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小心金满堂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玉麒麟带着保镖似乎特地找了个离陈飞特别远的角落坐下。

    陈飞现在特别后悔跟金满堂说自己遇到了玉麒麟的事儿,这回要是玩次了,老爷子不认,那自己这个牛逼就吹大了。

    陈飞兀自叹口气,本来自己不用那么麻烦,对于做这老头徒弟也没什么兴趣的。

    此时此刻,陈飞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个过场。

    陈飞站起来,深深呼吸了两口,就往玉麒麟的方向走过去,谁知道眼看自己就走到桌边的时候,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犹如一条土狗一样“砰”的一下摔趴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陈飞五脏六腑都跟着震颤,七荤八素的。

    他爬起来,晃晃冒着金星的脑袋,就往后看。

    按理来说,酒店的地都是相当平的,再加上这个地方好歹也算是个星级酒店,连防滑都做的特别到位,自己是怎么摔的呢。

    陈飞估算了一下,最有可能的就是这死老头子的保镖给自己使绊子了。

    陈飞怒气上升,恶狠狠的盯着玉麒麟,指着保镖说:“老爷子,大清早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麒麟倒是难得的好脾气,对上陈飞的眼睛,呵呵一笑,陈飞立刻被玉麒麟特有的威慑力震的不敢出声。

    人家说高手之间都是眼神对决的,陈飞现在看,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自己是恶犬,那人家就是猛虎,谁厉害那自然不用说,陈飞被玉麒麟看的背后一凛,怒气瞬间烟消云散不说,背后还一阵寒凉。

    玉麒麟没说话,低下头接着喝粥,陈飞也不敢再说什么,就站在桌子边儿上看着。

    这老爷子倒是优哉游哉,蒯一勺舔一下的喝,看的陈飞着急火燎的,但是又不敢催促,这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玉麒麟的粥终于下去了半碗的时候,他才开口,只是依旧没有看着陈飞,说:“小年轻,做事要耐得住性子,你们这一辈,都缺少这个耐性。”

    陈飞点点头,毕竟他有种莫名的怕玉麒麟,尤其是刚才跟他对视之后。

    又喝了几口,玉麒麟顿了顿开口说:“坐下吧,没人让你站着。”

    陈飞听完之后,哦了一声,就跟小学生似的,坐在玉麒麟对面。

    玉麒麟也放下勺子,从兜里掏出个手帕,擦了擦嘴,陈飞也觉得挺复古的,这老头得多大岁数了,现在还保留着用手帕的习惯。

    没想到玉麒麟说的第一句话根本不是要收徒的意思,而是直接问陈飞:“你认识那个金满堂多久了?”

    陈飞一愣说:“没多久,个把月吧,怎么了老爷子。”玉麒麟笑笑,接着说:“你今天来找我,可是为了拜师之事?”

    陈飞倒是实在,他主要是想通过这个事儿让老爷子带自己进赌会的,如果不用拜师就能进去那自然就不用麻烦了。

    陈飞思考了一下说:“老爷子,是不是只有当你的徒弟才能提前进赌会开眼?”

    玉麒麟呵呵一笑,说:“这倒未必,我带你去就是了,怎么,这么着急?”

    陈飞挠挠头说:“倒不是,就是好奇,想提前熟悉熟悉,免得不懂规矩,去了反倒丢人。”

    本来陈飞以为玉麒麟会拒绝,毕竟自己跟这老爷子就两面之缘不说,非亲非故的,人家凭什么会带你进去?

    没想到玉麒麟倒是出奇的爽快,说:“好,那就这样,十天之后,咱们还是这个地方见。”

    陈飞惊讶的点点头,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我能不能把我大哥也带上……”

    玉麒麟跟保镖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点点头说:“可以,不过有句话我要告诉你,你最好小心这个金满堂。”

    陈飞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虽然自己有时候觉得金满堂这个人的行为特别的奇怪,但是总归大多数时间,对自己还是非常好的。

    玉麒麟呵呵一笑,站起来拄着拐杖走了。跟在他身后的大汉也笑着说:“师父,这小子好像还是没有拜师的意思。”

    玉麒麟听完,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酒店声音说:“这小子有意思的很,你放心,不急,等着他来求我的时候,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大汉挠挠头,他这个师父,做事儿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陈飞对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毕竟省了拜师这种东西,能省则省,想想都觉得麻烦。

    陈飞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小花和大侄女怎么样了,但愿他们两个能好好发展一下,也不枉自己这个辛苦的给他俩制造机会啊。

    陈飞想着,就睡着了,等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落下了黑色的帷幕。

    陈飞坐在没开灯的房间里,一种孤独慢慢攀升上自己的脑神经,他突然有点想念白骨了,这么多天没见她,难道是良心发现不折磨自己了?

    陈飞坐起来打开电视,看着不属于自己国家的新闻,百无聊赖,就想穿衣服出去走走。

    现在陈飞的娱乐活动就仅限于看电视,玩手机,喝喝小酒,那此时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去喝一杯。

    陈飞住的酒店正好跟钟静凝的酒吧隔了一条街,为了防止被钟静凝看到,他还特地买了个口罩。

    陈飞晃晃悠悠的进了酒吧,坐在吧台上,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喝晕乎了接着睡觉,所以用不着太奢侈。

    但是一个地方的酒吧最能收集咨询的,就是酒吧的吧台了,两个泰缅人好像从卡座上走过来,一人要了杯酒,聊着天。

    陈飞斜着眼睛观察他们,其中一个卷毛说:“我看这次的,很难控制啊,那个华夏拳手竟然击败了马尔,不可思议。”

    另一个倒是没那么纠结,笑了一身说:“我觉得,我还是买山姆比较保险,毕竟连赢十场的记录,在华夏人里面可没有。”

    卷毛叹口气说:“说的也是,如果山姆能在这里连赢的话,那我们就赚大了。”

    这时候,从后面来了一个稍微白净点的说:“我看,我还是买华夏的小子,如果华夏人能赢的话,你知道赔率是多少么?几十倍!”

    陈飞心里冷笑一声,咂咂嘴,心说:“老兄,你太贪了,看来你是要失望了。”

    陈飞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泰格啤酒,跳下吧台,准备挤到场子中间看大白腿去了,突然肩膀一沉,陈飞下意识的回头,却看见钟静凝正用一种调笑的眼神看着自己。

    陈飞也跟着她笑笑,说:“好巧啊,怎么,小花不在这里?”

    钟静凝耸耸肩说:“不在啊,你找他?”陈飞呵呵一笑说:“既然他不在,我就不在你这找晦气了,免得挨打。”

    说完,转身就走,陈飞的经验告诉自己,离这个女人越远越好。

    陈飞低着头走着走着就觉得自己撞上一个柔软的,还带着温度的东西,陈飞一抬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被撞的是蔓薇拉。

    陈飞说了句对不起,打算蒙混过去,蔓薇拉却一笑直接一把扯住陈飞的衣服说:“又见面了,我猜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陈飞吸了口凉气,笑着点头,心里发誓一万遍再也不想来这了,现在的女人可比男人可怕多了,还是在我们华夏生长的妹子比较软。

    陈飞想着,就往前走。出门回家,看样子,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带着,别出来乱窜了。

    不过陈飞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他看到酒吧四处张贴着比赛的海报,而且也确实有人被自己这场假拳给骗到了。

    这说明自己帮小花这个忙是真的帮成了的。

    陈飞想着,借着几分酒劲儿,就蒙头接着睡觉了。

    接下来的三天里,陈飞什么都没干,每天出去跑跑步,健健身,觉得小日子过的格外的舒爽。

    这天,陈飞坐在酒店的阳台上晒太阳,一个电话打进来,陈飞看都没看,按下接听键,懒洋洋的喂了一声。

    没想到是金镶玉打来的,她的语气略微有些着急,说:“你在哪?”

    陈飞懒懒的说:“我能在哪啊,家里蹲着。”金镶玉说:“你忘了今天是山姆踢馆的日子了?”

    陈飞一听,腾的从躺椅上做起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好像确实是今天,他答应金镶玉一起去了。

    陈飞着急火燎的找衣服,然后跟电话那边说:“你等等我,我马上到。”

    等陈飞到铺子的时候,花咏歌已经在门口等了。陈飞好奇的问:“你怎么不进去啊?”

    花咏歌笑笑说:“进去还得被金老板拉住聊天,在外面效率比较高。”陈飞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从那天玉麒麟对自己说完小心之后,他就开始想整个事情。

    金满堂莫名的问自己和花咏歌的关系,最近只要花咏歌来又不停的跟花咏歌聊天。

    反正陈飞不会相信金满堂是为了不让小花接近大侄女用的调虎离山之计。

    正想着,金镶玉从里面出来了,看到她的时候,不只是陈飞,连花咏歌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只见金镶玉束起头发,穿着一身女拳手的服装,把平时穿着短旗袍所遮盖的好身材,才此刻展露无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