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好久不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就在陈飞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寒意,这种不舒服的汗毛倒立的感觉,让他除了蔓薇拉之外,不会想起第二个人。

    他猛的转身,就看见蔓薇拉正倚在房间门框上看着自己。

    虽然说陈飞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这么个人,跟猫似的,连个脚步声都没有就出现在自己身边,还是被吓得倒退了两步。

    她看着陈飞,唇边勾起一丝微笑说:“怎么了,我是来保护你的,而且必须跟你寸步不离,从今天开始,我就要住在这里了。”

    陈飞有些愤愤的说:“老子去洗澡,你也要看着么?”

    谁知道蔓薇拉冷笑一声说:“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关系么?”

    陈飞一愣,好像确实是这样,她不但看过,还摸过呢。

    陈飞总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自己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国家领导人,至于被人二十四小时的跟踪保护么。

    蔓薇拉笑了笑说:“我的情报网告诉我,柳曼殊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就算你藏在这里,不出一天,他们就能在这些蠢货的手里把你带走。”

    陈飞冷笑一声说:“在你眼里,别人就都是蠢货了?你到底是有什么通天的本事敢这么嚣张?”

    陈飞就是不爽一个人妖,不,也许是个女人,竟然敢把这么多大老爷们不放在眼里。

    蔓薇拉耸耸肩说:“不然呢?要我证明给你看么?”

    这时候花咏歌开完早会从外面回来,看见蔓薇拉又是一惊,这货又是怎么进来的,刚才经过监控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清醒着啊,那她是怎么进来的?

    花咏歌很好奇,只要她能进来,说明自己家的监控布防是有问题的,二十三个摄像头,完全藏在隐蔽的地方,却被她全部躲过去了,可见这个人是有多强。

    花咏歌走到她身边,说:“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进来的?”

    蔓薇拉没好气的说:“既然我能进来,那柳曼殊就更不在话下了,所以你的监控位置要全部换掉。”

    花咏歌点点头,她这句话说的不无道理,他谦逊的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布防?”

    蔓薇拉走进陈飞的房间,坐在沙发上,思索了一会儿说:“有纸比吗?”

    花咏歌立刻点点头,拍了拍手,一个穿着板正的男子就过来。

    花咏歌交代了一下,男人就出去了,很快就拿着东西回来了,效率之高刚陈飞都感叹,这么大的房子里,他得多熟悉每个物品的摆放位置才能在第一时间把老板要的东西取回来啊。

    男人把纸笔递给蔓薇拉,又冲花咏歌点点头就出去了。

    蔓薇拉拿着纸笔,不消片刻,就画出了花咏歌庄园的整个平面图,并且标出了他家的监控布防,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搞清楚自己家的地图全景,而且还能这么清楚准确的标出摄像头藏着的位置,轮回组织的人果然强的没话说。

    过了一会儿,蔓薇拉又在地图上标出二十三个点,说:“再买二十三个红外摄像头,藏在这个位置,然后把之前的关掉但是不要撤掉。”

    花咏歌想了想,这些摄像头的布控当时是请国际上专业的人来安装的,那现在她让自己安装的地方,完全就是一个反侦察的布控啊。

    花咏歌笑着点点头,在心里还是很肯定蔓薇拉的实力的。

    蔓薇拉把图画好就交给花咏歌,说:“接下来就是人员布防的位置,等下我再画给你。”

    陈飞在一边一直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说:“虽然我不知道那个柳曼殊是什么人,但是我真的不想就这样在房子里被人保护着。”

    蔓薇拉先是一惊,随后想了想说:“你说的对,但是布防是很重要的。”然后转头看着花咏歌说:“你身边有没有造假很厉害的人,以防万一。”

    天地良心,花咏歌做声音虽然喜欢利用别人的弱点,但是他的产品大多数都会远销华夏,所以制假贩假这种事儿他还真的没有干过。

    听蔓薇拉这么一问,陈飞倒是想起了一个人,就说:“我认识这种人,你要干什么?”

    蔓薇拉说:“让他多造几块,乱花渐欲迷人眼,我们分开来吸引柳曼殊的火力。”

    陈飞点点头,心说这女人在国际杀手组织都学了些啥,难道连孙子兵法他们都学?声东击西都知道,真是不简单啊。

    蔓薇拉看出了陈飞的表情,悄然一笑说:“《孙子兵法》是我们的必修课程。”

    陈飞尴尬的笑笑,就准备去联系石磊,这种事儿他倒是最在行的。

    这时候,蔓薇拉的联络手表又响了起来,她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按下接听,那边的声音似乎比较急促:“任务更改为,保住陈飞和东西,护送他们去安全的地方,暗影事变了。”

    蔓薇拉心里一惊,对于这次任务,她应该知道,那个东西就是一个相当重的筹码,现在事变了,自然不能让筹码落入敌人手里,也就是说,现在自己的敌人,不只是柳曼殊一个,还有暗影的杀手。

    蔓薇拉深深的喘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可是现在什么地方才最安全呢。

    花咏歌已经交代安保队去着手改造摄像头和人力最为有利的安全布防了,接下来,就看那边什么时候动手了。

    柳曼殊坐在金满堂的铺子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现在,他的铺子里大门紧锁,已经没有营业了,所以这里完全变成了柳曼殊他们的根据地,沙华则百无聊赖的喝茶,顺便感慨金满堂收藏的玉石和古董。

    金满堂在铺子里焦急万分,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柳曼殊冷笑一声说:“你着什么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懂。”

    金满堂叹口气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柳曼殊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最适合动手的机会,就在昨晚,沙华已经定位到陈飞先在所在的位置。

    现在她只要等到天色暗下来,自己亲自去探查一下,再定制具体的方案就够了。

    而且据沙华的情报显示,陈飞在花咏歌的宅子里,这个男人也算是陈飞一个相当好的盾牌,强攻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主人要的是死人,那任务就轻松多了。

    沙华走过来,坐在柳曼殊旁边,笑笑说;“你打算今晚怎么动手?”

    柳曼殊淡然的说:“我想知道,那个陈飞的身体里,到底有什么样的能量,如果他还没有发觉,那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沙华点点头,说:“但愿你能顺利吧。”

    夕阳西下,花咏歌这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累了一天,陈飞跟着东跑西颠的也有点体力不支,就说:“我先睡觉了,有什么情况再说吧。”

    人在没什么精神的情况下,确实提不起干劲。

    蔓薇拉虽然嘴上说要贴身保护,但事实告诉她,男女有别,她总不可能跟陈飞谁在一张床上吧。

    花咏歌有点担心,毕竟今天东西才刚做完布防,还线路还没有转换过来,如果这个时候,那个柳曼殊行动,怎么办?

    蔓薇拉倒是不担心,按照她的推测,柳曼殊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动手才对,就算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只要是柳曼殊一个人,那自己还是能应付的了的。

    陈飞终于如愿以偿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陷在柔软的大床里,很快就睡着了。

    柳曼殊站在花咏歌家大门口,唇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微笑,然后身影就消失在大门前。

    对于自己的身手,柳曼殊还是十分自信的,就这些保安,自己根本连动手的必要都没有,就能轻而易举的躲开他们。

    虽然沙华能定位到陈飞就在花咏歌家,但是没想到,花家的宅子这么大,她根本不知道陈飞再哪个房间,这就是个非常麻烦的事儿了。

    最后进到花咏歌家的时候,柳曼殊也确实废了一点功夫,毕竟这么大,一间一间找还真是很困难呢。

    柳曼殊手里有一个沙华特质的开锁器,打开房间门锁应该不是问题,好在花咏歌正中下怀,家里的房间门都是电子的,这让她省了不少事儿。

    柳曼殊吗没有着急的打开门看,毕竟她的机会不多,如果一间一间的打开看也太费时间了。

    他很快判断了一下主卧次卧和客房的排列,最后把目标定在楼上的三间客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开锁器打开其中一间。

    她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走进去,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直觉告诉她,这就是陈飞的房间。

    她悄悄的走过去,掀开被子,然后心里一惊,被子里的,竟然是一个人形的玩偶!

    紧接着就是一个人影从床下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脚腕,柳曼殊一惊,瞬间掏出枪,接着脚腕一松,一个人影就从身后勒住了柳曼殊的脖子,她抓住勒着自己脖子的手腕,找准一个穴位就是一捏。

    她明显的感觉到,勒着自己的手瞬间一松,一个幽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曼殊,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