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嘿嘿一笑说:“赵寡妇是什么人啊?你说说?”

    邓洁巧笑两声说:“你没听村里人说,这个赵寡妇可不好惹,而且你不怕么?”

    陈飞有些没明白,这个邓洁说话说的含含糊糊的,怎么就不好惹了,自己为啥会怕啊?

    说话一知半解,让陈飞急的一脑门子汗,就问:“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不好惹法啊,而且我为什么要怕,她家有啥?”

    邓洁伸手去拿西瓜,小衫本来就宽松,她一低头,给陈飞露了个半边天。

    浑圆白皙的傲物,犹抱枇杷半遮面的呈现在陈飞面前,让他脑袋上的汗更多了。

    邓洁咬了两口西瓜才说:“那个赵寡妇男人没了,公公婆婆也没了,而且性格也比较强势,再说了,寡妇门前是非多,你没听过?”

    陈飞点点头,这个他来之前就听自己老妈和村长说过了。

    至于这个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不是没想过,但是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陈飞笑笑说:“那些老婶子就是一天闲的没事儿,就喜欢说别人的家长里短,我倒是不在乎。”

    邓洁突然开始笑,笑的花枝乱颤的,陈飞就看见她小衫下的傲物随着她的前仰后合一阵抖动。

    看的陈飞的心都开始跟着抖了。

    可是陈飞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大对就问:“你笑什么啊?”

    邓洁说:“村里人都说赵寡妇命不好,克夫,克家人,克朋友,你不怕她克你?”

    陈飞嗤笑了一声说:“我说小姐姐,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话你也信。”

    陈飞说完之后,看了看表,差不多早上十一点了,这个时间应该去赵寡妇家了,就问:“对了,赵寡妇家具体位置在哪?”

    邓洁好像特别爱笑,不过好在她笑的样子不招人讨厌,反而还挺好看的。

    不过陈飞看她一直这么笑,这不是耽误事儿么,就有点着急的说:“赵寡妇家到底在哪啊?”

    邓洁又笑了一会儿说:“你不就在赵寡妇家么?还找什么?”

    陈飞听到这话彻底懵逼了,她什么意思?自己就在赵寡妇家,难道……

    陈飞一脸惊讶的看着邓洁,说话都有点不大利索了,指着她就说:“你,你真是赵寡妇?那你怎么叫邓洁?”

    邓洁嗔瞪了他一眼说:“我夫家姓赵而已,怎么,害怕了?”

    陈飞大义凛然的嗤笑了一声道:“我有什么可怕的?”

    其实心里一惊把自己骂了无数遍了,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真的一点都没错。

    如果自己只是正正规规的到赵寡妇家谈合作,也还好点。

    现在这样,要是被人看见,赵寡妇披着自己的衣服带着自己去了她家,还这么长时间没出来,那指不定会被人说成什么样呢。

    也就是自己这个村子人口不算太多,要是在多一点点,恐怕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了。

    陈飞尴尬的笑笑,邓洁似乎也看出来了陈飞的态度,立马止住了笑容,换上一副冷容。

    抱着胳膊说:“呵,我还以为这村里能有一个不带着有色眼镜的呢,没想到都一个货色,你滚吧。”

    陈飞还在懵逼中没有缓过来,邓洁就已经下了逐客令。

    陈飞赶紧说:“别别别,我不是这么意思?我也没说啥啊。”

    邓洁柳眉一横说:“你还想说啥,你那张脸上还表现的不够明显吗?滚!”

    随后,陈飞就被刘洁连推带搡的从屋里给撵出来了。

    陈飞被推出门,脚步还没站稳,紧接着一个东西就被摔在自己脸上蒙住了眼睛。

    陈飞一把把东西扯下来,发现正是自己之前披在邓洁身上的衣服。

    陈飞站再邓洁家门口,只剩懵逼了。

    但是自己衣服上邓洁的体香还残留着,在这大中午的烈日炎炎下把他搞得一晕一晕的。

    陈飞一看,出师不利,彻底失败了,转身准备走的是时候。

    刚从地里干完活回家吃饭的几个老婶子早都堆在邓洁家门口指指点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陈飞眉头紧皱,心想这回完了,自己让人撵出来,衣服也被扔出来,这回自己是跳进护城河也洗不清楚了。

    陈飞绕过正在嚼舌头的大婶,把衣服搭在肩膀上,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大婶是个神奇的生物,靠他们的嘴散播出去的事情,速度奇快不说,还总是加深某些桥段的刻画描写。

    陈飞心里都很纳闷,要是让这些婶子开个工作室写剧本儿啥的,指定能火。

    现在来看,估计消息已经开始蔓延了,主题就是,老陈家的儿子回村勾搭俏寡妇被人撵出门?

    有可能这都是好的。

    想着,陈飞决定绕一段路,回去,避免在被人指指点点。

    刚推门的时候,陈飞疲惫的说了句:“妈我回来了。”

    按照平常,陈飞的妈妈早都在屋里只应一声了,今天完全没有动静。

    陈飞挺奇怪的,难道不在家?

    着急的推开门,就看见自己的妈黑着脸坐着一言不发,旁边还坐着一个婶子,陈飞觉得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婶子看见陈飞,尴尬的笑笑说:“小飞你回来啦,那我就先回去了,还得给我们家那口子做饭呢。”

    说着就站起身准备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转过头看着陈妈说一句:“你也别生小飞的气,这种事儿,谁能说好呢。”

    说完就脚底抹油似的溜了。

    陈飞带着一种相当复杂的眼神和心情目送大婶的背影离开,生生咽了口口水。

    看着自己妈的脸色,陈飞也知道发生什么了。

    看来这些大婶散播消息的速度要比自己想象的快多了。

    陈飞想,既然这样,干脆就装着不知道,就绕到厨房吃饭去了,一看妈连火都没升,心里一沉。

    这是他妈,他当然比较了解,气的连饭都不做了,恐怕一会儿有自己受的。

    果然,陈飞立刻就听见小时候相当熟悉的一句话:“陈飞,你给我过来。”

    陈飞咬了咬下唇,叹了口气,做好了被洗脑的准备,走到陈妈面前。

    果然,一阵连哭带骂,陈飞只能点头答应,他是个孝子,无论妈妈做什么,他都不还嘴,从小就是。

    等陈妈骂完了,站起身给儿子做饭去了。

    陈飞站起来,叹了口气,陈妈说的,无非就是让自己不许在跟那个赵寡妇有来往,还有自己多不容易之类的。

    陈飞只能先一一答应下来,不然估计到晚上,自己都吃不上饭。

    老小孩老小孩的,有时候老人你就只能哄着来。

    关键是自己这莫名其妙的被邓洁给赶出来,明天还怎么上门呢?

    陈飞左思右想,拿烟拿酒不行,她一个女人,自己要是拿着这个进去,估计照样被扔出来。

    跟城里人一样送香水时装?这个时间也来不及了,那就只能按照农村的规矩,送家禽!

    聊表心意而已,不然能怎么样,自己可是有一个巅峰梦想的,就算当英雄也得当全村人的英雄。

    得让全村男女老少一提到自己就赞不绝口才行,这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吧。

    陈飞想着未来,就把自己老妈的训话全盘抛到了脑后。

    按照这个季节来说,养蟾蜍最合适不过了,按说等自己厂房建起来了,姐姐那边的技术人员就该到位了。

    可是按照这个进度,猴年马月才能把厂房建起来啊。

    就连陈飞自己想想都愁得慌。

    陈飞一直在纠结这些破事儿,脑子里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一起,萦绕不散。

    陈飞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就是一个电视剧,啥剧情都能套到自己头上。

    百无聊赖一下午,陈飞只能上网查查资料什么的,就去睡觉了。

    毕竟明天还有更棘手的事情还等着他去解决。

    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一场雨,似乎跟这几天连续的高温都有关系。

    陈飞睁开眼看见天阴阴沉沉的,再一看手机,都快到下午了,赶紧就从床上翻起来。

    今天要是搞不定这个俏寡妇,开工的事情就要再往后延长时间了。

    陈飞顾不得别的,赶紧趁着老妈不注意,就从家抓了两只鸡,往邓洁家跑。

    一路上,小雨还延绵不绝,把陈飞的衣服和头发都打湿了。

    陈飞也不顾别的,今天天气就这样,那些喇叭一样的大婶儿们应该都不会出来了吧。

    到了邓洁家门口,陈飞懵逼了。

    正好碰上一群大婶出门,看见陈飞之后,她们不约而同的定住了脚步,眼睛跟鹰一样的盯着陈飞。

    陈飞现在真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

    陈飞就在想,自己是直接假装路过,绕一圈回家呢,还是……

    想着想着,陈飞心里突然一阵挼感涌上来。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己要是连这些老婶子自己都害怕,那自己还是啥都别做了。

    一咬牙一跺脚,陈飞闷着头直接就走到了邓洁家门前,敲响了大门。

    刚开始敲门的一瞬间,陈飞的余光就看到那群老婶子上嘴皮打下嘴皮的说开了。

    让陈飞觉得最折磨的还不是这个。

    你说归说,下着雨呢离那么老远,声音都能传到自己的耳朵里,一字一句的,陈飞都觉得他们不去写小说真是屈才了。

    让陈飞刚燃起的斗志都快被这些口水浇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