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老子是荣誉公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整个人都很懵逼,看着一言不发的孙志富,也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笑。

    谁能想到他这种常年待在农村的人,还能把小时候的一些恶习延到了现在。

    好在陈飞没怎么追究,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陈飞不追究是因为以后征地的时候咋说也得征到孙志富家,现在闹得太僵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

    一场闹剧结束,陈飞和陈妈回到家。

    陈妈坐在沙发上就开始长吁短叹的,给陈飞整的莫名其妙。

    陈妈默默的叹了口气,用特别认真的眼神看着儿子说:“小飞啊,你看,这树大招风,虽然妈不知道你要鼓捣啥,但还是算了吧。”

    陈飞一愣,妈妈的出发点固然是好的,自己这才回来几天就能碰上这种事儿,以后不消停的日子还多呢。

    陈飞点点头说:“放心吧妈,这些我都能自己搞定。”

    说完,陈飞又躺在床上,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去趟赵寡妇家,只要生产车间建起来了,那就相当于给其他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想着,陈飞心里多少就有点底,慢慢睡去了。

    李强兵在地头上,看着陈飞家的窗户,亮了又灭,心里骂了一句卧槽,狠狠的摔掉烟把儿。

    看着孙志富灰头土脸的回来,李强兵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他就不相信这个陈飞身上是能有个保护神咋的,怎么事儿事儿都顺当呢。

    孙志富此时整个人被猪粪熏得都有点恍惚。

    只要陈飞不深究,自己也就是被警告批评一下而已,但是这个仇,自己可不能忘了。

    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被整成这样,放谁那谁能乐意?

    两人商量一下,决定还是摸清楚陈飞到底想干什么之后再动手。

    第二天早上起来,陈飞的心情格外的好,出门看着蓝蓝的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陈飞没有开车,而是准备直接走到赵寡妇家。

    毕竟去的太早,又开着车,这堆好八卦的老婶子的嘴肯定又会说长道短。

    要说起这个赵寡妇,陈飞也没见过。

    这个人也是听村长说的,陈飞村里之前有个万元户,也就是条间特别好的人家。

    儿子去外省工作,带回来的女人,后来,没生活一年,丈夫就死在一次意外里了。

    这还不到一年,连公公婆婆就相继去世了。

    后来村里人就叫她赵寡妇赵寡妇的,但是谁也不敢再娶她,都说她克夫。

    陈飞细细琢磨着这个赵寡妇,也不知道这人多大,应该用什么套路对付会比较靠谱。

    陈飞正想着呢,眼看就快走到村长给的地址了,就听见一阵女人的喊叫。

    陈飞寻着声音的尽头看去,可是一眼又看不到什么。

    陈飞他们村,房子差不多都是一排,中间有条土路,对面就是地。

    他慢慢的往地里走去,就听见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楚。

    本来是好奇心的驱使,让他又凑近了几步,这都已经到地里了,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陈飞拨开长的茂盛的玉米叶子,然后看着眼前的景象直接呆住了。

    只见一个男人,裤子脱到一半,正背对着自己压在一个模样俊俏的女人身上。

    女人在男人身下挣扎,叫喊,拍打着。

    看到陈飞来的时候,女人似乎像是看到了一颗救命稻草是的。

    眼睛湿漉漉的,满眼都是祈求的目光。

    陈飞在搞不清楚状况的前提下,也算是骑虎难下了,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但是出于一个荣誉市民的称号,他还是大喊了一声住手。

    本来以为会起到什么震慑的作用,没想到那男人接着扒女人的衣服,最多回头看了陈飞一眼。

    然后便继续他手下的动作,恶狠狠的说:“你滚一边儿去,还轮不到你,等老子爽完了再说。”

    陈飞一下就来气了,看这人赖皮赖脸,跟个蛤蟆似的。

    他上前两步,直接抓着男人后脖领子给他拽起来了。

    男人也没想到陈飞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就挣扎了一下。

    陈飞根据男人的力道不难感觉,这货肯定就没干过农活,浑身的肉松垮垮的。

    既然这样就好办了,打他不跟玩似的?

    男人身下的女人已经被扯的只剩下了一件黑色胸罩,连陈飞也忍不住多扫了一眼。

    啧啧,还挺白的,陈飞一下把男人扔到一边,女人赶紧趁机翻身起来抱着前胸躲在陈飞后面。

    有的时候,人与人的关系就是那么简单。

    当一个身材娇小,模样好看的女人,像小动物一样楚楚可怜的缩在男人背后的时候。

    男人一定会生起无限的保护欲。

    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怒视着陈飞,但是看他的眼神又有点意外。

    这个村子像陈飞这个年纪的男人,他差不多全混了个脸儿熟。

    男人拍拍屁股上的土就说:“你,你哪个村儿的,滚一边儿去,这次我饶了你,快滚。”

    像这种没实力还充胖子的人,陈飞见多了,他脱下衣服扔给女人。他可不想让女人觉得自己是先入狼窝后入虎穴。

    走到男人面前活动了一下筋骨,冷笑一声:“我是哪个村儿的?”

    男人看着陈飞完全不害怕的步步逼近,不停的往后退。

    最后,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一屁股坐在地上。

    脸上有些恐惧的表情还带了满满的嚣张之气。

    陈飞直接一脚踩在他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反手就是大嘴巴子。

    边打还边说:“我让你嚣张,我让你胡作非为,我让你嘚瑟,老子可是见义勇为的荣誉市民!让我滚?”

    广袤的田地里,凭空传出来几声啪啪的空响,回荡在田野之间。

    那人也是怂,捂着脸大喊救命。

    事实就是,如果不是有人路过,喊救命就是白喊。

    他每叫一声救命,陈飞的力道就加上三分。

    直到最后他被打成猪头,才学会安静,鼻青脸肿的只知道哼唧。

    陈飞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抽嘴巴的动作是怎么练就的,好像不知不觉的就会了,跟个娘们似的。

    直到身后的女人拉了拉陈飞,陈飞才想起来停手。

    陈飞站直了身子,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这种事儿就变得特别暴力。

    陈飞瞪了一眼躺在地上一言不发只顾着抱头的男人,吐了口口水,转身走了。

    女人就跟在陈飞后面,不住的跟陈飞道谢,然后说:“谢谢你了啊,要不去我家喝杯茶?”

    陈飞总觉的,这个喝杯茶很有歧义,可能是自己老司机开车太多的原因。

    不过这个女人长得挺不错,有一种成熟的韵味。

    陈飞一看,现在天还早,刚又出了一身汗,找个地方凉快凉快也挺好的。

    陈飞想着,就问:“你叫啥啊?”

    女人楞了楞,笑着说:邓洁,你呢?”陈飞也跟着笑笑说:“陈飞。”

    邓洁没说什么,也没在提起今天的事情,让陈飞觉得挺奇怪的。

    后面换陈飞跟着她走,她穿着陈飞的衣服,把陈飞带到一处相当不错的小洋楼前面。

    看样子这房子时间也不短了,要是这么说的话,这小娘们家挺有钱的。

    陈飞试探的说:“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怪打扰你家人的。”

    邓洁笑了笑说:“没什么打扰的,我就一个人住。”

    陈飞一听这话,怎么听怎么都怪怪的,这尼玛不就是红果果的勾引么?

    打开大门走进去,陈飞环顾了一下四周,暗自感慨,装修是真不错啊,难道这么大的房子真的就她一个人住?以前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邓洁换衣服去了,留下陈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想村长说的赵寡妇家应该也在这附近,等会儿正好问问她。

    过了没一会儿,邓洁穿了件看似清凉的针织小短衫出来了。

    这种衣服就是神奇,陈飞仿佛还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她衣服下面的内衣,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个小手,一下一下的挠着陈飞的小心脏。

    换完衣服,邓洁又端上来冰好的西瓜,陈飞渴急了,两口三口吃了好几块。

    吃的时候,两个眼睛还被看不见的小手往不该看的时候勾。

    邓洁似乎也看出来陈飞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上身,呵呵一笑,坐在陈飞对面,随手拿了一个靠垫就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陈飞一看这良辰美景也被人盖住了,尴尬的笑笑,现在该办正事儿了。

    陈飞扔下西瓜皮,擦了擦手,把村长给的地址给邓洁说了一遍,然后又问:“这个赵寡妇家应该就是你家附近吧?”

    邓洁很明显的一愣,掩嘴巧笑的问:“你找赵寡妇干什么啊?”

    既然都是村民,陈飞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说:“我打算征用赵寡妇家的地,盖厂房。”

    本来女人对这种事情都没什么兴趣,这个邓洁倒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陈飞。

    问他:“你知道这个赵寡妇是什么人么?你想怎么征收?”

    陈飞被她说的一懵,他哪知道这个赵寡妇到底是什么人啊,以前也没有接触过。

    陈飞突然心生一计,这不正好打听打听,邓洁肯定跟她是邻居,知道她的事儿比较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