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古曼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虽然是同一个国家,却总有些不眠的人,金满堂在铺子里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心中总有些惶惶不安。

    这些人是什么意思,说是来帮自己的,然后,这就走了?

    但是从心里,他还是很畏惧这个女人的,所以看着他们跟联军扫荡似的准备连夜撤走,也不敢问什么。

    金满堂思索再三,如果他们就这么走了的话,那自己怎么办?

    突然,金满堂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个男人打过来的,还没等金满堂说话,他先开口说:“金老板,游戏不得不按下暂停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方法。”

    金满堂一愣,不由的问:“什么方法?”

    电话里的男人笑了两声说:“陈飞身上有一块石头,你先得到它,然后把陈飞抓住,然后我的人就会出现,帮助你夺取陈飞的力量。”

    “那我怎么才能联系到你?”金满堂刚问出这句话,那边就把电话挂了,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得到力量那他不是什么都有了,光凭那断玉的功夫,自己就可能富可敌国,到时候别说一个花咏歌,就是十个,自己也不会放在眼里。

    待柳曼殊撤走去执行别的任务的时候,金满堂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思索着,自己跟陈飞相处了那么久,根本就没见过一块什么石头啊。

    看来只有先弄走陈飞,才能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吧。

    等陈飞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空了,小花似乎有起早的习惯,陈飞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心里不放事儿还真是舒服啊。

    还没等几个哈欠从陈飞嘴里冒出来,小花已经从外面回来了,面带微笑的跟陈飞打了个招呼,撇撇嘴说:“不是说要去拳场?你怎么还不起来?”

    陈飞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谁像你啊,那么有精神?对了,她们起来了么?”

    花咏歌没好气的撇撇嘴说:“人家早饭都吃完了。”

    陈飞这才从床上翻腾起来,慢悠悠的走出去,外面的阳光刚刚好,让人格外温暖舒服。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后面,还隐藏着多少血雨腥风。

    陈飞收拾好之后,花咏歌已经在车里等着他了,两个人开车到地下拳场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因为花咏歌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干脆安排了砂楚来全权负责陈飞的事儿。

    刚一进门,砂楚就一个熊抱扑过来,吓得陈飞一愣,心说你们都什么毛病啊,怎么都喜欢玩这个。

    砂楚插着腰说:“花总说了,你就是想锻炼一下身体而已,上次我看了你跟山姆打拳,你很厉害,完全不用学啊。”

    陈飞哭丧个脸,心说:上次那特么又不是我,我要是一直那样估计你早进小盒了,现在就怕白骨跟自己闹别扭,关键时候不肯帮忙,非要等自己痛苦受罪之后,才出来,所以,靠人不如靠自己,自己厉害了比啥都强。

    砂楚看陈飞露出的表情,反正他也不懂,就说:“这一个月,就是训练你自己能把这个筒拎起来。”

    陈飞一愣,这不就是上次自己挪都挪不动的那个筒?一个月?怎么可能。

    陈飞撇撇嘴说:“傻大个,你能不能给我弄点简单的来,这玩意别说一个月,一年我也整不明白啊。”

    砂楚笑笑说:“可是一定要这么做,到时候,你可以一拳打趴他们。”

    陈飞也跟着哭笑两声,觉得这熊孩子肯定小时候营养都长在身高上了,按照华夏东北那片的话就是,这孩子咋瞅着彪乎的。

    砂楚没有给陈飞吐槽的机会,直接就开始投入到陈飞的力量训练里。

    花咏歌皱着眉,最近自己的工程一直做得不太顺当,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好像自从工人挖出了那个馗玺之后,就成这样了。

    每天很多事儿确实让他焦头烂额的,甚至有些应接不暇,关键是都跟资金有关,自己还不得不亲力亲为。

    金满堂顶着两个黑眼圈,在没人注意的时候,锁上铺子的大门,然后驱车不知道赶往什么地方。

    一路上他都阴沉着脸,他知道,只要能控制陈飞,自己就什么都有了。

    他开车到了泰缅的一个村寨,里面的人生活的还算比较原始,放眼望去,一大片芒果树。

    金满堂却没有心思去看这样的田园景象,而是直接把车开到村子最后的一户人家门前。

    这家人的房子很奇怪,大门紧闭着,窗帘也被拉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门口的些许低矮的植物已经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都枯萎了。

    金满堂的表情也是相当严肃,抬起手又放下了,似乎站在原地纠结了很久才又下定决心似的敲敲门。

    也许是他的紧张敲门的力道有点猛,门直接打开了一条缝隙。

    金满堂一惊,就朝着缝隙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似乎是被浓墨浸染了一般,根本见不到一丝光亮,这让金满堂不禁有些畏惧。

    他试探性的拉开大门,往里走了几步。

    一个中年男子随着大门光线的照射,出现在金满堂的眼前。

    这个男人皮肤黝黑,浑身都是刺青,纹的都是些常人看不懂的南洋文字,像是咒语之类的。

    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就连脖子上,脸上,头皮上,也被纹上了那种文字。

    金满堂相比起畏惧柳曼殊,似乎更加畏惧这个男人。

    当他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说:“大师,我想再请一尊古曼童回去供养,我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

    男人听见金满堂说话,才站起来,看着他说:“你不是已经供养一尊了么?”

    金满堂似乎很不满足的说:“说实话,这种古曼童见到效果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我现在有等不及的事情要去做,我要…那个…”

    被金满堂叫为大师的,是一位南洋的大师。

    金满堂当时也是通过自己生意上的朋友认识了他,他们说这个古曼童很灵,于是金满堂也请了一尊回去。

    所谓入乡随俗,各地有各地的习惯,不管灵不灵,信奉点东西总是没错的。

    开始的时候他还不信,但是抱着对鬼神的敬畏之心,既然已经请回来了,他也是按照大师说的,仔细供养。

    可是后来真的渐渐起到了效果,华夏人里面也有养古曼童的,就是所谓的养鬼仔,好好养的话,就跟保家童子差不多。

    可是这种金身古曼童对于时运的帮助似乎真的不大,再加上自己供养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

    金满堂想了一个晚上,既然自己这么一败涂地,也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赢过有花咏歌护着的陈飞,那就只能玩阴的了。

    不久前就加大了供养的力度,可是收到的效果也是寥寥无几,也就能在小事儿上给花咏歌使绊子了。

    那个大师没什么表情,本来他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他要,就拿给他好了。

    金满堂看大师没说话,自然觉得他这是默许了,心里暗自欣喜。

    接着,大师就打开了一个屋门,门里点着两根红烛,案台上方,摆着几尊童子像。

    其中有一尊,表情十分诡异,似笑非笑,颜色呈金色偏暗,更像是亮褐色。

    两枚红烛中间还摆着一个香炉,那些闻起来有些刺鼻的味道应该就是这些香散发出来的。

    大师抱起那尊诡异的鬼仔递给金满堂说:“这孩子怨气极大,每日用鲜血鲜肉供养,可事半功倍。”

    金满堂喜形于色,赶紧点头,双手接过那尊鬼仔。

    降头师又从案子上抽了两把香递给金满堂说:“这孩子开过光,念过咒,你养过古曼童,多的就不说了,用这个香供养,不够了再来买。”

    金满堂点点头赶紧离开了大师的房子。

    其实在里面待时间长了,就连金满堂自己都不怎么舒服,觉得浑身阴冷,汗毛都立起来了。

    金满堂在离赌石街不远的贫民区有一处房子,这本是他专门买来供养古曼童的。

    之前他也看过不少这样的电影,既然是恐怖片嘛,自然没什么好结果,所以他根本不敢把这东西放在家里供养。

    金满堂现在算是孤注一掷,整个人都疯了一样,谁还管得了这个。

    他把邪鬼仔和金身鬼仔放在一排上,从降头师给的香火里抽出九根,当下就点上,插在香炉里念叨起来。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整垮花咏歌,而是直接想办法得到陈飞。

    等自己取得了陈飞强大的力量,那花咏歌,自己有的是时间对付了。

    上完香,金满堂就准备出去给邪鬼仔买新鲜的血,等一切准备好了,金满堂就开始了降头师教自己的仪式。

    做完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金满堂想到让陈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心里又暗爽了几分回去睡觉了。

    陈飞从地下拳场出来,看着天上遮住明月的诡异云团,不禁咂舌,总觉得心里有些惶惶不安。

    今天按照计划,已经可以回小花的宅子了。

    陈飞回去之后,花咏歌还没有到家,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那么忙,自己也确实不应该再给他增加负担了。

    陈飞累了一天,就想早早洗个澡睡觉。

    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也不知道白骨怎么样了,最近都没见她有什么动静,该不是出去旅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