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我要完璧归赵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很明显他也没想到价格被叫到这么高,且不说陈飞对这个行当完全不懂,也根本不知道这个值不值这么多钱。

    陈飞微微把头转向玉麒麟,老头子目光坚定的看着场中,这无疑给陈飞增添了不少信心。

    价格彻底停下来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主持人又再一次问询了一遍,在场还有没有要加价的。

    最后一次拍板之后,陈飞心里的第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主持人突然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先看看陈飞,又看看金满堂说:“现在请二位到场中。”

    这时候,门口穿着黑衣服的高大的保安拿了两把椅子放在场中,让陈飞和金满堂就坐。

    玉麒麟看了看陈飞,示意他事已至此,放手一搏吧。

    陈飞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场中,首先坐下,毕竟相比金满堂,心里最没谱的还是他。

    金满堂也慢慢悠悠的站起来,坐在场中的另一边,现在的局势,就相当于所有赌客把他们团团围坐在中间,两人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主持人突然一伸手,指向玉麒麟,说:“这位前辈想必在场人都认识,鼎鼎大名的玉麒麟,江灵山江老。”

    玉麒麟缓缓站起来,目光扫了一圈在场之人,露出一个随意的微笑。

    主持人接着说:“江老这次将担任这块现价值五百万原石的切割师,那么,请江老到前面来。”

    玉麒麟走到台前,皱皱眉给陈飞递了个眼神。

    陈飞完全没明白,玉麒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自己小心应付的意思?但是现在小心不小心还有什么用么?

    不只是陈飞,在场下但凡是在这一行颇有资历的人,都紧张的窒息,这么一块东西,一旦里面能开出个水灵剔透的宝贝,那简直就是天价,谁能不心动呢?

    而且一旦获得这东西,不只是你的财力上,在整个泰缅赌行都会声名大噪,这个江灵山当年不就是因为断出一块大石头,名震珠宝行的?

    当时开出的宝玉极大不说,切去外皮之后,看外形活脱脱的像神兽麒麟的样子,江灵山当即就给自己开出的这块石头取名为:麒麟宝玉。

    所以得了玉麒麟这么个称号。

    在场不管年龄大小,都很是佩服陈飞,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没想到在短短数月内,竟然已经敢坐在赌会里与人对赌。

    不管最后结果是输是赢,精神都是难能可贵。场下这些糟老头子里,这辈子没敢跟人玩过对赌的人也比比皆是。

    眼看玻璃罩子被取下来,玉麒麟拿了切石的工具,走到石头旁边。

    主持人一伸手,示意玉麒麟可以开始了。

    金满堂和陈飞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

    金满堂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当然是没什么好担心的。陈飞眉头微蹙,双眼紧紧的盯着石头。

    也许他的能力是对赌石有一种特殊的感应,但是不让触摸这一点,就完全葬送了他的能力,就好像把他的眼睛蒙上,再在他眼前放一个物件再问他这是什么一样,完全就是抓瞎。

    从上次,也就是三天前,陈飞摸完这块石头以后,到现在,金满堂有大把的时间做手脚,谁知道现在这一块还是不是自己之前摸到的那一块呢。

    这时候,玉麒麟点点头,示意自己可以开始了,就开始下刀。

    听见切割的机器还没有碰到石头的时候嗡嗡作响的声音,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没有再出声。

    二人对赌是不假,五百万的高价,当然是谁赢了归谁,玉孔雀嘿嘿一笑,跟身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老鬼说:“陈飞这小子还是挺机灵的啊,你看,他赌有玉,如果真的有,那东西不也就归他了?金满堂还得给他五百万,如果没有,那他也就给金满堂五百万。”

    没想到老鬼突然站起来,对着场下说:“等等……”

    本来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等着看结果,没想到被这个诡异苍老的声音搅局,都不由自主的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主持人伸伸手,示意先把机器关掉,所有人看向老鬼,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本来老鬼坐在特别不起眼的角落里,谁都没有注意过他,现在竟然是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

    他们都认识这个人,名声虽然不及玉麒麟,但是这个人雕玉的功夫也不比当年赌街的玉狮子差到哪里。

    金满堂看到老鬼的时候,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还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的瞳孔一缩,面露惊恐的盯着老鬼被毁容的脸。

    嘴里喃喃的说:“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说话的声音极小,除了离他最近的陈飞,只有盯着他嘴唇蠕动的老鬼知道他说了什么。

    陈飞没想到老鬼他们说的竟然都是真的,就在听到这句话以前,他还觉得玉麒麟他们几个都是在利用自己,拿自己当枪使。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他们对自己,也是真的信任。看来自己之前做的防备,也算是多余了。

    陈飞想着,心里不由得又对玉麒麟他们又敬重了几分。

    老鬼分明看出了金满堂刚才在呢喃些什么,嘿嘿一笑,众人看到,皆是一凛,谁都知道这个老鬼多年前死于一场大火,现在竟然又出现了。

    不过所有人看着老鬼的样子,谁都没有再多怀疑什么,脸上露出空气的部分的烧伤简直触目惊心,除了两个眼睛以外,已经完全没有人样了,这是要背负多少才有坚定的意志从火里逃出来?

    主持人看到老鬼的脸的时候,也是往后退了两步,但出于专业素养,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说:“这位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老鬼绕开其他人走到场中,从头上取下帽子,完全露出自己的脸的时候,连陈飞心里都泛起一阵酸水,骂了句卧槽。

    在场更有嗓子眼细的,已经干呕着跑出去了,更有女人已经开始尖叫,场面一度有些失控。

    只有金满堂一个人,表情满满的都是惊惧,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地板上,整个人发着抖,拳头死死的攥着。

    再看老鬼那张脸,陈飞从来都是在夜里见他,夜里本来就黑暗,他还总是带着帽子,遮住脸,从来没这么清晰的看过。

    那张脸已经完全不能用人类来形容了,好像在大火中,鼻子跟嘴巴都烧化了一样,皮肉粘连着,心理素质不好的,估计晚上回去一准儿的做噩梦。

    就在所有人都被被震惊的说不出话的时候,老鬼沙哑着嗓子开口:“徒弟,还记得我么?”

    听到老鬼叫自己徒弟的时候,金满堂的腿已经抖得跟筛糠似的了。

    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从玉石转移到金满堂和老鬼身上。

    这时候,玉麒麟用胳膊碰碰陈飞说:“傻小子,趁现在,确定一下,这石头有问题么?”

    陈飞一看,确实是好机会,难道师父他们早都商量好了?陈飞站起身,走到玉麒麟身边,虽然这是个好机会,但他倒不是很赞同这么做。

    毕竟把机会建立在揭露别人的伤疤上,这不在陈飞的原则范围内。

    玉麒麟见陈飞犹豫,叹口气,小声说:“这是他俩的恩怨,迟早要解决的,老鬼这个心结,迟早也是要解开的,你在这瞎操心什么?”

    陈飞点点头,伸出手去感受,就在手距离石头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只听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是全场的惊叫声。

    陈飞赶紧转过头去看,只见金满堂从兜里掏出一把马格南手枪,冲着房顶开了一枪,紧接着又把枪口对着老鬼,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后坐力太大的原因,手一直抖个不停。

    就连主持人也惊讶的忘记叫保安了。

    没想到在场最从容的还是老鬼,他呵呵一笑,嗓音嘶哑可怖的说:“徒弟啊,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当年你为了场中这块石头,放火杀了我全家,这么多年过去了,妻儿已经回不到我身边,但这东西,至少可以完璧归赵吧?”

    金满堂才不管什么完璧归赵,举着枪的手抖个不停,这场惊变是他完全没有想过的,更没想过这个老鬼竟然从十几年前那场大火中逃出来了。

    更没想到,他被烧成这样竟然还能活下来。

    全场都因为忌讳金满堂有枪而不敢出声,更不敢多动一下,当然,陈飞也因为金满堂意外的带着枪,而丧失了唯一一次能触摸原石的机会。

    老鬼在金满堂还在少年的时候,就从一个小偷组织里把金满堂带回来收养,一直待他跟亲生儿子一样,这一养就是十几年,教会了他一身的本事,没想到就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竟然妄图强上自己的女儿。

    后来事情被老鬼发现,狠狠的惩罚了金满堂,并且将金满堂赶出家门。

    但是二人的师徒关系依然没有断,金满堂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了对老鬼的不忠之心。

    就在老鬼得到这块原石的时候,准备出手,却被金满堂劝阻。那时候老鬼对金满堂已经有所防备,金满堂看这老鬼太过执拗,使老本行明着偷是不行了,就酿了这么一场火灾为背景的阴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