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对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转过头,觉得今天的玉麒麟跟平时格外的不一样,也许,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为了自己的兄弟而奋斗的情怀。

    陈飞笑了笑,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拥有和他们一样的兄弟情。

    老爷子今天看上去很精神,让陈飞的信心也更加坚定了几分。

    两人走到会场门前,玉麒麟递出金卡,接待的西装男一看见玉麒麟的名号,先是呆了一下,然后还对着他鞠了个躬。

    陈飞看到此情此景,都觉得脸上倍儿有面子,自己的师父这么厉害,那能说明啥?说明自己也厉害啊!

    陈飞到了会场,远远就看见已经就坐的老鬼和玉孔雀。

    陈飞总是觉得玉孔雀特别像他看的小说里的那个老顽童,总是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让人看了就会舒服那种。

    陈飞冲他挤了挤眼睛,却被玉麒麟看过来的眼神瞪回去了。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他们并不打算互相认识,毕竟,在这个行当里的传言来说,金眼童子只有两个徒弟,已经全都死在了去鉴宝大会的途中。

    虽然真相是当时意外死亡的,只有夏青林一个人。另一个完全就是不知道谁胡编乱造出来的。

    陈飞随着玉麒麟坐在第一排,眼睛紧紧盯着门口。

    终于,看到金满堂进来了,而那个他所谓的侄子,竟然就是石磊!

    这个石磊,陈飞不是没见过,而第一次见,就是在那个赌石摊子上,让自己白白花了五万块,买了一个假毛料的老板。

    当金满堂看到陈飞的时候,眉头骤然一紧,陈飞嘚瑟着,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金满堂完全没有想到,陈飞竟然来了,而且还是跟玉麒麟一起,这让他十分意外。

    陈飞得意的冲他挑挑眉,以示挑衅。

    按照玉麒麟他们之前的计划,陈飞带着金满堂看完东西之后,让陈飞无论如何要把那块石头看好,没想到的是,陈飞那天晚上在酒店完全没出门。

    金满堂看着陈飞,唇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说:“陈飞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把东西掉包了么?”

    石磊面无表情的说:“现在看来不知道,但东西我确实按你的吩咐调包了。”

    这点金满堂不置可否,当晚掉包的时候,他在真品上,让人不易察觉的地方做了一个标记。

    金满堂看着玻璃罩下的原石,往那个他做标记的不起眼的地方看去,看到并没有标记,才放心下来,和石磊找了个地方坐下。

    这时候,一个男人走上前,对除了陈飞以外的在场的人来说,应该也是个熟面孔。

    陈飞看着台上的男人,悄悄问玉麒麟说:“师父,这人是谁啊?”玉麒麟呵呵一笑,小声说:“这人就是珠宝行竞拍界的主持人,基本上很多大型的鉴宝会或者赌会都是他主持的。”

    陈飞心里冷笑一声,看来那个神秘人的智商还挺高的,这样才是隐藏自己最好的方法,找一个公众人物,而不是亲信。

    主持人看着周围的一圈儿人,先是鞠躬,之后说:“这次,我的委托人,托我在此举行这场赌会,参与赌会的东西,没有玉器,没有琉璃,没有任何名贵的东西,只有一块重达重达三百三十近的翡翠原石。”

    话一说完,所有人都看向玻璃罩里的东西,谁都没想到,这次玩的竟然是这么个大货色。

    在场除了赌行里的人眼睛都放着精光以外,奔着玉器宝贝来的人都没有多大兴趣。

    金满堂坐在台下看着所有人的动静,主持人接着说;“我的委托人的要求是,隔着玻璃罩,不能摸,只能看,三个小时之后,开始拍,价高者得。”

    说实话,这么大的料子,在坐的没有几个人能出得起这个价格的,毕竟这次能进来赌会的,都是些业界内的人士。

    就跟打麻将一样,你有赢的时候,难免也会有输的时候,所以输输赢赢之间,家产是有,也并非不能买下半座金山,但是要让谁一掷千金去赌这一块,估计真得把家底儿抽干净。

    陈飞看到所有赌客都走到那块石头前面指指点点,但大多数都摇头叹息着走开了,这块料子,并没有开窗口,很显然,根本没有人肯冒这个险。

    金满堂则是坐在椅子上,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所以说,那个神秘人把这东西拿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呢,不开窗口,就不会有人敢去赌,难道……

    陈飞突然想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块石头根本就是引诱那几个老家伙上钩,对付金满堂的?

    那根自己有什么关系?难道就是因为想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让金满堂相信里面有翠,然后来参加这次赌会?

    陈飞不停的猜测,又不停用新的猜测把自己之前所想的推翻。

    直到快半刻钟过去了,也没人敢叫价,这么大一块毛料,作为任何一个专业人士,就叫一千块会被别人笑掉大牙。

    玉孔雀最先坐不住了,金满堂来竟然对这个东西无动于衷,是什么意思?关键是那个人说好的,杀害玉狮子的人会在现场,但是,人呢?

    看时间差不多了,陈飞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对主持人说:“我出价两百万。”

    在场赌客看陈飞已经站出来了,有不少人也认出他来,既然这个号称金眼童子转世的人要价了,那自己还等什么,如果这东西真的能开出宝贝来,那估计完全可以翻十倍啊。

    下面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开始喊价,唯有金满堂依然稳如泰山端坐,无动于衷。

    陈飞呵呵一笑,跳上台子,一把拿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嘿嘿一笑,说:“借我用一下啊,等会儿给你。”

    主持人也挺纳闷儿,心说这货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突然,陈飞笑容一敛,说:“这么玩,没有意思,金老板,你敢跟我对赌么?”

    金满堂先是一愣,然后站起身,看着陈飞,眼里闪过一丝寒意,说:“什么意思?怎么赌?”

    陈飞也冷笑一声,说:“既然今天就这一个玩意,那我们赌的,当然就是这块毛料了,现在让所有人开始喊价,上不封顶,以最高价格为准,然后我们两个开始对赌,就赌这里面有没有翠。”

    金满堂听完,夸张的笑了几声说:“小伙子,你好大的胆子,我金满堂在这条赌街上,做赌行这么多年,你敢跟我赌?”

    陈飞嘿嘿一笑,调侃道:“金老板可不能这么说,您这名字带金,铺子带金,连牙都金的,我掐指一算,您还是改行淘金去吧。”

    众人听完,都是哈哈一笑,谁都是当个笑话听着,但心里都感慨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敢挑战老金。

    这赌行都是凭借多年经验的,现在光凭看的,连一些老资历的人都不敢说话,这小子才入行几个月,竟然这么大胆?

    连玉麒麟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当年这块东西在老鬼手里的时候,谁都不敢说里面有东西,本来老鬼有意切了看看,却被金满堂制止了,说是如果切了,万一没有,那就毁了,还不如留着出手。

    没想到这一留,就落入了金满堂的圈套之中。

    金满堂呵呵一笑说:“好啊,赌吧,你说怎么赌我就怎么赌,免得人家说我欺负你。”

    还有一部分人也挺奇怪的,之前金满堂不是还跟这小子这么亲密的么,怎么说掐起来就掐起来了?

    陈飞呵呵一笑说:“那就这样,既然前辈承让,那我就说,这料里有翠。不但有翠,还是好东西。”

    金满堂心头一喜,陈飞果然上了自己的圈套,陈飞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东西掉包了,现在在这玻璃罩子里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大矿石。

    金满堂一笑,说:“好,那我就跟你赌,他就是个灰沙头。”

    场下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要是这么玩,势必有一方会倾家荡产,乃至负债累累。

    陈飞一拍大腿,说:“好,金老板,谁要是打退堂鼓谁是孙子。”

    金满堂看着陈飞说:“呵呵,千万别说我欺负你,我给你一次后悔的机会,只要你跪着跟我道个歉,求我原谅,一切都还好说。”

    陈飞说:“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各自坐在座位上,等着别人喊价,价格涨得出乎意料的快,毕竟跟自己没关系,漫天喊价这种事儿,他们这些所谓赌行的老头子们最在行了。

    这时候,玉麒麟似乎看出来不对劲了,拉拉陈飞的衣角说:“我告诉你,这事情不对劲,按理来说,上次你们不是看过了,金满堂应该着急跟你赌没翠才是啊。”

    陈飞嘻嘻一笑,说:“师父,你怎么就知道我没跟金满堂说假话?”玉麒麟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摇摇头,感慨自己这个徒弟的古灵精怪。

    殊不知,金满堂早就知道那块原石里面有宝贝,不然当年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去搞那块石头了……就算陈飞跟他说假话,他一样能识破,只不过是有陈飞在,他能更加确定罢了。

    直到最后的价格被定在五百万才被喊停,金满堂心里一喜,心说:“小子,你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