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初次赌石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站在金满堂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毕竟他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人笑话,自己今天这个样子,要是让人笑话,那就笑大了。

    金满堂一笑,对老板说:“今天我这个老弟第一次赌石,我带他上你这挑挑。”

    说完,金满堂一把把陈飞从他身后拉到前面,还给陈飞递上去一个,放心吧,有我呢的眼神。

    陈飞点点头,扫了周围的人一眼,很多人都开始观察他,这倒是人之常情,毕竟只要是行当的,老客都想看看新进的人是黑马还是游玩散客,新客都想看别人赌石学习经验。

    陈飞走到摊位面前,扫了一眼,摊位上的毛料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就是掌心那么大。

    陈飞挨个看上去,也有金满堂说的那种半明半赌的开窗口的料子。

    陈飞盯着料子看了半天,皱着眉头,凝神静气的观察,然后伸出手,一块一块的摸着,摸了半天都感觉不出来。

    上次金满堂入手那个毛料自己摸着是有感觉的,就是那种放在手里就觉得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可是这一个摊位的石头,完全感觉不来。

    陈飞压低了气,觉得是不是自己今天被揍了一顿感觉失灵了?

    最后,他决定还是先试试感觉的好,这种关于钱的事儿,他是断然不能马虎的。

    金满堂也皱着眉看着陈飞的手在这些毛料上摸来摸去,却始终没有下手,心里也很是惊讶。

    过了片刻,陈飞把手从石头上拿起来,转头问金满堂:“金老板,你身上有玉制品什么的么?”

    金满堂也一楞,他也不知道这个小子要做什么,但是自己也没有带玉佩的习惯,这都是这行里的祖师爷才会干的事儿。

    金满堂摇摇头,这时候,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带着瓜皮帽穿的跟清朝人似的老叟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出来,递给陈飞一块玉佩。

    陈飞看着老叟,年龄少说也得八十出头了,而且这打扮,陈飞都觉得自己穿越了。

    不仅是穿越回华夏的感觉,而且是直接穿越回华夏早期朝代的感觉。陈飞尴尬的笑了笑,接过老叟手里的玉佩说了句谢谢。

    陈飞把玉佩放在手里把玩,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

    在场所有人看到陈飞的样子都觉得奇怪,从来没有赌客这么玩过,一大半都是好奇,就连金满堂也闭上嘴,安静的看。

    陈飞觉得,老叟这个玉佩给自己的感觉非常冰凉,就是那种透着心的凉,仿佛一汪清泉缓缓流入心底,让人觉得冰凉沁心却不觉得寒冷。

    看来自己的感觉没有失灵,陈飞张开眼睛,把玉佩递给老叟,笑笑说:“老爷子,这是个好玉。”

    老叟接过玉佩,看着陈飞的眼睛都泛着精光。唇边露出一个令人无法捉摸的微笑。

    陈飞又一次闭上眼把手放在摊位的石头上挨个摸过去。

    人群中,只有金满堂一直皱着眉头,还有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的老叟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飞,剩下的所有的看客都捉摸不透陈飞这种新奇的赌石方式,连老板都不明所以的看着陈飞。

    陈飞的这个行为,无疑也是吸引了不少新老赌客的观看,人越围越多,老板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摸完最后一块石头,陈飞猛地睁开眼睛,叹了口气转身跟金满堂说:“金老板,咱们还是去下家看看吧。”

    金满堂也是一愣,问陈飞:“怎么了?没有相中的?”

    在这个摊子上,金满堂倒是看上了一块开窗口的,去一块皮之后,水色相当不错。

    他很纳闷陈飞为什么看不上?难道是担心钱没带够的问题?

    见陈飞没说话,金满堂又补了一句:“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碰到好料就下手,钱我可以借你。”

    金满堂自然不会告诉陈飞说自己看上了哪一块毛料,毕竟,这也是测试陈飞的一种手段。

    陈飞摇摇头,在众目睽睽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话:“金老板,这不是钱的事儿,这些毛料里,根本就没有货。”

    金满堂听完更是张不开嘴惊讶的看着陈飞,人群中老叟的脸上笑意更浓了。

    老板听完心中一震,当时就不愿意了,毕竟这么多人站在这里,自己这个招牌要是让这个新客给砸了,自己还怎么在这个行当里混!

    老板上前一把拉住陈飞,不带好脸色的说:“我说,你一个小新客在这里口出狂言,什么叫没有货,你给我个解释,不然你今天也别走了。”

    陈飞觉得老板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自己不想买就不想买,管的还多的很,再说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自己怎么可能花钱买土坷垃玩。

    陈飞没说什么,一把打开老板拉着自己的手,拉着金满堂就想走。

    这时候,老板往后一退,周围上来几个黑瘦的本地人,直接在人群中就把金满堂和陈飞两个围在中间。

    金满堂在这个行当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时被人这么一围,脸色瞬间就暗下来了,压低了声音问:“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一看金满堂都发话了,这个老家伙背后有花家撑腰,能和解自然是最好的。

    老板脸色一变,似笑非笑的说:“金老板带着个新客在我这里口出狂言的诋毁我,还问我什么意思?”

    其实金满堂也不大明白陈飞说这话的用意,既然跟人家老板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说人家这一摊子石头都是灰沙头呢?

    除非……还有一种可能,陈飞在动用自己的能力,其实之前他一直不太相信那个男人说的话的,但是现在……

    金满堂记得,当时一个男人来找他,也不说自己是谁,只告诉他一个叫陈飞的男人以后会来找自己,他有一个宝贝,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财富,但是要看自己用什么手段了。

    后来种种测试,也证明了,这个陈飞确实不同寻常。

    但金满堂何许人也,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相信那个男人说的话,而带着陈飞第一次赌石,也是对陈飞的最后一次试探。

    陈飞抬起头,看到早上揍自己的黑瘦男人也站在打手中,陈飞就气不打一处来,心说本来也不是我的错,你特么把我往死里揍。

    现在既然又特么冤家路窄给碰上了,反正自己也有金满堂这么个靠山,现在你再动老子一下试试。

    两边来劲,陈飞也没有了直接要撤的意思,直接转过身就跟老板说:“怎么?自己一摊子烂货,还不敢让人说了?有本事都开了试试?”

    老板一愣,沉默了一下,开始思考,这金满堂到底是从哪弄来这个小子,竟然这么狂妄,敢说这样的话。

    很明显,金满堂也没想到陈飞能说这样的话。表面阴沉着脸风平浪静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波涛汹涌了。

    毕竟这一摊子货,就算再小的石头,也得上千,大一点的更是一块上万了。

    周围的人也都惊叹于陈飞的胆气,这种人,要么就是实力超群,要么就是傻叉一个!

    陈飞冷笑一声,跳上一个稍高一点的地方,拿起两块稍微大点的石头就开始摩擦挥舞,跟跳草裙舞似的,边摩还边要喝:“南来的北往的,佳木斯的鹤岗的,看者有份啊,今天这老板不让我走!谁能给出个主意!说句公道话。”

    金满堂看的冷汗直冒,完全没想到平时看者挺窝囊的小子,现在竟然想把事情闹大!而且闹大不算完,还想弄得满城皆知?

    现在他算看出来了,这个陈飞简直就是属孙猴子的,给他七十二变他就敢给你大闹天宫的主。

    被陈飞这么一闹,整条街上的赌客差不多都聚集过来了,陈飞一看人多了,得意的从高地上跳下来,把石头往摊子上一撂,满脸奸计得逞的看着老板。

    老板心疼的了不得。开口说:“这说不定哪块石头里就是宝玉,被你这么一磨可还了得?”当时就一挥手,准备让打手把陈飞扔出去。

    有金满堂在,不能打,扔出去总行吧?

    打手把陈飞左右一架,就往人群外面拖,这时候,老叟呵呵一笑,看着老板说:“慢着……”

    听到这一声,所有人都看向老叟,老叟慢悠悠的说:“真正的好玉硬度很高,不少赌客都用这个方法鉴定毛料里是不是有宝玉,磨两下怎会坏?要是坏了,说明这玩意也就是个灰沙头,一毛不值!”

    老板一看又有人出来使绊子,简直是不给自己面子的批判,本来自己被这毛头小子搞得心情不好,现在又来个老头让自己心烦。

    心说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老五是什么人物,在这行当也不比金满堂少多少年,敢在我摊子上撒野?

    接着恶狠狠的说:“你这干巴老头懂什么,一边儿待着去!”然后皱着眉跟身边打手说:“把这老头也给扔出去。”

    老头一笑,又从兜里拿出刚才给陈飞那个玉佩,在老板眼前晃了晃。

    刚才老叟把玉佩递给陈飞的时候,老板根本没看清楚,这回这么一看,差点没给老头跪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