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那块石头有问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就在裁判对着山姆读秒之后,确定山姆无法再站起来,才把陈飞的右拳举过头顶,然后对着在场下坐着的所有人高喊了一句:“胜利者是红方,华夏拳手。”

    当陈飞听见场下为华夏人高呼赞叹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飞醒来的时候,周围站着很多人,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他似乎不在医院里,周围的亮光仿佛并不是阳光而是灯光。

    陈飞眨眨眼,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人,花咏歌,金满堂,还有钟静凝。

    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各不相同,花咏歌的关切,钟静凝的赞赏,还有金满堂的满意。

    陈飞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问题,但是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水……”

    给他把水拿过来的是砂楚,他倒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陈飞,几乎跃跃欲试的跟陈飞说话,却被钟静凝拦下了。

    “我睡了多久?这是哪”陈飞喝了口水,然后问着。

    花咏歌看陈飞没事,也松了口气说:“这是在我拳场的休息室里,你没睡多久,也就几个小时。”

    陈飞哦了一声,想起来什么似的,有些焦急的问:“对了,我大侄女呢?”

    花咏歌似乎很意外陈飞会这么关心金镶玉,但还是点点头说:“她被我送回家了,现在在家里修养,她身体素质很好,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连我都惊讶。”

    陈飞笑了笑,这个小花,一提到大侄女就跟个话唠一样,还真是挺可爱的。

    陈飞想了想又问:“山姆呢?”他知道当时自己浑身的难受程度,就跟疯了一样,虽然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这次真的是太可怕了。

    陈飞觉得这肯定和白骨有很大的关系,然而他记得好像前几天白骨都没有出来折磨过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了?

    随后陈飞就发现,当他问到山姆的时候,除了金满堂,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是凝重,他有些不解的看向花咏歌。

    花咏歌顿了顿说:“山姆,还在医院,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陈飞惊了一下坐起身子,现在很多当时的情况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裁判举起自己的右拳宣布华夏人胜利的时刻。

    花咏歌示意其他人先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花咏歌才问:“陈飞,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的,你当时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皱了皱眉,他并不打算把白骨指环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陈飞意图掩饰的问:“你怎么这么问?”花咏歌叹口气说:“当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好像完全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陈飞,特别恐怖。”

    陈飞尴尬的笑笑说:“我那是一时激动,他那么说我们华夏人,放你身上你也忍不了啊。”

    花咏歌也笑笑说:“好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和阿凝还有很多事后的工作要去做。”

    陈飞点点头,躺在床上,闭着眼,在脑海中呼唤白骨。

    叫了很久,白骨在懒洋洋的知会了一声,陈飞焦急的问关于刚才的情况,白骨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小子,你让我吃了那么多冤魂,戾气当然不是一般的重,我也需要释放,不过还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那个傻大个激发了你的怒气,让我找了个合适的方式释放出来,放到下次,倒霉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白骨说的风轻云淡,陈飞的心里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就像白骨说的,只是巧合,那下一次呢,这种发泄会不会通过一个小小的怒火伤害到自己的亲人?

    陈飞没有在说什么,等他平静了些,才从床上坐起来,他决定还是先回去看看。

    金满堂在废旧建筑门口,唇角的笑意丝毫没有减退,现在完全验证了那个男人的话,陈飞的身体里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强大的力量。

    他突然有种可怕的想法,利用别人得到的,可是远远不及自己拥有,得到的多。他想占有陈飞的力量。

    但是眼下,他必须先把陈飞牢牢地把控住,不然,这到嘴的肉要是跑了,可就不好了。

    这时候,金满堂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叫他,一转头,正是陈飞和花咏歌。

    现在对于他来说,花咏歌和陈飞的关系太过密切,这让他非常在意。

    金满堂笑笑对陈飞说:“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我们就回去。”

    陈飞点点头,他是该回去看看大侄女了,这小身板竟然能抗住,多少还是让他有些惊讶的。

    回到铺子,陈飞就进去看金镶玉,她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似乎是睡着了,陈飞确定她没事,才放下心,去外堂了。

    花咏歌正坐在椅子上跟金满堂聊天,看到陈飞来了,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金老板,今天你正好在,把我上次送来的那块毛料切了吧?”

    金满堂听完,也点点头说:“也是,送来这么长时间了,是该切了。”

    花咏歌对于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钻研,对于赌石,就跟玩刮刮乐一样,有翠就当是中奖了,要是没有,他也不怎么介意。

    金满堂把石头拿出来,又去拿切石的机器,都弄好之后,金满堂说:“老弟,帮我把石头拿过来。”

    陈飞应了一声,拿过石头就想递给金满堂,突然,陈飞心里一惊,不对,这个感觉不对!

    陈飞把石头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这块石头跟老头说的那块一模一样,可是,前后两次的手感却完全不一样。

    之前入手如水般冰凉,可是这回,却完全没有一点感觉,仿佛就是在地上随手捡起的一块糙石一样。

    金满堂似乎注意到了陈飞的表情变化,有些警觉的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陈飞赶忙摇摇头说:“没有,我刚才手滑,差点掉地上,里面要是有宝贝就不好了。”

    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金满堂这才似乎放下心,从陈飞手里接过石头。

    此时连陈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陈飞坐在一边,他绝对不相信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为了再一次证明,他故作不经意的站起身,在金满堂店里随便找了个玉雕。

    入手的感觉证明,陈飞的感觉是正确的,那唯一的答案就是,那块石头有问题!

    陈飞等着石头被切开,果然不出所料,连花咏歌都有点微微的惊讶,是个灰沙头没错。

    金满堂有些遗憾的把东西放在花咏歌面前,陈飞面无表情的看着石头,定了定心,看来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找金镶玉了。

    赌会在即,从上次金满堂切开石头之后,陈飞彻底的觉察出他的异样,陈飞现在已经不是刚到泉城市那个小毛头了。

    他在等一个答案,现在想来,从自己上飞机遇到金满堂的一刻开始,就太巧了。

    如果这是一个阴谋,那么,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被人算计,和摆在一个棋子的位置上了。

    接下来,陈飞主动担任起照顾金镶玉的工作,她已经昏睡了整整两天,陈飞每天像照顾一个植物人一样的照顾着她,无微不至。

    甚至帮她擦汗,帮她翻身,自己累了,就伏在案子上休息一会儿。

    陈飞看已经是第三天了,金镶玉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就打算在店里转转。

    虽然陈飞没有乱翻别人东西的习惯,但是看看书总是可以的吧。

    陈飞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走到金满堂房间的书架前面,这些书中,好像只有下面几排被动过,而上面两层,似乎很久没碰过了,已经落了肉眼可见的厚厚的一层灰尘。

    陈飞很好奇,从书的侧面来看,这些都是跟玉石翡翠有关的书籍,为什么会这么久都没人看呢?难道老金记性这么好,已经全都背会了?

    陈飞的眼睛在四处张望着,他突然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金满堂房间里的架子很多,所有的架子都干干净净的,包括顶层的一些大块毛料的架子。

    这么大的石头,金满堂总不会动不动拿下来吧,相比起更容易清理的,应该是这些书才是。

    陈飞突然间冒出一个奇异的想法,难道这中间,藏着不为人知的尘封的秘密?

    陈飞想着,往四周看了一下,金满堂刚出去不久,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回来,陈飞随便拿下来一本翡翠鉴定的书籍,那是上排书架上最厚的一本。

    陈飞小心翼翼的翻开看着,尽量不把上面的灰尘弄掉太多,翻着翻着,从中间掉出来一张单子。

    陈飞弯腰捡起来,仔细的看着,上面有类似日期的阿拉伯数字,也有大写的数字,看样子是一张手写的交易凭条,陈飞很纳闷,看纸张来说,虽然保存的很好,但肯定也不是近两年的了。

    字据上写着:猎狮子一头,收款三十万美金,然后就是两个人的签名,第一个陈飞并没有看懂名字,因为是泰缅文,第二个就是金满堂的签名。

    陈飞突然听见有脚步声,他慌忙把书放回原位,但是现在出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陈飞就地往地上一趴,顺势一滚,就滚到了金满堂床下。

    陈飞趴在人床底下,心里不禁想起上一次趴在人家床下还是和顾总滚床单的时候,短短时间内,自己已经坐着艘小船滚过不少大风浪了。

    陈飞想着,就从趴着的角度,看见两双脚,从门口进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