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游戏才刚刚开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看到小花身子莫名的一抖,然后转过头,一脸询问的看着陈飞。

    陈飞瞪了金满堂一眼,对花咏歌说:“这事儿等今天跟这个王八蛋算完账我再跟你解释。”

    没想到,金满堂接着说:“解释什么?你跟玉儿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难道你不承认?”

    这话说的陈飞竟无言以对,但是此睡过非彼睡过啊,他还想解释,突然明白了,金满堂这是死到临头了还给自己下了一个套儿?

    如果说现在小花对金镶玉的感情差不多到位了,他抛出来这么一个盆子扣在自己头上,无疑就是让小花跟自己结梁子啊。

    陈飞心里暗自感慨,这个老东西,果然够阴的。

    陈飞用余光看了小花一眼,只见他的脸色并不好,十分阴沉。再看看金镶玉,她倒是面色透着微红,好像没有解释的意思。

    陈飞挪到金镶玉旁边说:“大侄女,你倒是解释一下啊。”

    金镶玉好像突然缓过来一样,冷哼一声说:“你们到现在还在纠结这种问题么?该解决就解决,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陈飞一听,说的也是,他拉过来一个凳子,坐在金满堂对面,身后是赌石界的三大元老,身边是小花和金镶玉,而他自己,就像一个帝王一般被人拥在中央。

    陈飞知道,金满堂一定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天地良心,真的跟自己身体里这个白骨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金满堂已经完蛋了,那就让他死的明白吧。

    陈飞呵呵一笑,说:“老金啊老金,这事儿吧,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放着人不做,你往石磊父母的矿井里埋炸药的时候想过今天么?”

    金满堂一听,整个人一愣,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时候,带着怨毒的眼神看向金镶玉。

    陈飞接着说:“你手里的那些所谓的孤儿,都是这么来的吧?其实,今天这个事情很简单,我猜你肯定已经想到了。”

    金满堂冷笑一声说:“你提前买通了石磊,在我们看过石头以后,就让石磊造了一个假的,放进会场,真东西则让石磊拿走,第二天我去掉包的时候,其实就是用真的换了一个假的?呵,好一个偷梁换柱。”

    陈飞表情渐怒,说:“这些年,你弄这些弄虚作假的勾当已经帮你赚了不少黑心钱了吧?把赌客送来的东西作假,或者直接做了假的开窗石料拿出去卖,你还真是一点阴德都不积。”

    金满堂似乎放弃似的笑了几声,目光又看向金镶玉说:“对,就算都对,但是你呢?我视你如己出,这么多年好吃好喝的对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那你跟我有什么区别?”

    金镶玉本就是姑娘,心也有软的时候,就算眼前这个人无恶不作,但是他对自己,毕竟有十年的养育之恩啊。

    陈飞看金镶玉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有些于心不忍的意思,冷笑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说:“哦?如果杀了别人的亲人之后在对人家有养育之恩,也算是积德的话,那我猜你下辈子肯定能投个好人家。”

    金镶玉听完,震惊的看着陈飞,陈飞转过身,对着玉麒麟他们说:“师父,夏师伯就是被他派人暗杀的。”

    陈飞能明显感觉到所有人的身体一震,他看着金满堂接着说:“这个字据,就是你买凶杀人之后的支付凭证吧?”

    “日期恰好是十年前,而内容,则是猎狮子,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金镶玉的爷爷夏青林的外号叫玉狮子,所以,这个是你干的吧?”

    其实金满堂在看见陈飞把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完了,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自己,他也没有为自己开脱的打算了。

    本来金镶玉对金满堂多少还有些恻隐之心,现在看来,真真恨不得马上就杀了他。

    原来,十年前的一切都是他策划好的。

    金满堂呵呵一笑,说:“陈飞啊陈飞,你果然是不同凡响,我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全被你翻出来了?”

    金镶玉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撕扯着金满堂,情绪已经失去了控制。

    金满堂看着扑上来的金镶玉,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说:“是啊,当年我为了你,找人杀了夏青林,还花了不少钱呢,想想都心疼。”

    “如果不是因为你从小的天赋极佳,又深得你爷爷的真传,恐怕你也不会被我盯上。而你爷爷,说不定现在还活着,所以你爷爷的死,都应该拜你所赐啊。”

    金镶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似的,好在花咏歌在她旁边,还能控制住她。

    陈飞看着金满堂,就像看着一个臭虫一样,这样一个社会的人渣败类,早就应该绳之以法。

    陈飞叹了口气说:“师父,我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这个人,交给你们了。”

    寇震元已经摩拳擦掌准备上了,自己当了半辈子的兵,收拾这么个败类,还是易如反掌的。

    金镶玉在一番冲动之后,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了,金满堂现在完全就是等死的表情,陈飞看着他,总觉得有一种泼皮无赖招人恨的那股劲儿。

    就在寇震元拎着金满堂的后脖领子准备把他带走直接办了的时候,人群中传来金镶玉微弱的声音:“等一下。”

    所有人转过头看着金镶玉。只见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地面,弱弱的说:“放了他吧…求你们放了他吧。”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现在最想杀了金满堂的就应该是金镶玉了,没想到她却让他们放了他。

    寇震元不解的看着金镶玉,没想她苦笑两声说:“怎么说他也养了我十年,他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对他不义。”

    然后金镶玉走到金满堂前看着他说:“这十年的养育之恩,用你的命换,我该能还清了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花咏歌摇头叹息之后也跟了上去。

    金镶玉知道,在金满堂十年的教育下,她早就已经是一个瑕疵必报的女人了,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也变成这样了呢。

    她知道,也许就是从遇见陈飞开始吧,自己一再的任性伤害到这个男人,他却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她现在从心底里感谢,还好在她没有被金满堂完全培养成混蛋之前,遇到了陈飞……

    陈飞告别了师父们,一个人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慢慢悠悠,还是一个这样的夕阳下,无比舒服,事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陈飞想着想者,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笑声,然后就是白骨的声音在自己脑中响起:“怎么,今天开心么?”

    陈飞点点头说:“还行,不过,今天你又用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白骨呵呵一笑说:“没办法,怒气共鸣而已,现在你可是一个身家五百万的人了,可以回去抱得美人归了。”

    陈飞走上一个过河的大桥,感觉真是一片海阔天空,看着过往的人群,陈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突然,白骨的声音悲伤起来,说:“陈飞,你不是一直想把我弄出去么?”

    陈飞不置可否,别说以前,就算现在,他依然觉得白骨就是个潜在的危险物品,就像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

    而且陈飞也一直相信,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不管她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力量和财富,也不如自己平平安安赚到的好。

    白骨似乎能感应到陈飞的想法似的,说;“说实话,在你的身体里,我总是感觉到很禁锢,这样下去,不管我能再活多少年,都还是一个结果,不然就像你之前说的,咱俩同归于尽吧?”

    陈飞突然一顿,心里一万只曹尼玛来回奔腾,这货什么意思?凭什么啊,自己有钱了,你特么要带着我自杀?

    陈飞可以理解,毕竟谁都有心情不好比较瓶颈的时候,但是一堆烂骨头,凭什么要让自己一个大活人跟着丧命啊!

    突然,身材觉得一股凉气攀上自己的身体,带着自己的身体往大桥边上走,接着单手一撑,就有跃跃欲试往下跳的意思。

    亏着陈飞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栏杆,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就是不动。

    几个路人看见陈飞的样子,都惊呆了,心说:这特么干嘛呢?一神经病吧,自己在这演什么呢?

    其中一个看见了,指着陈飞就是一顿笑,说:“卧槽,这孩子真有意思,自己要跳河,然后自己拦着自己不让自己跳?哈哈。”

    陈飞哪还管得了路人啊,奋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大喊了一句:“卧槽,你放开我!”

    这种顶级的“街头卖艺”还是挺吸引人的,周围人看着陈飞都不住的感慨:这货演技简直太好了,整的跟真的似的!

    紧接着,就是陈飞自言自语的,带着小狮子一样的怒火,喊着着:“你丫大姨妈来了吧?大姐我求你了,放手!我错了!以后您就消停在这住着,你想怎么住怎么住!哎……别别别……”

    金满堂捡回一条命,落魄之中,意料之外的电话响起,金满堂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金老板,别以为这样就玩完了,欲扬先抑,钱都是身外之物,我可以帮你得到陈飞身上的力量,游戏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