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赌会之前的时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几个人同时看向陈飞,但陈飞知道的这个也只不过是猜测,只是当时太激动了而已,并没有打算现在就把自己想到的抖露出来。

    陈飞不好意思的看着玉麒麟说:“师父,你上次为什么要让我小心金满堂呢?”

    玉麒麟一笑说:“那你应该问问老鬼了,呵呵。”

    陈飞看向那个叫老鬼的男人,发现他整个人就像个恐怖的雕塑一样,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不管别人说什么似乎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见老鬼不说话,陈飞又看向玉麒麟,玉麒麟摇摇头说:“这个金满堂,曾经是老鬼的徒弟,老鬼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因为他。”

    陈飞突然心里如同受了重击一样,这个金满堂,到底是何许人?竟然能把自己的师父搞成这个样子!

    陈飞突然站起来问:“师父,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戳穿他!”

    玉麒麟呵呵一笑,说:“传说中,金眼童子只有两个徒弟,可是谁都不知道他一共有四个徒弟,所以他金满堂只知道我这么个人,并不知道我跟老鬼的关系,我又何必拆穿呢。”

    陈飞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所以师父你特地提出来让我去提前看宝贝,是为了……”

    这时候,玉孔雀站起来,拍拍陈飞的肩膀,这力道,快把陈飞砸地里面去了,陈飞龇牙咧嘴的叫了一声。

    玉孔雀才觉得自己下手重了,收回手,笑笑说:“孺子可教也,你师父说带你提前去赌会,就是为了让你告诉金满堂,让他有所动作。”

    陈飞听了,脑子一身晕,这尼玛都什么事儿啊,说来说去,自己还是个棋子?

    他突然有些生气,玉麒麟说:“之前走这一步棋,是你跟金满堂太亲密,既然我料到今天你能来求我,那就说明,你跟金满堂已经崩了。”

    陈飞皱着眉,看着玉麒麟,老头一笑,扔下拐杖,说:“现在你已经是我徒弟了,那我们就把我们的计划都告诉你。”

    陈飞点点头,反正自己已经被套进无数个计划里,现在逃不掉也走不了,事已至此,他更应该相信的还是玉麒麟。

    几个人一直在亭子里待到天快亮的时候,陈飞才打着哈欠走出林子。

    清晨的树林空气让人格外舒服,连陈飞都暗自感叹,自己的身子骨真的比以前好太多了,除了膝盖有点疼之外,淋了一晚上雨,浑身一点不得劲的意思都没有。

    陈飞打车回到酒店,晚上出来的着急,连手机都没带,回去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看手机。

    看完心里一惊,八个未接来电?陈飞打开一看,全都是金镶玉的,陈飞皱着眉头,回拨过去,没想到金镶玉那边直接是秒接。

    没等陈飞问什么事儿,金镶玉先开口说:“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

    陈飞也没防备,正好他有一肚子的问题问金镶玉,就说:“我在酒店,你现在过来,不要带任何人。”

    金镶玉听完就挂了电话,陈飞在房间里踱步,他并不是不信任小花,只是,所有的事情似乎还没有牵扯到他。

    陈飞并不想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的朋友牵扯进来。

    过了一会儿,房间门传来敲门声,陈飞开门,是金镶玉,陈飞特地探头往金镶玉的身后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才把门关上。

    对于金镶玉,他心里特别纠结,虽然现在金镶玉对金满堂有反抗的意思。

    但毕竟金满堂对金镶玉还有十年的养育之恩。

    陈飞想到这里,脑子嗡的一声,出现了几个关键字,十年,金镶玉,金满堂,收养……

    难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陈飞现在都开始佩服自己的沉重冷静,他没有急着问金镶玉问题,而是笑呵呵的说:“怎么了大侄女,一天不见我就想我了?”

    金镶玉有些着急的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不正经,今天金满堂把石磊叫来,他们好像要提前实施计划了,也就是明后天的事儿。”

    陈飞点点头,这是他已经知道的事儿,就问:“然后呢?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个?”

    金镶玉咬着下唇说:“你快走吧,你斗不过他的,很有可能,你有生命危险。”

    陈飞看着金镶玉为自己焦急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儿就算被一个丧尽天良的人养了十年,但人的本质却永远都不会变。

    陈飞伸手勾起金镶玉的下巴,看着她精致的脸说:“大侄女,那天你晕了之后,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小叔叔我是怎么干翻那个东欧佬的?”

    细节倒是没人跟金镶玉说过,但她确实听说当时陈飞跟变了个人一样,那个叫山姆的人,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想到这她倒是放心了些,但是她突然连一红,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担心这个人的安危了呢?

    陈飞伸出手揉揉她的发顶,说:“放心吧,我没事儿,再说了,他想利用我,我肯定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啊。”

    金镶玉点点头,坐在酒店的沙发上。

    陈飞给她倒了杯水,坐在她对面,面色凝重的说:“玉儿,我可以相信你么?”

    金镶玉一愣,陈飞一直不都是叫她大侄女的么,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小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被陈飞莫名认真的样子所吸引着,坚定的点了点头。

    接着陈飞深深呼了一口气说:“关于那个石磊,你到底知道多少?”

    金镶玉一愣说:“你怎么会问这个?”陈飞摇摇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说:“如果你相信,现在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金镶玉思考了一下,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心一般,抬起头说:“石磊的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陈飞心里一惊,然后看着金镶玉,想等她把话说完。

    金镶玉接着说:“石磊是金满堂从华夏带回来的,石磊的父母是于是勘测专家,是在一次矿难中死的,但并不是意外……”

    金镶玉越说脸色越难看,连陈飞都觉得沉重,默默的说:“他父母的死,跟金满堂有关?”

    金镶玉点点头,眼泪就从眼眶里出来,然后接着说:“那时候,我才十几岁,金满堂有意重点栽培我,把我带在身边,金满堂是矿场的老板,就在一次石磊的父母下矿勘探的时候,他故意停了矿井的电梯,然后炸了矿……”

    陈飞的眉头突然紧紧的一皱,牙根咬得死死的。

    没想到这个金满堂竟然能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为了得到人家的孩子,不惜杀死孩子的双亲。

    看来石磊这孩子一定有什么天赋了,金满堂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普通孩子这样的。

    陈飞点点头说:“那石磊知道么?”金镶玉好不容易控制住眼泪,咬着下唇摇摇头。

    陈飞深深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对了,你爷爷是不是叫夏青林?”

    金镶玉一愣,说:“是啊,怎么了,跟我爷爷有什么关系?”

    陈飞没有告诉她,他现在已经是玉麒麟的徒弟了,就说:“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的,照你这么说,金满堂身边的这些孩子,都是金满堂用这些手段得来的,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是……”

    金镶玉听到陈飞说这话的时候,瞳孔突然一缩,接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来了,再接着干脆就泣不成声,嘴里喃喃的叫着爷爷两个字。

    陈飞深深缓了口气,走到金镶玉身边,任她靠在自己身上,这对于她一个女孩来说,确实太残酷了。

    金镶玉靠在她身上的时候,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他推开金镶玉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再过两天,玉麒麟就要带我们去赌会了,振作起来。”

    金镶玉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陈飞,陈飞微微一笑说:“一切都会好的……”

    陈飞送金镶玉一起回铺子,金满堂还没有回来,陈飞看了一下四周,又一次拿下了那本书,然后将里面的字据放在兜里,这东西,值得好好研究…

    然后陈飞刚走到外堂,金满堂就笑呵呵的从外面回来了,金镶玉坐在屋里发呆。

    陈飞百分百的相信她现在就能突然跳起来割断金满堂的喉咙。

    他不停的给金镶玉使眼色,让她不要冲动,然后一把搂住金满堂的脖子,笑嘻嘻的说:“老金啊,我把你闺女给整哭了,你看咋逗逗她能开心?”

    金满堂本来还想问金镶玉,可是陈飞的话让她稍微放心了些。

    但是金镶玉虽然可以控制住自己坐在椅子上,但是控制不了她怨恨的目光。陈飞看到金满堂的目光正在试图读出金镶玉的意思。

    陈飞皱皱眉头,心说,女人就是爱坏事儿,他一把把金满堂拉开,故作为难的说:“你看,老哥,赌会结束,我就跟我大侄女结婚了,我觉得当夫妻不能隐瞒,就告诉她我有喜欢的女人了,还把小花的坏话说了一遍,但是我说是你说的,你别介意啊。”

    金满堂呵呵一笑说:“不会,不会……”这时候,陈飞朝后面的金镶玉使了个眼色,金镶玉微微点头说:“爸,我想跟你说点事儿。”

    金满堂答应了一声就进门去了……陈飞诡异一笑,朝着外堂的八仙桌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