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莫名的婚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回到金满堂的铺子,陈飞趴在带着金镶玉体香的古风床上,体验着金镶玉柔软的小手给自己敷药。

    她的小手冰冰的,在陈飞背上划来划去,弄得陈飞心里直痒痒,想到这里,陈飞就更恨这个白骨怪物了。

    给陈飞敷药之后,金镶玉就出门去给陈飞端汤,陈飞被这江南风的美女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想着要是能娶回家做老婆就好了。

    自己现在有八十六万,八十六万啊!如果不是因为明晃晃的一箱子钱就在自己眼前,自己肯定觉得这是在梦里。

    想想曾经,相比起在泉城酒吧的日子,陈飞觉得,还是在外国比较好混啊。

    陈飞听到有人端着药回来了,贱兮兮的撩闲说:“大侄女啊,要不你提前给叔拜个年,给你发点压岁钱?”

    然后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就在陈飞背后响起:“老弟啊,压岁钱就不用了,我这还有个事儿跟你商量。”

    陈飞被吓得一激灵,心说:怎么是他进来了?

    金满堂随手拉了个椅子坐在陈飞床边上,笑着问:“老弟啊,你觉得哥哥对你怎么样?”

    陈飞也就是不方便坐起来,要是能起来,他一水儿的拉着金满堂感激涕零,这些日子多亏了他,如果不是因为他,那自己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条大街上浪荡要饭呢。

    陈飞一脸诚恳的说;“我在泉城都未必见过有像金老板一样对我这么好的人。”

    金满堂听到这话笑的眼睛都没了,然后接着说:“那你觉得,小女金镶玉怎么样?”

    陈飞不假思索,想都没想的说:“我大侄女啊?皮肤好,性格好,长得好,身材好,简直就是童颜……”

    陈飞差点一秃噜当着人家爹的面儿说人家童颜巨乳。吓得陈飞赶紧转移话题说:“就是哪都好,怎么了?金老板?”

    金满堂故作生气的说:“你呢,要是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哥就行,老金老板金老板的叫,属实见外。”

    陈飞嗯了一声,又把刚才的话问了一遍。

    金满堂笑着说:“老弟啊,你这,还没结婚?”陈飞被金满堂突如其来的八卦问题搞得一懵,之前他们之间只会说些关于玉啊,毛料啊这些的话题,现在他唱的这是哪一出啊?

    陈飞笑笑说:“没有啊,谁结婚了拖家带口的上这来啊。”陈飞怕有什么事儿波及到家人,还特地说了句:“我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老哥今天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陈飞问完,金满堂面露忧色的说:“老弟啊,既然你觉得小女也不错,她也二十二岁了,你看,你未娶她未嫁,我想看看你的意思。”

    陈飞一听,整个人愣住了,感情这个金满堂跟查户口似的,是给女儿说亲呢?

    陈飞心里很是纳闷,按说金镶玉天天对花咏歌眉目传情,金满堂不是看不见。而且花咏歌硬件软件都比自己好,放这个精装的不找非要找我这个简装的?

    金满堂似乎看出了陈飞的疑惑,笑笑说:“之前呢,玉儿是对花先生有所倾慕,但是按照我们家的规矩,女儿长大了,是要找一个同行业的男人结婚的。”

    没等陈飞插嘴,金满堂顿了顿就接着说:“我承认,之前我都是在测试你,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通过刚才的事儿,我算是看出来了,老弟你这方面的天赋极佳,把玉儿托付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等金满堂闭上嘴,陈飞彻底懵了,啥意思,不经过自己的意见这事儿就成了?

    其实陈飞没觉得这事儿不好,毕竟自己确实没结婚,而且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跟自己结婚,自己也不是不心动。

    可是自己心里还是惦记着沈嘉琪,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他原意守护那份美好,再说了,金镶玉不是心里也有花咏歌么?

    就算不说感情问题,自己身体里这个玩意连自己爽快都不让,还能允许自己跟别的女人同房?开什么玩笑呢?

    陈飞为难的说:“老哥,你这也太着急了吧,这事儿你还是问问我大侄女比较好。”

    陈飞想着金镶玉肯定也不会答应,这样自己也不用驳金满堂的面子,皆大欢喜。

    话音刚落,金满堂就把金镶玉叫进来了,当着陈飞的面,笑着问金镶玉:“玉儿啊,你也不小了,通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你觉得,陈飞怎么样啊?”

    “挺好的。”陈飞看到,金镶玉脸上虽然还是那副被人调教过的笑容,但是眼神里的怨意却很是浓重。

    金满堂接着问:“那你这个婚事,爸爸就给你们做主了?你有意见吗?”

    “没有,爸,没事儿我就出去了。”金镶玉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就在出门的一刻,给陈飞投来一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目光。

    陈飞不明白金镶玉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金满堂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竟然稀里糊涂的就把女儿嫁给自己了?还不问自己愿意不愿意?

    金满堂没给陈飞说话的机会,一拍大腿说:“那行,老弟,以后你就跟玉儿睡吧,正好也磨合磨合,咱们找个合适的日子把事儿办了。”

    陈飞根本没想到金满堂竟然这么着急,这让他有点怀疑,把自己的女儿这么往外推不好吧?

    想拒绝又没有什么好理由,而且感觉怎么听怎么像是让自己倒插门呢,陈飞只能实话实说;“老哥,这事儿我还得问问我妈呢,先不急。”

    陈飞知道,这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反正到时候再找个借口推了就是了。

    没想到金满堂说:“到时候让玉儿回去跟你回去把你妈接来就行了,这个没关系,以后有了孩子,跟你姓陈就行。”

    陈飞彻底不知道怎么说了,自己带着伤,看样子金满堂断然不会送自己回去的,而且今天早上这么一闹,全旅馆的人估计都觉得自己是变态了,自己也没脸回去啊,弄不好还要再搬家。

    这时候金镶玉进来,金满堂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出去了,陈飞就跟个僵尸一样趴在金镶玉的床上。

    金镶玉从进了房间之后,脸上笑容也渐渐消失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就是个噩梦。

    天色已晚,金镶玉直接脱了外套,躺在陈飞旁边,淡淡的说了句:“睡吧……”

    陈飞直接惊呆了,心说你们父女自导自演的干什么这是?完全忽略我?

    陈飞虽然也不怎么愿意自己就这么被人编排了,但还是试探的跟金镶玉说:“大侄女,你就这么讨厌我?”

    金镶玉听到陈飞这话就是一阵恶心,躺在床上背对着陈飞说:“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杀了你…”

    陈飞被金镶玉冰冷的语气吓得一哆嗦,这是从她身上从未有过的震慑感,陈飞叹了口气,心想:你想让老子碰你老子还碰不了呢。

    毕竟就算现在是沈嘉琪躺在自己身边他也没办法……

    陈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金镶玉待在一起,看着她瘦弱的背影说:“那你为什么不拒绝呢?”

    “我有我的理由,你可以拒绝。”金镶玉接着冷冷的说。陈飞本来是在想办法的,但是这个金镶玉拒绝好好谈判的态度让陈飞也有些不爽。

    心说反正自己一个光棍,白送个老婆吃亏的不是我。

    其实最主要的,是陈飞已经觉察到这件事情的不对劲,天底下没有一个爱女儿的父亲会强迫女儿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儿,所以,陈飞还真就要装下去,看看金满堂到底什么意思。

    陈飞当下嘿嘿一笑,说:“算了,大侄女,照这样下去迟早都是我老婆,除非……”

    “除非什么?”金镶玉迫不及待的问。

    “除非你告诉我,金满堂到底为什么非要让我娶你,而且一定要我赌石。”陈飞语气突然一冷。

    陈飞看见金镶玉身子骤然一抖,其实后半句就是陈飞编的,赌石是自己想赌的,跟金满堂没啥关系,没想到金镶玉反应会这么大。

    “无可奉告,爸爸有他的道理。”说这一句的时候,她的语气才稍微缓和了些。

    整整一晚,金镶玉都没有合眼,她怀里揣着一把短刀,只要陈飞的咸猪手敢在她身上动一下,她立刻就会翻身割破他的喉咙。

    可是没想到陈飞一整晚都是张着嘴打着呼噜,睡相其丑无比。

    直到天亮,金镶玉实在坚持不住,才沉沉睡去。

    陈飞在柔软的大床上睡得特别舒服,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不知道是指环的作用还是那个草药真的太好用的原因。

    陈飞从床上下来,看着缩成一团的金镶玉,这样的女人不是都缺乏安全感的么,默默叹口气给她盖了盖被子。

    陈飞决定,立刻,马上!去找那个道士,然后让他把这个白骨弄出去,之后,赶紧先找个地方般出去,反正自己加上之前的钱,够自己挥霍一阵子的了。

    陈飞想着,悄悄穿上衣服出门了。

    陈飞一分钟都不想耽搁,在这样下去别说正常生理问题,下次估计自己就得穿着裙子去勾搭男人了。

    想着,陈飞又到了那个地方,还是那个厚重的大门,这次,陈飞直接敲敲门推开就进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