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驱魔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推门进去的时候,那个道士正在桌前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剧,而且并不像上次一样装备齐全。

    这次他穿着俗家的衣裳,看起来跟常人无异,不知道是道士的记忆力好,还是这么久以来,只接待过陈飞一个看事儿的,所以他很清楚的记得陈飞。

    道士站起来对着陈飞抱拳见礼,说:“怎么?感觉怎么样?”

    陈飞摇摇头说:“没办法,她根本就不出来,你看你能不能想个办法给她弄出来。”

    道士摸着自己的两撇八字胡,问陈飞;“你知道这个怪物的渊源么?我们可以想办法把她引出来。”

    陈飞想了想说:“渊源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她就是一个白骨的样子,别的不知道了,还有一间屋子,里面有沙发,有钢琴,还有床……”

    道士皱着眉听陈飞讲,陈飞见道士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道士实在是挺不明白他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干笑两声找了把椅子让陈飞坐下,换了个方式问:“我的意思是,你知道她活着的时候是干什么的?或者你知道那个屋子在哪里么?”

    陈飞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屋子的内部什么样,但是不知道在哪。”

    道士叹了口气,说:“这样吧,我给你的纸符呢?”

    陈飞一听,赶紧小心翼翼的把纸符从兜里拿出来,递给道士。

    道士点点头说,那就这样,我想办法把她引出来,你立刻把这个纸符贴在身上,防止她再次上身。

    陈飞点点头,此时的他别提多紧张了,以前光是看林正英的电影,觉得太特么神了,没想到现在这种事儿竟然落到自己头上。

    现在让陈飞感慨的是,还好这个白骨怪物不像是之前电影里一样长得那么恶心,不然自己可真就要心塞死了。

    道士把陈飞一个人留在前面,自己去准备。

    陈飞有些坐立不安,也很害怕,越是到邻近的时候,他越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做这件事儿了。

    毕竟这个白骨是给过自己利益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陈飞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地道?但是想想,谁让她这么嚣张,占据别人的身体还不知道老老实实的,总企图霸占。

    想着,陈飞又坚定了决心。等道士穿着道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八卦镜。

    他点点头问陈飞:“可以开始了么?”

    陈飞也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说:“我要咋做?”

    道士说:“你先想办法想一些难过的事儿,尤其是能让他难过的事儿,先让她在感情上有反应。引她出来。”

    陈飞点点头,道士耍了两套不知道是什么功法的玩意,直接把八卦镜打上陈飞的头顶。

    陈飞为了避免分神,闭上眼睛想着,心说什么事儿能让这家伙难过?

    突然,陈飞就想起之前她带给自己的那种巨大的悲伤,那种让人寒冷彻骨的悲伤,可是这些悲伤都是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全忘了。

    既然陈飞想不起来悲伤,那就想愤怒,陈飞觉得之前那种愤怒,都是由悲伤引起的,这么想应该是没问题。

    陈飞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感觉魂魄都不是自己的那会儿,就是那次救乌克兰美女的时候。

    陈飞仔细的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那天他先是趴在门缝里看里面的情况,紧接着美女被人言语侮辱,突然间大门就被自己身上的愤怒震开了。

    想到这里,陈飞就觉得浑身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怒气慢慢腾起了。

    陈飞其实很是奇怪,似乎那天白骨能化形之后,她的戾气也变得浓重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像她说的,自己吃了很多冤魂的原因。

    陈飞被突然腾起的戾气搞得浑身发冷,不停的颤抖着。

    渐渐的,不只是冷,而且陈飞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火灼烧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让他疼痛难耐,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

    朦胧间只听见道士大叫了一声:“来了!贴符咒。”

    陈飞哪还有这个力气,整个人难受的在地上打滚,手里的纸符早都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道士也觉得意外,毕竟他虽然也是修道之人,但是常年在国外,也遇不到什么事儿,早都把师父教的一身本事忘得差不多了。

    现在的情况反倒让他不知所错,八卦镜盖在陈飞头上都没用?

    道士灵机一动,咬破手指,直接在陈飞额头上一点,陈飞顿时觉得更难受了,之前觉得自己身体里那股戾气好像要膨胀之后喷薄而出似的,现在被道士这么一点,瞬间觉得那股戾气再多都喷不出去了。

    陈飞躺在地上哀嚎打滚,说时迟那时快,道士用朱砂笔写了张纸符贴在陈飞脑门上,陈飞顿时就跟僵尸一样安静下来。

    陈飞瞬间觉得那股戾气像是有了形状一样,化作一股黑烟,就像墨一样的浓厚,然后从自己的四周压过来,速度之快,陈飞根本来不及躲避。

    没过多久,黑烟就彻底的包裹了陈飞。

    陈飞根本来不及思考,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是来源于心里,陈飞也不例外。

    他在这片黑暗里摸索着,无论怎么试探,都觉得自己仿佛无止境一般的在这片混沌里,怎么都出不去。

    陈飞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而且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出去,心里十分着急。

    道士一看陈飞躺在地上不动了,心里也慌,毕竟自己在这个行业里也就是个半吊子,心说要是师父活着就好了。

    突然,道士看见陈飞动了两下,然后就从地上站起来了,然后就仿佛没有见过这里一样环视了一下四周。

    道士一看,这八成是成功了?笑嘻嘻的走过去问陈飞情况,没想到刚凑过去,眼前一黑,脸上一阵剧痛。

    道士没有反应过来,一屁股就坐到地下了,陈飞低着头,转着腕子活动了下筋骨,冷笑一声,说:“你还跟那臭小子治本小姐?就你那两下子,活的不耐烦了?”

    道士一听,从陈飞嘴里发出的声音怎么是个女人,而且他自称本小姐,莫非……

    道士想了一下,马上就明白,这个陈飞的身体肯定是被他说的那个女怪物给占了,道士从地上站起来,摸着被打痛的脸说:“你,你何许人也?”

    没想到陈飞呵呵两声,抬起腿就是一脚,这一脚直踏在道士的双腿之中,痛的道士一声嚎叫,直接跪在地上半天连头都没抬。

    陈飞看道士没起来,直接踩着道士的肩膀,接着说:“你这样的水平真是给我们华夏道教丢脸。”

    道士此时已经不敢说别的,只是哆哆索索的说:“姐姐,你倒是何许人,人世有何眷恋?快投胎做人去吧。”

    没想陈飞直接照着道士一顿拳打脚踢不说,边打还边说:“我再世上百年余,用你个黄口小儿教我?”

    道士被打的实在受不了了,第一次碰上女鬼这么个报仇方法,也怪自己学艺不精,只能求饶,这事儿自己还真是干不了。

    陈飞笑笑说:“赶紧哪凉快去哪,你要是再跟着这小子胡闹,本小姐就打断你的腿。”

    道士跪在地上接连求饶,心说这女人,不,女鬼真狠啊,我去,差点自己连道士都做不了,只能做太监了。

    真正的陈飞在一片混沌中,觉得那股黑气慢慢的便的稀薄起来,本来已经决定放弃的他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他环顾四周,突然看到变的稀薄的黑烟里有一处亮点儿,瞬间喜不自胜,往亮点儿的方向跑去。

    只感觉眼前的亮光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陈飞眼睛一闭,就投身于亮点之中。

    等陈飞在睁开眼,已经置身于阴暗的房间里了,自己刚才经历了啥?陈飞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就看见道士跪在自己身子前面。

    陈飞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大师?大师?”道士听到陈飞的声音似乎能对上了,才惶恐的抬起头。

    当陈飞看见道士脸上鼻青脸肿,身上明黄色的道袍也全是大脚印子的时候,也惊呆了。

    陈飞小声问:“大师,你这是咋了?我身体里那个玩意,弄走了么?”

    没想到道士二话不说,对着陈飞就开始磕头,边磕还边说:“大哥,我错了,我以前就是华夏道观里扫地的,这个我真不行,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求你了。”

    陈飞不明白道士是什么意思,就问:“你这突然是咋了?”

    道士完全没有理会陈飞,反而不停的磕头,咣咣的声音听得陈飞都觉得疼。

    道士哭丧着脸带着哭腔说:“大哥,你啥也别问了,我还想多活两天儿呢,你身上那个祖宗我真整不了,你快点走吧。”

    陈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货原来就是个半吊子,还被白骨给削了。

    陈飞叹了口气,心想现在啥也靠不住。

    这次一旦失败,那自己的日子以后就更不好过了,再想办法?自己还能想什么办法?

    陈飞想到金镶玉的事儿就够头疼的,就算他嘴上嘻嘻哈哈的没有把门儿的开玩笑,老司机一开车也是有木有样的,但是他从没想过真的占谁的便宜,尤其是这种他自己都不清不楚的情况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