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忍无可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一笑,说:“金老板,我看你们赌石都是少则几十万的玩,有没有小额的,让老弟也试试。”

    金满堂故作犹豫了片刻说:“这……明天我带你去街上转转,小毛料倒是有,关键玩的小了,几乎就是往里扔钱,小毛料里根本开不出什么极品。”

    陈飞摆摆手说:“我就是想先小小的入个行而已,没想过直接玩大的,赌两把能让你带我去赌会就行。”

    金满堂点点头,说:“这倒是可以,不过不管赌大赌小,你也不能光输,不然我也带不了你。”

    陈飞贼笑一声说:“哎呀,这不是有慧眼识宝的金老板么。”

    金满堂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舒服,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呢。

    再一方面,金满堂给陈飞设了这么多沟沟坎坎,不就是为了引陈飞上道?现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了,自己何乐而不为。

    两人喝着喝着,就差不多晚上了。陈飞带着酒意跟二人告别之后就往家走。

    一路上,陈飞都惦记着早上的事儿,又伸手摸了摸兜里,发现纸符还在,心里才踏实。

    回到家,陈飞就开始琢磨,到底要怎么把这个白骨给引出来,毕竟夜长梦多,看来自己还得亲自去找她一趟。

    陈飞走进屋子,直接躺在床上就开始睡觉,但是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想做什么,就偏偏做不了。

    陈飞翻来覆去的不知道多长时间,完全没有一点睡意。

    这让陈飞无比急躁,他坐起来,着急火燎的抓着头,可是越急就越是没有办法。

    他试着在脑中呼唤白骨,也不知道是她现在不在家,还是压根懒得搭理陈飞,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飞试了几次干脆放弃了,无聊之中他打开了手机,反正现在也没事做,陈飞就准备打开自己储存了很久的精神食量想就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

    陈飞看着视频里东瀛妹子撩人的姿势,温柔的声音,越看越血脉喷张,手就顺着往下摸去。

    然后就着这视频对感官的刺激,右手忙活了一阵子,一半视频都看完了,陈飞心里猛地一沉,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自己下面根本就无感啊,本来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怎么可能会完全没有反应呢?

    而且自己看视频看的也是很激动,面红耳赤,但是无论陈飞怎么弄,该挺立的地方还是软软的,陈飞着急了,还想再试,可是右拳突然握紧,怎么都张不开了。

    这时候,陈飞才意识到,肯定是身体这个家伙搞得鬼,陈飞气的怒吼一声:“你特么是不是有病,老子连生理需求都不能解决了?”

    这时候,脑子里才传来一个声音,似乎还微微喘着粗气说:“你…你能不能不要做这么龌龊的事情,现在你没有权利完全支配你的身体!”

    陈飞大骂了一声:“卧槽你大爷的!”

    白骨似乎很得意的说:“现在开始,你要按照我的习惯来,毕竟我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魂魄的形态了,不然,我可就不会慢慢替代你,而是直接取而代之了,呵呵。”

    陈飞被他说的怒火中烧,但却无能为力,没好气的问她:“怎么按照你的习惯来?”

    白骨愀然一笑说:“我是女人,当然要按照女人的习惯咯。”

    陈飞咬牙切齿一声冷哼,说:“什么女人,是女鬼吧?”白骨也没在意,就说:“你最好闭紧你的嘴,不然祸从口出,到时候,生不如死的可是你。”

    陈飞虽然觉得自己挺怂的,但是还不至于怂到随便被一个上自己身的怪物欺负。

    陈飞冷冷一笑心说:“小样,老子现在先忍忍你,等你从老子把你从老子身体里赶出去,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陈飞想着,也没搭理她,直接倒头就睡。

    对于现在的陈飞而言,生活已经完全没有了乐趣,就连自己的右手也闲下来了。

    陈飞的喜乐精神还是比较足的,心想着在把这货赶出身体之前也正好让他利用闲暇时间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比如,八卦一下大侄女什么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一夜平和,醒来以后陈飞就开始收拾,今儿说好的金满堂陪自己去看石头来着。

    陈飞洗漱完以后准备上个厕所。他居住的这个小旅店的厕所因为是共用的,所以男女厕所是分开的。而且早上用卫生间的人多不说,还有些旁边摊子上的小贩来这里方便。

    陈飞迷迷糊糊的走进卫生间,看到一大群放水的男人,老老少少挤在一个长条的水沟前面放水,陈飞自然也会是这群人里面的其中一个。

    毕竟带门的坑位比较少,男人么,毕竟不像女人那么麻烦。

    陈飞刚找到一个站位,左手刚搭在裤袋上,身子突然就不能动了。

    陈飞整个人一惊,连困意都没了,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陈飞就这样不由自主的转过身,看着一厕所的男人,像个女人一样插着腰,尖着嗓子,随便指着其中一个便破口大骂。

    陈飞整个人是懵逼的,虽然他知道是白骨搞得鬼,但是现在所有人的眼睛可都是盯着自己的。

    这时候,一个黑瘦的男子提了提了裤子,笑着跟陈飞说了几句话,但是他用的泰缅语,而且是当地的土话,就算陈飞有点基础,也听不懂。

    但是从几个词能听出来,他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可是这件事毕竟错在“自己”,陈飞也不好说什么,就在他准备转身,走为上的时候,突然右手把自己全身一带,腿也不听使唤的走到那个黑瘦男子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男子怒气盎然的看着陈飞。

    陈飞刚想解释,大哥,这特么不是我干的,奈何嘴上也跟被人用拉链封了似的,根本张不开嘴。

    男人还准备开口骂人,没想到“陈飞”直接火力全开,左右开弓,给男的打了个满脸桃花开。

    陈飞现在就是用最嚣张的姿态,耷拉着最哭丧的脸,现在他除了想哭,没有别的想法了。

    自从这个怪物能自由以来,现在已经完全骑到自己脖子上了,先是抑制自己不能解决本身需求,现在特么连厕所也不让自己上!他这是要干嘛!

    男子终于忍无可忍,扯着陈飞的领子就往外拉,就在这时候,陈飞突然浑身一松。

    卧槽,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居然就放弃控制自己了,男子虽然瘦,但应该是常年干体力活,所以力道非常大。

    他直接把陈飞拉到墙角,一顿老拳,陈飞边挨打还边委屈的解释:“大哥,刚真不是我!别打了!”

    男子可不这么想,反正当时打我的是你就行了。陈飞就窝在墙角被人揍了不知道多久,男子可能也是累了,才决定放弃揍陈飞。

    男子最后走的时候在陈飞身边吐了口吐沫,才大摇大摆的走了。

    陈飞虽然有指环护体,但是也受不了一个力气极大的人在自己身上这么打,而且自己还不能还手。

    陈飞从墙角站起来,心中已经完全被愤怒占据了,简直是忍无可忍,应该说是既愤怒,又委屈,自己现在完全拿这个女怪物没有办法。

    陈飞鼻青脸肿的耷拉着脸往金满堂的店里走,心里满满的都是在想能把她弄出来的方法,越快越好,连上个厕所都被限制了,难道以后自己要去女厕所?

    刚走到门口,金镶玉就出来了,看着陈飞垂头丧气,鼻青脸肿的,赶紧问:“你这是怎么了?”

    陈飞摆摆手,说:“别问了,见鬼了……”

    这一点,金满堂是完全相信的,他现在越来越相信,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了。

    金镶玉把陈飞拉进来坐好,拿出医药箱,给他擦药,好在金镶玉温温柔柔的样子给陈飞不少安慰。

    现在只有陈飞知道自己只有看着美女还什么都不能做的那份心酸。

    金满堂没问陈飞怎么了,也没催着陈飞出去看石头,这种事儿,如果不是陈飞自己主动要求,那一定会引起陈飞的警觉。

    陈飞擦了药之后,整个人精神也好了一些,毕竟还是有事儿办事儿,他现在对于金满堂说的那个赌会非常感兴趣。

    陈飞站起来,跟金满堂说:“金老板,咱们先出去吧。”

    金满堂随之站起身,走到陈飞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率先出去了。

    陈飞跟在金满堂身后,多少有点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参与,而不是座位一个看客来看着别人赌石。

    金满堂带着陈飞挤进一个人比较多的摊位。

    陈飞看着人多,就算金满堂这个行当大神在自己身边站着,自己多少也有些露怯。小声问金满堂:“金老板,这人太多了,咱换个人少的不行么?”

    金满堂笑笑,说:“老弟,人多有人多的价值,这个摊子,是小毛料里面,能开出宝玉的,最多的摊位。”

    陈飞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怪不得人这么多呢。

    摊位老板似乎看见了金满堂,这样的人,对他来说就是稀客啊,而且他这么光彩熠熠的人能光临自己这里,也更能吸引人。

    老板谄媚的笑着金满堂说:“金老板,今儿光临我这,赌几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