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赶紧从老子身上滚出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醒来的时候,陈飞满脑子都是自己会不会变成女人的问题,怀着忐忑的心情,悄悄掀开被子,手悄悄的往下摸了摸。

    当他摸到自己的命根子原来还在的时候,整个人都大大的松了口气。

    还好,今天还算是美好的,但是这种潜伏的危险让陈飞心里很是不甘,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你跟别人同穿一条内裤的时候,你都觉得恶心,更何况跟一个女人,不,女怪物共用一个身体。

    陈飞坐在床边想了半天,觉得解决问题还是要趁早比较好,可是现在自己在泰缅,要说华夏有这些事儿还能找个神婆子啥的,那现在自己咋办?难道还能回华夏么?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陈飞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去金满堂那打听打听,毕竟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这个行当里的大神,人脉肯定相当广。

    而且就像那个邪性的玩意一样,他们这个行当肯定也免不了出现这些邪门歪道的事情。

    想着,陈飞赶紧穿衣服洗漱之后就往金满堂的店里跑。

    这种心事肯定跟平常遇到点小灾小难不一样,毕竟整不好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变成啥都不知道,变成怪物也就算了,要是特么变成个娘娘腔,以后自己都愧对祖宗。

    到了金满堂的店门口,陈飞气喘吁吁的进去,金满堂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看到陈飞来了,给金镶玉使了个眼色。

    金镶玉有些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却是立刻换了一副笑意如春的表情上前把陈飞搀住,言语中有说不出来的关切,说:“你怎么了,没事儿吧?快坐下,我给你倒水。”

    陈飞对金镶玉突如其来的改变一时间有点受不了,懵逼的说:“啊?我没事儿啊,大侄女你这是咋了?”

    金镶玉带着嗔怪的看了陈飞一眼说:“怎么?对你好点你受不了了?那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了。”

    当然,金镶玉心里巴不得陈飞说,对,我就是有点接受不了。

    可是陈飞呵呵一笑,说:“我巴不得我大侄女对我好一点呢,我这跑的腰酸背痛的,快给我捏捏。”

    这回金镶玉倒是一愣,带着笑把陈飞搀到座椅上,站在他身后给他捏着肩膀。

    陈飞背对着她,当然看不到金镶玉的表情。可是她一脸的委屈和不甘愿通通被金满堂尽收眼底。

    金满堂用一种带有警告的眼神瞪了金镶玉一眼,金镶玉深深叹口气,低下头狠狠的捏了陈飞一下。

    陈飞本来闭着眼享受着童颜小美女柔嫩的小手给自己按摩,都忘了自己此来的目的了,却被金镶玉突然加重的力道弄得一痛,扯着嗓子大叫一声。

    可能是被弄疼了,陈飞才缓过来,看向金满堂,犹豫再三,才决定把话说出来,但是陈飞也不傻,他并没有决定把所有的事实都交代出来。

    这种事儿,有没有人会相信是一回事,关键是这个秘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跟任何人说。

    陈飞深深叹了口气,跟金满堂说:“金老板,我有个事儿要问你。”

    金满堂仿佛意料到陈飞有事情要说一样,并没有类似于惊讶的表情,只是喝着茶笑眯眯等着陈飞开口,陈飞觉得有些意外,但是这些还是不得不说的。

    陈飞皱着眉头,决定还是要换个方式说:“我吧,最近老是梦见一个女怪物,然后感觉她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你看,你有没有认识这方面的人,能帮我看看事儿的。”

    金满堂皱了皱眉说:“简单的说,就是华夏的那种跳大神儿的?”

    陈飞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说:“对对对,就是这种人,你看你认识么?”

    金满堂没说什么,只是回身去后堂了,不一会儿金满堂从后面出来拿了一张名片,递给陈飞。

    陈飞把名片拿在手里,金满堂说:“这是华夏的人,经常给人看看事儿,以前到我这里出过货,但是至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先去试试。”

    陈飞拿到名片,欣喜若狂的说:“谢谢金老板,那我先去看看,等下回来。”

    说完,陈飞就着急火燎的出门了。

    金镶玉紧紧皱着眉头问金满堂说:“看情况,那个男人说的一点都没错,他身体里,确实有某种力量,也许就是他说的女怪物,可是你……”

    金镶玉笑眯眯的看着门口:“你是想问我,既然我们需要这个力量,我为什么还要帮他驱逐?”

    金镶玉点点头,期待着答案。

    没想金满堂呵呵一笑说:“我只是让他死了这条心而已。”

    说完,又坐回太师椅上喝茶去了,看着金镶玉望着门口的背影,淡淡的说:“你要时刻记住你自己的使命。”

    金镶玉没有说话,金满堂也没有再说下去。气氛一阵凝重的沉默。

    陈飞拿着金满堂给的名片,顺着地址一路找过去,好在他现在有点泰缅语的底子,路程也不算太远。

    等到了地方,陈飞看着这人住的地方跟个破庙似的,心里将信将疑的走过去,敲敲门。

    陈飞敲门的时候,感觉门上的灰都直往下落,就像许久没有人住过一样,陈飞心想,这玩意靠谱么?

    敲了几下,就在陈飞纠结要不要走的时候,厚重的木门突然被人拉开了一条缝隙。

    对于鬼怪方面,陈飞不说是见多识广吧,最起码也没少见,但此时此刻看着这个压抑而厚重的木门,心里还是有点慌。

    吞了口口水,陈飞才推门进去,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道袍,带着道帽的男人背对着陈飞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

    面前供的也是道家的三清神像,只是陈飞看这屋子,不像是人住的,反倒像是个破庙。

    四周围挂着红黄相间的布条,整个屋子连个窗户都没有,完全依靠周围点着的蜡烛来照亮,总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

    那人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陈飞也没敢打扰,只是站在那人身后。

    那人念叨完了,又跪下给神像磕头上香,之后才转过身看陈飞。

    陈飞看着这人,突然就想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有时候你看一个人,就会想到一种动物,就比如他现在看这个道士,立马就能想起老鼠一样。

    这个人长得倒不是说有多丑,有点尖嘴猴腮的,眼睛小但是亮晶晶的,还留着两撇八字胡。

    他捋着本就不多的胡子看着陈飞说:“小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身上阴气很重啊。”

    陈飞脑门上一道黑线,难道是所有道士吹牛逼的时候都说别人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

    不过他说自己阴气重,这点陈飞还是承认的,哪个男人身体里常年住着个女鬼能有阳气?

    陈飞尴尬的笑了两声,问:“那大师,你看出来啥了?”

    八字胡嘿嘿笑了两声,说:“呀呀呀,不得了,你身上这阴气在慢慢吸你的精气啊,时间长了,啧啧啧……”

    八字胡说完,还做了一个特别惋惜的表情,陈飞心里一震,不安的问:“然后呢?然后会怎样?”

    八字胡有点为难的搓了搓指头,陈飞不傻,赶紧从兜里掏出钱往八字胡手里一塞。

    八字胡故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样子是挺满意的,才说:“时间长了,要不然就是骨瘦如柴,要不然,啧啧,则是阴阳倒置,让你时男时女,不男不女,非男非女啊。”

    陈飞吓得腿都开始哆嗦了,心说:卧槽,这事儿这么严重?要真这样,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陈飞赶紧一把拉住八字胡的手焦急的说:“大师大师,你可得帮帮我,我怎么样才能不变成女的!”

    八字胡拿起案上的朱砂笔,大笔一挥,就在一张黄纸上写了一张符咒,然后满意的笑笑,对陈飞说:“等下次,你觉得这个阴气离身的时候,你就把这个符往脑门上一贴,七天七夜之后,这股阴气自然就不敢上你的身了。”

    陈飞感动的都快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谢谢大师指点。

    出了门,陈飞手里紧紧攥着纸符,生怕丢了似的。心里冷笑一声,心说:我看你丫的能有多狂,小样儿,老子堂堂七尺男儿还治不了你了?

    想着,陈飞就把纸符这好小心翼翼的放在随身的口袋里,等着对付白骨。

    陈飞想到这,突然顿了一下,妈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关键问题自己没考虑到,怎么把这个玩意引出来呢?

    陈飞有些懊恼,可是他又不愿意告诉道士,隔墙有耳,不对,对他来说应该是隔心有耳。万一被这个玩意听出来对自己有所防备呢?

    陈飞一拍手,决定,只要有机会,自己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鬼玩意给她弄出来。

    陈飞想着,就准备先去店里。

    刚进门,金镶玉就上来,星眸含笑的看着陈飞,说:“茶都给你倒好了,去看了吗?没事儿吧?”

    陈飞看着金镶玉,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往太师椅上一坐说:“呦,我大侄女今儿是遇上什么好事儿了?咋对我这么贴心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