不了,这玩意也不是我的,我还得还给人家呢。”

    金镶玉站起来耸耸肩说,“不管这玩意开不开窗口,里面是翡翠的可能性都非常小,而且石头的质量比一般同等大小的赌石要小,所以,我也不敢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不值钱。”

    陈飞点点头,心里也很乱,如果说这东西值钱,自己还能想通,这么多人为什么为了一个石头追一个女人,但是不值钱的话……

    陈飞怎么想都觉得很怪异,那这些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陈飞还在想,金满堂就带着笑走进来,说:“老弟,身体好点了?”

    陈飞思绪被打断,抬起头笑嘻嘻的说:“谢谢金老板的神药,我现在特别好,主要还是大侄女照顾的到位……”

    金满堂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就好,我也教了你不少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