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白骨的调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被砂楚强拉起来,说:“咱们先从俯卧撑开始。”

    砂楚率先趴下,做好俯卧撑的标准姿势对陈飞说:“那我们开始吧。”

    陈飞根本还没从刚才的十圈里反应过来,现在又开始这种项目,完全是超负荷的,陈飞在脑子里愤怒的跟白骨沟通说:“你就不怕我猝死吗?”

    白骨呵呵一笑,说:“你放心吧,我知道你死亡的点,这点训练而已,不会让你丧命的。”

    陈飞冷笑一声,心说你特么说的倒是轻松,有本事你自己来啊。

    陈飞还想再跟白骨辩驳什么,突然胳膊肘子一阵剧痛。

    陈飞下意识的就弯下胳膊,还没等陈飞松口气,胳膊肘子又开始痛,陈飞又不得不直起来。

    几下之后,陈飞算是掌握了这个规律,无论自己的胳膊是直的还是弯的,那种不痛的感觉都撑不过三秒,合着这个白骨竟然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砂楚看着陈飞一脸痛苦的做着俯卧撑,无论再艰难都一定要坚持的样子让他大为感动,对着陈飞说:“华夏人,很厉害,我很佩服。”

    陈飞狠狠的瞪了砂楚一眼,简直是苦不堪言,华夏人厉害的多了去了,我特么这完全是迫不得已,你看不出来?

    砂楚仿佛反而被陈飞激励了一样,干脆陪着他单手做起俯卧撑。

    陈飞做着做着整个人眼睛越来越花,突然,眼前一黑,陈飞就直接趴下去。

    另陈飞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自己失去意识的几秒钟里,胳膊的剧痛让自己连昏迷都做不到,赶紧爬起来接着做。

    等到做完指定的个数,陈飞觉得整个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更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虚弱的对砂楚说:“十五分钟是吧,那我们快点吧,早累死早超生。”

    砂楚不明白陈飞说的这个早累死早超生是什么意思,反而很认真的跟陈飞说:“不可以,一个训练结束之后,一定要休息的,你可以先喝一小口水,但是不可以多喝。”

    说完,砂楚把杯子递给陈飞,陈飞张口就要喝水,心说老子才不管你让我喝多少,管天管地你还管老子拉屎放屁?

    陈飞连着喝了三口,就在第四口的时候,陈飞突然喉咙一紧,然后一口水就喷出来了,然后再喝,无论怎么喝,都会被呛到,陈飞是彻底要崩溃了,骂也骂不得,打也打的是自己。

    陈飞突然很绝望,然后一个莫名的力道推着他就走向了仰卧起坐台。

    陈飞想挣扎,但是很明显,挣扎无效,白骨做的这些,全都是为了以后能霸占自己的身体做准备,可是自己还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让陈飞非常的难受,不只是身体上,更是心理上。

    砂楚走过来,压着陈飞的双腿,很佩服的看着他,竟然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

    陈飞只听白骨在自己脑子里说了句开始,陈飞不知道这次她会用什么方法折磨自己。

    突然跟飞就觉得口鼻被人捂上了一样,呼吸不得,等他坐起来,就好了许多,然后又是跟之前做俯卧撑一样的反复再反复。

    陈飞觉得心如死灰,完全放弃了一样,机械的,硬撑着在白骨的调教下做完所有的项目,已经完全累得站不起来了。

    过了很长时间,陈飞硬撑着站起来,扶着墙对沙楚说:“我先走了,你跟花咏歌说,老子不干了,你让他找别人去吧。”

    砂楚不明白,刚才做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很积极的样子,这会儿怎么又说这种话呢。

    陈飞扶着墙慢慢往外走,走到门口,陈飞觉得整个天都是黑的,昏昏沉沉。

    陈飞打了个车,回到花咏歌给找的酒店,这个地方很是高档,一看就不便宜,陈飞想:“说不定今晚我就死了,死之前住一次也没事儿,最起码死了也能当个舒服鬼。”

    陈飞进了房间,整个人心灰意冷。

    把浴缸放好水以后,陈飞连衣服都没脱,整个人就这么泡了进去。

    陈飞是真的快被白骨折磨死了,如果在这样下去,反而会被人占了身体,那自己还要这个身体干什么呢。

    想着,陈飞就把头埋在水里,没想到,陈飞突然脑子一空,就看见自己已经站在身体之外了。

    陈飞心里一惊,心说自己难道这么快就死了?卧槽,不能吧!别啊,我就是这么想想而已,别特么来真的啊。

    就在陈飞看着自己的尸体,觉得一切都晚了的时候,身体突然从水里钻出来,睁开眼睛,冲着陈飞邪魅一笑,然后起身从浴缸里走出来。

    陈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从浴缸里出来,还脱掉了湿掉的衣服,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摆了一个大字,对着在身体外的自己说了句:“你想死?没那么容易,违背我意愿的都没有好下场。”

    陈飞突然觉得耳边嗡的一声,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耳朵,闭上眼,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床上了。

    陈飞现在的感觉才叫绝望,现在的自己,完全就是白骨的傀儡,要死死不了,要活活不起。这是种什么感觉。

    陈飞几近崩溃的闭上眼,也许是因为太累了,所以很快就睡过去了。

    白骨突然出现在陈飞身边,看着陈飞熟睡的脸,叹了口气,刚才自己强上他的身体,耗损了太多的修为。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看来,调教得加大难度了。

    第二天陈飞醒来的时候,正好是个清晨,陈飞浑身酸痛,连床都起不来,没想到,花咏歌正好打电话过来。

    陈飞接了电话,没好气的说:“小花同志,我真干不了,别找我了。”

    花咏歌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出来谈,三分钟,我去酒店接你。”

    陈飞硬撑着穿上衣服,想着在怎么说也得给人个交代,好在昨天白骨操纵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把衣服都给自己晾干了。

    拖着身体走到楼下,花咏歌已经等着自己了,陈飞刚上车,花咏歌就把他带到一个餐厅。

    两人下了车,点好东西,花咏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陈飞,我是把你当朋友的,所以,这件事情我不得不跟你交底儿。正如你所见,昨天那个拳场是我的,我们收入的方式,就是赌黑拳,这个在泰缅并不少见。”

    花咏歌顿了顿接着说:“现在一个东欧非常有名的地下拳手来泰缅,这个叫山姆的东欧人是蝉联十场比赛的冠军,所以他的踢馆非同小可。现在场面上的赔率已经非常大了,可是我们连华夏拳手的队伍都凑不齐。”

    陈飞扬扬眉毛说:“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花咏歌说:“因为之前你在沙滩跟砂楚打过一次,很多泰缅人都看见了,所以我们需要你的虚名,让那些赌拳的人看不清局势,然后我们就能减少损失,因为我们认识的华夏拳手,几乎没有能跟这个山姆匹敌的。”

    陈飞点点头说:“那也就是说,我不用训练也可以?也不用打?就是装逼帮你们骗钱?”

    花咏歌笑了笑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陈飞点点头说:“钱怎么算?”

    “十万”花咏歌斩钉截铁的说。陈飞一听,心说我去,这个钱这个好赚,自己最喜欢这种不用出力的事儿了。

    陈飞还想再卖个关子说:“那就这样,比赛的时候,我不用去也可以吧?”

    花咏歌点点头,:“到时候,再比赛前,我们会给你安排一场假拳,你上去就是稳赢,让那些拿不准主意的人看到你很强的就够了,跟山姆比赛的时候,你完全不用露面。”

    陈飞有点不信的说:“假拳?会不会有危险?”花咏歌笑着说:“完全不会,因为打假拳的时候,跟你对打的人根本不是拳手,而是个演员。”

    说完陈飞也觉得挺逗的,原来赌拳还有这么玩的,但是他可以理解,毕竟利益为上,就答应了花咏歌。

    花咏歌说:“那就这样,三天之后,地下拳场见,这个给你。”

    花咏歌从身上拿出一个入门证明,递给陈飞。两人愉快的闲聊一阵,算是吃完了这顿饭。

    陈飞准备回金满堂那里把自己剩下的衣服取回来,顺便问问赌会什么时候开始,比起那个,自己还是对赌行很感兴趣。

    陈飞走到铺子,金满堂似乎不在,只有金镶玉一个人。

    可是当陈飞看见金镶玉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不可置信,除了脸上,她竟然浑身都是淤青和鞭印儿,而且每下都不轻。

    陈飞忙走过去,拉过她的胳膊问她怎么回事儿。金镶玉笑笑没说话,难道要告诉陈飞这是自己违背金满堂所受到的惩罚吗?

    陈飞有些心疼的看着金镶玉,毕竟皮肤这么好的小姑娘,就算不疼了,这种痕迹在身上也不好看啊。

    没想到金镶玉倒是先开口了:“听说下个礼拜花先生的拳场有东欧人踢馆,你是去给他帮这个忙?”

    陈飞就知道,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果然对于花咏歌的事儿,自己这个大侄女还是很在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