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兄弟夜话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蔓薇拉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又闭上了嘴,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慌乱。

    不管怎么说,柳曼殊的突然放弃让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近期最大的好事。

    为了以防万一,陈飞他们决定先去钟静凝那里,商讨好对策之后再说。

    所有人的心情都还算不错,所以气氛并没有尴尬,花咏歌在一边笑着看陈飞和钟静凝互相斗嘴打闹,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

    到了钟静凝家里,已经有人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等着他们回来了,花咏歌进门之后,眼里全是温柔,看着金镶玉问:“这都是你做的么?”

    金镶玉摇摇头道:“我哪里会做这些,都是钟姐姐按照你喜欢的口味请大厨来做的。”

    花咏歌有点惊讶,又有点失望,最近看着金镶玉的时候,他越发的有那种与人白头偕老的念头了,这种想法有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住。

    几个人折腾了一天,确实有些饿了,谈笑着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席间蔓薇拉一声不吭,直到这时候她才开始发表意见。

    “既然柳曼殊他们决定暂时行动,那就说明他们似乎遇到了更大的事情,等他们的事情一旦处理完毕,那我们就又会陷入危机。”

    花咏歌听完,也表情严肃的点点头,这点他也不是没想到,但是泰缅也就这么大,而在泰缅能保着他的也只有自己,但自己又不是泰缅的皇帝,也有手触不到的地方啊。

    钟静凝听着蔓薇拉说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陈飞:“你在华夏的势力怎么样?”

    陈飞听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就说:“我就是个小老百姓,我要是有势力,就你抽我那两个大耳光,我还能饶你?”

    钟静凝听完,赶紧给陈飞使了个眼色,让他丫的闭嘴,不能破坏老娘在小花心里的美好形象。

    花咏歌笑笑说;“阿凝,你还打过他?”钟静凝听完赶紧打岔说:“其实没有势力不是正好么。”

    花咏歌一愣,什么叫没有势力更好,没有势力和能力,在华夏那么大的国土上,还不如在泰缅待着呢。

    看着陈飞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在那吃的欢实,钟静凝就恨不得再抽他一巴掌,难道自己这些人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时候,蔓薇拉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钟总说的对,既然没有势力,小人物肯定不会受到什么关注,所以才会更安全不是么?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花咏歌皱皱眉看向他,陈飞一把抹掉嘴上的油说:“我没意见,正好我两个月之后要回去,但是现在……恐怕我还得在这呆一阵子。”

    花咏歌记得那天他的女神好像是说让他回去来着,但是这两个月……

    蔓薇拉好像也同意,这样时间不早不晚,晚一点走,应该可以避开一部分眼线,那时候负责监视陈飞的人很可能会懈怠。

    陈飞把一个刚擦完嘴又拿起的鸡腿狠狠的摔进盘子,说:“那从明天开始,我要去小花的拳场工作,强身健体,免得再被别人跟抓小鸡似的抓走。”

    这个花咏歌倒是很赞成,能有自保的能力也能给救援减轻一定难度。

    席间一直没有说话的金镶玉突然开口说:“陈飞,两个月之后,我跟你去华夏。”

    陈飞和花咏歌都是一愣,他的眼睛瞄了一眼小花的反应,感觉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醋味。

    陈飞赶紧摆摆手说:“你就消停的在这待着,跑到华夏给华夏人民添乱吗?你这样的姑娘容易造成社会不和谐。”

    金镶玉一脸懵逼,自己怎么了?怎么就不和谐了?

    陈飞看她一脸疑惑,坏笑着说:“你这么漂亮,去了男人都看你,人家老婆怎么想,除非……”

    “除非什么?”金镶玉一脸认真的看着陈飞。

    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陈飞是在逗金镶玉玩,只有她一个人当真了似的追问,钟静凝也捂着嘴忍俊不禁,看来这姑娘的本质就是个傻白甜,只不过被金满堂这抔坏水浇时间长了而已,现在坏水被铲除了,她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除非……你得先找个人把自己送出去,到时候名花有主了,也没人敢怎么样了你说是吧。”

    陈飞说这话的时候,还看着小花挑了挑眉毛。

    花咏歌虽然嘴上怪陈飞没正经的,但唇角的笑意是遮不住的。

    倒是钟静凝的笑容明显有些僵硬,金镶玉这时候才发现陈飞是逗自己玩呢,也笑出声。

    只有花咏歌渐渐严肃,看着金镶玉说:“你去华夏做什么?在泰缅,我……我们都可以帮你。”

    陈飞也跟在后面点头,他是要回去追女神的,再带着个姑娘回去算怎么回事儿啊。

    金镶玉看花咏歌的表情,自己也严肃下来说:“我家祖上都是华夏人,我想把爷爷的骨灰带回去,华夏不是有句话叫落叶归根么?”

    大家听着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花咏歌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张张嘴,又把想说的话咽回去了。

    蔓薇拉似乎嗅到了尴尬的气味,说:“今天大家就先不要回花先生那边了,如果钟总这边的客房不够睡的,我们可以去开房间。”

    钟静凝家虽然没有花咏歌家那么大,但好歹她也算是一条街的扛把子,自己开酒吧,地下拳场也有她的股份,房子也算是奢侈,客房还是够住的。

    最后决定,陈飞和小花睡一间,金镶玉和钟静凝睡一间,蔓薇拉自己睡。

    陈飞似乎也是困的急眼了,他昨晚几乎就没怎么合眼,简单的洗漱之后倒头就准备睡觉。

    花咏歌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的月亮,似乎有什么心事一样。

    陈飞看着他,虽然困,但是也要关心一下自己兄弟的心情啊,就问他怎么了。

    花咏歌坐在床边勉强的摇摇头苦笑了两声。

    陈飞试探性的问:“你这么愁眉苦脸的,该不是因为我大侄女吧?”

    花咏歌的嘴角微微动了动,这让陈飞确定自己是猜对了,现在提到大侄女的时候,小花就会异常的敏感。

    陈飞笑了笑说:“华夏那么大,谁知道她要去哪里啊?”

    花咏歌点点头说:“是啊,华夏那么大,她一个人去我还真的不放心呢。”

    陈飞对于这一点来说,做的还是很到位的,华夏的兄弟情早都培养出来了,兄弟喜欢的女人,就连聊天他都的想好了再说。

    他本来想说实在不行我帮你照顾一阵子也是可以的,但是自己想想都觉得别扭,就干脆闭嘴没有说出口。

    谁知花咏歌突然自己感慨了一句:“如果有钱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好了。”

    陈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情还是挺复杂的,这话也就小花能说,就算有钱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人,那他估计也得下辈子才能买得起像沈嘉琪这个身价的女神。

    突然,花咏歌很认真的看着陈飞说:“既然她想回家安葬爷爷,那你就帮我照顾她一阵子,等我做完这边的工程,再过去接她,那时候,我在跟她求婚。”

    陈飞听着,从床上坐起来,喜不自胜的拍了小花的后背一下说:“小花啊,你特么的终于还是承认了,你放心吧,你要是相信兄弟,就算有我女神在这放着,我也得先帮你把媳妇照顾好。”

    花咏歌听完,脸上的表情才彻底放松下来,也笑着回了陈飞一拳。

    两个男人突然间的笑闹就像回到小时候,没有等级,没有身份,就是拿着枕头互相砸着对方,笑闹着奔跑着,从床上跳到地上,也不管脚会不会脏。

    女生这边就相对沉默了,女人之间的沟通几乎没有直接这两个字,她们的大脑里的事实,几乎都是自己构架出来的。

    钟静凝突然打破安静说:“玉儿,你喜欢花先生吗?”

    金镶玉缩在被子里没说话,她应该说什么呢?从第一遇见花咏歌的时候,她就喜欢他了,那时候,他像个温柔的大哥哥,所有的光环都围着他转,万众瞩目的像一个王子。

    可是自己就只有站在他背后瞻仰他,她以为,就这样下去就好了,可是当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见陈飞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安。

    钟静凝看金镶玉没有回答,又试探的问了句:“玉儿,睡了吗?”在没有等来回答的时候,她轻轻叹了口气,翻个身,接着想事儿了。

    等陈飞和花咏歌终于闹累了,两个人躺在大床上,陈飞双手垫在头下,看着天花板说:“小花,我真的庆幸能遇见你这么个兄弟。”

    花咏歌也学着陈飞的姿势,笑了笑说:“是吗?你在华夏没有好朋友?不过我也是很喜欢你的,你身上的那种率真和认真。”

    陈飞故意坏笑一声说:“同生死共患难吧,小花这才是真兄弟,你可千万别对我动歪脑子啊,我不搞基。”

    随即两人都哈哈一笑,翻个身各自睡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