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狗咬吕洞宾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看她对自己的敌意越来越深,就笑着说:“我今天出去玩,看见小花了。”

    金镶玉皱皱眉,依旧背对着陈飞说:“你见到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飞看金镶玉死鸭子还嘴硬,就故意调笑说:“你就不想知道我跟小花都聊啥了么?”

    陈飞看见金镶玉的背影一缩,接着金镶玉就说:“你们聊什么跟我也没关系,你现在最好给我闭嘴,我心情很不好。”

    陈飞故意叹口气说:“本来我们还说起你呢,我以为你有兴趣,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算了吧。”

    金镶玉顿了顿还是问:“说我什么?”

    陈飞本来是想让金镶玉高兴点的,本来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现在一看到自己就跟看见什么恶心的东西似的拉个臭脸,谁看了心情也不会好到哪去。

    陈飞点点头,故意吊金镶玉胃口似的问:“对了,你认识钟静凝么?”

    金镶玉从床上坐起来,拧着眉头问:“你认识她?”陈飞嘿嘿一笑说:“算不上认识吧,打过几次照面,不过那个妞,啧啧,从性格到身材再到长相都是极品啊。”

    金镶玉没好气的说:“肤浅!她这个人名声很大,但是有时候很神秘,所以只是听说过,并没有太大接触。”

    “她对你的小花同志似乎很有意思。”陈飞叹了口气说。

    没想到金镶玉好像并不相信陈飞的话,陈飞又接着说:“你还是对我好点吧,明天我就搬出去了,我们两个交换了条件,我要去帮他忙了。”

    没想到金镶玉反应非常大,警觉的问陈飞:“什么意思?什么条件?”

    陈飞笑着看金镶玉,有些得意的说:“我让他有时间来陪你玩玩,顺便替你表了个白。”

    陈飞还喜滋滋的等着金镶玉笑着过来亲自己一口顺便夸奖夸奖自己呢。

    突然,陈飞感受到一阵肃杀之气,本能的往后一躲,就看到一阵寒光从中自己眼前闪过去,紧接着脸上就一阵疼痛。

    陈飞大惊,定神去看,只见金镶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利刃,眼神满满的怒气和恨意,刚才那一下如果不是自己躲的及时,恐怕脑袋都被削掉一半儿了。

    陈飞从椅子上挑起来,一把抓住金镶玉的胳膊,生气的说:“卧槽,你要干嘛?谋杀亲夫?”

    金镶玉怒意上头,刚才差点就酿成大错,几分钟的时间,她冷静下来,用一种陈飞永远也读不明白的眼神看着陈飞。

    陈飞本也是好心,可是没想到这小妞反应会这么大,就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好心啊。”

    金镶玉的怒意未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说:“我用的着你去帮我说?你在多一句嘴,我立马杀了你。”

    陈飞这两天里,似乎被所有人威胁了一遍说要杀了自己的,此时也许已经麻木了。

    他也怒意盎然的指着金镶玉说:“你这小妞就是不识好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完,摸了一下刚才生疼的脸,湿乎乎的,看来流了不少血。

    金镶玉突然颓然的坐在一边,想着陈飞不顾一切的救她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做的是有些过了,现在她的心里比任何时候都纠结。

    她是个自尊心这么强的人,她知道自己跟花咏歌的距离,只要看着就好了,只要慢慢的就好了,可是全被陈飞这个多事的家伙给搅合了。

    陈飞拿起外套就出门了。这里让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金镶玉坐在椅子上,她不是不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

    她很是悔恨刚才自己的行为,但愿陈飞不要在意吧,不然什么都完了,包括自己以后的自由。

    陈飞不知道去哪,只能回旅馆。

    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人看见他,回到住所,陈飞坐在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事儿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但是真心觉得这小妞简直不识好歹。

    置气一般的自言自语说:“你特么就这么想嫁给我,好啊,那老子完全没意见。”

    想着陈飞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朦胧中陈飞又置身于那个房间,白骨的老巢?白骨坐在沙发上,森白的指头上捏着一个红酒杯,陈飞也不客气,冷笑一声也坐下。

    淡淡的说:“难得啊,找我干什么?”

    白骨也发出一声清脆的笑声,骨骼之间发出令人发寒的咔吧声,说:“怎么,没事儿不能找你?我看你还是不要想除掉我了,没用的。”

    陈飞冷然一笑,说:“不管用什么方法,你必须出去,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你别以为我不敢。”

    白骨错愕了一下说:“小子,你威胁我?我比你多活了上百年,你敢威胁我!”

    说完,陈飞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白骨尖锐的指头就扼上自己的喉咙。

    陈飞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惨,走到哪被人威胁到哪,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个男人应该经历的事情,与其这样活着一辈子,还不如下辈子好好找个人家投胎,反正这辈子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坏事。

    本该挣扎的他恨不得白骨现在就掐死他。

    两人现在已经达到了共融的状态,白骨突然觉得自己有一股绝望和悲伤,她很害怕这种感觉,更害怕自己的宿主有这种感情。

    陈飞顿时觉得喉咙一松,整个人用一种绝望颓然的眼神看着白骨。

    白骨突然叹了口气,转身往后走了两步,她突然觉得一种难受,一种为自己悲哀的的难受。

    突然,白骨转过身,看看陈飞说:“你回去吧,我们就这么耗着。”

    陈飞从沙发上站起来,缓缓走向大门,拉开门就从白光里跳出去,睁开眼,天还黑着,陈飞也不知道几点。

    但是他不想动,也什么都不想去想,为什么别的人都活在那样的光鲜里,只有自己活的像个狗一样,并且无能为力。

    白骨在房间的沙发上,本不该有感觉的她觉得身上一阵阵的寒冷,她知道,这是陈飞传给他的巨大的悲伤。看来,占据这小子的身体,现在还不是时候,得找机会好好调教调教他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陈飞从床上坐起来,他不想出门,也不想被人指着骂自己是变态,他就想安安静静待着,谁也别来吵自己。

    突然,陈飞电话的声音响起,吵的他一阵头疼,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花咏歌打来的。

    陈飞说到底还是个守信用的人,不管自己情绪如何,答应人家的事儿还是要去做的,而且还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把这事儿做的漂亮。

    陈飞接上电话,花咏歌以为陈飞还在金满堂店里,所以现在在金满堂那里等他,他说了句马上到,就出门了。

    果然,这个楼下的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陈飞也懒得去管,直接往铺子里走。

    到了店里,花咏歌正和金满堂喝茶,而金镶玉却不知道在哪,陈飞疲惫的冲金满堂笑笑说:“大哥,我去给小花帮个忙,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跟你说一声。”

    金满堂也是惊讶,说:“什么时候的事儿?玉儿怎么没告诉我。你脸怎么了?”

    陈飞笑笑说:“昨晚决定的,没告诉她……没事儿,不小心划了一下。”

    金满堂叹了口气,脸色变得很差,然后问陈飞:“那……赌会呢?”

    陈飞一笑,说:“放心吧,我不会错过的,我先去了…”

    说完,就拉着花咏歌走了。

    看着二人的背影,金满堂啪的一拍太师椅的扶手,力道之大让在后堂的金镶玉为之一震。金满堂冷冷的说:“出来吧……”

    金镶玉面无表情的出来,直接把大门关上,就跪在金满堂面前,一声不吭。

    金满堂冷笑一声,睥睨的看着金镶玉说:“陈飞脸上的伤,是你弄的吧…我看你现在是翅膀硬了…跟我青麦去,家法伺候。”

    金镶玉听到家法的时候,眼上瞳孔紧缩了一下,似乎整个人情绪都很是激动,一副想挣扎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低着头,豆大的泪珠滴在地上,木然的说了句:“知道了……”

    陈飞坐在花咏歌的车上,花咏歌看陈飞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多问。不过多涉及别人的**,这是他的原则。

    陈飞苦笑了两声,说:“小花,你帮我找个酒店吧,最近我得换地方住了。”

    花咏歌点点头接着跟陈飞说:“你确实应该找个舒服点的地方住,这些天我们要做的就是塑形,首先,就要看你身上的肌肉,够不够明显,这样看起来,才像拳手。”

    这点对陈飞来说倒是不难,以前天天不知道要帮家里干多少农活,所以多少自己身上还是有点腱子肉的。

    陈飞点点头,没在多说什么。

    花咏歌带着陈飞来到一处看似偏僻的地方,地上是一个废弃的建筑物,陈飞皱着眉头,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花咏歌笑笑,没有回答陈飞,而是直接带着他走到废弃建筑里,拐了几个弯,在一个很是隐蔽的地方,按开了一个电梯。

    电梯的楼层显示上似乎没有上楼的选项,最多只有一个负三的选项,也就是说地下三楼。

    花咏歌按下之后,几秒钟之后,电梯门来了,呈现在陈飞眼前的,是一片黑暗,仿佛到了地狱一样让人压抑,就在陈飞刚想问他是不是走错了的时候,花咏歌笑笑说:“到了,我们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