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窗边的黑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邓洁听陈飞这话,也是怪好奇的,就抬着头等他说。

    陈飞笑笑说:“你以前上过班吗?”

    邓洁点点头说:“以前在城里上班,干过三年会计。”

    陈飞大手在邓洁家的茶几上一拍,说:“那就太好了,等我场子建起来了,你给我当会计挺好。”

    邓洁倒是不以为然,娆笑着说:“算了吧,我要是到你那当会计,估计你厂房还没起来,就让这些死老娘们儿的唾沫钉子给喷倒了。”

    陈飞沉默了一会儿,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现在识时务者为俊杰,倒闲话和赚钱如果换了你你会选哪个?肯定是钱啊。

    陈飞摇摇头说:“没关系,只要这厂子能建起来,你就来我这上班,我也不能拿了你的地让你饿死啊。”

    邓洁完全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自己男人没了,风风雨雨里扛了一年,名声臭的比屎都恶心,这小子却不在乎?

    有些卑鄙的人就是这样,他得不到你,就要毁了你的名声。

    三传四传的,也许你就成了这样的人。不过还好陈飞不怎么在乎

    陈飞站起来,邓洁一把拉住陈飞的手说:“陈飞,你还年轻,好好干,别对不起我这块地。”

    陈飞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也不知道是天热还是怎么的,陈飞就觉得邓洁握着自己的手心已经出了汗,痒痒的。

    毕竟是男人嘛,陈飞也没急着把手抽出来,用另一只手拍拍邓洁的肩膀说:“放心吧姐。”

    邓洁笑了笑,把陈飞送出门,但是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忘了放开。

    这一开门,直接给那些大婶们提供了更好的八卦素材。

    这回倒是邓洁赶紧放开了陈飞的手,指着门口不远的倒闲话人群说:“看什么?都看什么?老李你上次大半夜从我家出去的时候你怎么不给大家伙说说。”

    那个叫老李的一听,也愣住了,其他的婶子都用一种极为嫌弃的眼神看着她。

    老李赶紧解释:“你个不要脸的,谁上你们家去了,我还嫌骚呢。”

    老李的婆娘一听,完全不干了,哀嚎一声就坐地上了。

    陈飞一脸无语的看着这场乡村戏,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回头看了一眼邓洁。

    他看到邓洁脸上的一丝无奈与自嘲,她看都没看陈飞,直接进屋摔上了门。

    一个女人,已经到了用贬低自己来作为还击的武器。可见她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陈飞想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陈飞拿着文件复印件,走到村长家。

    敲开门,村长道不是很意外,陈飞把东西放在村长家桌子上,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村长一看陈飞的脸色不太好,又看了看陈飞放在桌上的文件,也叹了口气。

    作为村长,这几天的闲言碎语他也不是听不见,但是人闲逼话多,他除了能保证流言蜚语到他这为之,也不能赌注别人的嘴啊。

    他伸手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说:“这个得上镇上去批,你挑个时间,带上你的申请书跟证件,我们一起去。”

    陈飞点点头,说:“就明天吧,现在这个季节好,我也不想太耽误事儿。”

    村长点点头说:“行,明天咱们在村口见。”

    陈飞摇摇头说:“不用,明天我上这来接您就行。”

    安排好了明天的行程,陈飞就回到家,一看自己妈坐在床边,一脸委屈的哭丧着脸,陈飞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烦闷。

    天气本来就热的人格外烦躁,这些破烂事儿还一件一件的往自己身上扑,自己能保证不发火已经很好了。

    陈飞想着,就进了屋子,直接关上门。

    门声刚响,陈飞就听见妈妈在门口哭着叫爸爸的名字,似乎是故意哭给自己听似的。

    陈飞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现在出去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干脆拿起枕头直接蒙到自己头上。

    不去听也不去想。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就睡着了,一整天也吃什么东西。

    半夜陈飞被饿醒了,就迷迷糊糊的下床找东西吃。

    刚走到厨房,就看见妈妈拿纱网给自己留的饭,心里又是一阵感慨。

    突然,他看到窗上有个影子一闪而过,他被惊的一激灵。

    赶紧放下吃的就追出去看。

    一般到这个时间,农村基本上就是漆黑一片了,陈飞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黑影一闪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速度相当快。陈飞揉了揉眼睛,又看不到什么了。

    陈飞当下有些心悸,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爬墙很?

    可是自己在村子里无冤无仇的,这个人是谁啊?

    小偷?不可能吧,自己这个村子根本就不大,很多年没有小偷了。

    难道是孙志富?可是自己没把他怎么样啊,再说本来就是他不对在先,也不能赖到自己头上。

    陈飞实在想不出来这个人可能会是谁,看来以后得把窗帘都拉好了。

    黑影迅速迅速跑到一条土路上,钻进一辆帕萨特里,飞驰而去了。

    如果在这待到早上,那势必又要引起注意。

    陈飞再回到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想着刚才的事情。

    虽然一闪而过,但是看身材来说,绝对不会是女人。

    陈飞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凉,一种很恐怖的感觉涌上心头。

    难道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一个这样的陌生人监视着而不自知?

    这么想着,陈飞突然觉得感觉怪怪的,觉得自己的安全感似乎被人一瞬间抽空了。

    一直到天亮,陈飞也没有睡着,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起床收拾了拿着东西上了车。

    到了村长家,村长已经收拾的里里整整的在门口等着陈飞了。

    陈飞笑了笑,心说上去镇子上半个事儿而已,不用这么夸张吧?

    村长见陈飞似乎不怎么有精神,就问:“你咋了啊小飞,昨儿没休息好?”

    陈飞点点头说:“嗯,昨晚有点失眠,哎村长,那个什么局在哪啊?”

    村长笑笑说:“咱们直接去镇政府就行。”

    陈飞哦了一声点点头,直接发车往镇政府去了。

    陈飞还是第一次,自己来办这种什么证件啊,文件啊什么的,稍微有点紧张。

    陈飞和村长刚准备进副镇长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头上还包着绷带穿着稍微时尚一点的男人从镇长办公室里出来。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擦肩而过。

    陈飞觉得这张跟猪头一样的脸看着有点眼熟,但是又忘记了啥时候见过。

    所以也没在意,耸耸肩就进去了。

    吧申请书和规划书往副镇长的桌子上一放,还有那块盐碱地证明的复印件。

    陈飞一本正经把自己的宏图大志和企业意图跟镇长说了个通透。

    连坐在一边的村长都快被陈飞给感动哭了。

    他看着副镇长,眼神流露出一种农民特有的淳朴。

    镇长也很高兴,这么一大块盐碱地,放着也是放着,不如让这傻小子好好利用。

    要是真的能搞出什么名堂来,那自己这个副镇长说不定直接可以坐到镇长的位置上。

    副镇长站起来,跟陈飞和村长握手之后说:“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差不多三天以后申请就能下来,回家等消息吧。

    陈飞和村长都挺高兴的,陈飞把之前就准备好的一条烟放在副镇长的桌子上。

    副镇长的眼睛笑的更开了,陈飞笑着说:“麻烦您了。”

    说完带着村长就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陈飞看见那个绷着纱布的男人还没走。

    陈飞也挺奇怪的,就是看着眼熟,但是怎么个眼熟呢,他也不知道。

    村长一看陈飞的眼神,说:“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陈飞摇摇头,皱着眉说:“应该是见过,但是忘了在哪里见过,管他呢,现在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村长刚才也听了陈飞的规划,心里也非常高兴,就赶紧点头说:“小飞啊,没想到当初看着最弱的小子,现在竟然是咱里面最有出息的。”

    陈飞被村长一夸,也有点飘飘然。挠挠头随口谦虚了一下。

    现在厂房的事情解决了,那接下来就是养殖的事情了。

    村长毕竟是一辈子没出过农村,不管对于种植还是养殖经验,都算是很在行的。

    陈飞刚开口问,村长自己就跟倒豆子一样的跟陈飞说了一大堆。

    翻过来调过去,陈飞总算是明白村长这是什么意思了。

    听村长说,孙志富他们家是种植大户,如果能先说服他们家开始种植,那其他的就好说。

    说这个的时候,村长还用了一个特比不恰当的比喻,叫擒贼先擒王。

    虽说不恰当,但是听听,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好在今天的事情十分顺利,让陈飞昨天的不好情绪一扫而光了。

    建厂房这种事情,倒是好联系人,那接下来的就是孙志富家这个难关了。

    陈飞本来打算回家,突然他转了念头,把村长送回家就直接开着车往孙志富家走过去。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孙志富的老爹孙发顺从门口出来,急的一脑门子汗。

    陈飞也不知道是咋了,就下车想问个究竟。

    结果孙发顺根本没有理陈飞的意思,闷着头就往村西边走。

    陈飞追了两步也没追上。

    陈飞纳闷了,难道是因为孙志富的事情?不应该啊,孙发顺最讲道理了,没理由因为这个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