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诡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三人异口同声的同时问了一句:“什么梦?”

    主管也懵了,他们这是怎么了,这么关心自己的梦,但是想想,这个梦让他自己都觉得无比奇怪。

    主管想了想就说:“我这几天总是梦到一个小孩,奇怪的是,其他人也有梦到过,有时候,醒来还总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我以为自己有梦游症还开了药。”

    蔓薇拉本来急脾气,有点不耐烦的说:“说重点,梦到什么了。”

    主管接着说:“今晚我觉得特别累,盯着其他人把工作做好之后,就睡了,然后我就又梦到那个小孩,就跟我说他想吃肉。”

    陈飞和花咏歌听到这里,心里都是一震,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那个小孩特别可怕,他就一直吵着要吃肉,说如果我不给他吃肉他就要杀了我,然后我就去餐室找东西给他吃。”

    主管仔细的回忆着,又接着说:“然后我就看见两只羊,我杀了一只,结果他又说我杀的不好吃,我就把另一只给杀了,他又说他不想吃。”

    “在梦里我很着急,他一直在威胁我,我就问他到底要吃什么,他就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面有个奇怪的生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着它,连我都觉得它的肉质肯定很鲜美……我就一直追着它,后来……”

    陈飞实在听不下去了,难道他就是梦里那个看起来肉质鲜美的奇怪生物。

    陈飞回过头看到小花和蔓薇拉的脸色特别的阴沉。

    突然,小花抬起头说:“我也梦到过,类似的梦…”

    陈飞又看向蔓薇拉,她的点头就说明了一切。

    陈飞转身走出主管的房间,说:“先去会客室吧,这事情很邪门啊。”

    达成协议之后,三个人都面色沉重的坐在会议室里,沉默良久。

    蔓薇拉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说:“我们也许是中了邪术了。”陈飞一愣,就问:“什么邪术?”

    蔓薇拉抬起头看着陈飞说:“就是那种降头术之类的,现在跟你讲也讲不清楚,但是现在看来,你为什么没事儿。”

    陈飞也纳闷呢,就问:“你不是有佛牌么?怎么还能中这东西?”

    蔓薇拉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什么似的说:“邪术基本上都要生辰的,我们的梦里都有一个小孩,难道是,古曼童?可是谁会这么做呢?”

    花咏歌此时也想到什么似的说:“虽然只有陈飞没有梦到那东西,可是感觉却是冲着陈飞来的。”

    陈飞自己也觉得,不管是主管还是蔓薇拉通通都是奔着要自己的命,自己到底是得罪谁了?

    突然,陈飞想起什么似的说:“会不会是柳曼殊?”

    蔓薇拉立即否定了陈飞的提问,说:“柳曼殊不是那么下作的人,如果要是用这种手段她一早就用了。”

    陈飞想象,这么说也有道理。那会是谁呢?

    这个人很明显,只是陈飞他们都没有想到罢了。

    金满堂点燃香,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比半个月前苍老了不是一星半点。

    本来就稀疏的发顶,此时因为白发变得看起来更加稀疏。

    脸上的褶皱更加突出了黑眼圈的厚重,他看着案台供养的古曼童,唇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突然,金满堂的电话响了,他似乎就是在等着这一刻的来临,异常兴奋的拿出电话,接到以后,直接问:“怎么样?”

    电话那边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死了两个佣人,那个叫陈飞的,完全没事儿。”

    金满堂顿时楞在原地,手上的手机从手里滑落下来,他恨恨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没事……”

    他为了供养这个邪恶的古曼童废了多大的劲儿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现在说陈飞没事是什么意思。

    金满堂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的踩着掉在地上的手机,仿佛阻止陈飞报仇的就是这个联络器一般。

    直到手机被他踩得不知道碎成了几块,他还不满足的砸碎他能看到的所有东西。

    然后他转过头,盯着古曼童看了片刻,说:“你觉得不够是吗?那人血怎么样?啊?”

    此时的他狰狞恐怖,他用刀子划破了手掌,然后把手伸到古曼童的身上,看着自己的血像一条线一样的从它头顶上流下来。

    奇怪是的是,那些血液并没有从小小的像上流下来,而更像是被坐像吸收了一样,竟然不见了痕迹。

    而金满堂手上的口子一直流血,仿佛无穷无尽,完全没有流下来的意思。

    金满堂的血越流越多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就昏了过去。

    陈飞坐着突然打了个喷嚏,天已经大亮了,这个月份的天气,怎么会这么冷呢?

    蔓薇拉有些憔悴的看着窗外,小花已经累得靠在沙发背上睡着了。

    陈飞看看蔓薇拉说:“你说,今晚还会有么?”蔓薇拉说:“这个我帮不了你,如果是因为这个导致我任务失败,我是不用被惩罚的。”

    陈飞没好气的白了蔓薇拉一眼,这个女人真是冷血。

    陈飞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补个觉,养精蓄锐,白天养足精神,晚上保持最佳清醒状态,至于到底是谁在害自己,目前肯定是查不出来了。

    回到床上,陈飞又陷入一片温柔里,阳光晒得人昏昏欲睡,十分舒服。

    陈飞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醒来的时候,也觉得一阵神清气爽,他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一轮硕大的明月,深深呼了口气。

    不知不觉,陈飞就看的入了神,突然,陈飞听到后面发出一声小孩的奸笑。

    他浑身一抖,心头一震,缓缓转头看向身后,就看到一个像是《咒怨》里的小男孩,正在背后诡异的盯着他。

    关键是,陈飞并不知道它这么个东西,已经在自己的后面盯了多久了。

    突然小男孩的眼睛流下两行血泪,小手上的指甲也在飞速的增长着,眼看着指甲的长度都快超过手指的时候,才停下来。

    陈飞想喊,可是自己的嘴就像是被人封住了一样,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陈飞很害怕,背后都被自己的冷汗浸湿了。

    小男孩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就往陈飞的身边走着。

    月光下,小孩没有白眼球的眼睛,格外的妖异,脸上还挂着两行血,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陈飞想躲,可是身子根本就动不了,他脑中拼命的对自己喊:“动啊,快动啊。”

    可是,这样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甚至连眨眼,都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小男孩突然咧开一个血盆大口,跳起来就要咬上陈飞的脖子。

    陈飞本能的闭上双眼,等待着小鬼最后的攻击,心里说不出的颓丧,完了,自己就要这么死了。

    可是等了良久,那种他想象里的痛感也没有出现,他想睁开眼看看,却发现之前变得困难的眨眼,竟然变得这么轻松。

    他睁开眼,就看见白骨在月光下发着幽幽绿光的身体站在自己身前。

    而那个恐怖的小鬼,竟然被她像拎着个萝卜一样的抓着头发拎在手里。

    陈飞试着活动了一下,竟然能动了。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骨,小鬼似乎很害怕百鬼,不停的在她手里挣扎。

    白骨竟然随手一撇,就把小鬼扔在墙上。小鬼爬起来依然带着跃跃欲试的感觉想要攻破白骨。

    陈飞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怪物,觉得挺搞笑。

    那个小鬼的样子,形容的稍微可爱点,就像个小狗,明明害怕,却还要狗仗人势使劲叫唤的感觉。

    这时候,白骨转过头看着陈飞说:“我去修炼的时候,你又收到什么东西了?”

    陈飞一脑门子问号,随手发誓说:“我真什么都没收过。”

    白骨又说:“你没收这小鬼是哪来的?看样子,他是今天第一天喝人血,再过两天还真不好收拾。”

    陈飞完全没想到,那个恐怖的小鬼不知不觉害了两条人命了,而且感觉他周身散发出的刺骨的冰凉,一看就是怨气很深那种。

    竟然就这么三两下就被这个白骨怪物给收了?

    白骨没理陈飞,直接走到小鬼身边,抬起腿就是一脚,那小鬼被她踹的根本就不敢爬起来,然后一个劲儿的磕头。

    陈飞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咽了口唾沫问:“你怎么会这么大的能耐,他咋这么怕你?”

    没想白骨冷哼一声说:“你怕不怕你奶奶?”

    陈飞想了想说:“我奶奶挺慈祥一老太太,我怕她干什么?”

    白骨似乎被陈飞的智商弄得没了脾气,就说:“这小鬼刚成人形就被从母亲肚子里挖出来了,怨气相当大。”

    陈飞皱了皱眉毛说:“那你应该搞得定吧?”

    突然,小鬼浑身散发出一片红褐色的雾气一样的光。

    陈飞突然觉得一阵不舒服,阴冷无比,让人很是难受。

    从那光里瞬间还冲出几张狰狞的人脸,吓得陈飞连连后退。

    白骨看了一会儿,冷笑两声说:“呦,孙子,你哪年生的,跟我这展示怨气呢?那奶奶就跟你玩玩。”

    说完,白骨森白的骨头架子上骤然腾起一阵绿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