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犯华夏人民者,花爷必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的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但是并没有用,他很懊悔自己为什么要下这样的赌注。

    就在陈飞恍惚的时候,突然从人群里传来玉麒麟苍老的声音:“且慢……”

    听到玉麒麟发话,本来把切石的家伙放下的师傅又重新拿起了刀。玉麒麟走上前从师傅手里接过刀,接着切。

    其实看到这个场景基本上是个人都会放弃了,已经露玉了,而且水色这么棒,再往下也不可能怎样。

    可是随着在往下切的时候,中间的翠色突然就淡了,而且渐渐的变成了灰褐色,质感也变得奇怪起来。

    下面人默默的感慨:“废了…废了…这是个废料了,表面有翠,里面什么都不是…哎…”

    包括陈飞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切口上,眼看着最后一块毛料被切开,众人感慨万分,有的赞叹玉麒麟,有的为陈飞喝彩。

    连金满堂都偷偷抹了把汗,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原来一切都是真的,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这让他喜不自胜。

    陈飞深深叹了口气,上前激动地握住了玉麒麟的手,向所有人宣告胜利。

    老板颓然的堆在摊儿前,眼神木然的念叨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露翠了…你们作弊!”

    玉麒麟苍老的脸上褶子都笑堆起来了,拍着陈飞的肩膀,不住的夸奖赞叹,说;“小伙子,出类拔萃啊…看来我们真是老了,当年只有金眼童子敢这么玩,如今,又出了你这么个童子,真是给我们珠宝行增添光彩了…”

    陈飞难以掩饰一脸的嘚瑟,偏偏还得装作谦虚的说:“哪里哪里,老前辈谬赞了。”

    说着这些酸掉牙的话,陈飞都觉得快泡酸菜缸里了。

    对于这个行当的名号,陈飞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钱,是红色的华夏币,是能用来抽烟喝酒泡妞的东西。

    想想自己即将捧着八十多万华夏币回去,而且一分钱本儿没花,心里就特别爽。

    下面一阵欢呼,就差没给陈飞举起来往天上扔了,毕竟拿下在陈飞来之前,差点就要下手赌石的赌客来说,陈飞的举动无疑是帮他们减少了一大部分损失。当然对这个小子的恭敬点。

    陈飞嘚瑟着走到金镶玉身边,用胳膊把金镶玉一架,贱兮兮的笑着说:“大侄女,我厉害么?”

    说实话,金镶玉也完全没想到陈飞竟然敢这么大脑这条老街,现在估计陈飞的名号已经打出去了。

    当初自己接到金满堂电话的时候,听说陈飞跟人家赌了一桌子石头,还以为金满堂是闹着玩呢,没想到陈飞是来真的。

    更让金镶玉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赌赢了,本来金镶玉表面上慌张,心里巴不得这个陈飞赶紧完蛋,滚回华夏,最好越远越好,但是今天他的举动不得不让自己对陈飞刮目相看。

    而且面对花咏歌,自己唯一想做的,就是这个陈飞无论多让自己眼前一亮,自己也只想跟他划清界限。

    金镶玉面含微笑的往旁边挪了挪,陈飞失去支撑,差点一下子摔过去,惹得拥簇陈飞的人都一阵紧张。

    就在一行人准备拿了钱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一群人把陈飞他们围在中间,仔细一看,就是刚才老板的那几个打手。

    只是陈飞他们刚才光顾着开心了,根本没有在意,现在围着他们的人,比刚才多了好几倍。

    老板估计也是豁出去了,毕竟自己的招牌已经砸了,卷土重来也不可能在这条街上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耍起了无赖。

    老板从冷笑着说:“金大牙啊金大牙,平时我尊敬你,因为你是我们这行当的前辈了,没想到你竟然联合一个小子来骗钱,还砸我招牌。”

    陈飞这个人虽说自己也英雄不到哪去,但就是护犊子,你说他行,但是说自己身边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陈飞冷哼一声,随手从旁边抄起一块切开的石头,指着老板,说:“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想耍赖?”

    花咏歌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自己本来也不是这个行当里的人,只是偶尔有什么新货拿到金满堂这里帮忙出手而已,在说了,这事儿本身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老板似乎很是忌讳花咏歌,看了他一眼,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更加嚣张了起来。

    老板怒气未消,也懒得啰嗦,直接一挥手,一群泰缅本地的打手就把陈飞他们围起来了,其中那个今天揍了陈飞的黑瘦男人拎着一个棒子,抬手就准备下手。

    可能是觉得女人比较好下手,这一棒子并没有打在陈飞身上,而是直接往金镶玉身上打去。

    陈飞离金镶玉最近,没等金镶玉作何动作,本能的就护住她弱小的身子。

    紧接着,陈飞觉得背上一阵剧痛,心说这孙子估计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屎都差点给老子打出来。

    这一下要是挨在金镶玉身上,好好的一个小花朵,估计就玩完了。

    现在的陈飞很了解自己指环护体的能力,被这么大的力道攻击,如果没有护体,恐怕脊柱就要断了。

    金镶玉也完全没有想到,陈飞竟然不过一切的过来护住自己,惊讶之余也有些感慨。

    但是她并没有感谢陈飞的意思,就算陈飞不上来护着自己,凭借自己的能力,这个泰缅男人,估计就已经废了。

    不过陈飞这一下没有让她暴露本能反应,否则自己还是要破坏了金满堂的计划,既然是这样,陈飞这一棍子也不算白挨。

    陈飞直起身子,痛的说不出话,少说这得断了一根骨头。

    这时候,花咏歌站出来,看着老板,一脸怒容,然后又转头露给金镶玉一个安慰的微笑。看的金镶玉小脸一红。

    老板一看花咏歌站出来,陪着笑说:“花老板,您是我泰缅华夏人里面的金貔貅,光吃不吐这谁都知道,不是你的事儿你可是从来不管的。”

    花咏歌点点头说:“如果今儿你找的是一群华夏人,那我连看热闹的必要都没有,可是今天对我们华夏同胞动手的是泰缅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说完,花咏歌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死死盯着老板,老板被他看得直心虚。

    谁都知道这个花咏歌是个吃东西骨头都不吐的主,所以得了金貔貅这么个名号。

    他仅凭一人之力弄垮了不只一家泰缅本地的企业,这件事已经引起泰缅政府的高度关注了,但是因为在泰缅本地的华夏人非常多,他们都拥簇着花咏歌,所以连泰缅政府都对他有心无力。

    不管这个人再怎么阴险狡诈,但却是个十分护犊子的主。

    上次因为一个花咏歌重要的白人客户欺凌一个华夏的拾荒者,被他看见之后,直接宣布这件事儿告吹不说,还用及其恶劣的手段对付了白人的手下和公司。

    当时花咏歌带着自己的人站在满身是血的白人老外面前,豪言壮语的说了一句:犯我华夏人民者,我花咏歌必诛之。

    从此更得民心,多数华夏人都把他看做泰缅的皇帝似的,不是惧,而是敬。

    老板听了心里一惊,谁都知道上次新闻上白人的死相有多惨,自己又一百条命都不够赔的,八十万又算什么。

    老板赶紧带着祈求笑容,跟花咏歌说:“花祖宗,我保证他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让他动手,本来这都是我们华夏人自己的事儿……”

    花咏歌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对着老板做了一个打枪的手势,最后收手的时候,老板整个人一抖。赶紧派人准备钱。

    陈飞佝偻着身子,刚才花咏歌出头的时候,他就听金满堂讲花咏歌之前的事情,听得陈飞热血沸腾不说,更是对花咏歌刮目相看。

    金满堂拎着拿到的钱,看金镶玉没事儿,就驾着陈飞转身准备走的时候,花咏歌正好在车前站着。

    陈飞走了两步,伸出手对着花咏歌的胸口就是一拳,说:“小花同志不错嘛,之前是我误会了,我跟你道歉。”

    之前陈飞确实觉得人家是个绣花枕头来着,现在他觉得这个花咏歌完全就是他小时候看电视里的英雄形象。

    花咏歌笑笑,转身上车了,陈飞被金满堂金镶玉一左一右驾着往回走,今天简直是痛在身上,但是爽在心里啊。

    陈飞被这种喜悦搞得顿时遗忘了早上的不愉快。

    金满堂也是无比喜悦,看来陈飞这块赌石,他是赌对了,那接下来,要准备就是那场声势浩大的赌会了。

    看来连玉麒麟这种已经隐退的人都能被吊出来,这次行当里,一定有不世出的奇宝。

    现在自己有陈飞这小子在手,自己还怕什么呢,放开手去做就成了。况且在加上金镶玉窈窕淑女,跟这小子你侬我侬一番,这小子更是会对自己死心塌地了。

    金满堂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是一种阴谋得逞后的喜悦。

    这一个笑容却被金镶玉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她绣眉紧紧的拧着,知道旁边这个跟自己一样被卷进去的傻小子,要倒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