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惊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其实全场人听见老鬼的话,多有不信的,因为只要是这条赌街上的人,谁都知道,金老板见了谁都是笑呵呵的样子。

    但是谁也没想到,金满堂见了这个老鬼,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这样看来,这件事情就大可怀疑了。

    听到老鬼的话,金满堂更是激动了,几乎是嘶吼着说出一句:“你凭什么说是我放的火,你有什么证据!”

    只听老鬼的喉咙又发出两声阴笑,说:“你当年作案的时候,我跟本不在家,在家的,只有我的内人和孩子。”

    “当时我刚到大门口,就看见你从里面匆匆跑出来,紧接着,我就闻见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如果我当时不冲进去,也许我也不会变成这样,可惜,即便是我冲进火海,也没能救得了他们,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在火海里挣扎,然后活生生被烧死在我眼前……”

    老鬼自顾的说着:“当时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出不去了,可是我知道,只要让我活着……呵呵……”

    听到这的时候,陈飞突然被自己一阵巨大的疼痛感震的喘不过气,那种仿佛是自己置身火海一样的灼烧感,慢慢爬上来。

    陈飞支持不住,咣当就跪在地上,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的画面。

    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站在一片火海中,周围是一片的黑暗,没有人,孤独的被灼烧着。

    陈飞拼命的嘶吼,想逃跑,可是,四面都是墙,他只能拼命的砸墙,最后终于找到一扇门的时候,他用力的推,但是门框已经被烧的变了形状。

    陈飞不想放弃,可是没有办法,浓烟已经占据了屋子空气的一半,那些能烧的,都变成了恶魔一样的火苗,逼近自己。

    最后陈飞跪在地上,看着那些熊熊的烈焰卷上自己的身子。

    但是那种感觉,却不是烧灼的疼痛,而是冰冷,刺骨的冰冷,好像自己全身的血液和内脏都在这一刻被冻成了一块冰。

    疼,悲伤,愤怒,好像就是这诡异火焰的灼烧物。

    陈飞无力忍受,看着自己被烧成一具白骨,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

    场中所有人绷紧的神经都被老鬼和金满堂吸引着,听着老鬼讲述的故事,目光都转向金满堂,也许,知人知面不知心吧,谁都没想到,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的老邻居,竟然是这样的人。

    紧接着因为陈飞的嘶吼,所有人的心跳又被这带着巨大爆发力的声音带漏了半拍。

    只见陈飞跪在地上,缓缓的站起身,浑身骨骼卡巴作响。

    金满堂现在哪还管得了陈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掉这个老鬼。

    眼看金满堂的食指已经在手枪的扳机上下力了,在场人的目光可以说是应接不暇,只见陈飞突然一闪身到金满堂身前。

    陈飞双目猩红的看着金满堂,本来一个老鬼够让他害怕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怪物,金满堂一哆嗦,紧接着持枪的手腕就是一阵剧痛。

    枪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玉孔雀腾起身,在地上就势一滚,一把抄起枪,迅速退到老鬼身边,扳机点在右手食指上一转,只听咔咔两声,连子弹带弹夹就被玉孔雀卸下来,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完美。

    金满堂失去了枪,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底气,手腕痛的让自己头上汗几乎成了瀑布,打湿了整个衣服。

    陈飞似乎没觉得够一样,伸手掐上了金满堂的脖子。

    金满堂就这样被陈飞活生生的扼住脖子拎了起来,陈飞狞笑着用猩红的双眸盯着金满堂,眼看他的脸由于窒息,由白变红,由红变紫。

    玉麒麟看陈飞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好像更加开心了,这样下去一定要出人命了。

    玉麒麟想上去掰陈飞的手指,可奈何自己能耐再大,也不过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

    可是这个陈飞的力气,简直不像是人的,这也太大了吧。

    玉麒麟只能冲着陈飞大吼一声:“小飞,逝者已矣,你这样对谁有好处,谁的恩怨就让谁去报吧。”

    此时的陈飞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手一软,金满堂就从陈飞的手里掉下来,坐在地上拼命的咳嗽。

    陈飞觉得头晕目眩,自己刚才又干啥了,他低头看着金满堂脖子上五根紫红的手指印,再想想刚才自己脑子里那个恐怖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寒战。

    难道自己又被这个该死的白骨附身了?陈飞看着金满堂的样子就是一阵后怕,还好自己的意识回来的及时,不然估计自己就成杀人犯了。

    现在陈飞的身份,在这些人眼里直接成了一个迷,谁都没想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除了有金眼断玉的本事,战斗力竟然还能这么爆表!

    一看金满堂的枪也被下了,主持人才哆哆嗦嗦的走上来,早知道这个局儿是这样的,给自己五十万自己都不来啊,这个雇主真是坑啊。

    但是他也只能这么想想,毕竟现在自己已经接了这个活儿,作为一个金牌主持人,不能砸了自己的饭碗子不是?

    他看着老鬼说:“那,这位先生,你现在是怎么个意思呢?”

    老鬼看着场下的闹剧,呵呵一笑,指着原石说:“刚才那块原石价格被叫到五百万,这是对赌的价格,石头呢?”

    主持人毕竟是经过多场赌会的人,经过不少大风大浪,相当会揣测别人的意思,虽然这人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但也是能入场的赌客,说明还是很有实力的,就试探性的说:“那您的意思是,这块石头您收了?”

    老鬼点点头,旁边的玉孔雀看着他说:“不是吧,你不说这东西是个祸害么不管能不能开出东西,可都是这东西害你全家的东西,你真要收?”

    老鬼幽幽一笑,眼睛望着金满堂的方向说:“它一块石头,能做什么祟,害我全家的,是人的心啊。”

    玉孔雀听到这句话,闭嘴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陈飞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毕竟他并不知道自己刚才什么样,但是看在场人的眼神,也能知道,自己刚才肯定没干啥好事儿,不然人家也不会用这种带着惧意的眼神看着自己。

    主持人请老鬼先坐回去,金满堂也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坐回座位上,他只恨当时自己没回现场看看,把这个老不死的做个干脆利落。

    当年他本想着等火势去了以后,自己再作为金满堂唯一的徒弟,把这东西带走的,可是没想到,这火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把整座房子都烧成了架子,这石头也不知所踪。

    主持人对着在场所有惊魂未定的人,略带同情的说道:“各位来宾,刚才这位鬼先生愿意收购这块原石,因为特殊的情怀,所以如果不是很有把握的,请不要跟他竞价。”

    在场的人谁还敢竞价啊,现在这玩意完全已经被人看成不祥之物,再说能不能开出东西都还不好说。

    主持人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了,就对着场下说:“江老,不如我们先切了吧,也算了了别人一个心愿。”

    玉麒麟叹了口气,又看了看陈飞,陈飞点点头。

    反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刚才自己已经消耗了太多了体力,虽然不是自己想消耗的,陈飞也想快点完事儿。

    机器的轰轰声再次响起,所有人的眼睛又重新回到那块不祥的石头上。

    金满堂紧紧咬着牙,皱着眉头看着,玉麒麟带着一个风镜,削开一块皮,可是并没有露出翠,陈飞心里一惊,难道是出了什么叉子。

    金满堂也从惊魂未定中定了定心神,唇角露出一个微笑,接着看,紧接着,第二块皮也被削下来,竟然还是灰褐色的石头。

    陈飞脑子一炸,整个人的心脏骤然停了两秒,陈飞看向跟金满堂一起来的人,他也皱着眉紧紧盯着场中的石头。

    金满堂这时候已经有些得意的看着玉麒麟,毕竟是假的东西,怎么可能开出翠呢。

    玉麒麟也眉头紧锁,又一次换了个地方下刀,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玉麒麟和他手里的切割机器。

    一般玉有三刀,三刀下去不见翠,那这毛料基本上就算是废了。

    第三刀下去,随着又一块石皮掉落,金满堂就哈哈笑出了声。

    陈飞瞳孔放大的看着场上的原石,和地上被削落的三块石皮,感觉全身的血液在逆流,脑子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了。

    五百万对于一个寻常的百姓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了,就算是对于他们这些赌客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当你赌输了,丧失自己的名声不说,还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用红彤彤的华夏币打水漂。

    在场所有人都叹息着,连老鬼的都摇头叹息,没想到,兜兜转转半辈子,竟然就为了这么一块破石头。

    陈飞双拳紧紧的握着,玉麒麟看着陈飞,他相信陈飞断玉的能力,是不可能错的,可是此时此刻的景儿,又是怎么回事儿?

    玉麒麟放下切割机,拍拍陈飞的肩膀走出场外,陈飞坐在椅子上,没有站起来,当然他现在是站不起来,五百万的巨款,把他杀了也凑不出来啊。

    这时候,金满堂站起身,走到陈飞面前,得意的冷笑一声说:“小子,你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