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开光佛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因为没有开灯的原因,陈飞只觉得身后格外的湿滑,还没等他从液体里爬起来,主管迎面一刀。

    陈飞费尽力气往旁边一挪,要是再慢一点点,恐怕小半个头都要被剁下来了。

    陈飞慌乱中爬起来才发现,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两具已经僵硬的尸体,看样子,也都是小花宅子里的佣人。

    而浸透了自己衣服的冰凉滑腻的液体,就是他们正慢慢干涸的血液。

    陈飞一阵恶心想吐,这尼玛活脱用血洗了个澡,换谁谁不恶心。

    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迎面又是一刀,陈飞发现,自己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试图叫醒他。

    他边躲边试着喊了两声,随后他准备叫白骨出来的时候,好像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已经被逼到了墙角上。

    陈飞的手紧紧抓着主管继续攻击的手臂,根本抽不出手来跟白骨联络。

    陈飞心里暗骂两句,平常折磨自己的时候还是挺积极的,怎么一到正事儿上就看不见呢。

    陈飞想着,已经无力招架,自己在墙角,根本无处可躲,可这个主管的力气莫名大的惊人。

    陈飞的小臂已经被压的往下发抖,闪着寒光的刀锋,就在自己的肩膀上方两厘米的地方,只要自己扛不住,那刀刃恐怕就会深深陷进肉里。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阵刺眼的光线让主管眼前一花,陈飞一看来了机会,集中精神抽回手就是一拳。

    主管被陈飞这一拳打的往后退了几步,还想再扑过来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大的枪响,主管应声趴倒在陈飞面前。

    陈飞惊魂未定,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景象,在看主管身后,蔓薇拉做着攻击的姿态警惕的看着倒下去的主管。

    陈飞也趁机逃脱,他跑到蔓薇拉身边,喘着气问:“卧槽他大爷的,这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吐槽完,头上一冷,好像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陈飞没敢回头,只听蔓薇拉的声音变的很奇怪的说了一个字:“跑。”

    陈飞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本能的按照指令去做。

    他哪管得了那么多,撒腿就跑,又一声枪响,突然亮了灯光的餐室里有陷入一片漆黑。

    陈飞怒喝道:“死人妖你也疯了吗!”

    说归说,但是他根本不敢稍作停留,逃跑中他也觉得非常奇怪,这么大的宅子,难道人听见枪声都没有反应吗?

    突然,陈飞就听耳边“嗖”的一声,接着眼前的花瓶随着枪响而炸裂。

    又一次有惊无险,但是陈飞的身上已经被自己的冷汗和血浸的透透的。

    陈飞跑下楼梯的拐角处,才正好能看见上面的蔓薇拉,只见蔓薇拉一手拿着枪对着自己的方向,另一只手好像很是挣扎。

    看样子,她明明不想这么做,但是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控制而不得不这么做。

    陈飞害怕的掏出手机,想给小花打电话,毕竟现在是他的宅子里血流成河的。

    突然蔓薇拉对着陈飞连射三枪,可惜因为她自己意识也在挣扎的原因,所以这三枪根本没有伤到陈飞。

    等蔓薇拉再做出射击动作的时候,偌大的房子里,只回荡着几声空响。

    陈飞松了口气,看来没有子弹了。

    刚站下喘口气,他又骂了两句,虽然没有子弹了,但是他完全忽略了蔓薇拉的身手。

    只见蔓薇拉单手撑着楼梯的栏杆,一跃而下,直接跳到陈飞面前,陈飞当时除了害怕就是懵逼。

    这回全完了,唯一牛逼的战斗力也变成这样了,就在陈飞想放弃听天由命的时候,蔓薇拉喉咙嘶哑的说了一句:“把我衣服脱了。”

    陈飞看蔓薇拉自己跟自己战斗的都要扭曲了,可是为啥要脱衣服?

    其实陈飞挺尴尬的,自己这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虽然不知道脱衣服到底有什么用,他还是不大敢动手。

    就在陈飞犹豫的时候,蔓薇拉的一双手突然就掐住了陈飞的脖子,表情也从刚才的挣扎变成了狰狞。

    陈飞被她这么突然的一掐,连气都没来的急喘。

    此时此刻,陈飞知道,如果不按照刚才蔓薇拉说的做,那自己非被这货给活活掐死不可。

    陈飞拼命一挣,男人的胳膊咋也比女人能长一点,试了两次,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还是没能碰到蔓薇拉的衣服。

    陈飞觉得眼前已经开始冒出无数个小亮点,他能怪谁?怪自己妈把自己胳膊生短了?

    与此同时,陈飞突然听见一声大门响,蔓薇拉似乎也听到了,本能就想回头去看。

    陈飞一看,卧槽,机会来了,他不顾别的,直接抓住蔓薇拉的两片前襟,用吃奶的劲儿刺啦一扯。

    突然,陈飞觉得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一松,紧接着蔓薇拉发出一声婴儿般的怪吼,然后整个人就朝后倒过去。

    花咏歌刚做完工作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看到此情此景,完全惊呆了。

    小心翼翼的问:“小飞,你怎么了。”

    陈飞一听是花咏歌,心里也算是放松了些,但是他一想,小花该不会也跟这家伙一样变成那样吧?

    想到这,他警惕的看着花咏歌,把小花看了个莫名其妙。

    花咏歌打开灯,看着眼前的一切,试探性的问:“小飞,你是不是,中邪了?”

    陈飞听完,没好气的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中邪了?中邪的是蔓薇拉和你的管家!”

    所以说,看问题不能只看眼前,关键花咏歌进来就看见陈飞撕人家的衣服,那他也只能想到这了。

    这时候,保安队的人都集合在门口,陈飞一看,现在应该是没什么事儿了,就说:“你们把所有的灯都打开吧。”

    安保队按照陈飞说的去做,其中两个人跑到二楼餐室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虽然他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但是看到此情此景,还是会忍不住叫出声。

    花咏歌皱着眉问:“怎么了?”陈飞也皱着眉说:“等蔓薇拉醒来问问吧,先急救吧。”

    保安把蔓薇拉抬到卧室的床上,陈飞又带着小花去看了餐室的惨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击着花咏歌鼻腔。

    他忍不住的干呕,尤其是看到其中有个人的脑袋只和皮肉粘连了一点,尸体旁边还扔着一把剁肉用的斧子。

    陈飞看着小花说:“要报警吗?”

    此时的花咏歌已经干呕的快把胃吐出来了,撑着膝盖的手微微抬起,挥了挥。

    陈飞点点头,对着保安说:“请医生把管家包扎一下把,蔓薇拉应该只是打中他的腿了。”

    保安点点头,越过尸体把管家也抬了出来,陈飞不得不感慨,这些保安还算是素质过硬,从死人堆里捡尸体,自己绝对干不了。

    陈飞带着吐到一脸憔悴的小花到了蔓薇拉的房间,坐在沙发上,等她转醒。

    花咏歌离开气味的冲击,似乎好了许多,抬起头看陈飞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飞摇摇头,把自己这阵子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连花咏歌都不禁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他。

    “应该是中了什么术了……”蔓薇拉略带疲惫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陈飞一跳。

    她缓缓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出了口气,外套被陈飞扯拦,内衣整个都暴露在外面。

    但是现在,陈飞完全没有心情去研究她的34d到底是硅胶还是人肉。

    就算不想研究,但是陈飞的眼睛还是没出息的往那个方向去看。

    只见蔓薇拉的胸前,挂着一个类似于牌子的东西,陈飞看不清,就准备伸手去摸。

    没想到手刚伸到一半,就被她一把捏住手腕,疼的陈飞龇牙咧嘴的。

    就听蔓薇拉冷冷的说了一句:“别碰。”

    陈飞吃痛之后,收回手,冷哼一声说:“至于么这么小气,看看都不行。”

    谁知蔓薇拉竟是一脸严肃的说:“这是开过光的佛牌,如果不是它,你的小命早都没了。”

    陈飞一脸惊讶,过了好久才说:“你的意思是,你刚才让我把你衣服脱掉,就是为了露出这个东西?”

    蔓薇拉点点头,在一边缓了许久的花咏歌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就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陈飞的心随之一紧,毕竟他刚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一次半夜惊魂。

    花咏歌倒是很淡定的说了句:“进。”

    进门的是一个保安,他冲着花咏歌敬了个礼说:“主管醒了。”

    陈飞一愣,立马站起来说:“我去看看。”

    说完就跟着保安往主管的房间走,花咏歌跟蔓薇拉对视一眼,也跟上去了。

    到了主管的房间,就看他被五花大绑的被绑在床上,旁边还有专门的武装保安看着他。

    主管脸上的表情除了懵逼就是委屈,陈飞走过去,拧着眉头问:“你知道刚才做了什么吗?”

    主管摇摇头说:“我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等我醒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蔓薇拉的表情比陈飞还严肃,接着他的话就问:“除了睡觉呢?”

    主管被这么一问,也愣了一下说:“就是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