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花咏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摇摇头,说:“我还是在这跟你学着,有机会自己也可以试试嘛。”

    金满堂点点头,笑呵呵的拍拍陈飞的肩膀,说:“咱这个行当,就是要胆大心细,但是没有那个眼光,技术还不到位,你就只能接着慢慢学了。”

    陈飞点点头,但是心里极不乐意,毕竟这句话表面上是金满堂为了自己好,但是中间毕竟有讽刺他既没眼光又没技术。

    接着,金满堂说:“小飞啊,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明儿早点来,我教你认认石头。

    陈飞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转身出门了。

    金镶玉默默走到金满堂身边,轻轻叹口气说:“你刚才…什么意思?”

    金满堂摆摆手,笑了笑,走到外堂,坐在太师椅上,随便拿起一个茶杯,在手里把玩。

    “玲珑,这事儿,急不得,如果吊不起他的兴趣,反而要我们处处帮他,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等他发挥自己的意识。”

    金满堂满面含笑的说着,玉玲珑却微微皱眉,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

    金满堂又看看她说:“你跟了我十年,也没见你性子沉稳一些,好在表面上做的还算足。”

    金满堂说着,站起身往后堂走。玉玲珑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陈飞走在路上,说实话,他还真是有点后怕的,想起那天有人大半夜的跟在他后面,他就觉得心里毛毛的。

    一边走一边祈祷,但愿今天千万别碰上这种怪事儿。

    上天好像是听见了陈飞的祈求,今天回家的路上相安无事,等到了陈飞住的地方,陈飞才彻底松了口气。

    他从包里掏出那块沉甸甸的是头,放在手里借着灯光仔细的看着。

    就算他不是行当里的人,也能感觉到,这个石头并不是很值钱的玩意,怎么说呢,这种手感就让人觉得奇怪,但是陈飞总觉得他好像是也见过同手感的东西,但是这东西的样子,自己断然是没见过的。

    陈飞想着,完全没有头绪,就把石头放在一边,自己做千秋大梦去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石头还静静的躺在陈飞旁边,陈飞把石头放在包里,出门找金满堂去了。

    陈飞一路上就想,也不知道自己天天这个跟着金满堂,他会不会给自己发工资啊,而且学这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

    想着,陈飞有些担心,自己这几天是不是在虚度时间?看来,还是得赶紧确认下自己有没有这个天赋。

    陈飞想着,抬头已经是金满堂的店面。

    陈飞正准备走进去,没想正好碰上金镶玉从里面出来。正好打了个照面,金镶玉看到陈飞笑了笑,陈飞也笑嘻嘻的说:“早啊,大侄女。”

    玉玲珑就准备出去,陈飞耸耸肩,本来想问问这大早上的她能去哪里,结果人家没给他这个机会。

    金满堂坐在太师椅上,拿着把紫砂壶,直接就着壶嘴儿喝茶,陈飞往旁边一坐,调侃的说:“金老板,今儿咱们讲啥内容?”

    金满堂摇摇头,神秘兮兮的说:“今儿咱们啥都不讲,你坐着看就行。”

    陈飞被他这个神秘兮兮的样子吊起了胃口,说:“这么神秘干啥,你啥都不讲还不让我睡懒觉。”

    过了一会儿,玉玲珑和一个长相相当漂亮的男人进来了,陈飞一看,眼睛一亮,心说:这还是个男人嘛,长成这样,比女的都好看,要是胸前在放两坨肉,简直就是极品。”

    金满堂看见男人进来了,赶紧站起身,跟男人握握手,又招呼陈飞过来。

    陈飞对金满堂在别的男人面前对自己呼来喝去的很是不满,也没带什么好脸色,晃着身子,嘚嘚瑟瑟的走过去,一副二痞流氓样。

    金满堂赶忙说:“花先生,怎么亲自来了?”

    花先生轻轻一笑,文雅至极,说:“我听说金老板这里来了个新客,过来看看。”

    陈飞看着在这条街上好歹也有一席地位的金满堂都对这个花先生客客气气的,陈飞初来乍到也不敢咋刺。

    他冲花先生咧嘴一笑,至于这个笑有多难看,反正陈飞自己也看不见。

    金满堂也赶紧介绍,对陈飞说:“这是花咏歌花先生,这是小弟陈飞,是这个行当的新客。”

    花先生伸出手,十分大方的准备跟陈飞握手。

    陈飞一听这个名字就没什么好感,跟古代唱戏的似的。再一看,金镶玉那个小妞,面色微红,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身边这个男人,那叫一个眉目含春。

    男人就是这样,对于那种自己不了解的,而且比自身条件要优秀的男人,都是充满了敌意,尤其这种特别受女孩拥簇的男人,那更是眼中钉。

    陈飞看着花咏歌伸出手眉毛一挑,鼻子一皱,手往鼻子上一捏,只听非常不雅的声音从陈飞的鼻腔上传来。

    紧接着有一股晶莹剔透的粘液从陈飞的手里甩到地上,陈飞还貌似意犹未尽的吸了两下,然后手往裤子上一抹。

    在花咏歌微微错愕的表情下一把就握上他的手,笑嘻嘻的说:“哎呀,花先生,真是一表人才。”

    花咏歌虽然还是面带微笑,但是皱起的眉头已经出卖了他,他奋力的想从陈飞手里抽出手。

    没想到陈飞竟然,一个喷嚏,花咏歌下意识的去躲,好在陈飞用手捂住了嘴,还没等花咏歌放心,陈飞带着喷出的唾沫的手就摸上来。

    陈飞边摸边说:“花先生,你这皮肤真好,赶上我大侄女了,啧啧。”

    花咏歌就眼看着自己的脸上被抹上陈飞的口水,心里顿时一阵恶心。

    看的金镶玉金满堂目瞪口呆,十分尴尬。

    金满堂怎么可能让陈飞这么闹下去,赶紧打圆场说:“花先生,今天又得了什么好东西想出手?”

    花咏歌一看有人解围,一使劲就把手从陈飞手里抽出来,陈飞抖着腿直看房梁,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

    玉玲珑倒是狠狠瞪了陈飞一眼,陈飞很好奇,这是她对陈飞第一次有除了笑以外的表情,看来这小妮子果然喜欢这个花先生。

    金满堂赶紧请花咏歌坐下,花咏歌也不废话从兜里掏出一个锦盒,放在桌上,推到金满堂面前。

    金满堂小心翼翼的拿过来,打开锦盒,眉头猛地一皱,问花咏歌:“花先生,这玩意,怎么来的?”

    花咏歌笑笑,但是很明显,他被陈飞刚才那么一恶心,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大对,陈飞得意的看着这个男人,唇角带着怪异的笑容。

    花咏歌看向金镶玉笑笑说:“这个说来话长,我今天来就是想让玉玲珑给看看,是个什么货色。”

    金满堂一笑,拿起锦盒对一边站的陈飞说:“小飞啊,你也过来看看。”

    陈飞走过去拿过锦盒,身上猛然一震,当他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身上又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他仔细的观察着,这是一个很小的,类似于印章的东西,下面是方的,但是上面却雕着一个半卧的大汉,袒胸露乳相当精致,只是这个大汉的脸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相貌奇丑不说,还长着獠牙。”

    陈飞拿起那个东西,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白玉通透的好看,但是中间却泛着几条红丝,就像人的动脉一般,仿佛还带着生命似的。

    拿在手里跟拿着个冰疙瘩似的

    陈飞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把东西放在盒子里又放回去了。

    金满堂看到陈飞的反应,眉头一皱,问:“你怎么了?”

    陈飞也没保留,就说:“没,就是看着这玩意觉得浑身难受,这是啥?”

    还没等金满堂说话,金镶玉就说:“这东西是个玺,看样子,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只是……”

    金镶玉说到这,仿佛有戛然而止的意思,花咏歌倒是很着急,说:“只是什么?”

    “只是这玉里带红,入手冰凉,怕是血浸了,说明,这玉,有问题。”

    花咏歌听到这里,刚准备说什么,电话就响了,花咏歌接完电话面色一变,接着站起身跟金满堂和金镶玉说:“我有事儿先走,东西先放这,有时间再说,能出手就出手吧。”

    说完,花咏歌转身就走。

    金镶玉倒是很贴心的把花咏歌送出门,陈飞坐在侧边的椅子上,看着金满堂的表情,不大对劲,就问他出什么事儿了。

    金满堂想说又不想说,最后自己纠结了一番,深深叹了口气说:“小飞啊,你刚才真是…”

    陈飞一听,眉毛也立起来,说:“我怎么了?”

    金满堂敲敲桌子说:“这个花咏歌可是个大人物,你看看这珠宝行的十里八街,所有的店铺,可都姓花,把他得罪了,以后我们拿什么吃饭。”

    陈飞抖着腿不以为然的说:“那有啥,换个行当不就完了?”

    “哪有那么简单,他可是在泰缅的华夏人里,能只手遮天的人物……不管你换哪个行当,只要他一句话,你就只能跟泰缅人打交道了…”

    陈飞听完也是心里一惊,这个人看起来就是娘娘腔,长得好看点,怎么看怎么像绣花枕头,没想到,这么厉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