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偷梁换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两人回去之后,陈飞看到金镶玉正坐在屋里雕玉,安静的样子十分好看,当时心下感慨,这种女孩儿只有接触多了,才会知道她的魅力。

    怪不得小花会喜欢上大侄女。

    三天后就是赌会了,陈飞跟金满堂打了个招呼就先回酒店了。

    金满堂看过这东西,肯定会急着动手,陈飞坐在酒店的床上,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后就匆匆出门了。

    等陈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一夜未眠,他必须得在天亮之前等一个电话,他坐在沙发上,祈求着那边的顺利。

    直到快天亮的时候,他才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淡淡的说了一句:“飞哥,搞定了。我现在就把东西放回去。”

    陈飞喜上眉梢,对着电话那边说:“谢了兄弟,挺靠谱,回头请你吃大餐。”

    等来了顺利的结局,陈飞也熬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看玉麒麟和金满堂谁先动手了。

    陈飞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整整一个白天,天蒙蒙黑的时候,陈飞穿上衣服,打了个车就赶往上次拜师的那个亭子。

    果然,几个老家伙已经在里面等他了,首先开口的是玉孔雀,他爽朗的一笑说:“怎么样,金满堂看到东西了吗?”

    陈飞点点头,玉麒麟喝着茶默不作声。

    陈飞也很是好奇,就问玉孔雀:“师伯,你怎么这么肯定,金满堂看到那快大家伙就一定会去赌会呢?”

    没想到没等玉孔雀说话,老鬼就幽幽开口了:“呵,这东西,他认得。”

    认得?什么意思,陈飞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玉麒麟就解释说:“当年,金满堂就是看上了这东西才起了杀心的,他怎么会不认得。”

    只不过这东西,就跟和氏璧一样,兜兜转转,没想到在这次赌会上出现了。

    陈飞很纳闷,心里一惊,就问:“难道不是鬼师伯故意拿出来吸引金满堂注意的?”

    老鬼摇摇头,玉麒麟接着说:“我们也很纳闷,那次事件之后金满堂没得手,后来老鬼下定决心再不做这行,这块毛料就被人买走了,当时价格就很高,没想到,这次竟然出现在这里,这也是我们会相信那个人说的话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陈飞心里相当惊讶,难道他们几个都没有怀疑过这东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么?

    陈飞没有再说话,所有事情都像是一个被交杂在一起的毛线球,剪不断理还乱。

    几人又商量了一下那天动手的具体事宜。陈飞凝重的看着老鬼说:“鬼师伯,我们难道不能报警么,为什么一定要动手。”

    老鬼苦笑一声,虽然是苦笑,但却显得格外的阴森,他说:“十年了,如果有证据,我还能放到现在?该做个了结了,为了玉狮子,也为了我。”

    陈飞突然觉得心里很是沉重,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竟然让金满堂这个为祸人间,坑蒙拐骗的家伙逍遥法外了十年。

    陈飞叹了口气,说:“师父,师伯,我先回去了,有动静我们随时联系。”

    玉麒麟点点头,陈飞打了个车就回去了。

    为了避免嫌疑,陈飞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依旧会去金满堂的铺子,顺便观察他的动静。

    但是这几天他似乎都很忙的样子,花咏歌偶尔会来看看金镶玉,似乎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赌会的前一天晚上,陈飞按照以往的习惯,来铺子看金镶玉,没想到刚进去,就听金满堂叫自己的名字。

    陈飞走过去,就看见金满堂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陈飞小心的问:“咋了大哥?”

    金满堂搓着手,故作遗憾的说:“大侄子,不是老哥说话不算数,我有个亲戚的儿子,非要缠着我,让我带他去赌会,你……”

    陈飞听完,心头一震,金满堂这是什么意思?

    陈飞坐在座位上,淡淡的问:“金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飞千算万算,都没想到金满堂会来着一手,竟然临阵倒戈,不让自己去了?那自己之前做的所有的准备不就白费了?

    金满堂这个老贼,竟然利用完自己,就这么把自己给扔了?

    金满堂随意一笑,说:“没什么意思,你还年轻,赌会,有的是机会,下次吧。”

    金满堂又不是傻子,让陈飞摸过之后,确定是宝贝,自己怎么可能在让石磊造假之后再带陈飞去呢,那自己的所有勾当岂不是都要暴露了?

    就在昨晚,金满堂带着造假高手石磊偷偷去了赌会会场,毕竟这么大的东西在那摆着,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去偷。

    金满堂带着人用了一晚上时间,把东西搞到手,又让石磊做了一块假的,等做好之后,金满堂和石磊在会场门口会合,亲眼看着他把假的换上去,简直就是一场完美的偷梁换柱的好戏。

    陈飞深深叹了口气,说:“金满堂,没想到,你一直在利用我。”

    金满堂也不生气,笑笑说:“知道我得到我想要的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现在我不需要你了而已。”

    说完,金满堂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顿说:“不过我对你的待遇的还是很好的,你有一天时间想想,要不要跟我一起做事,说不定我还能留下你。”

    陈飞冷哼一声道:“真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金满堂,你可以。”

    陈飞说完,转身就走出店铺,回酒店的路上,他没有打车,静静在夜空下走着。

    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前一直帮助自己的人,竟然真的是在利用自己,虽然已经知道他是这种人了,但是陈飞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期盼的。

    陈飞叹了口气,接着往回走,突然在一个路灯下看到一团白森森的影子,陈飞有些好奇,走过去一看,吓了陈飞一跳,只见一副骨头架子站在那,好像就是为了等他一样。

    看到陈飞,她才开口:“小子,怎么样,现在信我说的了么?”陈飞瞪了她一眼,接着往前走。

    白骨似乎不甘心似的追回陈飞,说:“喂,我问你话呢。”陈飞没好气的说:“信了,你可以回去了么?”

    白骨呵呵一笑,化作一股白光钻进了陈飞的身体里。

    这就要追溯到之前,陈飞把馗玺还给金满堂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告诉自己,金满堂不简单,很可能是在利用自己,可那时候的自己完全不相信,平时对自己那么好的大哥会这么对自己,现在想想还真是打脸。

    现在看来,会场自己是进不去了,不过,金满堂还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了。

    陈飞为自己的机智感慨了一下,幸亏自己没有告诉金满堂,自己已经被玉麒麟收为徒弟了,不然金满堂肯定会在更早之前就会把自己踢出局。

    回到酒店,陈飞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剧里面有个女主角长得和沈嘉琪倒是有几分神似。

    陈飞这两天总是想起他们,那些在泉城的朋友们的鲜活的脸,不知道胖子那家伙怎么样了,游戏厅开的还顺利么?

    华夏泉城市的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沈嘉琪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几个月的操劳让她憔悴了不少,本来美丽精致的面容上,也带了些许倦意。

    办公桌上的文件已经堆成山了,她叹了口气,看着桌上的东西发呆,没想到事情会演化到这个程度。

    新凯集团在一瞬间崛起,让她吃惊之余也无力招架,她和手头有投资意向的大财团董事几乎都很熟悉,打听下来,似乎并没有人给新凯投资。

    那新凯集团背后站着的,到底是谁呢?竟然在泉城市堂而皇之的招兵买马,开发新地产,按照沈嘉琪对于新凯的了解,他们应该没有那笔资金才是。

    照这种情况看来,过不了几个月,新凯的新公司一旦上市,自己的这一仗就更加艰难了。

    沈嘉琪想着,突然想到陈飞,如果现在是他在,也许对于控股方面,还有救。

    这时候,沈嘉琪突然想到,当时匿名邮件说的一句话:我会让你后悔亲手把他送走。

    沈嘉琪苦笑一声,同时也很疑惑,难道陈飞真的是金融方面的大神?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如果告诉自己,她一定会让陈飞做自己的私人理财师,甚至可以给他一小部分股权,他为什么一定要去当一个小保安或者小服务员呢?

    沈嘉琪也清楚的知道,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前的一场硬仗,自己一定要坚持下来,不然,沈氏集团恐怕真的要很难度过这场危机了。

    一夜过后,陈飞起床,看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气。

    陈飞站在酒店的高层上,俯瞰着整个泰缅,才明白什么叫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一仗,自己一定要赢,不赢也的赢。

    这关乎一个巨大的阴谋,和自己身上的这些东西的秘密。

    陈飞笑笑,转身穿上衣服,下楼敲响了玉麒麟的房门。

    玉麒麟也扔掉拐杖,换上一身板正的唐装,对陈飞点点头,露出一个坚定的微笑。

    在他看来,能不能为自己的兄弟报仇,就在这一举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