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可能是人性如此,陈飞只觉得被他们说的一阵面红耳赤。

    在这些人嘴里,陈飞已经成了各种身份。

    什么来拉女人出去上班的啊,什么城里的美味吃多了,回村里来吃野菜的啊。

    还有最过分的就是说陈飞跟赵寡妇连私生子都有了,要不怎么能拿着老母鸡来?老母鸡下奶啊。

    陈飞听着这些话,别说自己了,要是传到老妈耳朵里,估计自己就离死不远了。

    敲了一会儿门,还是没有人开门,陈飞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这口水组成的枪林弹雨他实在是受不了了,转头就要走。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大婶们立刻闭了嘴,看来她们再厉害也还是挺怕这个女人的。

    陈飞看到穿着睡衣出来开门的邓洁,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我……”陈飞结结巴巴的话还在嘴边没说出来,因为他也怕被邓洁劈头盖面骂一顿再扔出来。

    眼看邓洁杏眼一立,直接瞪像那群大婶,就连陈飞被她身上这种小寡妇的气场盖住了。

    让陈飞没想到的是,邓洁看着陈飞,并没有骂人的意思,反而巧笑这伸出手指,从陈飞的领口顺着一拍纽扣滑到了腰带扣上。

    再恰到好处的那么一勾,直接把陈飞拉进门。

    这个动作简直是暧昧到家了,按照男人的本性来说,估计直接会扑倒给办了。

    陈飞被她搞的脸色微红,把鸡放在门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倒是邓洁,晃着圆润的臀部,直接坐到沙发上。

    陈飞的上半身被小雨淋得湿乎乎的,也不好就这么也跟着坐下,所以就站在大门口没有动。

    邓洁嗔瞪陈飞一眼说:“屋里湿气大,你把衣裳脱了在灶旁边凉凉。”

    陈飞嘿嘿一笑,看着她穿着睡衣都尽显身材的身姿,怎么看怎么有味道。

    有句话叫女人征服男人,男人征服世界。

    这句话是绝对有道理的,有些女人很显然不怎么好征服。

    就算是没有光环的草根,她们身上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会变成荷尔蒙散发在空气里。

    很显然,邓洁就是这种女人。

    她们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不从温柔的女人变得张扬跋扈,所以男人们就要争前恐后的去征服,为的,就是再见一次那种久违的温柔乡。

    陈飞坐在沙发上,邓洁起身去给陈飞倒水。

    过了一会儿,邓洁回来,手里端着一杯热水和一个毛巾。

    邓洁随手把毛巾扔在陈飞脑袋上,又坐回到座位上,眼睛有意无意的扫着他看。

    陈飞闻见毛巾上还带着一种沐浴露的香味,一想到邓洁平时是用这个毛巾擦身上的,陈飞不由的又是一阵血脉喷张。

    等着陈飞把头上的水擦干净,邓洁才说:“说吧,今天来是干什么的?”

    陈飞本来想开门见山的,但是看邓洁这个架势,他又突然说不出口了。

    她男人就给她留了这些财产,要是都让自己给征用了,那她就彻底啥都没了。

    邓洁看陈飞没说话,自己就先开口了:“你要是惦记着我这块地,那你想都别想。”

    陈飞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苦笑了两声。

    要是她能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陈飞才觉得奇怪呢。

    邓洁接着冷笑一声说:“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邓洁是谁,赵寡妇吃男人都不吐骨头你不知道吗,还敢来这招惹我?”

    陈飞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邓洁的脸。

    那种跋扈下的,是一种为了生存的坚强。

    想到一个女人,每天要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都把她当做风流寡妇,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自己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女人了。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陈飞突然有点心酸,站起来,走到邓洁面前,给她一个拥抱。

    不管这事儿成不成,他陈飞都不能违背做人的道义。

    陈飞突然感觉邓洁的身体抽搐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剧烈的抖动。

    从一声很小的啜泣声,到豆大的泪水滑落,陈飞在怎么样也是男人啊,看到这一幕怎么能不心疼。

    他默默放开邓洁,叹了口气,从灶台上拿过自己的衣服,走到门口说:“算了,你这地我不要了。”

    说完就要开门出去。

    说来也巧,突然天空一声炸雷,雨势竟又大了了几分。

    陈飞站在门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听到邓洁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他转过身,邓洁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把伞递给陈飞。

    陈飞接过伞,撑开之后,转头再看她,此情此景,竟然像极了小时候看的《新白娘子传奇》

    而邓洁的样子,也确实跟演白素贞的演员有几分相像。

    陈飞愣了一会儿,却被邓洁一推,她故作微笑的说:“走吧,不然一会儿更大了。”

    陈飞站在邓洁家门口,看着厚重的门。心里越看越不是滋味。

    看来今天又失败了,这还不算,自己差点就被这俏寡妇给收了。

    等陈飞回过神,不禁一声感慨。

    回到家的时候,陈妈立刻就问陈飞干嘛去了,两只鸡怎么没了。

    陈飞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看样子,今天冒着大雨,几位大婶还没来得及到自己家来嚼舌头根子。

    陈飞想着,就坐在桌前,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李强兵在家蹲着,心情格外的好,这两天满村儿都是陈飞和赵寡妇的传闻,风风雨雨的。

    好像给陈飞他妈都差点气死。

    不过陈飞的命也不怎么好,这个赵寡妇,传闻出了名的骚,在旧社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破鞋。

    还听说她不把男人榨干不算完,不但是精力,还有钱。

    李强兵盯上她很久了,但是就因为介意这些不知道是否真实的传闻,他一直都没下手。

    现在到好了,正好让陈飞去趟雷,自己等着坐享其成。

    李强兵想着,就笑出了声音。

    陈飞在家愁眉苦脸的,现在关于自己跟邓洁的绯闻也不知道传到哪个版本了。

    一天不行,还有两天,两天不行还有三天,反正自己是豁出去了,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

    大雨一直下到晚上,整整一天时光又浪费了。

    第二天,陈飞还穿着大背心躺在床上玩手机呢,就听见门口一阵吵闹。

    他赶紧坐起身子穿着拖鞋出门。

    一看是邓洁拿着一个兜子站在家门口正跟自己妈妈理论着什么。

    邓洁看到陈飞的时候,又把头转向了自己的妈妈,语调略带尖锐的说:“不说陈飞不在吗?”

    陈飞一听这话,赶紧上前制止,然后问邓洁:“你怎么来了。”

    邓洁白了陈飞一眼,说:“你不是要我家的地么,我想好了,给你就是了。”

    陈飞听到之后,简直欣喜若狂。

    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老妈的整个脸已经拉的跟长白山一样了,这样下去,这俩女人不打起来就不错了,根本别想谈事儿。

    他赶紧钻进屋子,顺手拿了件外套就说:“咱们找个别的地方谈。”

    陈飞赶紧拉着邓洁往邓洁家的方向走。

    陈飞家这个农村,连小康水平的十几分之一都达不到,能有个小超市都不错了,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咖啡厅。

    自己家不能谈事儿,那只能去邓洁家了。

    事到如今,攻克邓洁已经成功了一半儿,他哪还管得了什么闲言碎语。

    到了邓洁家,刚关上门,陈飞就兴奋的问:“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地真的给我?”

    邓洁点点头说:“给你,但是不便宜哦。”

    陈飞激动的一甩手,没想到,没想到邓洁正好准备转身。

    “啪”一声就从陈飞的手掌跟邓洁的翘臀的碰撞下响彻在屋子里。

    邓洁下意识的想喊,到了喉咙里,却发出了一声嘤咛。

    听着这略带春情的魅嗓,陈飞的脑子一怔。

    没想到邓洁瞬间脸色泛起一抹微红,嗔怒的瞪了陈飞一眼,转身坐在沙发上了。

    陈飞赶紧跟过去坐下,邓洁就把兜子直接扔在陈飞面前,说:“这是我手里所有地的归属复印件,你看看吧。”

    陈飞兴高采烈拿起来就看,关键是他完全看不懂这东西。

    只能默默的跟着念出来,“盐碱地……农耕地……”

    陈飞放下手里的东西,说:“盐碱地是什么意思?”

    邓洁唇角露出一个笑容说:“你不知道还敢建厂?建造厂房只能在盐碱地上,不能占用农耕地,我家那口子正好给我留下的都是这种地,所以再大对我也没用,你自己掂量吧。”

    陈飞说了个哦子,还拉了一个特别长的尾音,心说怪不得村长一下就想到赵寡妇了呢,合着是这么回事儿啊。

    想着,陈飞就说:“这怎么都是复印件,原件呢?”

    邓洁没好气的说:“原件都在镇上国土资源管理所呢,我这里可没有。”

    陈飞想了想,这样的话就麻烦多了,走程序等审批还得一阵子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肯定不能这么干等着了,还是先跟村民商量,让他们先种着?等厂子一起来,刚好能加工生产。

    随后一想,不管是不是盐碱地,自己把人家地征用了,那以后邓洁该怎么生活呢?

    想到这里,陈飞突然灵光一闪,抬头看着邓洁说:“你看这样行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