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树欲静则风不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突然有一个想法,那个给沈嘉琪发视频的匿名邮件,会不会就是金满堂?

    也许,所有布局的背后就是他?先用那段莫须有的视频,利用沈嘉琪的弱点,逼着自己离开泉城市,然后再利用钟静凝,跟自己“偶遇”。

    最后让自己捡到那张去往泰缅的机票,自己傻乎乎的觉得那就是命运的归宿,却完全跳进了人家早就挖好的一个大坑里?

    陈飞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亲人,原来谁都不可信。

    他突然很想哭,为自己,他总自以为是的,相信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善良的,殊不知,他们这些人就是利用了自己的善良天真,把自己一次又一次卷入阴谋的浪潮。

    陈飞看着自己的眼泪划过冰凉的脸颊滴在地上。

    突然,他抬起头,露出一个阴鸷的笑容。

    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是傻子,那现在,还是先解决了这个金满堂,不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

    陈飞灭了烟,躺在床上想着,金满堂到底要利用自己在赌会上帮他做什么呢,可是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个,好在他现在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他的计划,那就好办了。

    陈飞翻了个身,突然想起来,玉麒麟说的,小心金满堂,那他是不是一定知道金满堂的事情呢,看来,赌会,还是有余地的。

    陈飞想着,笑了笑,一翻身就从床上下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往前台跑。

    接待小姐笑呵呵的看着陈飞说:“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看着接待小姐穿着职业装,胸前傲物明显让他看着眼前一亮,随即,陈飞甩了甩头,不对,现在不是撩妹的时候,就问:“那个,我问一下,玉麒麟在哪个房间?”

    接待小姐,一脸问号,很礼貌的说:“先生,我们这似乎没有一个叫玉麒麟的住客,您是不是信息有误。”

    陈飞一拍脑门,妈蛋,心急之下直接把人家外号说出去了。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上次在摊位上的时候,他好像说自己叫……江什么山来着。

    陈飞突然脱口而出:“好像是叫江什么山。”接待点点头,说:“先生你稍微等一下。”

    说完,就开始翻看电脑登记的开房记录,随即抬起头问:“先生,你要找的是江灵山江先生?”

    陈飞恨不得抱着这个身材爆好的接待亲两口,就说:“对对对,就是他,他在哪个房间?”

    接待露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说:“先生稍等。”然后拨通一个号码,对着电话说:“您好,江先生吗?下面有位先生找您,您看是不是需要我们告诉他房间号?”

    陈飞心里一脑门子黑线,高级酒店就是不一样,前台都是小美人儿不说,连保密措施都做的这么好。

    正想着,就听见接待美女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帮您转告,好的。”

    陈飞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还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接待小姐依然露着职业的微笑说:“是这样的,跟江先生一起开房的另一位先生说,如果有一个叫陈飞的人找他,就告诉他一句话,树欲静则风不止。”

    陈飞心里一惊,难道这个玉麒麟真的这么厉害,料事如神,连自己什么时候找他都能算出来?

    陈飞焦急的问:“什么意思?”前台小姐抱歉的笑笑说:“对不起,那位先生说你一定知道,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陈飞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往酒店门口跑。

    心里把玉麒麟这个糟老头子骂了无数遍,简直丧心病狂啊,就留下一句话,还特么这么文艺,什么树欲静则风不止,自己哪知道这儿是哪啊。

    陈飞在酒店门外,顺着树多的地方边走边找。走了整整两个多小时,也没找到跟这句话有关的线索。

    陈飞想了半天,那既然跟树没关系,总跟风有关系吧,可是现在万里无云的,哪来的风呢?

    陈飞走的实在累了,也想不出找不到,心说糟老头子不会逗自己玩呢吧?

    想到这,陈飞决定先打车回去比较好,等明天金满堂出门了,自己再去找金镶玉商量商量。

    陈飞随手拦下一个出租车,说了自己酒店的位置,看样子,自己还走的挺远的。

    开车的是一个体型微胖的女司机,嘴唇厚的跟茱莉亚罗波茨似的。

    也许在比较长时间的路段上,跟单独的客人聊天是所有司机的天性。

    那个女司机对陈飞说:“小哥,这么晚了,怎么不就近找个酒店住,非要跑那么远。”

    陈飞也是无聊,觉得吐吐槽也没什么,就说:“一个老爷子,非让我去一个鬼地方找他,找不到就回来了。”

    女司机呵呵一笑,没再说什么,一路上,陈飞心里就跟被垫了块石头似的,自己念叨起来:“树欲静则风不止,到底说风还是说树啊。”

    谁知道女司机听完倒是来了兴致,说:“这句话让我想起一个地方,那因为特殊的地理原因,一年四季都是风呢。”

    陈飞身子一震,突然喜上心头,说:“那是哪里?带我去那!”

    女司机也好奇这货这么激动干啥,那地方晚上风呼呼的,挺可怕的,这人还挺奇怪。

    女司机按照陈飞说的,掉了头立刻就往那个地方赶去。

    到了地方,陈飞一下车,陈飞也吓了一跳,这尼玛就是一小树林儿啊我去。

    森白的月光照射下,耳边的风呼呼的刮,陈飞觉得司机肯定是把自己带错地方了,傻叉才会来这地方呢。

    陈飞觉得这风吹得他一阵阵的发冷,他抱着膀子在树林外站了一会儿,心里打了无数遍退堂鼓,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转身钻进了小树林。

    因为没有灯光,只有借着月光照进树叶的斑驳亮光前行。

    此时陈飞的心跳的特别快,像这种时候,胆子再大的人也难免忐忑,陈飞贴着树走,生怕后面突然有人在他耳边呼吸或者拍他一下,那他绝对被吓尿。

    小树林里特别安静,似乎除了陈飞的呼吸声和呼呼的风声,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陈飞心里已经开骂了,这个死老头子,这么玩儿自己,这报复心也太重了吧。

    陈飞不敢往后退,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陈飞看见左前方有一点点光亮。

    陈飞现在首先能想起来的就是宁采臣去的兰若寺,陈飞先是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又好奇的看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指环的原因,陈飞的视力在夜晚还算不错,不然这么黑,就凭这点月光,自己造早抓瞎了。

    陈飞带着好奇,想稍微近点看看,要是个什么鬼寺庙啥的,只要自己不进去不就完了。

    想着,陈飞就蹑着步子悄悄往有灯亮的地方挪,快五十米的时候,陈飞终于停下来来,仔细看着。

    走近了之后,能看出来,亮光似乎并不微弱,借着亮光也能看出来,那根本不是什么寺庙之类的建筑物,而是一个亭子。

    亭子里坐了两个模糊的人影,陈觉得特别好奇,又不禁想起当时自己在宅子的后花园的时候,那对儿野鸳鸯,但是现在这种环境下,鬼特么才会在这玩刺激。

    越是好奇,陈飞就越想知道真相,陈飞小心翼翼的借着大树为背往亭子挪。

    越来越近的时候,陈飞才能大概看出来,里面坐的这俩人看起来似乎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陈飞猜想,这俩人会不会其中一个是玉麒麟?那另一个人是谁?难道这是出了金满堂给自己下的套之外的另一个圈套?

    陈飞实在是不敢再贸然前进,现在退回去,那自己就白来了,说不定还会错过第二个秘密。

    想着,陈飞决定再走近一点儿,只要能听清楚他们说什么就好办了。

    陈飞挨着树,又慢慢往前挪了一点儿,仔细的听着,只是因为这地方风刮着树叶,总是听不清楚,稀稀拉拉的声音,让陈飞不得不再往前点。

    这回倒是清楚了,但是陈飞也已经到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现在只要他发出一点动静就会被人听见,自己就可以游戏结束了。

    陈飞能听见,里面有一个确实是玉麒麟的声音,另一个跟他说话的,好像年纪与玉麒麟相仿,声音也很老。

    然后陈飞就听见他们在谈话,随着风声断断续续稀稀拉拉的,他好像听见了赌会,还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陈飞心里一惊,赌会果然与自己有关,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抓着那老家伙的领子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可是理智告诉他,有些事儿他原意跟别人探讨,别人却不一定会告诉他。

    陈飞深深的出了口气,蹲下身子,猫着腰,又往前靠了几步,干脆贴着亭子的底座听着二人谈话。

    陈飞听到玉麒麟说:“这次赌会在泰缅,是我们给青林报仇的好机会了,我们活了这大半辈子,没儿没女的,不把他的事儿了了,死不瞑目啊。”

    另一个叹了口气说:“可是,我们也确实没有证据证明,就是他做的……”

    这时候,陈飞耳边悄悄的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做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