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床下惊魂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其中一双脚,陈飞能看出来,肯定是金满堂的,但是另一双,就不得而知了。

    陈飞也很是疑问,一般金满堂会客,肯定会是在前厅,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直接从里面把大门锁上,但是这次,他竟然把一个外人带到了自己的卧房?

    陈飞尽量放轻呼吸的声音,一动不动的窝在金满堂床下的角落里,听着上面的动静。

    金满堂进门以后,首先一顿,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步子很快的走到书架前面,从点脚的动作来看,金满堂应该动的是上面的书。

    陈飞心里一惊,如果金满堂发现了,那自己基本上就等于死定了。

    好在金满堂似乎很快把书放回去了,这一系列动作都完成的时候,陈飞也没有听到那个后来的人发出什么声音。

    这时候,金满堂悠悠开口,对另一个人说:“石磊,陈飞这边,不太好办,我们得尽快抓紧时间了。”

    那个叫石磊的人似乎有点惊讶,过了几秒钟才有反应,说了一句:“怎么了?”

    陈飞听着这个人的声音,似乎很是耳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听过。

    “他好像已经开始怀疑我了……”金满堂叹了口气说道。“那……小妹那边不顺利么?”那个叫石磊的人接着问。

    接下来就是一阵沉默,然后金满堂带着怒火的声音说:“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已经靠不住了,她为了那个姓花的,迟早会把我们的秘密透露出来。”

    陈飞心里一惊,金满堂怎么会这么说自己的女儿,难道他根本就没把金镶玉当成是女儿?

    陈飞突然想起那天在门口,那个赌客跟自己讲的故事,金镶玉是收养的。

    想到这,陈飞心里一阵怒意涌起,这个老东西,把人都当什么了!简直是丧尽天良啊,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儿,竟然就是这么被他摆布的。

    他又想起金镶玉跟自己说的话,看来,这种摆布已经不只是一次了,这么说来,金镶玉也有反抗的意思了?

    金满堂似乎想到金镶玉,怒意更盛,直接扫落了桌上的东西,一个小些的原石在地上弹了一下就滚到了床下,陈飞的脸前。

    石磊立刻低下头去捡,这突然的一幕让陈飞的心跳骤然加快,他紧紧握着双手,看着床边的动静,以他现在的动作,根本没有办法伸手。

    他本想把这玩意拿外面一点,这样伸手就能摸到,肯定不会被人发现自己藏在这里。

    但是现在,陈飞发现,床下的距离这么小,自己的这个姿势,只要一伸胳膊,势必就会顶到床板,这样无异于告诉别人自己就藏在床下。

    陈飞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叫石磊的人跪在地上,就要俯头往床下看。

    陈飞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此时的氛围下,陈飞能听见自己呼吸的频率和心脏的跳动明显已经达到了顶峰。

    就在那人马上要露出脸的时候,陈飞的右手就作势往左眼放去,既然自己注定会被发现,那死都不能死在这里。实在不行,也只有拼了。

    突然,大门一响,那人一顿,又直起了身子,不知道两人是不是交换了眼神,叫石磊的站起身,跟着金满堂直走到外面去了。

    陈飞差一点就被人发现,现在真真是有惊无险。他听见外堂的声音,应该是小花来了,看样子,这个金满堂对于小花,也不怎么怀好意。

    陈飞小心翼翼的慢慢爬出床下,悄悄绕过偏厅,回到金镶玉的房间,才大大的叹了口气,但是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看自己这一身土,等下他们进来了,自己一样是被怀疑的。

    就在陈飞思量要不要换身衣服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脚步声俨然已经到了金镶玉房间的门口。

    陈飞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下顺势就往地上一躺,眼睛一闭。

    他毕竟还是比较机智的,首先想到的就是装晕,咋说自己在金镶玉旁边照顾了快三天,几乎没怎么合眼,晕倒这种事儿在男人身上,虽然怂了一点,但是必要的时候,这一点还是行得通的。

    首先进来的是花咏歌,看见陈飞躺在地上,先是一愣,第二反应就上去蹲在地上,拍拍陈飞的脸,看着他没反应,花咏歌焦急的叫着陈飞的名字,然后让金满堂赶紧送医院。

    陈飞心里那叫一个热泪盈眶,怪不得小姑娘都喜欢小花呢,这么暖的男人,要自己是个姑娘,这会儿自己也该爱上他了。

    金满堂走过来,也蹲在陈飞旁边,掐了掐陈飞的人中,又在陈飞的颈动脉处探了探,对花咏歌说:“应该是太累,晕过去了,休息一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两人合力把陈飞抬上床,躺在金镶玉旁边,陈飞还在心里纳闷,那个石磊怎么没有进来呢?而且他跟了金满堂这么长时间,也从来没见他露过面,那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如此熟悉?

    这时候,花咏歌他们怕打扰陈飞休息,转身出去了,陈飞心里跟小花说了一万个对不起,小花应该是来看金镶玉的,没想到被自己搅和了。

    直到人都出去,一个声音在陈飞耳边骤然响起,吓得陈飞尿道一松,差点就魂飞魄散了:“别装了,人已经走了。”

    陈飞腾的从床上坐起来,往自己身边看去,只见金镶玉带着玩味的笑意,打量着陈飞。

    陈飞呵呵一笑,挠挠头说:“那啥,你啥时候醒的?”

    “我要说我这几天,一直都没睡踏实,你信么?”金镶玉接着说。

    其实她说这话一点都不假,这几天虽然她一直都处于一个昏迷状态,但她的意识是清醒的。

    中途她很多次半夜醒来,都看见眼前这个男人累得伏在案子上打呼噜,只是那时候她真的没有力气说话,而且头一直昏昏沉沉的,很快就会再睡过去。

    她也知道,这些天,一直都是这个男人在照顾她。

    陈飞耸耸肩说:“好吧,你说什么是什么,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叫小花他们进来了。”

    说完,陈飞就要下床,却被金镶玉一把拉住小臂,陈飞有些诧异,难道她不想见小花,这可是跟他男神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好时机啊。

    男人不是都会心疼女人大病初愈时候楚楚可怜的样子么。

    陈飞转过头,不解的看着金镶玉,只见金镶玉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说:“你刚才,到底去哪了?”

    陈飞心里一惊,表情瞬间凝固了几秒,然后遮掩似的说:“没有啊,我刚才就是晕倒了而已,这两天光顾着照顾你,太累了。”

    金镶玉勾唇冷笑了一声,一字一顿的说:“你、撒、谎。”

    陈飞从小跟本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主,现在被人家拆穿,而且还被人用这么坚定的眼神注视着,心里一下就没了底气。

    他顿了顿说:“是啊,刚才我在金满堂的房间,本来就是想看看,结果他突然回来了,还带着个外人,我怕被人当成贼,顺势就滚到他床下去了,但是我啥都没听见。”

    金镶玉摇头笑了笑,这个陈飞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大智若愚,自己还什么都没问,他倒好,直接此地无银三百两,看样子,这小子一定听见了什么秘密。

    金镶玉没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笑了笑说:“我觉得是时候,我们好好聊聊了。”

    陈飞听到这句话,心脏骤然一紧,然后站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又走回来说:“小花和金满堂还在外面,要不然,我们晚上躺下来慢慢说?”

    说完还挑了挑眉,金镶玉这次倒是没有嫌弃的瞪陈飞,而是笑意吟吟的看着他。这倒是让陈飞有些纳闷,闭嘴不在多说。

    毕竟这个女人一反常,接下来肯定就没什么好事儿。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飞坐在案子前面,二人各怀心思。

    金镶玉知道,现在是一个对付金满堂的大好时机,自己能不能重获自由,就看这个男人了。

    金镶玉想着,就往陈飞的方向看去。

    而陈飞,本来低着头,他想着自己从到泰缅一路的经历,在到金满堂给自己那个有问题的馗玺,再到他不停的想把自己和金镶玉往一起扯,这很明显就是个局。

    可是自己一个泉城来的小脚色,跟金满堂非亲非故的,怎么就入得了他的眼的,而且还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来算计自己,这又是为什么呢?

    金满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陈飞想到这,突觉一阵头疼,不管怎么说,自己和金镶玉肯定是棋子,这个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想着,陈飞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女孩儿,也缓缓抬头向着她看去。

    没想到,这一看,二人的眼神就对上了,金镶玉不明所以突然就脸红了,然后掩饰的转过头去。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她突然觉得陈飞身上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她记得,自己在擂台上晕过去时候,看见的最后一张脸,是他的。

    陈飞也被金镶玉醒来之后的反常弄得莫名其妙,心里计划着,等这件事情搞清楚了,自己一定得想办法把小花和大侄女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因为作为一个男人,他很清楚,小花一定是喜欢大侄女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