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血浸玉馗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只能叹口气,毕竟自己在国外,但是陈飞发现,自己在国外反而能放得开,这种事儿,自己注意一下就行。反正自己又不会和那个什么花先生有啥交集。

    陈飞对这种势力性质的话题根本没有兴趣,现在让他感兴趣的,就是这个印章。

    陈飞有点尴尬,毕竟现在寄人篱下,还是不要惹事比较好,就问:“金老板,这是个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金镶玉就从外面进来了,金镶玉好像也听见陈飞问的这句话,面上稍有重色,说:“血浸玉,都是邪物,这东西肯定有问题。”

    陈飞最近看见金镶玉就想撩一下,说:“呦,大侄女,人家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咋能这么说人家花先生手里出来的东西呢。”

    金镶玉听见这话身形一震,她发现,这个陈飞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但是她并没有理会陈飞的意思,陈飞咂咂嘴,调笑说:“咋还脸红了?”

    金满堂知道,现在不是看他俩吵嘴的时候,直接看向金镶玉问:“花先生怎么说?”

    金镶玉想了想,说:“花先生说明天亲自来讲,今天这东西怎么办?”

    金满堂起身拿起锦盒,直接走进后堂,然后放在象神像下面,点了三根香,跪下磕了三个头。

    陈飞一看金满堂对这个东西似乎很是忌惮,也有点不明白,心说:这玩意有这么邪乎么?”

    陈飞问金满堂:“金老板,血浸玉是什么意思啊?”

    金满堂站起身,走到前面坐下说:“血浸玉有很多种,传说中最有名的就是这个和氏璧了。”

    陈飞也是上过学的人,当然是知道这个和氏璧的,他看着金满堂说:“这个我知道,传说卞和砍柴,看一凤凰落于青石之上,认其乃不世出的宝玉,然后献给武王,武王大怒,把卞和腿砍了扔回去。后来文王继位,卞和又想去献玉,奈何没脚走不了,于是大哭三天。”

    陈飞喝了口水接着说:“然后文王为之动容,命人取回青石,开后既成白玉,莹润万分,洁白无瑕,后来雕琢成璧,又以卞和的名字命名为和氏璧。”

    金满堂听完点点头,说:“这都是传说,至于这个和氏璧到底是不是这么来的,也无人考究。”

    陈飞想想说:“那根这个玩意有什么关系?”

    金满堂接着说:“后来,列国纷争,都为了这块和氏璧。有位君王甚至不惜用半壁江山作为代价来换取和氏璧,可见它价值所在。”

    “可是历史上纷纷扰扰,多少英雄好汉为了这东西兴国又覆灭,上面又沾染了多少人的血。从楚到秦,在秦始皇时为玺,刘邦当道时,又叫传国玺,王莽为他身受重伤,再后来到曹操,直到最后杳无音信,这每一次更替,都沾染了千万人的亡魂,又是多少鲜血浸染

    ,红的血白的璧,触目惊心啊。”

    听着金满堂的感慨,陈飞还是不知道这根血浸玉有什么太大关联,就问:“金老板,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是没听懂。”

    “爸爸的意思是,凡是血浸玉,都是千万人鲜血铸就,能成血玉的,必然不太平,懂么?”

    金镶玉淡淡的说完,陈飞点点头说:“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东西就跟那个和氏璧一样?经历过千万人的鲜血?”

    陈飞笑了笑接着说:“别闹了,和氏璧那是经过多少君王,多少朝代,这个小东西怎么可能跟和氏璧一样?”

    金镶玉压根没打算理陈飞,没文化真可怕。直接跟金满堂说:“那个玺,您什么看法?”

    金满堂微微蹙眉,说:“看样子,那个玺上面雕的应该是钟馗……”

    “钟馗?”金镶玉也皱着眉问。

    “嗯,所以这件事就更不简单了,钟馗捉鬼,这个咱华夏人都知道,可是这个为什么钟馗会被雕在一个玺上,就不知道了,现在就看花先生那边怎么说了,这件事一定不简单,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陈飞一听要出人命,心里被弄的紧张了半天,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出自己也很怕的样子,故作镇定的说:“你们啊,就是想太多了,这玩意有啥不对的,怕啥?”

    金满堂突然一改之前的神色说:“也对,老弟说的有道理,说来说去都是传说,那不然这样吧,老弟今晚你把这个玺拿回去,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看出来点什么。”

    陈飞心里一沉,心说:“这个老滑头,这是故意坑我?”

    但是陈飞知道,牛逼已经吹了,这家伙肯定是不满意自己驳他面子,故意的。但是关键时刻,陈飞也不能怂,就说:“行,我拿回去看看,看能研究出啥来不。”

    陈飞知道,就一晚上而已,就算再邪性还能出啥事儿啊,不至于丧命吧?

    想着陈飞就从象神下面拿起锦盒,又一次打开,仔仔细细的看着,中间的血丝浓稠的晃眼,仿佛有脉搏跳动一般。

    陈飞其实心里也没底儿,倒也不是他不信邪,关键是不知者无惧,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自己厉害还是这玩意厉害。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陈飞打了招呼就带着馗玺回家了。

    金镶玉面色十分担心的望着陈飞离去的背影说:“你把东西给他,不怕出事么?”

    金满堂笑呵呵的说:“你不是一直不相信那个男人说的?现在机会来了,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今晚一试不就明了。”

    然后金满堂顿了顿又说:“你该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花咏歌了?”

    金镶玉一听,顿了顿,低下头淡淡说了句:“不敢。”

    金满堂笑笑说:“倒不是不让你喜欢,喜欢纵然是好事,真情比假意更能迷人眼,你自己把握好尺度就行。”

    金镶玉点点头说:“知道了。”说完,转身就回了后堂,金满堂叹了口气,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淡淡自言自语一句:“起风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陈飞拿着那个鬼东西往家里走,这次这个东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当时自己跟罗佳曼竞拍的时候的那个地一样,让自己特别不舒服。

    而且不夸张的说,当自己看着这个玩意的时候,已经不是不舒服了,简直就是难受,十分难受。

    陈飞真想当时就把这玩意扔了。

    好不容易走到家,陈飞觉得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奇怪,以前走的都是这条路,大白天的,怎么回事儿呢?

    陈飞坐到床上,就觉得整个人身上都重的厉害,跟背了什么特别重的东西似的,让他喘不过气。

    陈飞实在不舒服,就拉上窗帘准备睡觉。

    刚躺倒床上,就觉得头晕目眩的难受,陈飞闭上眼睛,那种晕眩的感觉就像喝醉了一样,连同着五脏六腑被人用棍子使劲搅和。

    陈飞也不知道这种难受的感觉持续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忽然,陈飞听见一阵非常刺耳的吵闹声。

    睡得好好的被人吵醒,心里当然不爽了,陈飞坐起来,摇摇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下。

    在仔细听着,声音应该是从外面传来的,陈飞好奇的起身拉开窗帘,面前的景象让他一惊,平时安安静静的楼下此时竟然门庭若市的摆满了很多摊位。

    陈飞挺奇怪的,拿起手机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午夜了。难道今晚有什么庆典祭祀啥的?

    陈飞转而一想,心说不对啊,这个时间不应该会有这种大型活动的,说来他胆子也是大的很,起身穿上衣服就准备出门看看。

    刚一下楼,陈飞就看见一个人影飘飘然从自己面前路过,陈飞认得她,这是个华夏老太太,住在自己楼下,一个人孤零零的,没儿没女,无人照顾。

    老太太人很好,陈飞来的这几天,也是经常打照面,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里说是个小旅馆,其实大多数都是华夏人租来常住的。

    陈飞看见老太太就准备过去打招呼来着,他试着叫了老太太两声,可是老太太跟没听见一样,接着往外走,陈飞以为她也是出去看热闹的,就没管,没想到陈飞刚到大门口,老太太就折回来了。

    陈飞挺惊讶,就问老太太:“大妈,这么晚了您还是别出去了,不安全的。”老太太幽然一笑,说:“想出也出不去啊,明天你找人把我家门打开,算是给我帮帮忙吧,小伙子,你是好人。”

    陈飞被这老太太说的摸不着头脑,只能答应了,老太太说完就转身上楼。

    陈飞借着月光走上街,还真就发现一条夜市,陈飞挺高兴的,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陈飞走着走着,肚子也饿了,正好看到有人在卖面,就走过去,往小摊儿上一坐,说:“来碗面。”

    老板没说话,陈飞坐了一会儿,觉得身上刺骨的冰凉,这种凉意就像今天摸到的那个玺一样的冷。

    老板把面一放,陈飞现在也顾不得别的了,就想赶紧吃完东西填饱肚子回家睡觉,这地方太特么冷了。

    陈飞看着面冒出的气体,感觉应该还挺好吃的,陈飞也是饿极了,拿起筷子挑起面就往嘴里送。

    刚吃了一口,陈飞双瞳骤然一缩,“呕”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