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把他带回东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安保队长看陈飞好不容易消停了,也疏散了其他人,让他们接着巡逻去了。

    陈飞一个人蹲在地上,好不容易有人过来,陈飞看到也是个年轻人,那人似乎早都准备好了似的,从包里掏出毯子,往地上一铺,直接垫着包往上一躺。

    陈飞瞬间有点懵,这是干啥呢。放着家里的床不睡,上这吸纳日月精华来了?

    那人仿佛也看出来陈飞在看自己,起都没起来就说:“你也是来应聘的?”

    陈飞见终于有人跟他说话了,两腿一盘就坐下了,说:“啥应聘,我是来找人的。”

    年轻人笑笑说:“那你找人白天来就行,这么早上这占位置不是耽误别人么?”

    陈飞总不可能告诉他,要是白天,自己估计小命就已经呜呼了吧。就说:“我找小花有急事。”

    年轻人想了想,说:“那你可能找错人了,这的佣人我上下都混熟了,根本没有个叫小花的,男的女的啊?”

    陈飞一听也是一愣说:“我找花总,花咏歌。”没想到年轻人听完抱着肚子就开始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

    这让陈飞异常不爽,就问:“怎么?你不相信?”等年轻人笑够了才说:“拉倒吧,鬼才信你呢。”

    陈飞一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个点儿自己进不去,小花手机又关机,跟这人聊天逗闷子也不错。

    陈飞眼睛一转就说:“那这么的吧,咱俩打个赌,现在小花手机关机,等会开机了,我让他亲自来接我,如果你输了,你就去踹一脚那个安保队长的屁股,怎么样?”

    年轻人一听,愣了一下说:“你这是自己找死呢吧?”陈飞眼睛一横说:“你就说你敢不敢吧。”年轻人冷笑一声说:“我就是怕你不敢。”

    陈飞点点头说,那我们就说定了啊。

    年轻人哼了一声转头接着补觉去了,但是看着陈飞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有点摸不准,万一自己真输了,那这辈子就甭想再在花家找差事了。

    但是看陈飞这副样子,怎么看怎么穷酸,估计也是吹牛逼的,到时候他输了,一脚踹在安保队长屁股上,那自己就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陈飞回过神往后一看,我去,身后已经黑压压的坐满人了,跟开菜市场了似的,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想挤破脑袋往小花家钻呢?

    陈飞试着打小花的电话,竟然已经通了,听到小花的声音,陈飞感动的热泪盈眶,喃喃的说:“小花你快出来接我,你们家保安不让我进去。”

    花咏歌也是一懵,这怎么说来就来了,发生什么了,赶紧穿好衣服就出门,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虽然花咏歌只是去接个陈飞,但是因为宅子实在太大,这么个庄院,要走过去,估计天彻底就亮了。

    到了大门口,那些早就等工作的人刷拉一下全都站起来,跟疯了似的一拥而上,陈飞被他们挤在中间,又热又着急。

    花家大门打开的一瞬间,花咏歌从车上下来,既视感完全就是一帮在机场接机的粉丝。

    陈飞暗自叹口气,心说:也是辛苦小花的保安了,天天出趟门真不容易,花咏歌在保安用身躯组成的分割线里在人群中搜索陈飞的影子。

    陈飞也是拼命的往前挤,他发现,这种时候,个子矮也是件好事儿,至少还是比较灵活的,好不容易挤到前面,看到自己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也在前面站着,嘿嘿一笑,说:“你准备好去踹队长的屁股吧。”

    突然,陈飞的目光跟小花对上了,陈飞从人群中出来,衣服已经都被刚才拥挤中扯烂了。

    花咏歌上前两步拉过陈飞,皱着眉说:“你怎么成这样了?”

    陈飞诉苦说:“我真有急事儿,昨天找你的时候,他们不让我进啊。”

    年轻人看着陈飞跟花咏歌亲密的样子,惊讶的下巴都掉了,这小子难道真的认识花总?

    花咏歌笑笑,说:“谁不让你进?”陈飞委屈的一指安保队长,队长也懵了,卧槽,这么个穷酸样子,真的是老板的客人?

    花咏歌走过去看着安保队长说:“你,制服换了,可以走了。”队长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随后丢下一个没落的眼神,转身就准备去换衣服。

    陈飞看着他的样子,突然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也是这么被人说不要就不要的,心里的那种感觉瞬间就引起了共鸣。

    陈飞伸手一把拉出队长的胳膊跟小花说:“小花同志,不用这么狠,不让我进去说明人家敬业啊,要是谁都能进,你还要这个安保队长干嘛。”

    花咏歌一听陈飞这么说,也点点头说:“那就算了,我们先走吧。”

    谁知陈飞还来劲了,指着那个年轻人说:“就你,出来。”

    年轻人战战兢兢的出来,还没等别人反应过来,赶紧冲着陈飞点头哈腰的说:“大哥,我错了,你放了我吧。”

    陈飞抱着胳膊说:“愿赌服输啊。不然我保证你这辈子都没机会。”陈飞这么说当然就是吹个牛逼,要是小花不愿意,自己这辈子照样也没机会进他们家。

    队长此时惊魂未定,站在一边没吭声。花咏歌一天到晚跟个土皇帝是的“日理万机”,也难得有机会看到这样的闹剧,就面带微笑的看着陈飞闹腾。

    陈飞笑嘻嘻的说:“队长,让他踹你屁股一脚行么?”

    队长差点丢了工作,刚保住工作就不错了,心里恨不得跪谢陈飞的八辈祖宗,别说踢屁股了,踢脸都行。

    当下赶紧点头,说:“行行行。”陈飞下巴一扬,说:“赶紧的吧,等啥呢。”

    年轻人叹了口气,抬起腿思量了一下就放下了,然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我错了大哥,你放了我吧。”

    陈飞呵呵一笑说:“下回别这么看不起人。”

    说完,陈飞拍了拍小花的肩膀,上了小花的车。

    一路上,陈飞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这种感觉简直太爽了,以前那个跪在地上的肯定是自己,现在换过来了,效果跟爽度简直爆表。

    花咏歌也带着微笑,心说这小子真有意思,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对着陈飞说:“要不我先带你逛逛?”

    陈飞赶紧摆手,刚才这么一折腾也是挺累的,就说:“我是真的有急事跟你商量。”

    花咏歌听他这么说,也收敛了笑容,陈飞心这么大的人,他说有急事那肯定就不是一般的事儿了。

    花咏歌催促司机快点开车,两人下了车就进了小花家的大豪宅,陈飞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豪华最奢侈的房子,这尼玛简直就是宫殿啊,哪是房子。

    花咏歌直接带着陈飞进了他的会客室。

    陈飞坐在会客室柔软的沙发上,整个人都被陷进了一片温柔里似的。

    花咏歌随后进来,一脸认真的问陈飞:“你到底怎么了?有我可以帮忙的么?”

    陈飞闻言,才坐正了一些说:“小花,估计也就只有你能帮忙了。”

    花咏歌一愣,到底是出了多大的事儿,只要自己能帮忙,当然,就冲着自己这个兄弟,他也肯定会尽力的。

    陈飞从包里拿出那个沉甸甸的东西,放在桌上,皱着眉头说:“昨天我睡觉的时候,差点被人弄死,我可以肯定他们就是找这个东西的。”

    花咏歌皱了皱眉,从桌上拿起那个东西,放在手里看着,从表面上,确实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得深入了解一下才行。

    但是陈飞又是怎么得到这玩意的呢,而且他说有人想弄死他,他又是怎么跑出来的呢。

    陈飞似乎看出了花咏歌的疑问,就说:“我也不知道,我从到泰缅开始,就遇到钟静凝身边那个人妖,东西是他给我的,昨天也是他帮我吸引走别人火力的。”

    花咏歌点点头,看来这事儿只能先问问阿凝了,至于这个蔓薇拉到底是什么人,还得慢慢调查。

    蔓薇拉喘着大气,在一幢房子的侧面,靠着墙,这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这么能追。

    这时候,蔓薇拉手上的电子表突然滴滴滴滴的想起来,她抬起手臂,按下侧面的一个按钮,然后一句话就从里面传出一句话:“你下一步的任务就是保护陈飞,不要让柳曼殊的人抓住他,想办法把他带回东瀛。”

    蔓薇拉先是一惊,随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收到。”

    关上设备,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柳曼殊这个女人竟然来了?到底这个陈飞是什么人,能惊动这个女人?

    看来自己还是得先找到他再说,如果这个任务失败了,那自己也就可以提着头回去了。

    蔓薇拉休息了一下就小心翼翼的往回走,现在陈飞肯定是不在酒店里了,那他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去找花咏歌了。

    花咏歌没耽搁,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用陈飞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花咏歌看着陈飞说:“我找了人,下午来进行样本采集,先拿去化验一下,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到底是里面包裹了什么,还是说这东西蕴含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

    陈飞想着,就想到自己感应这东西的手感,也许是真的蕴藏着一种人类不可知的力量呢?关键让陈飞头疼的是,那根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