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猛鬼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放下筷子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面,这面是冰的?而且入口之后,那种渗透身体的阴冷之气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看着面上还冒着气,可是这气却不是热气,而是一种冷气。按理来说,这么低的温度,这个汤早都应该冻住了。

    陈飞一怒,早知道这特么是这玩意,自己死都不吃。

    陈飞一拍桌子,老板面无表情的走过来,说:“你这是什么面,冻死我了,嘴都快粘住了。”

    老板拿起桌上的面条,吃了两口,也是一口喷出来,陈飞得意的看着老板,老板突然把碗一放,说:“烫死了,你这是找事儿?”

    陈飞冷笑一声,说:“老板你这演技也太好了……”

    话没说完,一个老太婆弓着腰就过来了,老板打了个招呼幽幽的说:“阿婆,这么早?”

    陈飞觉得他们的对话挺奇怪的,这个时间,算早吗?

    正想着,老板端上一碗面,放在桌上,跟刚才跟陈飞的一模一样,陈飞刚想阻止,毕竟这种东西,自己吃一口都透心凉,老太太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没想到老太太直接把面挑起来,还吹了吹,陈飞就更加奇怪了,眼看着老太婆开始吃面,还一脸享受的模样,陈飞心里就更加恐惧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没觉得凉么?陈飞悄悄小声说:“大妈,你吃这面,不凉么?”

    老太婆也是一愣,说:“这么烫,怎么会凉呢?”陈飞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从心里犹然腾起。

    陈飞没敢再说话,就在这时候,老太婆从兜里掏出两张钱放在桌上。

    当陈飞看见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这特么哪是钱啊,根本就是冥币。

    陈飞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站起身就要跑,结果发现怎么跑都跑不出这个桌子前。

    老板突然身形一变,整个人看起来腐烂不堪,面容及其恐怖的看着陈飞说了一句:“不给钱,还想跑?”

    这时候,所有人都往这边看,连老太婆都变得极为恐怖,满身腐烂,浑身爬满蛆虫。

    陈飞吓得差点没尿裤子,渐渐地,周围那些人都变得恐怖不堪的往陈飞身边聚拢。

    就在陈飞吓得腿已经软倒甩不开的时候,突然,那个清脆的声音才陈飞脑子里说了声:“快跑。”

    陈飞下意识的就跑,这才发现,自己可以走动了,陈飞拼了命的跑,可是自己的腿哪有人家不用腿的来的快。

    陈飞边跑边问:“卧槽,这特么是什么地方?他们都是什么人?”

    脑海中的声音冷冷说了一句:“他们,都不是人!”

    陈飞吓得骤然一抖,可惜,他跑不了了,自己被堵在一堵墙前面,所有的鬼物都慢慢接近他,越来越多,成百上千的脸。

    恐怖的,狰狞的,颓丧的,破裂的脸。

    陈飞一个劲儿往墙面上贴,只可惜他也只能贴贴,毕竟,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

    陈飞吓得闭上眼,突然觉得脑中一闪,一个白光从脑子里抽离出来,白骨就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陈飞第一次,不是在那间屋子里看见这个怪物,他恐惧到了极点,但是也很好奇,就缩在墙上看着。

    突然间,白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嚎叫,非常之恐怖和尖锐,陈飞听的不得不用手捂起耳朵。

    声音消失的时候,陈飞只听见耳边有人说了一句:“回去,快!”

    陈飞睁开眼睛一看,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自己住的小旅馆的大楼。

    陈飞想都没想,闭着眼睛就往楼上冲,刚一开门,陈飞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头疼的厉害,天已经大亮了,陈飞坐起来,身体还是很不舒服,突然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陈飞心有余悸,关于昨晚的事情,他并不觉得是个梦,毕竟,那股刺骨的冰冷实在太真实了。

    陈飞思索了几秒,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才感觉稍微温暖了些。

    陈飞定了定心,打开门,来的人是金镶玉,陈飞拉大门让她进来坐,金镶玉走进陈飞屋子的同时,身子一哆嗦。

    陈飞也能感受到,现在自己周身都有一股冷气,就是这股冷气让自己也十分不舒服。

    金镶玉在看到陈飞的一刻也是十分惊讶,完全没想到,陈飞竟然能活着。

    当时拿出馗玺的时候,自己明显的看到,玺的一侧刻了一个符文,不管这些东西是不是迷信,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玉雕师的她知道,这是一个镇鬼的符咒。

    很多人都觉得这就是迷信,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关于玉的邪门事情多了。

    金满堂可能也是注意到了这个符文,才出此计策,让陈飞带着这东西回来过夜的。

    按照经验来说,能一个人跟这玩意共度一个晚上并且安然无恙的,除非是这方面的大师,否则就是有问题,看来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了,如此说来,金满堂和自己是可以信任这个男人的。

    金镶玉勉强笑笑,故意说:“你这怎么这么冷啊,开空调了?”

    陈飞有些疲惫的摇摇头说:“没有,可能是因为昨天拉了一天窗帘的原因吧。”

    他并没有打算把真相说出来,自己做了特别恐怖的梦,难道还要当个事儿一样四处宣传吗?

    陈飞转身给金镶玉倒了杯水说:“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

    金镶玉当初只是着急求证那个男人说的话,现在发现他安然无事,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自己也确实没什么理由可以来找他。

    就在金镶玉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的时候,电话声突然想起来了,她松了口气,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说了句:“好”

    然后就对陈飞说:“花先生来了,我爸叫我们回去。”

    陈飞点点头,说:“行,那我们快点吧。”

    说完,陈飞就拿起那个锦盒跟金镶玉出门了。陈飞觉得自己这个梦已经诡异到了一定的极点。可是毕竟是梦,又不知道怎么跟人说,虽然是梦,但是那个冷气可是真的。

    出门的时候,很多人都堵在大门口,陈飞走过去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讨论,说楼下的阿婆都死了三天了才被人发现。

    陈飞听到这里,浑身猛地一震,腿一软,差点坐地上,他更加不知道,昨晚那个梦,是什么意思。

    金镶玉看见陈飞变了脸色,就拍拍他问:“你怎么了?”

    陈飞半天才缓过来说:“没,没事,我们走吧。”

    金镶玉知道,陈飞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只是现在他不想跟自己说罢了,但不管他经历了什么,都跟她没什么关系,毕竟只要知道陈飞的能力确实如那个男人所说的一样就够了。

    等二人到了金满堂的铺子,就看见花咏歌面色凝重的坐着,金满堂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陈飞把东西往他们面前一放,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想揍这货的冲动。

    陈飞口气也没多好:“你这东西到底什么来头。”

    金满堂扫了陈飞一眼,陈飞的反应让他十分满意,看来,对于这个行当,他已经“开窍”了。

    花咏歌没有生气,叹了口气说:“这东西是我手底下的工人发现的,我的公司在做一个楼盘工程,挖着挖着挖出一口古井似的地方,听他们说他们接着往下挖,没想到地底下全是尸骸,实在是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他们就是从这些尸骸里发现的这个东西。”

    此时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花咏歌接着说:“有的工人以为捡到宝了,结果第二天就意外死亡了,说是心脏猝死,后来别的工人把这玩意拿走了,第二天也是同样的死因,后来他们就把这东西给我了。”

    陈飞也不是傻子,所谓的猝死不是就是活活被吓死的么。

    想到这,陈飞也为自己捏把汗,还好自己身体里有白骨怪物,要不自己也就是这个下场。

    想到这里,陈飞突然有点担心那个白骨怪物,虽然自己是依靠它的力量,可是说实话,但凡是个人,也不愿意自己身体里有个这种东西。

    毕竟电视上演的,身体里有这玩意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是被反噬就是被侵体的,最后死了都没有全尸。

    陈飞想着这个事儿的时候,所有的表情都被金满堂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他也不能说自己就是明明知道这东西邪性还让陈飞拿回去,只能说:“这个东西也不是没办法,要不然,就给国家,请个高人在那个地方做场法事。”

    花咏歌站起身点点头,感觉相当从容,对金满堂说了声谢谢,就走出门。

    当然,对于再牛逼的花咏歌来说,像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请教这一行的元老了。

    陈飞坐在意思上,心情十分复杂,但是他觉得,就凭这一点,自己也是够牛逼的了。

    金满堂上前拍拍陈飞的肩膀,既然陈飞不想说,那自己也不必问,只要所有的事情,正在往他计划的发展就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