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闻声猛的抬头,来的人竟然是花咏歌,陈飞心里疑问,怎么会是他?难道他也好这口?

    钟静凝很礼貌的拉着花咏歌给陈飞介绍,陈飞直接越过钟静凝,看着花咏歌笑笑说:“小花同志,又见面了。”

    花咏歌在陈飞说话之前似乎没有特别在意他,听到他说话的时候,他才抬头去看,可能他也没想到,此时跟自己打招呼的竟然是陈飞。

    陈飞突然觉得,今天这个局儿确实很有意思,就好像今天一天把自己刚来泰缅的时候遇见的人全部都见了一遍。

    钟静凝似乎很意外花咏歌和陈飞认识,毕竟俩人的生活不可能有太大的交集,而且俩人的档次也差太多了啊。

    花咏歌看着钟静凝疑惑的眼神,笑笑解释说:“我跟陈飞也算是契机巧合认识的,你别多想。”

    陈飞看着花咏歌对钟静凝温温柔柔的样子,心下猜测,这俩人该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吧,如果真是的话,那我大侄女岂不是单相思?

    蔓薇拉在一边,她确实不想参合别人的事儿,心猿意马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确定那些人走了之后才站起来,对钟静凝打了个招呼,准备先走,临离开的时候,两指一勾陈飞的下巴说:“我们下次见。”

    陈飞被她勾的,心里又是一抖,鬼知道他为什么看见蔓薇拉就怂呢,后来仔细想想,好像用枪对着自己过的人,自己看着都怂,要是自己也有枪就好了。

    有这个想法的时候,陈飞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太暴力了,这根自己的性格不符啊。

    令陈飞更没想到的是钟静凝的态度,好像再花咏歌面前,她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一收之前的辣劲儿,温柔的跟只小绵羊一样。

    花咏歌非常绅士的问陈飞:“这是你开的台,我可以坐下么?”陈飞连忙点头,光顾着观察钟静凝了,完全忘记让花咏歌先坐下了。

    如果这是陈飞第一次看见钟静凝这个人,他一定会觉得她完全是自己喜欢的风格,看的陈飞嘴角直抽抽。

    钟静凝似乎看见了陈飞略微扭曲的表情,微笑着向他投来一个:你最好给老娘闭嘴。的眼神。

    看的陈飞立马咽了口吐沫,把头转向花咏歌。

    不过这个小花同志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养眼,如果说以前看见他自己纯是嫉妒的话,那现在,就是要向他学习了,陈飞是欣赏他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现在陈飞还是想先摸清楚小花跟钟静凝的关系,也算是给大侄女开阔道路,就笑笑说:“小花同志,你们是?情侣?”

    花咏歌听完一愣,从容的解释道:“没有,我们是合作关系。”

    陈飞相信自己没有看错,钟静凝脸上好像显出了失望的神色,这些细节都在陈飞的眼睛里,所谓的旁观者清。

    钟静凝不想让气氛太过尴尬,打岔说:“对了花先生,这位陈先生说他现在在赌行,不知道你有没有耳闻?”

    花咏歌笑笑说:“是啊,陈先生现在那条街上可是名胜大胜,更有版本说他是金眼童子转世呢,呵呵。”

    陈飞听着花咏歌给的回答,不由自处的有点嘚瑟,然后翘着二郎腿边颠儿边斜眼看着钟静凝。

    花咏歌的回答似乎很出乎钟静凝的意料,连她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飞,但是很快,她就用眼神示意陈飞该收收了。

    陈飞干咳了一声,知道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太嚣张不好。

    这时候,花咏歌抬头对钟静凝说:“阿凝,听说那边是个东欧人,我去查了,这人叫山姆莫尔顿,有过连胜十场的记录,如果再找不到人,恐怕赔率就太大了。”

    陈飞好像又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完全听不懂,插嘴也插不进去,回家又回不去,只能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刷手机。

    钟静凝皱皱眉头说:“这次恐怕困难了,这次是个华夏局,砂楚又不能上,我们手里的华夏人似乎没有能跟山姆对弈的。”

    花咏歌有些为难的点点头说:“不管我们是放弃,还是接受,都是一笔相当大的损失。”

    钟静凝点点头说:“是啊,所以趁着还有时间,也许我们还能在征集些人,先把场面撑起来。”

    很明显,花咏歌也是这个意思,点头说:“那我们一个星期后在地下拳场见。”

    说着,花咏歌站起来:“跟陈飞说,要回去吗?我送你?”陈飞本来也没打算回去,关键是他不知道去哪,就摇摇头说:“不了,我再待会儿。”

    钟静凝一看,皱着眉说:“你回去吧我要打烊了。”然后在花咏歌没有看见的角度,对陈飞龇着牙威胁着。

    陈飞一看这景儿哪还敢多待,干笑两声说:“小花我还是跟你回去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口走。

    钟静凝突然拉住花咏歌的手臂,说:“反正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个排场,这小子也跟砂楚打过照面,上次在沙滩上,也有不少人认得他,充充数是够了。”

    花咏歌点点头,直接出门了。

    送陈飞回去的路上,花咏歌一直想着赌拳的事,显得心事重重,陈飞好奇的问:“小花,听说你特别牛逼啊,这是咋了,愁眉苦脸的。”

    花咏歌勉强一笑说:“没有啊,其实表面上看起来很光鲜的人,其实有很多烦恼的。”

    陈飞咂咂嘴点点头,心说人家这才是真正牛逼的人,说出来的话都这么有哲理。

    陈飞喝了点酒,嘴上也没把门儿了,抬手拍拍花咏歌的肩膀说:“小花,我觉得你这兄弟值得我交,你有啥难处,说说,看我能帮你不。”

    其实陈飞也就是客套一下,自己过的还不如人家几十分之一呢,能拿什么帮人家?钱吗?别闹了,人家一个车轮子都上百万。

    没想花咏歌皱着眉说了句:“也许你还真能帮到我。”

    陈飞也好奇的问:“什么事儿啊?”

    花咏歌完全没有思考的意思说:“我们过两天有个赌拳场,是华夏人对东欧人,但是,我们认识的华夏拳手好像不太够,你能帮我去冲个数么?”

    陈飞一听那个就头疼,上次在沙滩上,就算是动用了白骨的力量还是被那个叫砂楚的追的满场跑,这货简直就是怪物啊。

    陈飞赶紧摇头说:“打拳我可不行,我上不了,我这太弱了。”

    花咏歌笑笑说:“不需要你打,只要外形稍微改一下,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拳手就好了。”

    陈飞算是明白了花咏歌的意思,就是人手不够,需要个滥竽充数的,但是这个滥竽充数的还不能让人一眼看出来自己不是个拳手。

    陈飞点点头说:“这个好办,你说让我怎么弄就怎么弄,关键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花咏歌直接说:“钱的话,不会亏待你的。”

    陈飞嗤笑一声,故意叹口气说:“小花同志,你很让我失望啊,咱都是华夏人,就这么见钱眼开么!”

    听到这话的花咏歌瞬间向陈飞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陈飞点点头,说:“我想让你答应我,多跟我大侄女聊聊,她身边大叔太多,别再给孩子整扭曲了。”

    花咏歌似乎对陈飞的条件很是意外,他一个人高高在上惯了,也许他也曾看见过玉玲珑看自己的眼神,可是却从来没有关注过。

    其实陈飞大义凛然的提出这个条件,心里都在滴血,他不想欠金家态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人家花咏歌条件要比自己好的太多了,就算自己在这个行当里瞎猫碰死耗子,一夜出名,但也不能这么唐突就决定了啊。

    花咏歌笑着点点头,这个好办,本来他也不讨厌那个小女孩。然后看着陈飞说:“你这个兄弟,我交了。”

    陈飞也嘿嘿一笑说:“那就这样,先送我回铺子吧。”

    下车之后,陈飞跟花咏歌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花咏歌意思明天晚点过来接他商讨正事儿,陈飞也同意了。

    进门之后,金镶玉和金满堂坐在椅子上,看到陈飞进来的时候,金满堂阴沉的脸上才稍微有缓和的意思。

    金镶玉不情愿的问:“你去哪了?”

    金满堂这样不顾别人感受步步紧逼的态度让陈飞特别受不了,陈飞一笑,一把拉起金镶玉的小手,调笑的说:“走老婆,回去睡觉去。”

    然后没等金满堂说话,陈飞冲着金满堂摆摆手就拉着金镶玉往后走。

    到了房间,金镶玉使劲把手冲陈飞手里抽出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

    陈飞摇了摇头,感慨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啊。”

    金镶玉闻言,狠狠的瞪了陈飞一眼,上床去了。她现在每天只要看见陈飞都有一万次捅死他的冲动,但是自己为了以后的自由,只能忍,这种感觉简直是一种折磨,一种来自地狱的煎熬。

    陈飞坐在椅子上,嘿嘿一笑说:“大侄女,你过来给我揉揉肩膀子,我就告诉你件好事儿。”

    金镶玉冷笑一声,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金镶玉实在是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露出微笑,现在陈飞在她眼前就是一坨会行走的那啥。

    再训练有素的人,对着那啥也笑不出来。

    对于陈飞的话,金镶玉一直都爱答不理,他更不相信陈飞这个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