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活泉之玉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钟静凝抱着胳膊等陈飞先开口。

    陈飞倒是觉得,她只要不说话,婀娜的样子还是挺好看的,可惜了,要是俏寡妇的话,还真是个客栈老板娘的形象。

    陈飞偷着笑了笑说:“那啥,阿凝,我就是来问你点事儿。”

    钟静凝白了陈飞一眼说:“阿凝也是你叫的?叫我全名就行,要不然叫钟总。”

    陈飞叹了口气,这个女人怎么就跟自己这么不对付呢,要不是因为自己今天有话问她,自己是死都不会来她这的。

    陈飞尴尬的笑笑说:“钟总,你还记得咱俩初遇么,在泉城的那次?”

    钟静凝想了想说:“记得啊,你眼睛长脚上了,把我撞倒了。”

    这个娘们儿,不噎自己两句绝对会死,陈飞微微叹气,接着说:“那次你去泉城干嘛?”

    钟静凝仔细回忆了一下说:“上次我是去收款的,之前有一个华夏的合作商突然挂了,他还欠了我不少钱,我得去拿回来吧。”

    陈飞想了想说:“那你为什么非要那时候去?”

    钟静凝听完,狠狠瞪了陈飞一眼说:“老娘什么时候去你管得着吗?”陈飞实在没有闲心跟她多扯淡了,毕竟钟静凝的答案对他来说很关键。

    陈飞想着很认真的说:“你知道小花睡觉的时候有啥习惯吗?”

    没想到钟静凝听到这个,完全跟少女一样,冒出星星眼说:“什么样?”

    陈飞耸耸肩说:“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钟静凝想了想说:“时间是给我还钱的人定的,而且本来约好的地点不是那里,后来临时改到了江边,再后来又让我去那条街,说有重要的收据要还给我,结果也没有见到人,我还纳闷呢,结果就又一次看到你了。”

    钟静凝说完,还露出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

    陈飞心里一惊,果然是这样,看来钟静凝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陈飞稍微松了口气,知道钟静凝不是来对付自己的那一个就行了,然后陈飞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机票递给钟静凝,说:“这是当时在那条接上捡到的,当时想还给你来着,结果你走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给你。”

    钟静凝突然眉头皱紧说:“不对,我当时买的是往返的机票,这张回去的,咱俩第一次遇见之后就丢了,当时我还没有去那条街。”

    陈飞心里一紧,那就没错了,那个神秘人故意让自己跟钟静凝相遇,然后再把钟静凝的机票偷了。

    等自己再一次遇见钟静凝之后,他在把票故意丢在一个地方,然后让自己捡到,让自己觉得泰缅这个地方可以去。

    这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啊。

    陈飞试着在脑子里呼唤白骨,等白骨吱了一声之后,陈飞焦急的问:“这个人到底是谁?”

    白骨冷笑一声说:“我又不是摄像头,这种事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说完就没了动静,陈飞站起来就要走,结果被钟静凝一把抓住问:“你答应我的事儿呢?”

    陈飞挠挠头说:“啥事儿啊?”钟静凝一脸怒意的说:“就是花先生的睡姿,还有照片啊?”

    陈飞长长的哦了一声,不经意间拍掉了钟静凝抓住自己的手,往后挪了几步,笑嘻嘻的说:“这我哪知道,我又没跟小花睡过。等我睡过了再来告诉你啊。”

    说完,撒腿就往门口跑,这要是让钟静凝抓住了,自己非得断胳膊断腿才算完。

    钟静凝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发现自己被陈飞耍了,大喊了一声,居然连客人都不管了,发动所有人去抓陈飞。

    陈飞机智的跑出门之后,躲在酒吧侧面的一个垃圾箱后面,整整被垃圾熏陶了半个多小时,才算躲过这一劫。

    看来,今天之后,自己要开始避免有这个小娘们在的场合了。

    陈飞刚回到酒店,准备舒舒服服的泡个澡,去去这一身的垃圾味儿,就听到电话响。

    陈飞心里一惊,该不会是钟静凝打来的吧,拿过手机,陈飞才松了口气,是玉麒麟这老爷子打来的。

    陈飞接了电话,懒懒的喂了一声,玉麒麟就开口了:“小飞,你在什么地方?计划提前开始,明天就提前去赌会的会场,你别忘了叫上金满堂。”

    陈飞说了声知道了,就把自己没在了水里,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老鬼玉无常要在赌会的第一天确定金满堂到会场之后,开始动手,但是陈飞想来想去,犯法的事儿自己可不能干,毕竟人除了体力,还是应该有脑子的。

    洗完澡,陈飞早早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就去了金满堂的铺子,金满堂正坐在椅子上喝茶,陈飞面露喜色的上前,大咧咧的往金满堂旁边一坐。

    金满堂也觉得陈飞今天是异常开心,就问:“今儿有啥好事儿?你这么开心?”

    陈飞故意跟金满堂卖关子说:“你猜,肯定是你感兴趣的事儿。”

    金满堂哦了一声,紧接着就问:“什么事儿?”陈飞嘿嘿一笑说:“玉麒麟答应我们,说今天提前带我们去赌会上看看的。”

    金满堂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浓重的喜悦,随后又隐去了,说:“那是好事儿啊,什么时候去?”

    陈飞点点头说:“就是今天下午三点。”金满堂点点头说:“好,那我准备一下。”

    说完,站起来拍拍陈飞的肩膀。

    陈飞知道,这个赌会可不是一般人想进去就能进去的,就算在正式开始的那天,也是要有特殊的通行证才可以,去参加的人必须在业界相当有实力才行。

    按照金满堂说的,进会的通行证有两种,一种金色的,一种黑色的。

    金色的那种,不但自己可以进去,还可以另外再带一个,黑色的则只能是自己进去。

    之前是商量好,金满堂会带自己进去。

    曾经陈飞也问过金满堂为什么会对提前入场感兴趣,因为是不是提前都无所谓,只有自己这种不懂规矩的新客才希望能先睹风采,像金满堂这种老手,根本没必要的。

    金满堂也没瞒着陈飞,他的意思是,现在自己手头的资金还是有限的,他希望先一睹为快的目的是想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看上眼的毛料,如果没有,那也就不必参加了,浪费时间也没什么意思。

    陈飞不知道他这算是目的性太强,还是太自负。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玉麒麟早早的就在赌会会场门口等着了。

    赌会的会场跟陈飞想象的很不一样,陈飞本以为怎么说在赌行里这么盛大的一次赌会,好歹也应该跟上次自己和罗佳曼去竞拍的那个地方差不多豪华吧。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地方似乎就是一个看起来很华夏古风客栈的一个地方。

    柱子和门牌似乎很久都没人翻新过了。

    金满堂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赶紧上前跟玉麒麟握手,玉麒麟笑笑就把门打开了。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除了中间的台子上以外,四周都是古色古香的红木椅子。

    而中间的台子上,放着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的东西,上面还盖着一块红布。

    从进门开始金满堂的眼睛就一直盯着中间盖着红布的东西上没有离开过。

    陈飞也注意到了,就问玉麒麟:“老爷子,这是什么玩意啊?”

    玉麒麟呵呵一笑,一把扯掉红布。正方形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子,里面有一块差不多接近半人多高的巨大石头。

    金满堂看到之后,表情一凝,眼睛就再也没从东西上拔出来。

    看来这次赌会的主题,就是这个东西了。

    玉麒麟笑呵呵的说:“怎么样,这东西,如果里面有翠,那就是绝世宝玉啊,呵呵。”

    陈飞倒是不以为然,然后看向金满堂,金满堂不停的点着头说:“对对对。”

    陈飞一拍金满堂的肩膀说:“走吧老哥,要是看上了,那咱们回头就直接把它拿下。”

    金满堂顿了顿,跟玉麒麟说:“江老,能不能让我这大侄子看看?”

    玉麒麟一愣,点点头说:“可以啊。”毕竟这么大一块石头,谁也不会去偷,万一是个败絮,偷回家一文不值不说,被抓了还得做几十年的牢。

    叫来保安,打开玻璃罩子的门,金满堂就给陈飞使了个眼色,陈飞走向前,伸出手,去摸了摸。

    当手触碰到石头的时候,陈飞心里一怔,这是什么感觉,这东西仿佛有生命一般,那股冰凉的感觉在陈飞手掌触碰到的地方缓缓流淌。

    如果说之前自己摸到的毛料,里面就算有翠的,也不过就是感觉像是摸到了一潭冰凉的死水,而这一块,完全就是活泉的触感。

    陈飞感受了片刻,猛地睁开眼睛,金满堂正用一种期待的眼光望着他。

    陈飞笑着跟玉麒麟说:“老爷子,我们看也看了,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金满堂就焦急的问他:“怎么样?感觉好吗?”

    陈飞郑重的点点头说:“何止是好,简直就是奇宝!”

    在陈飞没有看见的时候,金满堂满意的露出一丝微笑,紧接着,回头对着赌会会场露出一个阴狠的目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