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再见泰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突然就好像被之前的那股巨大的悲伤包裹起来,浑身刺骨的寒冷。

    因为实在太难受,陈飞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站着,就自己缩到墙角看着两个魔物。

    也许没人能知道一个人被活活冻死是什么感觉,但是现在陈飞知道了。

    心里和身体上的双重难受让他痛苦不堪,他控制不住的低声喊叫。

    他看到,白骨的绿光就跟井喷一样,蔓延的速度奇快无比,慢慢的竟然盖过了小鬼的红色光芒。

    随后,白骨的光芒好像再吞噬小鬼周身散发出的雾气一样。

    直到最后,小鬼身上不再有任何东西的时候,白骨才收回自己怨气所化的绿光。

    小鬼此时摊在地上,跟死了一样,不在动弹,白骨冷笑一声说:“跟我玩,你还嫩点。”

    陈飞此时已经快被冻僵了,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慢慢晕了过去。

    金满堂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古曼童,本来端坐的像,竟然突然开始晃荡,最后竟然突然在金满堂面前碎裂开来。

    金满堂心里一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连鬼仔都帮不了自己?这个陈飞,到底是何许人也!

    金满堂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柱一般,哐当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眼睛呆呆的看着地上,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陈飞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花咏歌的脸,紧接着就是蔓薇拉,钟静凝,还有金镶玉。

    他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有点不明所以的问:“你们怎么了?都看着我干什么?”

    花咏歌看陈飞没事了,眼中竟然又些湿润。

    只有钟静凝走过来,一把拍在陈飞的肩膀上说:“你都把花先生吓死了,心跳也没了,浑身冷冰冰的,都硬了。”

    陈飞啊了一声,又问:“我是怎么晕过去的?之前不是……”

    说到这他才想起白骨,她又去哪了?小鬼呢?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蔓薇拉淡淡的说:“之前你说你要睡觉,我怕你再出什么事情,就在你旁边,然后你突然间特别痛苦一阵,之后就假死了。”

    “也就是说我从来都没离开床?”陈飞诧异的问。

    “可以这么说吧。”蔓薇拉耸耸肩说道。

    陈飞挠挠头,心说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做梦吗?感觉真特么的真实啊,整个一玄幻恐怖大片儿啊。

    陈飞不好意的说:“那啥,让各位担心了,我没事儿,就是做了个噩梦吓着了。”

    其实陈飞心里也有万千感慨的,高兴的是,白骨又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难过的是,她竟然三两下就把麻烦除了,那以后自己再也甭指望用什么办法把她整走了。

    花咏歌在一边看陈飞的表情变化这么快,看样子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了。

    金镶玉看到陈飞生龙活虎的样子,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就算自己对陈飞没什么感觉,这不还得指望跟着他回华夏呢。

    看陈飞没事,几个人就散了,留陈飞一个人在房间里。

    想想看,还有差不多一个礼拜就能回泉城了,陈飞的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那种终于可以回家的感觉出门在外的人大概都有共鸣的。

    陈飞拿出手机,此情此景,自己刚才也算是死里逃生吧?

    他突然想给沈嘉琪打个电话,就拨通了沈嘉琪的号码。

    沈嘉琪的彩铃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陈飞还纳闷她干嘛呢,不是说需要自己么,难道就是这么需要的?

    沈嘉琪的手机在办公桌上震了很多声,趴在案子上的她也没有听见。

    从北京回来的这两个月里,公司的形势更加紧张了,那边逼得很紧,说陈飞再不回来,他们就要马上撤资了。

    沈嘉琪在怎么坚强也是个女孩子,面对这么多财团大亨的步步紧逼,她也快崩溃了。

    倒是路修远,在部队偶尔不忙的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问问自己的情况。

    可是自己现在这么个样子难道要告诉他?

    沈嘉琪承认,她对路修远还是满有好感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绝对不该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吧。

    那边把时间定在两个礼拜之后,维多利亚酒店的大会议室里,开会,那时候,到时候,新凯集团的人也会来。

    恐怕那时候就是抉择自己和公司命运的时候了。

    陈飞看沈嘉琪没有接电话,心里不禁一阵失落,心想难道那会儿试沈大小姐喝多了打电话打错了?

    想到这,陈飞心里就更失落了。

    很多事情完了以后,陈飞也算是身心俱疲,他起身准备去大桥上散散心,看看河。

    还是同一个夕阳,他发现自己也想家了,想起在泰缅遇到的很多人,师父是不是已经回华夏了?

    他老人家的小身子骨还真挺能折腾的,想到这,陈飞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陈飞靠在大桥的护栏上,不自觉的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再有几天自己就要离开泰缅了,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但多少还是有那么点舍不得的。

    突然,陈飞觉得背后被人一撞,手机突然从手里滑落,紧接着就是噗通一声。

    陈飞愤怒的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当地打扮的妇女,旁边还有个两个小孩在打闹。

    妇女一看撞到人了,赶忙道歉,陈飞也实在不好说什么,就摆了摆手,自认倒霉。

    就凭自己现在手里的钱,买个好点的手机还不是小意思。

    但是陈飞突然想到一个重点,自己的电话卡还特么在手机里啊,外国总不能补国内的卡吧!

    想着,陈飞就锤头丧气的往小花家走。

    每当看见小花家门口坐着的那些人,陈飞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但相比起自己刚去泉城的时候的样子,也许他们才算是幸运的。

    陈飞进门的时候,一个仆人说:“陈先生,花总在会客室里等你。”

    陈飞点点头,心说这么晚了小花找自己干什么?

    走进会客室,发现钟静凝他们也在,这让陈飞本来很衰的心情更加扑街。

    陈飞坐在一边,生怕又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或者耽误自己的行程。

    花咏歌看着陈飞问:“你电话怎么打不通?”

    陈飞淡淡的说:“别提了,掉河里了。”刚说完,钟静凝就一脸幸灾乐祸差点笑出来。

    陈飞也没好气的说:“华夏有句话叫,破财消灾,像那种不破财的,指不定以后有什么灾祸呢。”

    钟静凝知道陈飞这是诅咒自己呢,立马收敛了笑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陈飞也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花咏歌笑笑说:“陈飞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泉城?”

    陈飞想了想,自己拿着这么大一笔钱先回泉城多没意思啊,就说:“我想先去度假,享受一下沙滩美女日光浴。”

    花咏歌呵呵一笑说:“泰缅不能享受么?”陈飞扫了一圈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蔓薇拉脸上,尴尬的笑笑说:“这个,泰缅的美女吧,我可能享受不来。”

    接着,钟静凝就开口说:“那就太好了,我带玉儿回一趟沪都,陈飞就爱去哪去哪。”

    陈飞巴不得的呢,终于自由了。

    就在陈飞刚开心两秒钟的时候,蔓薇拉突然插了一句:“我必须贴身保护陈飞,但我要先去交任务,然后泉城会合。”

    陈飞的心已经半崩溃状,但好在自己至少还有度假的时候是完全自由的。

    花咏歌点点头说:“那你们就好好保重,有机会我去华夏找你们。”

    陈飞微微笑了笑,伸出手,给花咏歌来了个大大的熊抱,虽然他以前很讨厌这样,但是想到要分别,他的心情还是相当复杂的。

    花咏歌也很意外,陈飞不是最烦这样的吗,但一个人能因为你做他不愿意做的事,这才是朋友。

    几个人又闲聊几句之后,才各自回去。

    月出月落,时光翩然。

    终于到了离别时刻,按照之前说好的,三个路线,只有花咏歌会暂时留在泰缅。

    陈飞上了从泰缅到三亚的飞机,兜里装着一张有近六百万华夏币的卡,心情好到爆表。

    陈飞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头不知不觉的就靠上身边的人,突然脑袋上一阵疼痛,让陈飞瞬间就清醒了。

    陈飞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警惕的看了下旁边,瞬间眼睛亮了一下。

    陈飞也不知道身边什么时候做了个美女,正怒视这他。

    陈飞擦了擦口水,也不知道是刚才睡觉的时候流出来的,还是刚才看见美女才流出来的。

    陈飞尴尬的笑了笑说:“那啥,美女,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美女穿着一条波西米亚长裙,撇了撇嘴角,小声说了句:“倒霉”

    陈飞听到纯正的华夏美女嘴里说出的字,管他是不是骂自己,听着就跟一条清清的小溪流,沁人心脾啊。

    美女一看陈飞被人嫌弃还特别高兴,柳眉皱的更紧了。心说这人不会是神经病吧?

    陈飞倒不这么想,刚准备去华夏热土,就碰见这么个美女,还真是赏心悦目啊,这完全就是缘分啊。

    陈飞笑着问美女:“美女,你是刚从泰缅度假回来?”

    陈飞觉得自己笑的特别阳光,但是不照镜子根本看不到自己笑的多贱。

    美女根本就懒得理她,把头瞥向一边儿去了。

    突然就听见从飞机的后方传来一声:“都,都特么别动,我,我们打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